【2000年7月】
1.皇帝,快跑!
【2000年8月】
2.貂蟬的魔法愛情
【2000年9月】
3.那一夜,張飛喝醉了酒
4.曹操的不倫戀情
【2000年10月】
5.聽說關羽投降了
6.袁紹曹操的麵包戰爭
7.遇見床上的諸葛亮
8.趙雲抱娃娃,殺啊!
【2000年11月】
9.周瑜胸口永遠的痛
10.一一九!赤壁失火了
11.劉備你非娶不可
【2000年12月】
12.馬超曾經是超人,但是......
13.誰害曹操黑眼圈?
14.關羽最後的安可曲
15.我決定恨你一萬年
【2001年1月】
16.蠻王孟獲的怪獸兵團
17.司馬懿,你又被騙了
18.諸葛亮的復活惡作劇
【2001年2月】
19.振作啊!活著才能當皇帝
20.再見英雄





第二十集   再見,英雄

頭條新聞
西元二六○年
曹魏甘露五年
景元元年
蜀漢景耀三年
東吳永安三年
司馬昭被擢升為相國、封晉公/曹髦率僕役侍衛討伐司馬昭,被刺殺而死/曹奐登基為魏國皇帝,年號為景元
西元二六三年
曹魏景元四年
蜀漢景耀六年
炎興元年
東吳永安六年
曹魏向蜀漢發動滅國性攻擊,由鍾會鄧艾率大軍分線進攻/蜀漢正式滅亡
西元二六四年 劉禪受封為安樂公,樂不思蜀/孫皓登基為東吳皇帝
西元二六五年 曹奐將皇位禪讓給晉王司馬炎,曹魏帝國亡,是為晉王
朝,年號泰始
西元二八○年 東吳滅亡,三國時代終了,中國再次統一
容我多嘴兩句

惡性循環
鍾會、鄧艾是魏國兩大將領,也算是當時真正的名將。他們兩人的的人物中間,它就會開始不斷擴散、發酵。鍾會、鄧艾被派去蜀國,等於是把他們放到一個沒人管沒人看的環境裡,假如這兩個人不是在蜀國,而是在長安,朝廷每天有人敬禮、鞠躬、皇帝會下命令,種種制度仍清楚呈現,可能這樣的嫉妒無法發酵。但他們兩人去蜀國打仗,有點像是到了無人的蠻荒地區,一切只剩下弱肉強食,優勝劣敗。於是原本是一件大勝利,發展到最後,落入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從司馬昭派出鍾會去鎮壓所謂的鄧艾叛變,還要帶著皇帝前往長安遙控,防止鍾會自己也叛變。從這件事情看來,就知道鍾會與鄧艾的恩怨不只是他們兩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時代的問題。鍾會、鄧艾眼看著司馬家族上台,心裡忍不住想著或許有一天他們也可以如法炮製。整個時代的背景文化就是這樣氣氛,也只有在這樣的氣氛之下才能養出嫉妒的環境,造成之後惡性循環。
劉備、曹操、孫權當皇帝的時期,三國還維持了一、二十年的穩定狀態,可是到了司馬家族上台以後,惡性循環使得所有皇帝的『死亡係數』變得非常高。沒有人能保證做皇帝可以存活多久,或者多久下台。原來漢朝非常尊崇儒家的君臣父子兄弟等倫理道德,到了董卓時代,當董卓廢皇帝、殺皇帝時,全國至少還有十八路諸侯討伐他;但是到了此時,沒有人在乎皇帝被廢掉、被殺死掉,至此,以儒家倫理來統治的基礎已經完全消失無遺了。
在這樣恐慌的時代,可說是文明退回野蠻,一切回到弱肉強食、自然淘汰的原始狀態。於是司馬家族又開始提倡起儒家思想來了。老實說,司馬家族真的個個信奉儒家,或者真心相信儒家的倫理道德是很值得懷疑的。然而對於他們所出身的世族、貴族這些勢力而言,從漢朝知識分子的傳承就是儒家文化。這是大家能夠共通的文化與品牌,司馬炎為了團結世族們,讓殺皇帝的事情停止,於是又把儒家文化的品牌拿出來用了。於是我們看到司馬炎在父母親死後吃素、穿孝服、還戴上個大白帽子,一共持續了六年。一個皇帝花了六年的時間,戴著白色的孝帽,扮演『大廚師』的角色,說穿了,無非就是一再告訴大家:孝順是儒家的固有美德。從前規定父母死要守孝在家、吃素三年,但很少人這麼有錢,可以不工作在家哭,所以漢文帝以後改成三天。現在司馬炎要恢復成三年,表示他是多麼孝順父親,當然那麼身為臣子的人,也就應該好好孝順皇帝。
司馬家族在早期時,從司馬懿到司馬昭、司馬師父子之間的確合作無間,這和袁紹家族不太一樣。這些儒家的思想,從好的方面來說,『近悅遠來』的觀點讓司馬炎在劉阿斗以及孫皓投降後不但沒被殺,還有好位子坐。但從壞的角度來說,司馬家族在文化上使用的是儒家禮教,但在現實依附的卻是黑金。整個社會表面上講的是仁義道德,私底下凡是司馬家族的兄弟姐妹一定統統封王,支持司馬家族的大臣貴族也統統有權力、勢力。比如說當時有名的『金牛』石崇,他的家族被封為荊州刺史之後,找手下的扮成強盜搶劫過往的商人,自己再派官兵來捉強盜,這樣官兵捉強盜的遊戲,老百姓當然是最可憐的。這樣的家族在晉國大紅大紫,晉朝所謂的儒家思想,當然只是沒有人相信的幌子。
虛無的頹廢氣氛
晉朝統一的天下,表面看起來是尊崇儒家,事實上是維護既有階級的利害關係。看起來新的力量是興起了,可是這股新的勢力讓人民感到更虛無了。大家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講的是一回事,做的又是另一回事!人不能在精神層面上找到生命價值,只好從肉體、物質,或其他虛無上找尋出口。從皇家來講,司馬炎統一天下後,實在不知道接著還要為誰打仗、為誰而戰?於是隔年就建造一座後宮,裡面養了一萬多個太太,他天天開著羊車,看羊走到哪裡就去臨幸哪個太太,太太們也很諂媚的撒鹽、插竹葉誘拐羊去自己的房間。說來可笑,司馬炎的爺爺是在馬上打天下,他卻是在羊上玩女人!
皇帝荒淫於女色,貴族則是比較誰更有錢。像王愷不惜向皇帝借珊瑚和石崇比富、家中點蠟燭煮飯、用香水粉刷……國家領導階層進入如此狀態,就可想像當時社會的糜爛奢華。一個經過戰亂、破落的年代,人們不好好的休養生息,卻競相比較富有。人生找不到出口,就只能頹廢度日。有些人覺得比有錢粗鄙,於是流行起『嗑藥』。我們在現代是搖頭丸,那時是長生不老丸、迷幻藥。很多知識份子都嗑藥,有點像六○年代美國創作歌曲的偶像。常常當著大街就嗑得藥性發作,還一副生怕不嗑藥就跟不上時代的樣子。另外有一些知識分子,也找不到出路,像竹林七賢,天天喝酒、清談、講虛無。整個魏晉南北朝就彌漫在那種清談的氣氛中。
晉朝暫時統一了天下,這是否表示時代將往文明的方向進行?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因為那種糜爛可以讓我們看到,三國雖然結束了,但只是走向一個暫時的結束,接著的八王之亂更是把晉朝瓜分得四分五裂,五胡十六國更是比三國多出五倍以上的國出現,中國的災難就是這樣綿延達三、四百年,直到隋唐時代才有新的整合勢力興起。
阿斗真的很蠢?
在三國結束的過程中,各國君王的下場不太一樣。阿斗不當皇帝,很有一種『歸去來兮』的想法,不知道他是不是早已厭倦那個位子了?或許當他知道自己不必當皇帝時,心中反而鬆一口氣。他不必再得扛著那個國家、扛著仁義道德,扛著父親、叔叔們莫名其妙的使命。有人懷疑阿斗蠢到不知道別人在羞辱他,或許這樣的說法沒有考慮到那個虛無的年代,以及阿斗從小不幸的經歷。對一個人生沒有夢想的人,再也沒有比必須去負擔別人的夢想更沈重的事情了。阿斗選擇了他自己的路,他甚至後來把女兒嫁給魏國的皇帝,和投降的國家取得一個很和諧的關係。很多人罵阿斗,但換另一個同情他的角度想,或許,這是在亂世裡不願意有夢想的人所作最好的選擇,以及所能得到的最好下場吧!
吳國的滅亡就比較可憐了。蜀國滅亡時,至少還有些願意死戰的人,而吳國這個本來很重視家族倫理的國家,到了孫皓這代卻幾乎統統消失了。孫皓殺死很多死忠的人,以至於吳國將滅亡時,晉國幾乎沒有遭到太多抵抗就投降了。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怎樣治理國家、帶領國家,就會得到怎樣的結果。
看到三國的結束會有一種歷史沉痛的感覺,但這是時代必然的演變。時代不是靠一個英雄,而是整個時代的人心所向。人的存在因為有想法,這個想法對映到時代,時代就呈現出某種現象。歷史可說是人心與現實環境不斷交會所產生的總合。一個朝代的興亡是一股一股的勢力盛衰,而這些勢力像是海面的波濤,時而高、時而低,看來紛亂,然而,在高低起伏之下更真實的,其實是一種更長遠的人心趨勢。諸葛亮死後,我們可以看出三國會走向更亂的情勢;等司馬家族出現後,我們又會發現新的波濤上來了,然而這一波沒有得到人心的波浪撐不了多久又下去了。人對生活以及對生命的渴望、對夢想以及對生存環境的願望,會不斷把時代無止無境的帶向不知名新方向。歷史也是靠著這些動力在驅動,也正是這些力量使世界源源不斷的演化。
夢想不曾停止
三國到最後落在這個點,時代是結束了。可是人類的夢想卻從來不曾停止過。每一個時代,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從夢想來的,因為夢想所以有人;因為有這些人、夢想、生存心態和社會歷史交會,才能產生有趣的文明光芒。當人開始失去夢想時,歷史就會往野蠻的、非文明的、弱肉強食的狀態去分化,而歷史永遠是夢想和生存手段的糾結和挑戰。在整個三國裡,讓我們最感動的部分是夢想戰勝生存現實的時候,當然,三國裡也有很多片段是黑暗的現實,那也是讓我們感到最痛苦、最活不下去的時候。
見識過了亂,也見過了太平;見過了夢想,也見過黑暗,於是,我們更加理解到人活著應該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生命和想法。那些曾活著的、有夢想的英雄,每一個都代表著我們某一種夢想的出口。聽著那些人的故事,不斷的從那些夢想的窗口望出去,我們也想望著自己的夢想。
但願有了這麼多有夢想的英雄人物,伴著我們,我們將不再感到寂寞,因為我們和道,這些英雄們,將不時出現在我們人生的角落,引導我們去創造一個不一樣的人生和歷史

意猶未盡........趕快去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