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活動】《古巴,你好嗎?》玩美南人Eric 苗啟誠新書分享會
【活動】《單身生活,不是學會堅強就好》御姊愛讀者見面會
【活動】鄧惠文醫師「婚內失戀」求生指南課程,開始報名!
【活動】皇冠暢銷展三書75折,快把解憂雜貨店帶回家!
博客來「書名無法上報」的話題作! 最具衝擊性的真實故事!《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79折推薦!
讀冊生活TAAZE《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79折推薦!「書名無法上報」的話題作! 最具衝擊性的真實故事!
金石堂網書《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一部 士兵的女兒(III)》79折推薦!
一本探究「工作」終極意義的超痛快BL(Business Love)漫畫!
誠品網書_李查德雄霸《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第1名!《千萬別惹我》79折推薦!
博客來【寄件人:張愛玲】限量珍藏版【內含2018「一生一世」桌曆、「最好的朋友」帆布書袋等6件珍貴信物】
博客來鴛鴦、風月書【古典函套限量版】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當代經典 傅科擺【新譯本+註解本】:耗時4年!首度根據艾可大師義大利文修訂版全新翻譯!近千則精心譯註!

傅科擺【新譯本+註解本】:耗時4年!首度根據艾可大師義大利文修訂版全新翻譯!近千則精心譯註!
 IL PENDOLO DI FOUCAULT

 

作  者:安伯托.艾可

譯  者:倪安宇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7/03/03

電腦編號:044089
類  別:歐洲文學
系  列:當代經典
開  本:25開
頁  數:896
ISBN:978-957-33-3288-6
CIP:877.57

定  價:799
優 惠 價:631( 79折)

 

 
 

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

一九三二年出生於義大利皮德蒙的亞歷山卓,現任波隆那大學高等人文科學學院教授與院長。艾可身兼哲學家、歷史學家、文學評論家和美學家等多種身分,更是全球最知名的記號語言學權威。其學術研究範圍廣泛,從聖托瑪斯.阿奎那到詹姆士.喬伊斯乃至於超人,知識極為淵博,個人藏書超過三萬冊。已發表過十餘本重要的學術著作,其中最著名的是《讀者的角色──記號語言學的探討》一書。

艾可在四十八歲時,才推出第一本小說《玫瑰的名字》,該書自一九八○年出版後,迅速贏得各界一致的推崇與好評,除榮獲義大利和法國的文學獎外,更席捲世界各地的暢銷排行榜,銷售迄今已突破一千六百萬冊,被翻譯成四十七種語文,並改編拍成同名電影。

儘管第一本小說就取得非凡的成就,他卻遲至八年後才出版第二本小說《傅科擺》,也一如各方所料,再度轟動世界各地,成為最熱門的閱讀話題。一九九四年他推出第三本小說《昨日之島》,目前銷量已超過二百萬冊,中文版並入選中國時報開卷年度十大好書和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最佳書獎!而他於二○○○年出版的第四本小說《波多里諾》,更被國際出版界視為當年的頭等大事,義大利文版首刷即高達三十萬冊,對於一本嚴肅的文學作品來說,無疑是十分罕見的天文數字!

二○○四年,艾可又嘗試結合大量圖像的創新形式,推出最新小說《羅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雖然每隔好幾年才會推出一部小說,但大師一出手便不同凡響,每一次都是擲地有聲的超重量級巨作!

艾可另著有《艾可談文學》、《艾可說故事》、《別想擺脫書》(暫譯,皇冠即將出版)、《帶著鮭魚去旅行》、《誤讀》、《智慧女神的魔法袋》、《康德與鴨嘴獸》、《意外之喜──語言與瘋狂》等雜文、隨筆、評論集和繪本。

二○一六年二月逝世,享年八十四歲。


倪安宇

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威尼斯大學義大利文學研究所肄業。旅居義大利威尼斯近十年,曾任威尼斯大學中文系口筆譯組、輔仁大學義大利文系專任講師,現專職文字工作。譯有《魔法外套》、《馬可瓦多》、《白天的貓頭鷹 / 一個簡單的故事》、《依隨你心》、《虛構的筆記本》、《巴黎隱士》、《在你說「喂」之前》、《跟著達爾文去旅行》、《在美洲虎太陽下》等。



 

與《玫瑰的名字》並列
艾可知識王冠上最耀眼的兩顆寶石!

耗時4年!首度根據艾可大師義大利文修訂版全新翻譯!近千則精心譯註!

●榮獲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
●榮獲金石堂「年度最具影響力的書」!
●【作家】張大春、【義大利文學專家】倪安宇 專文導讀!
●【中研院歐美所特聘研究員】李有成、【《同志文學史》作者】紀大偉、【作家•知名節目主持人】謝哲青、【出版人】顏擇雅 震撼推薦!

它的擺動,驗證了地球自轉的真理;
它的不動,說明了神的存在不容質疑。
它的出現,究竟是科學的勝利?
抑或是信仰的勝利?

專門研究中世紀歷史的卡索朋,以及在出版社擔任編輯的友人貝爾博、狄歐塔列維,偶然收到了一件猶如「密碼」的投稿。面對一連串神秘難解的符號,三個人一時興起,決定將各式各樣的資料輸入小名「阿布」的電腦,編造出一個關於聖殿騎士團的超級「計畫」。

從遠古的巨石到深奧的植物智慧,從永生不死的聖日爾曼伯爵、隱秘的薔薇十字社到巴西巫毒教,甚至法國大革命和納粹大屠殺,他們將歷史上所有的重大事件都跟傳說中聖殿騎士團的陰謀扯上關係,他們並預言這個計畫的最終目標――「征服世界」已經即將實現!然而他們卻萬萬沒想到,原本只是惡搞歷史的自娛遊戲,竟然似乎弄假成真……

「傅科擺」是一個簡單的機器裝置,它的一端固定,另一端則自由擺動。在科學主義者眼中,通過擺動端所劃出的軌跡,不僅能推算出地球轉動的速率,也進而驗證了伽利略主張「地球自轉」的自然規律。但在神秘主義者眼中,無論擺動端如何運作,固定的那一端都是宇宙間不可撼動的絕對概念,說明了「神的存在」的事實不容質疑。

而國際符號語言學大師艾可的《傅科擺》,不僅是一部對知識分子「創造性批判精神」的嘲諷,同時也是對神秘主義者「高貴信仰」所開的一個高級玩笑。在這一場關於理性與信仰的質疑以及真實與虛構的辯證中,也不禁讓我們反思:這個世界到底誰先誰後?誰真誰假?誰才是真正的主宰?究竟是我們重建了故事,還是故事重建了我們?


【來自國外的最高評價】

這是一本每個人都非讀不可的小說,艾可在書中扮演著一個特殊的角色,他告訴我們「萬事萬物都存在著神秘,同時也彼此相互關聯」,並進一步讓我們自己去創構與現實的聯繫。正如他最著名的暢銷書《玫瑰的名字》,它雖然依賴的是推理的技巧,卻依舊能夠吸引讀者的目光,因為他知道如何在故事中結合「複雜的思考」來達到預期的效果。的確,透過對於神秘難解的謎團的調查與追蹤,這一部極為有趣的小說也必定會與他的前作《玫瑰的名字》一樣獲得成功!――圖書館學刊/芭芭拉•霍夫特

如果你喜歡心理學、複雜的謎團,同時又有著對歷史的好奇心和奇怪的想像,那麼你一定會對《傅科擺》深深著迷,這是一本由超級暢銷書《玫瑰的名字》的作者所精心設計的迷宮。「傅科擺」是一個宛如神話般的組合,實用卻又形而上的概念!――巴蘭坦圖書集團分社權利總監/泰瑞•亨利

《傅科擺》是一個哲學體系,也是一本關於書、語言和歷史的故事。這是一部非常微妙的心理小說,它不僅擁有令人震驚的內容,同時也讓人感受到無比的興奮與幽默。――荷蘭商報/亨克•普羅佩爾

艾可是文學的大魔法師!他帶來許多智慧的訊息,並運用莎翁式的轉換――激動與親密、瘋狂與智慧與我們接近。同時,他的才氣也為他的讀者帶來了一份光炫奪目、目不暇給的饗宴!――法國《世界報》

因為一個文學的惡作劇,讓創作者陷入了致命的危險,由名作家安伯托•艾可創造的一部迷人的智力驚悚之作。這是一個百科全書式的偵探故事,它尋找的是一個古老,但又一直存在於人類心中的陰謀。他們尋找的不僅僅是地球上的權力,同時也是地球本身的力量……一個知識分子的勝利!――紐約時報書評特刊/安東尼•伯吉斯

趣味無限……比艾可的國際暢銷名作《玫瑰的名字》更複雜、更吸引人!――時代雜誌

璀璨輝煌!一部比《玫瑰的名字》更豐富、更深入的小說!――紐約時報

如同《玫瑰的名字》一樣古怪又精采,它是一場調皮的惡作劇,也是一個主題廣袤浩瀚的大師級表演!――舊金山紀事報

精采、有趣,本書囊括所有你想知道的一切(包括命理、詹姆士•龐德的敵人,和下水道的建設),是一本結構緊湊、布局精巧的非凡之作!――星期日泰晤士報

一部知識分子的冒險故事,充滿驚險、刺激與奧秘,猶如《法櫃奇兵》和《基督山恩仇記》!――華盛頓郵報書評世界

這是一部關於魔法的神奇小說,講述的是神秘的謎團、地下世界、神奇的月光,以及最不可思議的小說創作!――義大利《快訊雜誌》/雅克•勒高夫


【譯者序】

質疑大師與陰謀論

倪安宇


義大利文評家保羅.米拉諾(Paolo Milano)曾說:「艾可最喜歡做的事情是拆解看似無害、以功能為主的裝置,好告誡大家不可輕信。或許無意或許有意,他是以身作則的質疑大師。」

質疑勿信,恐怕來自故鄉的長年薰陶,艾可對位於義大利西北方皮耶蒙特省(Piemonte)的亞歷山德里亞(Alessandria)有過如是描述:

「那裡不信怪力亂神,質疑本體。在裙帶關係至上的年代,來自亞歷山德里亞的教宗庇歐五世把自家親戚趕出羅馬,叫他們自生自滅。亞歷山德里亞人沒有英雄情結。這裡沒有什麼可以流芳百世,沒有讓子孫自豪的功勳事蹟,也從來不以子孫的功勳事蹟為傲。」

這與生俱來的質疑因子,在《傅科擺》主角卡索朋身上體現:「……輕信。不是什麼都不能信,而是不能什麼都信。一次只能信一件事,除非第二件事源自第一件才能信。寧願目光短淺,墨守成規,也不能冒險越界。相信兩件不相干的事,而且還想著可能會有神秘的第三件事加入,這就是輕信。不輕信不代表扼殺好奇心,處處針鋒相對,而是要對環環相扣的理念抱持懷疑,我喜歡的理念是複調性的。只要不信,兩個皆不成立的理念就會彼此衝突。」

艾可從來沒有想要讓讀者對他的故事信以為真,反之,他設下層層關卡提醒讀者對一切存疑。《玫瑰的名字》中威廉對阿德索坦承:「我之所以追查到佐治,是因為我相信有一個邪惡的縝密藍圖,其實根本沒有藍圖……我只是鍥而不捨,追查秩序的假象罷了……唯一有用的真理是用過即拋的工具。」或是乾脆從一開始就在作者身分上做文章,減低可信度,例如《玫瑰的名字》讓文本出處戴上層層面具,《傅科擺》讓三位主角在讀者面前展現他們編造推敲陰謀論的過程,《波多里諾》的主人翁不僅虛構了一個東方王國,還無中生有了一本專屬於他的中世紀百科全書。《布拉格墓園》則是讓受託偽造《錫安長老議定書》的主角西莫尼尼具有雙重人格,轉換之間,他被迫透過另一個自己寫下的文字填補記憶空白,進而製造多重觀點。

這些安排,無非是為了拆解或重組言之鑿鑿的「邪惡縝密藍圖」,為了「不信怪力亂神,質疑本體」。《玫瑰的名字》中與〈默示錄〉吻合的神秘殺人事件,後來發現純屬巧合;《傅科擺》的聖殿騎士團一百二十年計畫,或許有可穿鑿附會的斷簡殘篇,不過只要換一個詮釋角度,殘缺文獻也可以是單純的生活紀事。艾可最後一本小說《試刊號》(Numero Zero)追查的是墨索里尼生死之謎,認為二次大戰後各國為防堵共產勢力在……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