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博客來「書名無法上報」的話題作! 最具衝擊性的真實故事!《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79折推薦!
讀冊生活TAAZE《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79折推薦!「書名無法上報」的話題作! 最具衝擊性的真實故事!
金石堂網書《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一部 士兵的女兒(III)》79折推薦!
痔諦瞴傾覣鯫汯ETURNS◎79殏芢沎ㄐ珨掛抻噶☆馱釬★皺O砩膽腔閉芫辦BL(Business Love)鞦?ㄐ
誠品網書_李查德雄霸《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第1名!《千萬別惹我》79折推薦!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潘朵拉遊戲(2)險海危山

潘朵拉遊戲(2)險海危山
 Salt & Stone

 

作  者:維多莉亞.史考特

譯  者:陳芙陽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10/08

電腦編號:406186
類  別:奇幻文學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336
ISBN:978-957-33-3185-8
CIP:874.59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維多莉亞•史考特Victoria Scott

美國青少年小說家,代表作為《但丁•渥克》三部曲以及《潘朵拉遊戲》二部曲。她的作品廣受歡迎,目前已售出11國版權,包括英、德、荷、波蘭、巴西、澳洲、紐西蘭等。2016年即將推出最新作品《巨神》(TITANS,暫譯)。

目前她與夫婿定居於達拉斯。

維多莉亞喜歡與讀者討論交流,歡迎造訪她的個人官網: www.VictoriaScottYA.com。


陳芙陽

政大歷史系畢業。曾任大成報編譯和記者、路透社編譯,現為自由譯者,努力在文字與培養國家未來主人翁之間取得平衡。譯有《埃及艷后的皇宮》、《白色城堡》、《我想,我可能是瑪莎》、《寫給母親的情書》、《愛在巴黎午餐時》等書。


 

一邊是最重要的家人,一邊是最親密的夥伴,
如果只有一個能活,你會選擇哪一邊?

結尾終止在震驚人心的緊張情節,簡直令人崩潰!
——寇克斯評論

英國Amazon書店讀者★★★★★滿分狂推!

從比賽到愛情,難題不斷升級,
泰拉卻連半個都解決不了。
她什麼都不願失去,卻快要失去了自己……

經歷了兇險的叢林跋涉、致命的沙漠考驗,泰拉終於來到了硫磺浴血賽的第三關——海洋。如果光看客觀條件,這可能是泰拉參賽以來的最佳狀況,她不但接收了泰特斯的灰熊,大幅提高了戰力;高大帥氣的蓋伊更處處呵護,簡直快要閃瞎所有參賽者。

但泰拉從來沒有忘記,自己參加這該死的比賽是為了拯救哥哥的性命,她是戰士,不是柔弱的假掰女。蓋伊的保護越多,對她的信任就越少。泰拉決定走出自己的路,而海洋賽正是她最好的機會。然而沒過多久,殘酷的現實就襲捲而來,前一刻還風平浪靜的海面,轉瞬間變得驚濤駭浪!等到好不容易終於挺過重重危機到達基地營,泰拉等人早已遍體鱗傷,殘存的角逐者也只剩下三分之一。

就在此時,大會突然宣布了一項驚人的訊息,所有潘朵拉必須選擇是否參加「潘朵拉大戰」,以便為主人取得最後一關先出發的優勢。但問題是,一旦參戰,就得至死方休……


第一章





我變堅強了。

六個星期前,我只是個來自蒙大拿,哥哥快死掉的十六歲女孩。而再往前九個月,我是在波士頓跟最好的朋友逛街,挑選最完美的珊瑚色唇蜜;是一個喜歡冰鎮希臘沙拉、不吃洋蔥,每當Express服飾大特價就傳簡訊給好友,而且衣櫃滿是閃亮亮衣物的女孩──又怎麼樣?女孩有權閃亮。

之前,當我們全家遭受病魔打擊,柯迪第一次不吃第二份淋著紅醬的肉餡餅,體重開始變輕,我了解這件事非同小可。這是我必須面對的人生悲劇──眼睜睜看著哥哥衰弱,家人隨之崩潰。

我努力變得勇敢,在沒什麼值得微笑時,保持笑容;在醫師診間說出精心策畫的笑話,好讓柯迪忘卻心中的恐懼,轉為大笑。

再見,恐懼。很高興認識你!既然有我老妹在場,就不需要你了。

現在,我參加了硫磺浴血賽,努力挽救他的性命。我以為我們要面對的壞手氣是柯迪生病,但有時比生病更壞的手氣是,有人提供了毫不留情的渺茫希望。人生就是這樣:面對糟糕絕頂的狀況時,總會對自己說,至少情況不會更壞了。

然後,人生馬上對你當頭棒喝,說你太天真了!

不管是穿越叢林,還是在烈日灼傷雙頰的沙漠跋涉賽事中,我都沒有被淘汰。

而就像我說過的──

我變堅強了。





第二章





蓋伊•錢伯斯看起來憂心忡忡。而當他憂心忡忡,我也會跟著一起憂心忡忡。當然,蓋伊有時會讓人滿腦子只剩下好色念頭,態度很難認真起來。即使在沙漠中央,而且我肚子上剛痊癒的粉紅傷疤癢得要命,我還是可以塞給他一根冰棒,想好好舔舔他。嗯─嗯─嗯。

「泰拉。」他說。聲音尖銳,甚至可說是急迫。

只是,在我心中,他是這樣叫喚我的名字泰──拉。

蓋伊偏著頭,彷彿不確定我有沒有在聽,而我的確沒有。我們已在這沙漠基地營「休息與復元」了一個多星期。但是,在我們倒數硫磺浴血賽繼續展開的日子時,這兩件事卻都很難辦到。

硫磺浴血賽在四個生態體系進行:叢林、沙漠、海洋與高山。或是先高山,再海洋。我們已完成兩站,還有兩站。已經一半了。萬歲!來個勝利之舞吧!

只是,當我們還在奮戰以取得讓家鄉親人免於一死的萬靈藥,加上這一路上失去的朋友,卻很難讓人真正感受我們克服了多少難關。更可怕的是,隱身這項比賽幕後的人士,雖然佯裝成英雄,卻正是令我們親人生病的禍首。至於最終章呢?我們克服的第二站生態體系,已比第一站還艱難,這讓我實在無法對即將來臨的比賽抱持樂觀。

蓋伊的獅子潘朵拉輕輕從喉嚨深處發出吼聲,彷彿我對牠的角逐者心不在焉,讓牠備感挫折。我的潘朵拉也回報一吼,只是想到這聲音是來自一隻體型只有獅子十分之一的小黑狐,卻反而顯得有趣。我一把抱起麥道斯,也就是我的潘朵拉,然後努力專心聽蓋伊說話。

「什麼事?」我問,希望要是我語調顯得輕鬆自在,他憂心的神情就會消散。

「我想他們就快準備好要移動我們了。」

「移動我們?」我眉頭深鎖複述:「說得好像我們是牲畜什麼的。」想到這些怪物命令我們殺掉潘朵拉以取得晉級資格,就讓我血脈僨張。有時,我還是無法甩開把刀子刺進李維瀕死的潘朵拉的感覺,即使是他弟弟要我這麼做的。

蓋伊轉換姿勢,彷彿跟羅曼史小說裡的男主角一樣,想撥開我臉上的髮絲。倒不是說我很了解這些事,也不是說我像是曾經從媽媽的床頭櫃挖出這些玩意兒,然後一手伸進燕麥餅乾盒,另一手拿著書猛K。

蓋伊還來不及化身法比歐[1],他的手就垂了下來。或許是因為我胡亂剪掉了頭髮,所以只剩下媽媽給我的那根藍綠羽毛可以輕撫──這根羽毛以前也曾配戴在外婆的頭髮上;也可能是因為他又再次保持距離。我以為我們已跨過這一階段,但最近我又不太能確定了。

蓋伊的手撫過他刮得乾乾淨淨的下巴,只是他這模樣維持不了太久。「我察覺得到有事發生了,我們已在這裡待得夠久。時間到了。」他停頓了一下,咬咬臉頰內部。「聽著,泰拉……」

泰──拉。

「妳應該要忘掉我說過的事。」他壓低聲音繼續說著。蓋伊撥亂他的黑髮,經過叢林與沙漠的長途跋涉,他的髮型不知怎地還是看起來像是出自《GQ》時尚雜誌。「我不打算讓妳──」

「我們討論過這件事了。」我打斷他:「我必須為了我哥哥努力贏得比賽,而之後,我要幫助你摧毀……」我瞄向其他角逐者,望著他們疲憊的臉龐與頹靡的肩膀。我打量他們身邊的潘朵拉,為了幫助自己的角逐者倖存,這些潘朵拉顯得精疲力竭且傷痕累累。「我要幫助你摧毀這個比賽,這樣就不會再有人經歷這一切。」

這個酷似綠扁帽的傢伙點點頭,雖然我看得出來他根本不認同。所以到最後,就算我名列最後五強,受邀成為硫磺浴血賽的雇員,他可能還是會指控我作弊,好讓我無……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