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延伸閱讀

相同作者

愛寫

真的

遇見

親愛的小孩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劉梓潔作品集 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  

 

作  者:劉梓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8/03

電腦編號:548005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劉梓潔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224
ISBN:978-957-33-3393-7
CIP:857.7

定  價:300
優 惠 價:237( 79折)

 

 
 

劉梓潔

1980年生,彰化人。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肄業。曾任《誠品好讀》編輯、琉璃工房文案、中國時報開卷週報記者。

2003年,以〈失明〉獲得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2006年以〈父後七日〉榮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並擔任同名電影編導,於2010年贏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與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近年並跨足電視,擔任《徵婚啟事》、《滾石愛情故事》編劇統籌。

著有散文集《父後七日》、《此時此地》,短篇小說集《親愛的小孩》、《遇見》,長篇小說《真的》。現為專職作家、編劇。

劉梓潔臉書專頁:www.facebook.com/eessayliu


 

整座城市枯槁無愛,他們只能互相取暖。

醞釀12年,劉梓潔最暖心的愛情故事。

黃大米 專文推薦!
李金蓮、高翊峰、陳又津、陳栢青、温貞菱 有愛推薦!


如果有一種愛情,費盡努力還是溜走,
那有沒有一種愛情,無需費力就能廝守?

雅雅與阿昆,一對人人稱羨的室內設計師夫妻,強項為改造老屋。兩個人,一隻貓,住在頂樓加蓋的玻璃屋,這幅景象曾登上許多室內設計雜誌,但看著照片上這對夫妻的神情,你會發現,雅雅很從容靜定,阿昆則蠢蠢欲動。
雅雅外派到上海,距離一拉開,蠢蠢欲動就變成了躍躍欲試。阿昆整天泡吧泡妹,只需要每晚十一點半在視訊鏡頭前和雅雅「報平安」,他們的婚姻就在這種恐怖平衡中維持了三年。
再厲害的室內設計師,改造得了老屋,也改造不了關係。雅雅何嘗不知,種種跡象都顯示阿昆的出軌,但她苦守的是一個家該有的樣子和一對夫妻該有的形式。阿昆也並非真的想背叛,他貪的不是刺激,而是某種已然遺忘的青春。
雅雅放阿昆飛向外面的世界,親手扼殺奄奄一息的婚姻。她相信真正的愛情就像排隊,只要在動,就有希望;只要等得到,就不是苦。但要等多久,又能等多久呢?此刻她還不知道,自己也即將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飛行……

繼《真的》之後,劉梓潔用她巧妙的後設手法,以劇中劇、書中書的形式,寫遲遲未能開拍的劇本,也寫遲遲未能如願的愛情;寫雅雅與阿昆,寫她自己,也寫我們。她以這本書揭示,愛情本身並沒有對錯,是一切機緣碰撞,使愛情誕生、滋長、結束——甚至重生。


【有愛推薦】
書中的主角們每次的相遇跟離別,像命中註定又像是命運的捉弄,故事裡面的愛情,不像童話般公主一定屬於王子,甚至企圖挑戰你「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要如何定義。永遠有多永遠,誰都看不見,眾生盼望的「天長地久」與「一心一意」,要經歷多大的考驗?
——【作家】黃大米


梓潔筆下的男人女人總是世故又天真,在該嚴肅時出糗,該發傻時聰明,合情合理又異想天外。莫文蔚唱外面的世界,梓潔的故事會讓人想進去裡面,忍不住要將自己放進去比,說到底,我們都需要一個外面,因為不敢看自己裡面。我們都以為自己應該有個裡面,愛情裡面,心裡面,但如果沒有呢?沒關係,我們還有劉梓潔。
——【作家】陳栢青


「跨越經磨損的美滿生活,幸福便近在咫尺。」
你會一直愛我嗎?
會。
會一直一直愛到死為止?
是。
輕輕的念完這些句子,再加上一句:狗屁!
(是誰說的呢?)
《外面的世界》便是如此,亦無對錯、無善或是惡、有的不過是自己的選擇蒐集起來成為下一個選擇,更接近天性。甚至選著選著開始不知道是自己的選擇,還是被世界迫著由不得自己,愛就不一樣了,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還在」。
——【演員】温貞菱



推薦序/
她是文字的精靈
作家/黃大米


恭喜你拿起這本書,想必你上輩子應該有燒好香吧!不然怎可能這樣有福氣跟慧根,在上千萬本的茫茫書海中,你沒有拿起左邊那本,也沒拿起右邊那本,剛巧拿起榮獲在下、敝人我,五顆星評價的書,你說這是不是好棒棒,我的推薦序就寫到這,你可以去櫃台結帳了。(太靠么了,請認真點推薦好嗎?)
想知道更多內容才要下訂,好吧,真誠無比的推薦序正式開始,請好好閱讀:
當劉梓潔的《父後七日》暢銷七萬本,甚至還拍成電影時,我對這些都渾然未知,文學離我很遠,我也沒想過有天會提筆寫作。此時,我跟劉梓潔活在兩個時空,我是文壇的麻瓜,她是聰明絕頂的妙麗,征戰文學獎,帥氣地拿下冠軍寶座,讓許多文青看不到車尾燈。
直到有天,我已經分手的男友,推薦我看劉梓潔的作品《真的》,我被她說故事的能力震撼住,天靈蓋一秒被雷打到,中猴似地,開始搜尋她所有的作品,像是個暴發戶般,豪氣地全部買下,一本本看完。之後只要看到作者是「劉梓潔」三個字,我就會買,她成為一個文字品牌,讓你甘願用新台幣讓書下架。我懷抱著無比感謝心情對前男友說,你這輩子送給我最大的禮物就是,認識「劉梓潔」。
為什麼這樣說呢?當時我才剛開始寫作,總拿捏不定自己的文字方向,是該忠於自己活潑又頑皮的個性,認真寫點發自內心的廢文,還是乖乖扮演成功人士,如同神祇一般彷彿全知全能,擁有大智慧似地論述人生。後者這條路顯得非常安全,畢竟有太多專家的書寫方式都是這個套路,我非常不想這樣,總覺得那樣的筆法,真是甲仙里的資深里長,假仙得不得了啊啊啊啊!但劉梓潔的書寫方式非常不一樣,她是文字的精靈,說故事的方式很俏皮,在感受到她的文字魔力後,我猶如被打通 任督二脈,驚呼這樣很可以!
她的文筆除了有文學性以外,還兼具通俗性與幽默,當你翻閱她的作品,靈魂會走入優雅的文字幻境,身心靈沉浸在一種美善的境界,正當一切靜好時,你會突然被她精心特別鋪成的笑哏打中,錯愕傻眼一秒後,對著書本哈哈大笑起來,讚歎一聲,劉梓潔,真有妳的!
她每一本書裡寫到的人物,都非常真實,每個角色的對話,總像是我們在跟狐群聚會在一起時,會說的垃圾話。在廢話滿天飛中,勾勒出人物的個性,生活瑣碎的痕跡在她的筆下立體起來,透過她的文字,你好像跟著主角一起上夜店把妹,跟著主角一起追愛。人在家中坐,心已經雲遊四海,偷窺了許多別人精采的人生。
當出版社邀約我寫她的推薦序時,我內心冒出的第一個想法是:「我的媽呀!這邀約太夢幻了,我憑什麼?我何德何能?文壇麻瓜憑什麼去推薦模範生妙麗,妙麗會不會覺得這是人生中最大的汙點?到底B咖為什麼能夠去推薦A咖呢?」雖然內心有一千個不安,我還是不知羞恥地說:「好!我願意!」老娘我拚了啦,出版社走錯路只有一次,我要把握這次的誤打誤撞,跟文壇妙麗──劉梓潔說聲我愛妳!

迷妹趁亂告白完畢,讓我們談談這本《外面的世界》吧。(終於進入主題,恭喜老爺,賀喜夫人。)
書中的主角們每次的相遇跟離別,像命中註定又像是命運的捉弄,故事裡面的愛情,不像童話般公主一定屬於王子,甚至企圖挑戰你「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要如何定義。永遠有多永遠,誰都看不見,眾生盼望的「天長地久」與「一心一意」,要經歷多大的考驗?人性的脆弱更總在一念之間,當「真愛」包藏了雜質,藏汙納垢後愛情,如果彼此還能將「髒東西」視而不見,可能是更大的包容與深愛。我愛你,即便你不完美,我也想將愛進行到底的堅定,可能比轉角撞到愛的偶遇更令人動容。
什麼是真愛?什麼是錯愛?那些過往以為的真愛,會不會在轉瞬間就是一場誤會?
劉梓潔說故事的手法依舊非常有創意,她在「時間序」上的安排與錯置,增加了閱讀上的可看性與推理性,每一個場景的過場,都非常專業且完美,甚至因為她的趴數太高,讀者的大腦可能要想一下,才能跟上她的凌空飛越。
比方說,她會透過一個清脆的聲音轉折,就穿越了時空,帶你走入另一個主角生活故事,這是她的巧思,也是身為編劇的專業。這本小說如果直接拿去拍電影也沒問題,真是太強、太厲害了,寫作之神現身,信眾快點來參拜。(怎還在看這篇序啊,可以去結帳了,我斬雞頭跟你發誓,很好看啦!)
我常覺得可以迷上一個作家,是非常棒的事情,在無聊又日復一日的人生路中,作家用她的優秀的作品,替生活增添色彩,每次你一看到她有新作品,內心的小猴子立刻排成一排開始敲鑼打鼓,覺得精采好看的來了,深感喜悅一如蒞臨一場嘉年華。
希望劉梓潔可以一直寫作,站在前方,讓我可以追隨。她的書是我的樂捐箱,每次投幣買書,都是喜孜孜與樂陶陶。我不知道你是否早就是她的書迷,如果是,那你很幸運早早開了智慧,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到她的作品,那我要警告你,從此你跟她的關係不可能只有一夜情,因為看過的都說好,用過的都說讚,你將一試成主顧,金字招牌「劉梓潔」。


在袁若雅與鄧立昆相識戀愛穩定交往同居到結婚再到離婚的十二年之中,應該有過無數無數次這樣的早晨。多到他們都覺得稀鬆平常,不必特別記得或珍惜。
醒來,也睡飽了,但不急著起來,不趕著出門進入繁瑣日程,兩人就繼續躺在床上抱抱親親摸摸,用娃娃音互相撒嬌交換夢境,是纏綿,但也沒真的幹起來,與性有關,也無關。窗簾外是晴爽明亮或灰鬱昏暗或不明就裡的大雨,無關。兩人穿著長袖長褲睡衣或背心內褲或赤裸,無關。說了什麼有營養或沒營養也無所謂。反正他們此時此刻認定的世界只有這張床。一般人或許將這樣的早晨稱為「幸福」。
那時他們還經常用另一個字。永遠。
「我愛妳。」
「你會愛我多久?」
「永遠。」
像是這類的話。
承認吧,只要談過戀愛你一定也說過。頂多,走不下去時,就在前面加個屁字。
我愛你,永遠,這類屁話。並且分不清楚,最後讓人感到悲傷、殘忍或後悔的,究竟是愛還是屁。
袁若雅和鄧立昆從報章雜誌藝人八卦或遠親近戚周遭朋友的案例中,多多少少先為自己和對方打了預防針。無常。沒有什麼是永遠。豁達。放手。你愛上別人一定要跟我說我會成全。
所以對話有時會變成這樣。
「我愛妳。」
「你會愛我多久?」
「永遠。」
「放屁!」
只是說完放屁兩人又是一陣大笑不已抱抱親親摸摸,就像其中一人真的在被窩中放了一個響屁帶來的那種幼稚嬉笑打鬧。
但以下的對話,只發生過一次。
他們沉浸在上述軟綿綿的無邊無際的幸福中時,袁若雅問:「有沒有可能,就算我們這樣了,最後還是得一個人孤獨地死去?」
「笨蛋,每個人死的時候都是一個人啊,自己只能死自己的份。」鄧立昆回答。
他們說這些話的時候,仍是抱著笑著,以致於沒有感覺到絲毫的悲傷或殘忍。

*****

這不是一個愛情故事。
我想說的是,無論是物質與精神,所有堅固的東西最終都會煙消雲散。所以我想丟出這些問題:愛情比較堅固,還是房子比較堅固?瞬息之間牆倒樓毀的外在環境比較可怕,還是飄蕩浮動的人心欲望,更讓人不安?
最早最早,我一開口對人說這個故事時,會這麼說。
但是,嗶嗶嗶,不要說想法,說概念,說理想。請說故事。

好。
這是一個好看的、而且是每個人都可能經歷的愛情故事。《外面的世界》,雖然是一個被說過許多次的,關於不忠、戀愛與婚姻的故事,卻因發生在三個城市、多段時間的記憶、一次瘟疫籠罩、一次政治暴動,形成多度關聯,或者,切割成完全不相連。 ……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