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雜誌 636期 內容頁
 

【人間風景】

小別,真好! ◎劉墉



老同學傳真了一個標題為『諾貝爾物理學獎落在美國』的剪報給我。
也許因為是高深的物理學,新聞稿寫得很難懂,只知道有三位美國的物理學家,解開了物質最小單位『夸克』的聯結之謎。
老同學特別在剪報上勾出一段:
『三人經過嚴密計算,發現夸克具有「漸近自由」的特色,也就是:當夸克越靠近,彼此的交互作用就越弱,終至完全沒有交互作用。相反的,當夸克彼此距離越遠,交互作用就越強,也會永遠綁在一起,不能成為自由粒子,這種現象稱為「夸克侷限」。』
看完剪報,我立刻撥了電話給老同學,問他為什麼傳真給我。
『你笨!』他在那頭笑:『可見夫妻和愛人是「越近越遠、越遠越近」。天天黏在一起,好像分不開的,可能突然離婚了,反而那些聚聚合合,常分開一陣子的,能夠長長久久。』發出一陣怪笑:『連宇宙間最小的物質「夸克」都懂得這一點。』


以『愛你愛我』一片得到柏林影展最佳導演的林正盛,和他同樣醉心電影的太太柯淑卿,經過十六年的共同打拚,居然離婚了。
半年後報上登出對兩人的專訪——
林正盛說:『我們既是同謀、也是對手……對柯淑卿來說,我像一個父親,是她叛逆的對象,是她一面要衝撞的牆。』
柯淑卿則說離婚之後,她想要的距離拉出來了,但對話的距離也出來了。
過去柯淑卿脾氣大、容易緊張,睡覺前林正盛都會拍拍她。離婚後沒有林正盛在身邊,柯淑卿每夜都要吃安眠藥才能入睡。
但是柯淑卿也說他們夫妻是連體嬰,一定要分割,才能各自存活,所以林正盛才簽完字,柯淑卿就迫不及待地去戶政事務所辦離婚手續。
只是最耐人尋味也不解的是,柯淑卿在訪問結尾說:『其實,我在說離婚時,都沒相信自己真會離婚,即使在辦理離婚時,我還在想將來一定要把它辦回來。』


想起另一位國際大導演李安,他的另一半林惠嘉是生物學博士,成天蹲在實驗室裡。有六七年,李安賦閒在家,寫劇本、看電影、燒飯,由太太出去工作養家。因為唯一一輛車被太太開走了,李安每次打網球,即使下雪天,也必須走近一小時的路。
但他們夫妻好極了,李安拍片,太太八成不跟;李安回家,太太一定去接。而且李安一上車就訴說『在外打拚的大小事』,太太則靜靜地聽。
就這樣,造就出一位奧斯卡最佳導演,也成就了一對長長久久的夫妻。
李安說得妙——電影圈常有人問他現在的太太是誰,聽說他沒換人,都很驚訝。
林惠嘉更妙,當北一女『北美校友會』因為她幫助李安成功,而頒發傑出校友獎給她時,林惠嘉很不以為然地說:『我不是他的支持者,我只是不管他,I leave him alone。』


提起李安的『斷背山』,記得當時得獎消息傳來,我太太的一個朋友忙不迭地跑去看。
看完大家問她的感想。
她歪歪頭,想了一下,說:『很不錯,很難忘。』接著笑道:『不過那兩個大男生,隔好久才聚一次,跑去釣魚露營,換作我跟我先生能這樣,我們也會那麼熱情恩愛。』


到大陸一個月,又回台灣兩個多月,深夜回到紐約,太太以擁抱迎接;我把行李打開,她則偎在旁邊,亦步亦趨,好像半步也捨不得離開。
雖然我一向晏起,但是第二天因為時差,很早就醒了,聽見她正跟朋友講電話:『何必急著叫他回來?好不容易他不在,你可以輕鬆輕鬆。』
放下電話,太太對我一笑:『她老公回台灣,去看她生病的公公,順便檢查身體,她卻急著催他回來。』又笑道:『連她兒子都說正在準備申請大學,叫爸爸別急著回美國。』
我聽了,心裡怪怪的,但是想一想,又有些欣慰:『可不是嗎?夫妻別總膩在一塊兒,兩人都覺得累。小別勝新婚,隔一陣分開一段時間,多好!』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