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活動】《古巴,你好嗎?》玩美南人Eric 苗啟誠新書分享會
【活動】《單身生活,不是學會堅強就好》御姊愛讀者見面會
【活動】鄧惠文醫師「婚內失戀」求生指南課程,開始報名!
【活動】皇冠暢銷展三書75折,快把解憂雜貨店帶回家!
博客來「書名無法上報」的話題作! 最具衝擊性的真實故事!《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79折推薦!
讀冊生活TAAZE《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79折推薦!「書名無法上報」的話題作! 最具衝擊性的真實故事!
金石堂網書《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一部 士兵的女兒(III)》79折推薦!
一本探究「工作」終極意義的超痛快BL(Business Love)漫畫!
誠品網書_李查德雄霸《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第1名!《千萬別惹我》79折推薦!
博客來【寄件人:張愛玲】限量珍藏版【內含2018「一生一世」桌曆、「最好的朋友」帆布書袋等6件珍貴信物】
博客來鴛鴦、風月書【古典函套限量版】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闇影夫人

闇影夫人
 Lady of the Shades

 

作  者:向達倫

譯  者:楊沐希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03/06

電腦編號:375274
類  別:推理.驚悚/英國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320
ISBN:978-957-33-3140-7
CIP:873.57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序曲



荷西.尼爾森.多斯.尼諾斯喪命時正在抓頭皮屑,他是一位民權運動人士。多天來,他研究當地一間孤兒院的資料,尋找證據證實此處就是聖地牙哥最大犯罪集團的掩護。他跟蹤孤兒院高層人士長達數月,但最近一名為了贖罪而出面提供情資的醫生才讓案情有了進展。

荷西還沒有找到許多對智利犯罪首腦不利的罪證,但距離這天已經不遠了。他深信真相即將浮現,足以讓他在法庭上得到勝利。

他爬上陳朽的宅院三樓階梯,回到他寒酸的公寓住所,這時他滿腦子都是結尾誇張的講稿。他進了屋,走去面向聖地牙哥街頭的圓形窗戶旁邊,目光停留在下頭的路人身上,傻傻盯著他們看。待稍有睡意,他笑了笑,朝桌案走去,打算在日誌本上記錄今天的活動。

他將厚皮精裝的日誌本擺在桌上,找到昨晚擱筆之處,繼續往下寫。在他停筆前,他寫下三大段描繪精細的文章記事。他將筆放在一旁,閉上雙眼,用左手拇指和中指輕揉鼻梁。他睜開眼睛,將日誌推到一旁,身子靠在空盪盪的桌面上,用手指輕輕地梳著頭髮。一片片頭皮屑如雪片般飄落。荷西細細欣賞,想像自己置身於寒冷舒適之處。

正當頭皮屑緩緩飄落的當兒,打算取荷西小命的殺手正準備前往下手位置,沒有人聽到他出現,更沒有人看見他。這位殺手選擇「賽巴斯汀.達許」做為闖蕩江湖的名號,這個名字和他一點關連也沒有。他不曉得為什麼會有人出資暗殺荷西.尼爾森.多斯.尼諾斯,不過,其實他也不在乎就是了。賽巴斯汀.達許是收錢取命,不是收錢東問西問的。

達許將手槍的滅音器靠在荷西的後腦上。感覺太輕柔,荷西還以為是一尾飛蛾輕拍上他的頭髮。達許很訝異這位受害人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害得他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輕輕地扣下了扳機。

荷西.尼爾森.多斯.尼諾斯的頭顱爆裂,骨頭、大腦組織和血以圓錐狀灑濺。子彈進入的孔洞很小,卻能噴發出一陣紅色洪流,荷西嘴唇之上已經面目全非。子彈卡在兩名男子前方的牆面上,外圍還有一圈頭蓋骨的碎片。

達許小心地將荷西的頭擺向一側,這樣死者結髮十一載的妻子進門時,才能一眼就看到丈夫的慘狀。這詭異的安排是達許的老闆特別要求的。位於聖地牙哥的另一端,一名聒噪醫生的妻子已經發現丈夫死於類似的姿態。賽巴斯汀.達許這天晚上真是收穫滿滿啊。

殺手跨大步走向門口,拉開距離查看,確保角度沒有偏差,然後走回來。他沒費心將子彈從牆壁上挖出來,反正這是把黑槍。他反而彎下腰來查看荷西的鞋子。殺手皺起眉頭,他發現死者穿的是平底休閒鞋。他立刻在公寓裡翻找,後來在衣櫃裡找到一雙綁鞋帶的黑色鞋子。荷西每次打官司都會穿這雙鞋上法庭,他告發孤兒院負責人時也會穿這雙鞋。達許沒注意到這點。哪雙鞋都好,只要有鞋帶就可以了。

達許將荷西的平底鞋脫下來,然後想辦法把黑色的鞋子穿上去。穿好了,他將死者右腳鞋子的鞋帶繫好,留著左邊沒繫。這是賽巴斯汀.達許的正字標記。雖然不是每次都能把鞋帶綁成這樣,有時他必須立刻逃逸,但只要狀況允許,他都很享受把鞋帶綁成他的招牌標記。就算達許身處在險惡神秘的暗殺行業裡,打打廣告還是挺划算的。

當達許滿意的時候,他拿了日誌本,雇主他希望銷毀這本日誌,然後他躡手躡腳走向門口,開了一個小縫,用冷冽、嚴厲的目光掃視走道,沒見著任何人,他才走出來,在身後掩上門,走樓梯下去。他弓著背,用外套的領子遮著臉,頭髮向左邊分,雙眼隱藏在厚重、讓人看不清楚的鏡片之下,這是平光眼鏡,其實他的視力好得很。這樣的偽裝不太高明,但達許發現,一個人只要裝扮得愈普通,旁人就愈不會留意。

賽巴斯汀.達許漫步在聖地牙哥街頭。他把手槍丟在大排水溝裡,這不是棄置犯罪證據的最佳方式,但他對智利的首都不太熟悉,選擇最快的方法比最確定的方法還要重要。然後,他將日誌本、手套扔進焚化爐裡,然後回家。

達許回到飯店,在浴缸裡放了水,把衣服脫光泡在水裡。血就是這麼麻煩,總是噴得到處都是。早上等衣服乾了,他會把衣服打包,然後前往焚化爐銷毀。

達許全身赤裸站在窗邊,觀察智利的天空,思索起月暈和他在尼諾斯住所掀起的紅色風暴。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歐哈拉先生?」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這是飯店老闆娘科娃盧比亞斯太太。她是當地人,年輕時曾在美國住過,說得一口流利好英文。如果達許早在入住前知道這點,他肯定改投其他旅社。

達許走到門邊,清了清嗓,裝出濃厚的愛爾蘭口音,他以多奈爾.歐哈拉的名字投宿時,講話就是這副模樣。「科太太,是妳嗎?」他高聲地問,還假裝自己無法正確唸出她的姓氏。

「是我。」她笑著說:「您著裝整齊了嗎?」

「還沒。有什麼事嗎?還是請妳等我穿好衣服再過來?」

「有一封您的信。」科娃盧比亞斯太太說:「是快遞,遠從端、端……端士來的。」

「是瑞士。」達許糾正她。肯定是安東妮亞。要雇達許殺人,只能透過安東妮亞聯繫。天底下只有達許的老闆和安東妮亞曉得他在智利。

「科太太。」達許說:「如果尺寸合適的話,可以麻煩妳好心幫我把信從門縫裡塞進來嗎?」

「是滿薄的,讓我試試看。」老闆娘彎下腰,把信封從門底下塞進來。達許聽到女人衣服縐褶的聲音。

「好小姐,謝謝妳。」達許用愛爾蘭口音說:「好了,我得快點把手擦乾。妳敲門的時候,我才洗完澡呢。」

「我就知道我聽到流水聲。」科娃盧比亞斯太太說:「歐哈拉先生,咱們早上見了。」

「沒問題。」達許笑了笑,然後皺起不耐的眉頭等著女人走開,直到確定她走遠了,才彎腰把信封撿起來。

大信封裡有一個白色的小信封。小信封上貼了英國一等急件的郵票,還蓋上倫敦郵戳。安東妮亞開過這封信,又把它封回去。達許用指甲劃開信封,將信紙拿出來、攤開,發現是一封手寫信。達許總是要求客戶親筆寫信下單,這樣額外保險。

這封信出自米其斯.曼德斯,人稱「土耳其人」。曼德斯出生在土耳其,但多住在倫敦。他曾雇過達許兩回。達許第二次出手的目標是一位讓人難忘的變態警察,但他意外把警察的情婦也做掉了,沒辦法,誰曉得她會忽然出現呢?土耳其人氣炸了,大家開始打聽主謀是誰,他花了一大筆錢打通「官」節,才讓自己與命案看似毫無瓜葛。他怪達許,還要求退費。達許拒絕了,因為目標的確已經死亡,他們唇槍舌劍,吵得不可開交,最後是達許讓步,打了七五折。土耳其人吵著要退三成,他們後來就再也沒有聯絡。

達許站在門邊讀完這封信,後來坐下來的時候,又拿出來看。這封信內容簡短,字跡潦草,和土耳其人先前的風格一模一樣。

有人看見我的女人在外頭亂搞。不爽。想和你聊聊。住宿地點搞定了。你如果同意,入住等消息。我會和你聯絡。

署名是米其斯.希爾波路.曼德斯,最下面還印了一個位於倫敦北區的地址。

一切看起來都很清楚。達許不太清楚土耳其人的私生活,反正是他的老婆或情婦在外面偷人,他希望達許解決這個女人或那個情人,要不就一口氣收拾這對狗男女。

達許不太想接這個案子。只要有愛情進來攪局,事情只會搞得一團亂。雇主很可能改變心意,變得不太理性。他喜歡案主和他一樣冷血無情、老謀深算。他通常都會拒絕尋仇的丈夫。

但如果達許不接這個案子,土耳其人可能會覺得殺手心懷舊恨。達許在倫敦有很多活好幹,不希望土耳其人破壞他的名聲。達許煞費苦心和大量時間才建立起自己的名聲,大家都覺得他是個一絲不苟又不帶感情的殺手。如果客戶曉得他會以個人恩怨做為決策的基準,生意可能會受到影響。他不喜歡土耳其人,也不喜歡這檔事兒,但如果他接下這個案子,也許他倆間的恩怨就能一筆勾銷,以後就再也不用擔心拒絕這小家子氣的黑道老大了。

達許想了一晚,早上用網路改了班機。他原本訂好返回瑞士的機票,他已經兩個月沒回去了,但家可以再等一等。生意永遠是首要之務。

接著,他打電話給安東妮亞,表示自己要去倫敦參加一個藝術節。

「你會和你的土耳其朋友聯絡嗎?」安東妮亞問。

「應該會吧。」達許說。

「我要等你多久?我開始想你了。」

達許笑了笑。安東妮亞和他一樣冷漠,聽到這位小姐說出正常人會講的話讓他覺得很好笑。「我想應該還要一、兩個禮拜吧。」

「如果有人在你出門時打聽你的下落,我要怎麼說?」

「留言,請他們有點耐心。」

他們道別,掛上電話。達許站在電話旁好一會兒,想著安東妮亞和阿爾卑斯山,然後嘆了口氣、搖搖頭。他工作太辛勞了。如果沒時間享受,賺錢還有什麼意思呢?他想好了,再過幾年他要退休,去溫暖一點的地方。他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待到惹人厭。殺人賺錢的確是門好生意,但若不夠小心,死的可能就是你。

第一部

我睡得很不安穩,忽然驚醒,發現死人緊緊環繞在自己臉旁。六只幽魂靜靜地張牙舞爪,用無形的手指抓我的臉。我強忍住尖叫,把臉埋在枕頭裡,等著最後一陣噩夢的餘味退去。

我的心臟跳得好快,我一直沒有動作,直到心跳恢復正常。等到我又能控制自己了,我爬起身來,傻傻地看著那六名鬼魂。我醒了,他們現在離我遠遠的,只是和平常一樣,在遠處沉著臉盯著我看。通常他們煩我的時候都是覺得能嚇到我的時候,他們總會細心觀察,以達最大驚嚇效果。

他們通常都會在這種夜裡動手,看到我睡得不安不穩還低聲呻吟,從過往的經驗裡,他們曉得在這種狀況下我很容易驚醒,搞不清自己身在何方,暫時軟弱無助。他們沒有辦法實際騷擾我,不然早在多年前,他們肯定已經把我大卸八塊了。他們玩的是心理戰,而且非常嫻熟。的確啊,練習了這麼多回。

我起來沖澡。鬼魂跟著我進了浴室,他們穿牆進來,牆壁跟霧打造的一樣。我不搭理,轉開冷水,在水花下打起冷顫。我學會不要理會他們。他們偶爾才會成功嚇到我,惹得我寒毛直豎。一開始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