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活動】《王明勇健康新煮義》全台巡迴新書分享會
【活動】江孟芝《不認輸的骨氣》新書分享會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

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  

 

作  者:蔡孟利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2/26

電腦編號:406211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352
ISBN:978-957-33-3365-4
CIP:857.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蔡孟利

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機電工程學系特聘教授,曾任《科學月刊》、《科技報導》總編輯。

台大動物系畢業,台大動物學碩、博士。曾榮獲2014年Journal of Medical and Biological Engineering優秀論文獎,並曾獲得國立宜蘭大學「研究績優」獎。他在教學方面亦有出色成就,曾擔任教育部生物機電產業先進設備人才培育學程計畫主持人,並獲得宜蘭大學「特優導師」獎。

2016年台大爆發震驚學界的論文造假事件,蔡孟利領導的《科學月刊》以專業證據、實際訪談為基礎,提出強力的質疑,引起社會大眾廣泛關注,監察院並通過糾正案,認定教育部、科技部的調查未釐清事實,但時至今日,整起事件的真相依舊未明。

2017年6月,蔡孟利開始在臉書上以論文造假事件為背景,連載小說《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從一個女博士生之死開始,如剝洋蔥般一層層揭開學術界的陰暗面,深入描寫優秀學者「黑化」的過程,以及理想被現實汙染而逐漸崩壞的實態。

蔡孟利希望透過《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用文學創作的形式為真理「勘誤」,在現實中為未竟的理想尋找出口。


 

看到毛骨悚然是正常的,
因為這「不那麼純屬虛構」……


「在還沒壞掉之前,我必須寫下這個故事!」
以專業為筆,良心為墨,揭發「論文造假事件」的超震撼力作!


宛如拔掉插銷的手榴彈,
她的死亡,將人性炸得皮開肉綻。
在高牆倒下之後,
還剩下多少無罪的人?


學姊死了,在實驗室裡開一氧化碳自殺。
她離開得無聲無息,留下來的人卻陷入兵荒馬亂。研究室裡的各種計畫和應酬持續進行,掛的全是教授的名字。私底下大家卻都知道,沒有學姊的貢獻,教授絕不可能有今天。
人死留名,狐死留皮,學姊的死只留給我滿腹的疑問。她總說自己把我當成親弟弟,我們互相扶持、分享生活點滴,若在幾天前,我可以不臉紅地說,我是她很親近的人。但在她離去以後,一切都得打上問號。
從學姊留下的遺物中,我發現她一直都在跟一個她從未提及的男子保持曖昧的通信,而學姊以前的指導老師也跳出來自稱曾與她論及婚嫁。教授的態度更是讓人納悶,倚重的左右手突然過世,他看起來不悲傷卻非常緊張,不斷向我探問學姊有沒有說過什麼,還命令我一找到學姊的筆電就要立刻交給他。
雖然檢警確認是自殺,學姊的家人也無意深究,但種種疑點始終在我的心裡徘徊不散。她溫柔的微笑下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現實宛如逐漸龜裂的牆面,而在裂縫中透出的「真相」影影綽綽。
但我怎麼料想得到,要讓這些疑問水落石出,該付出什麼代價?而學姊的死,僅僅只是這場黑暗風暴的序幕……


【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員】阮麗蓉、【中央研究院天文及天文物理研究所研究副技師】曾耀寰、【資深媒體工作者】楊惠君、【中央研究院院士】廖運範、【東吳大學名譽教授】劉源俊 良心推薦!●按姓名筆畫序排列


知識份子的必殺技

資深媒體工作者/楊惠君

二○一七年一月十三日,延燒數月的台大論文造假案第一階段調查結果公布,這起台灣涉案層級最高的學術不端事件,嚴重程度與反映在媒體的篇幅不成比例。當天,透過網路直播緊盯著台大記者會,現場只有一枚炮火、略略讓台大高層掙扎了一番,那是當時素未謀面的《科學月刊》總編輯蔡孟利教授。
蔡教授像拿著衝鋒槍隻身掃射、一槍一槍連環炮的追問,其實當下有股心酸——那些令學術界蒙羞的、造假共犯結構的、甚至讓假數據影響別人研究而危害世人健康的一方,風波過後,或許仍會緊緊攀附在權力核心、申請高額研究經費依然輕而易舉;但蔡教授可能還在一字一字寫他不支稿費的《科學月刊》。
隨即便「處心機慮」想要「接近」(採訪)蔡教授,不讓社會上微弱的良知毫無回應,不讓追究真理變成荒謬,該是媒體最基本的義務。持續報導「台大案」時,生醫圈裡不少人默默關注,卻私下對我說:「寫得很好,但我不敢按讚。」一個跑去從政的醫師說:「這是台大必須改正的文化,但應該也會混過去了……」
「認真的人,就輸了!」社會喪志至此,讓這麼悲傷的句子成為流行語,而令我們也漸漸成為鄉愿的一環。明明是個應該最能夠以人民力量改變世界的時代,大家卻並不相信,時代可以被改變;文明知識累積至今,最終仍在權勢底下認輸。
現在證明,我錯了、一半!好險,只錯了、一半。

讓台灣全體學術界共同付出慘痛代價的論文造假案,結構性調查迄今只點到為止,掌握愈多資源、權力者,愈難被撼動。而蔡教授確實仍一字一字在寫,但這回不只有科普文章和學術評論,竟寫出了一部二十一萬字的小說,這招比起當時隻身揹著衝鋒槍去台大記者會「掃射」更猛烈。
「一旦使出了,一定要讓對手輸!」在職業摔角比賽中,叫做「必殺技」。蔡教授這部把生科界不能說的祕密訴盡的小說,不僅遠超過利益共生的學術圈「守備範圍」,還令那些「已經壞掉的人」直視自己質變的過程,就像摔角場上的「反式印第安死亡鎖」大絕招,將道貌岸然的虛偽反鎖壓制在地,讓現世中被亂棒打混的真理仍存氣息、長生不死,是知識份子終極「必殺技」,只有「過癮」兩字!


諤諤之士的一致推崇!


《死了一個研究生》原名「不那麼純屬虛構」,為前科學月刊蔡孟利總編參與抗議台灣百年來最高層級之T大學術造假案大戰,聊癒心情之作。蔡總編以書中年輕學子追案之勇氣與真摯高貴的純愛,凸顯台灣學術白色巨塔的猙獰醜陋,為時代留下見證。
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員/阮麗蓉

一年前台大發生學術倫理事件,有如八點檔連續劇,過程經由蔡孟利教授客觀公正的持續報導,總算沒被模糊焦點,草草了事。這本小說算是蔡教授在整個揭發過程的內心戲,甚至隱射的內幕,也可以是對自己的一份交代。
中央研究院天文及天文物理研究所研究副技師/曾耀寰


本書情節雖是虛構(其實並不那麼純屬),但其中〈第十二天〉鮮活披露了生醫科學界的黑幕。風暴後,台大剛換上了新校長。但我們的科學研究界有好好檢討嗎?會嗎?要匡正學風,這樣一本行內人寫的小說還不夠,需要更多!
東吳大學名譽教授/劉源俊




學姊


半夜十二點整,就我一個人在實驗室。說不害怕是假的,特別是學姊剛走才沒幾天,而我就坐在她的位置上。其實有害怕的感覺是不應該的,學姊生前對我很照顧,像是對自己的弟弟那樣,雖然只大我三歲,卻感覺她好像經歷了很多滄桑,懂得很多人情世故,有事找她商量,總會聽到很有條理的分析。有時候很好奇學姊從哪裡來的這麼多生活經驗,這幾年來,很少聽她提到她自己,只知道她也來自高雄,或許這也是她對我比其他人好的原因吧,同故鄉的,總會多照應一些,特別是實驗室一缸子人住濁水溪以南的就我們兩個。
學姊應該有個男朋友,只是我們都沒見過。不像其他學姊妹或女同學,有男朋友的,大家多少會打過幾次照面,因為這些男朋友們總會在某些時刻適時的出現,像是實驗作太晚啦,假日趕工啦,或是大家相約要去唱KTV時。如果實驗作太晚了,錯過了捷運及公車收班的時間,學姊通常就會打電話叫我載她回家。反正我住學校宿舍,多晚出門都不需要向別人交代。
學姊租的地方在永和,過個福和橋再轉兩條街就到了。其實我還蠻喜歡載學姊的,當她在後座挨近著我講話時,那種柔柔綿綿夾著細細清香的感覺,真是一種享受。我曾問過學姊,為什麼不叫男朋友來接妳,她只是淡淡的說,喔,他不住台北,然後,也沒多說什麼,也看不出有什麼情緒存在,只拿起安全帽敲了我的頭說,「司機,出發了。」
會現在坐在學姊的位置上,只因老闆要我將學姊之前的所有實驗資料做個整理。對老闆而言,學姊這一走,對他來說是個非常重大的打擊。學姊從大四開始就進了這間實驗室,因為她的聰慧、細膩以及讓人放心的工作能力,很快的就成為老闆最常交代事情的不二人選,特別是去年實驗室最勢利的博士班大師兄畢業後,學姊就理所當然的成了實驗室總管。實驗室有多少錢、碩士班學生們工作的進度如何,我覺得,老闆總是狀況外,久了,大家有問題都知道先找學姊;老闆呢,他有問題也只需要找學姊。所以,這幾天都看老闆很悲傷的在實驗室踱來踱去,常常一句話都不講的撐好幾個小時。
昨天,他終於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告訴我,把學姊的座位整理一下,私人的物品裝一箱,送回給學姊的家人;屬於研究工作的實驗日誌、實驗紀錄,還有她桌上那部專門供分析用的電腦內的檔案,想辦法把它們整理出個頭緒,並且接手把學姊的研究完成。或許,跟老闆下午接的那通電話有關。電話打來時,我剛好在老闆門口收拾明天要送修的機器。他接起電話,說了聲校長好之後,就揮手示意我離遠一點。在我拖著機器離開之際,還是一直聽到老闆不斷的說,我知道、我知道。
整理學姊的東西不是什麼難事。學姊是個有條不紊的人,不像我,每次在桌上找本書都好像在挖礦一樣。我打開學姊的抽屜與櫃子,東西都擺得整整齊齊的,一格一格,一盒一盒的,分類得很清楚,幾乎都是和研究相關的書本、論文影本還有各式各樣的手術器械及實驗耗材。沒什麼私人物品,除了兩三盒茶包和咖啡外,就只剩一個裝著幾個硬幣的小盒子。
我曾經到過學姊租的地方幾次,那時她剛搬到現在永和的房間,需要採買些四層櫃之類的新家具,我向學長借了部汽車陪她採買並且載回去組裝。學姊的房間是個獨立門戶的小公寓,不大,十五坪左右,一間廚房兼客廳,一間臥室和一間廁所兼浴室。學姊把房子整理得像她在實驗室中的桌子櫃子那樣,簡單、乾淨俐落。我那時對學姊說,哇,有廚房可以煮飯耶,啊客廳這麼空,學姊,我搬來這邊打地舖好了!學姊看著我笑了笑,拿起手上的衣架敲了敲我的頭,說,好啊,你搬過來啊,房租……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