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活動】《再愛的人也是別人》彭樹君全台新書分享會
【活動】神老師《你的善意,是孩子的光》新書分享會
【活動】張曼娟《只是微小的快樂》新書分享會
【活動】4Samantha《在場證明》新書分享會
【促銷】全新《吳姐姐講歷史故事1-50》BEST100閱讀精品店線上銷售中!
【書展】皇冠X讀冊全書系書展開跑!單書79折、三書75折,特價書5折起!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誰在看著我

誰在看著我  

 

作  者:宮西真冬

譯  者:王華懋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02/27

電腦編號:506109
類  別:現代小說/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開
頁  數:288
ISBN:978-957-33-3431-6
CIP:861.57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宮西真冬
1984年生於日本山口縣。興趣是看書和看電影,人生第一次寫的小說是戀愛小說,大學時加入電影社,曾嘗試創作電影劇本。
深受「直木賞」名家N村深月影響,也因此跟隨N村深月的腳步,投稿參加講談社為鼓勵新人作家所舉辦的「梅菲斯特賞」,並以《誰在看著我》一舉得獎而正式出道。全書從構思到完成只花了四個月時間,打破了她自己的寫作紀錄。
宮西真冬擅長描寫現代人的幽暗心理,筆觸犀利。《誰在看著我》深入呈現四位女性夾處在迎合他人期待與滿足自我追求之間的兩難困境,讓人深感共鳴。
另著有以「照護殺人」為主題的《頸之枷鎖》,而以全住宿制女子學校為舞臺的第三本小說也正在醞釀中。


王華懋
嗜讀故事成癮,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譯作有《所羅門的偽證》、《渴望》、《邪魅之H》、《再見,德布西》等。
連絡信箱:huamao.w@gmail.com


 

啊,女人就是這樣才討厭,
所以──我才討厭我自己!

第52屆「梅菲斯特賞」得獎作品!


誰在看著誰令人豔羨的生活?
誰在看著誰不斷吐出的謊言?
當她們各自的算計意外交錯,
絕望與希望的天秤也開始劇烈地擺動……


千夏子,三十代,超市店員,已婚
早知道就不要生下夏紀了!每天都在托兒所調皮搗蛋,害我被老師和家長當成眼中釘。養小孩真是煩死了,我根本沒時間好好經營部落格,人氣直線下滑。看看我的新朋友柚季,不但人長得漂亮、住的是豪宅,孩子又乖。神哪,如果可以,我真想偷走她的人生!

結子,三十代,服飾店店長,已婚
我和阿創是相差五歲的姊弟戀,可是結婚才半年,阿創就不再碰我。我非常想要小孩,自己一個人真的快寂寞死了。還好我發現了「歡迎來到我溫暖的家」這個部落格,我對格主訴苦,也收到她親切的回覆。我們都覺得,阿創一定是有了外遇……

春花,二十代,托兒所保育員,未婚
長期忍受著怪獸家長和上司的霸凌,我越來越陰沉,只能藉著吃紓解壓力。直到好不容易認識了論及婚嫁的男友,原以為我的悲慘人生終於出現轉機,沒想到他卻說要確保我生得出小孩才願意結婚。就在此時,我偶然看到夏紀媽媽的手機,發現那個部落格上所寫的一切,全都是謊言……

柚季,三十代,全職主婦
我和丈夫、女兒搬來這裡已經四個月了,我認識了新朋友千夏子,開始了新生活。然而,這幾個星期以來,卻飽受匿名電話的騷擾。難道是家裡的電話號碼被「她」知道了?是不是「她」說了什麼,千夏子才會開始避著我……

結婚脫單、懷孕生子,她們都以為,從此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誰知道這一切只是為自己戴上了「看起來很幸福」的面具。無從宣洩的苦悶和寂寞,越發扭曲的嫉妒與惡意,逐漸開始侵蝕她們的心,越蝕越深,越蝕越深,終於形成深不見底的黑洞……


【小說家】陳又津、【音樂人】陳珊妮 不安推薦!


序章

明明已經下定決心不再上網了,右手卻無意識地摸索手機,令榎本千夏子一陣驚愕。網路世界已經讓她吃了那麼多苦頭,她卻還對它戀戀不捨嗎?
大白天就像具死屍般癱在客廳,聽著遠方享受暑假的別人家小孩的歡鬧聲,甚至讓人錯覺自己不是主婦、妻子或母親,而仍是個年幼的孩子。為了彌補夜晚的失眠,千夏子努力坦然去享受這份睏倦,臉頰感受著空調吹出來的冷風。她覺得醒來的時候,母親會溫柔地拍拍她的肩膀說「吃晚飯囉」。想像中,那不是親生母親的臉,而是電視劇或電影中看到的資深女星的微笑。只要說到「日本好媽媽」,每個人都一定會舉出那位女星的名字。
穿透蕾絲窗簾灑進來的光在眼皮上跳動,有些刺眼,卻冷不防蔭成了舒適的暗度,令她倏然睜眼。前一刻窗外還是一片晴朗得惱人的藍天,現在卻被一片詭異的烏雲全面籠罩,在房間投下暗影。下一秒鐘,「嘩」地一陣激烈的雨聲,把千夏子喚回了現實的世界──主婦與母親的世界。如果自己不行動,一切都會停滯不前。
她衝出陽臺收進衣物,趕往臥室關上打開的窗戶。衝進去的時候雨已經打了進來,地板都積水了。她默默地前往洗手間,抓了抹布回到臥室。水窪好大一灘,一條抹布不夠擦。因為很久沒有仔細打掃了,濕答答的抹布變得又黑又髒。
千夏子當場癱坐下去,注視著彷彿要沖掉一切的大雨──如果可以把一切全部沖走就好了。如果可以把我也沖去別的地方就好了。
她在那裡坐了多久?客廳電話響了,千夏子的肩膀誇張地一抖。

──到底是誰打來的?

最近她都用手機聯絡,就算知道家裡的電話號碼,也很少有人會打那裡。而且會牽室內電話,也是因為業者說這樣網路比較便宜。
千夏子做了許多假設,最後想到也許是丈夫。千夏子的手機前幾天壞掉以後,就一直是丈夫信二帶在身上。丈夫也決定最近就要把它解約了。
「……喂?」
千夏子很謹慎,沒有報出姓氏,但話筒另一頭傳來的聲音不是丈夫也不是陌生人,而是托兒所的班導。是叫她去接小孩嗎?窗玻璃倒映出千夏子邋遢的居家服和素顏的臉。快一點的話,十五分鐘就可以出門嗎?她呆呆地想著如果這時候有汽車駕照就好了。在豪雨中穿著雨衣騎自行車,總是讓她痛苦萬分。但即使她有駕照,丈夫應該也不願意讓妻子碰他的愛車。
「……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