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史蒂芬金選 我們還沒玩完

我們還沒玩完
 End of Watch

 

作  者:史蒂芬.金/Stephen King

譯  者:柯乃瑜
     楊沐希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6/29

電腦編號:508040
類  別:美國文學/推理.驚悚
系  列:史蒂芬金選
開  本:25開
頁  數:400
ISBN:978-957-33-3383-8
CIP:

定  價:450
優 惠 價:356( 79折)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

一九四七年生於美國緬因州波特蘭市。自一九七三年出版第一部長篇小說《魔女嘉莉》後,到目前為止已寫了五十多部長篇小說和二百多篇短篇小說。他的筆法細膩,善於從大家再熟悉不過的日常生活事物中,帶給讀者如同身歷其境的恐怖感。作品已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暢銷超過三億五千萬本,甚至被譽為「每個美國家庭都有兩本書,一本是《聖經》,另一本則是史蒂芬•金的小說」。他的作品也是影視改編的熱門題材,其中《魔女嘉莉》是他一鳴驚人的出道作,並多次被改編拍成電影;《鬼店》、《牠》與《末日逼近》則被譽為他的三大代表作,也均被改編成電影或電視影集,《末日逼近》且已由華納兄弟電影公司買下電影版權。《穹頂之下》則於二○一三年由奧斯卡金獎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擔任監製、《LOST檔案》導演傑克•班德執導,改編為同名電視影集,刷新美國CBS電視台夏季檔影集自一九九二年以來的最高收視紀錄!

二○○三年,史蒂芬•金獲得美國國家圖書基金會頒發「傑出貢獻獎」;二○○四年,他榮獲世界奇幻文學獎「終身成就獎」的肯定;二○○七年他更獲頒愛倫•坡獎的「大師獎」;二○○八年則以《魔島》和《日落之後》同時囊括「史鐸克獎」最佳長篇小說及短篇小說獎;二○一○年,他又以《暗夜無星》贏得「史鐸克獎」最佳小說選集和「英倫奇幻獎」最佳小說選集,在在彰顯出他無可取代的大師地位!

目前史蒂芬•金與妻子定居於緬因州。

●史蒂芬金選官網:www.crown.com.tw/book/stephenking


柯乃瑜

自由口筆譯者。天性愛流浪,嗜好嗑文字,永遠長不大。

歡迎光臨部落格:goingsoho.wordpress.com

楊沐希

楊沐希
宅居文字工作者,譯有《粉筆人》、《我們還沒玩完》、《親愛的奧德莉娜》、《娃娃谷》、《火星四重奏:面對慾望與衝突的試煉》等書。


 

《賓士先生》三部曲震撼完結篇!
Goodreads書評網「年度最佳懸疑小說」!

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報等各大暢銷排行榜Top 1!
Amazon書店當月最佳書籍!讀者4.5星一致盛讚!
已改編拍成美劇,IMDb網站佳評如潮!


別以為最壞的已經過去了,
別以為惡有惡報,
「他」和你之間,
一切都還沒有結束……

霍吉斯不時回想起警探生涯裡最血腥的一頁:那個名叫布雷迪的瘋子開著偷來的賓士車衝撞群眾,死了八個人,十五個人身受重傷,而布雷迪最終也變成了植物人。醫生斷定他失去意識、無法康復,但霍吉斯總覺得事情沒有這麼單純。
七年後,「賓士先生」案的倖存者之一馬丁與母親在家中自殺。霍吉斯和他的夥伴荷莉前往查探,發現現場遺留下奇怪的電子遊戲機「札皮掌上機」,以及意義不明的字母「Z」塗鴉。而同樣的札皮機,布雷迪的病房床頭也有一臺。
其實霍吉斯早就耳聞布雷迪有「特殊能力」的傳言,他們說他可以隔空打開水龍頭、晃動百葉窗。儘管不相信,但布雷迪某次注視他的眼神,卻確實讓霍吉斯感覺「被電到」。
就在此時,霍吉斯在「黛比的藍雨傘」聊天室收到署名「Z男孩」的訊息:「他跟你之間還沒結束。」霍吉斯還不知道,在腦部外傷診所的217號病房裡,某種邪惡的力量正在甦醒……


【城堡岩小鎮粉絲頁創立人】劉韋廷 專文導讀!【推理作家】文善、【妖怪作家】何敬堯、【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前會長】杜鵑窩人、【影評人】膝關節 不容錯過推薦!●按姓名筆畫序排列




恐怖與懸疑,虛構與寫實──
談《我們還沒玩完》

【城堡岩小鎮粉絲頁創立人】劉韋廷

有些相當受到歡迎的大眾作家,其作品可說數十年如一日。他們能以冷靜自持的態度,打造出一本又一本水準固定的暢銷著作,彷彿時間不曾對他們的創作帶來任何影響,至於他們的人生經歷,也始終與筆下世界有著一定距離,使其敲打鍵盤或握筆的手彷彿機械一般,於故事情節、整體風格與敘事節奏等等方面,有著精準無比的一致性。
但史蒂芬.金不是這樣的創作者。
雖然從一九七四年的處女作《魔女嘉莉》至今,金的小說始終大受歡迎,但只要是他的長期書迷都知道,他在不同時期的著作,其實均相當程度地反應了他創作當時的思維與人生歷程。舉例來說,他在八○年代推出的《鬼店》與《戰慄遊戲》等書,便透露出他彼時深陷於酒癮及毒癮問題的困境;而一九九九年那場差點使他喪命的車禍意外,也曾變形成各種不同意外形式,出現在他的《捕夢網》(Dreamcatcher, 2001)、《莉西的故事》與《魔島》等書裡頭。
至於他自二○一四年開始,連續三年每年推出一本的「霍吉斯三部曲」系列,則可以算是他近年作品與其個人狀況息息相關的另一明證,讓我們看見一九四七年出生的他,是如何以年近七十的作家視角,描繪出我們較為少見的冷硬派偵探小說面貌。
在三部曲的首作《賓士先生》中,金以極為細膩的方式描繪了警探霍吉斯退休後的生活,將冷硬派小說中主角的疏離、憤世嫉俗等常見設定,巧妙轉換為因年邁而起的厭世、迷惘等安排,甚至就連老年所帶來的身體病痛,也成為故事中影響主角安危的一大威脅。
不過,金畢竟仍是一名溫柔的作家,在接下來的故事發展裡,霍吉斯又再度尋回了人生方向,甚至也有了如同家人一般的夥伴,因此使續作《誰找到就是誰的》中的冷硬氣息比起前作被沖淡許多,再加上與瘋狂書迷有關的故事主題,更使《誰找到就是誰的》比《賓士先生》具有更為濃烈的金氏特色。
這種將金氏風格融入冷硬派偵探小說的情況,到了三部曲完結篇的《我們還沒玩完》,則又有了更進一步的表現。這一回,故事引入了前兩本作品主線中並未出現的超能力設定(會這麼說,是因為《誰找到就是誰的》裡出現的超能力暗示只是《我們還沒玩完》的伏筆,與故事本身沒有太大關連),讓書迷們不禁於第一時間內便會聯想到他《燃燒的凝視》(Firestarter, 1980)、《死亡禁區》等經典作品的安排。但不同的地方在於,這回擁有超能力的人乃是故事反派,與主角霍吉斯在各個方面都可稱之為天平的兩端,因此也使霍吉斯陷入了比過往更為兇險的境地當中。不過,這種外在的兇險還不是霍吉斯最大的麻煩,身體的內在疾病,也繼《賓士先生》之後再度成為了他另一個難以逃脫的困境來源。
這樣的安排,對照起金在電視節目「CBS今晨」宣傳本書時的專訪內容來看,可說是更為有趣了。節目上,金被問到「恐怖小說與懸疑小說有何不同」時,表示自己十分認同知名導演希區考克對此的見解──炸彈突然爆炸算是「恐怖」,而你明知炸彈就藏在桌下,卻不曉得它何時才會爆炸,則是所謂的「懸疑」。
這樣的回答,或許正解答了金撰寫《我們還沒玩完》所想嘗試的事。表面上來看,本書故事的一半屬於「恐怖」的超自然元素,另一半則屬於「懸疑」的偵探查案情節。但如果就霍吉斯所面臨的困境,也就是故事的內在命題來看,我們則會發現,本書的一半其實則是超能力兇手可能突然奪命的「虛構」,而另一半則是由於身體病痛,使人難免得邁向生命終點的「寫實」面相。
這種既跨越小說類型,同時讓虛構與現實得以互為表裡的安排,很可能就是金在「霍吉斯三部曲」的最後所想完成的事──以全然自我的風格,寫出一部內外都完全屬於自己,與市面上多數作品有所不同的金氏偵探小說。
金成功了嗎?對我來說,答案自然是肯定的──就像這本書的中文書名一樣,就算已年過七十,史蒂芬.金與我們這些書迷離「玩完」這兩個字,可說還遠得遠得很呢。


二○○九年四月十日
馬丁.史多佛



黎明前,天色總是最暗。
羅伯.馬丁駕駛著救護車,緩緩朝上萬寶路街總部第三消防站駛去時,突然想起這句陳腔濫調。他覺得當初想到這句話的人,想必體悟了某種人生真諦,因為今天早晨的天色可是比土撥鼠的屁眼還黑,黎明也即將來臨。
是說即使今日終於天明也不會有什麼看頭,勉強說來就是黎明宿醉了。霧濃,且散發著鄰近那個不怎麼大的大湖味。霧層間透著寒冷的細細雨絲,更增添風味。羅伯將雨刷從間歇切為慢速。前方不遠處,無疑可見黑暗中聳立的兩道黃色拱形。
「美國金色大奶!」傑森.瑞普希斯在副駕駛座上大喊。羅伯擔任急救員十五年來,跟許多隨車護理師合作過,傑森.瑞普希斯是最棒的搭檔:閒暇之餘隨和好相處,所有事情一齊發生時又專注敏銳。「我們要有得吃了!天佑資本主義!快開進去,快開進去!」
「你確定嗎?」羅伯問。「我們剛剛才親眼見識過那種垃圾會造成什麼後果。」
他們剛從蜜糖高地的假豪宅回來,那裡有位哈維.葛藍先生打一一九通報自己胸口劇痛。他們發現他的時候,他正攤在有錢人想必稱為「多功能大廳」裡的沙發上,身著藍色睡衣宛如擱淺的鯨魚。妻子趴在他身上,深信他隨時都會掛掉。
「麥當當!麥當當!」傑森不斷複誦。在座位上彈跳。那位表情嚴肅,認真測量葛藍先生生命徵象的專業人士(羅伯就在一旁,手上提著裝有呼吸道處置耗材與心臟藥物的急救包)已經消失了。傑森的金色頭髮不斷落下蓋住眼睛,看起來就像超齡的十四歲大男孩。「我說開進去啊!」
羅伯開了進去。他自己也不介意來個豬肉滿福堡,搞不好再點一份看起來像烤牛舌的薯餅。
得來速的排隊車輛不多,羅伯貼到隊伍最後方。
「反正那個男的又不是真的心臟病發,」傑森說。「只是吃了太多墨西哥料理。連要載他去醫院都拒絕了,不是嗎?」
沒錯。在打了幾個深沉的飽嗝,下方某處也傳來轟動巨雷,導致他那皮包骨貴婦老婆倉皇逃向廚房後,葛藍先生坐起身表示他覺得舒服多了,並對他們說,不用,他應該不需要救護車送他去金納紀念醫院。羅伯和傑森聽完葛藍描述自己前晚在提華納玫瑰餐廳吞下多少食物後,也覺得他不需要就醫。他的脈搏強壯有力,血壓是有些不妙,但他搞不好多年來都這樣,總之整體而言目前相當穩定。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連見天日的機會都沒有。
「我要點兩個滿福堡、兩份薯餅,」傑森宣布。「黑咖啡。等一下,改成三份薯餅好了。」
羅伯還在想葛藍的事。「這次是消化不良,但很快就真的會進化成心臟病了。梗塞會來得迅雷不及掩耳。你覺得他有幾公斤?一百四?一百六?」
「至少有一百五,」傑森說,「不要再破壞我的食欲了。」
羅伯朝著從宛如湖泊的迷霧中升起的金色拱形揮舞雙手。「美國有一半的問題源於這裡跟其他的速食業者。身為醫護人員,相信你也明白。你剛點了什麼?老兄,那隨隨便便就是九百大卡。滿福堡再加塊豬肉,輕易來到一千三。」
「健康醫生,那你要點什麼?」
「豬肉滿福堡。搞不好要兩個。」
傑森搭上他的肩說:「幹得好!」
隊伍往前移動。距離點餐窗口只剩下兩臺車的他們,儀表板電腦下方無線電卻突然響起。調度員通常都一派冷靜平穩,這位聽起來卻像是灌了太多紅牛能量飲料後的怪咖電臺主持人。「所有救護車、消防車注意,有MCI!注意,是MCI!所有救護車、消防車,全部排位為最優先等級!」
MCI是大量傷患事件的代號。羅伯和傑森對望。飛機失事、火車失事、爆炸或恐怖攻擊。想必是其中一個原因。
「地點是萬寶路街市中心大禮堂,萬寶路街市中心大禮堂。再說一次,這是可能有大量死亡的MCI。務必小心。」
羅伯的腹部抽了一下。通常如果是去失事或瓦斯氣爆現場,不會有人叫他們小心。那就只剩下恐怖攻擊,而且搞不好還沒結束。
調度員又開始喋喋不休。傑森開啟警示燈與警笛聲,羅伯則輪胎轉到底,開著福萊納救護車切入環繞餐廳的小路,還擦到前方車子的保險桿。他們距離大禮堂只有九個街廓,但如果是蓋達組織拿AK-47在掃射,他們唯一能拿來反抗的武器就只有可靠的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了。
傑森拿起麥克風。「調度員,收到,我們是第三消防站二十三號,預計抵達時間六分鐘。」
市內其他地段也響起警笛聲,但是憑聲音來判斷,羅伯猜自己的救護車距離事發現場最近……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