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活動】9/23島田莊司x張國立x詹宏志 和讀者暢談世界推理文學的未來走向
【活動】《人浮於愛》侯文詠粉絲專頁 直播會客室!侯文詠與四位嘉賓在臉書和讀者直接面對面!
【活動】9/24當網內人遇上殺死老闆的她 陳浩基x文善 新書對談講座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乙一作品集 我的賽克洛斯

我的賽克洛斯  

 

作  者: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7/04/26

電腦編號:533007
類  別:推理.驚悚/恐怖.靈異
系  列:乙一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272
ISBN:978-957-33-3296-1
CIP:861.57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身形醜陋的妖物、深不可測的人心,
真正可怕的,究竟是哪一邊?

在生死地域中徘徊,在欲望與恐懼間迷走,
暌違3年半,路癡旅遊作家和泉蠟庵終於回來了!
日本Amazon讀者★★★★★一致叫好!

每次只要跟和泉蠟庵一起,就連筆直的路也會迷路;
明知某個方向不能去,卻偏偏一步步往那裡靠近……

走到哪迷路到哪的旅遊作家「和泉蠟庵」、嗜酒好賭的行李挑伕「耳彥」,再加上聰明卻毒舌的出版商女夥計「輪」,跟著他們的腳步,明明是走在市鎮裡,卻不知不覺置身於山中;明明沒印象坐過船,卻已來到湖心的離島上。他們的旅程與其說是旅行,更像是災難;說是觀光,更像在觀察人間百態。和泉蠟庵所到之處,怪事必定接踵而來,而背後的原因或許該歸咎於他那行蹤成謎的父親……

【我的賽克洛斯】
走散的少女遇上了獨居的獨眼巨人,
感情萌芽的同時,卻也是一切悲劇的開始……

【巴太溫的翡翠】
「借來」的戒指嵌入肉裡,脫不下來。
等回過神時,身子已不由自主地被拉往海中……

【方形頭蓋骨的孩童們】
方形腦袋的幼兒、兩顆頭的少女……這裡將畸形兒作為賺錢的工具。
但誰能保證馬戲團裡的獅子,絕不會轉身撲向馴獸師?

削鼻寺】
只要削去對方的鼻子,就不會再想起對方的面貌。
這麼一來,殺了人也能忘得一乾二淨……

【河童村】
身長如孩童,一身青色,頭髮稀疏,眼睛細如絲線……
你想過牠們為什麼叫作「河童」嗎?

【死亡之山】
到了蒙眼山,就算遇到人,也絕不可以跟對方四目交接或交談。
而且即使發生怪事,也要裝作沒看到,否則……

【哈哈大笑之夜】
為何這場「講恐怖故事」的遊戲,參與者都以笑聲收場?
而這些「恐怖故事」聽在耳裡,竟然越聽越熟悉?

【汲水木箱的下落】
汲水的木箱垂掛著白白胖胖的的繩狀物,女子不願透露裡面裝的是什麼,
只聽見兩個孩子靜靜地坐在木箱旁,對著木箱喊:「爹──」

【星星和熊的悲劇】
世上的上坡路和下坡路,理應是一樣多才對,我們卻闖入一座只有上坡的山。
但只要能待在她的身邊,下不了山又何妨?


我的賽克洛斯



主要的幹道上設有關口,沒許可證不得通行。據說藝人和力士不是出示通行證,而是藉由表演來獲得通行。但如果是像我這種一般市街的女人,就不能這麼做了。因為我不會表演,而且又是女人。

有句話說「防槍炮進,防女人走」。官府指示,運往江戶的槍炮,以及從江戶離開的女人,都要特別提防,仔細檢查。限制槍炮運往江戶,這我明白,但從江戶離開的女人,為何幕府會如此在意呢?

答案在於大名的「參勤交代」制度。大名們要定期往來於江戶和自己的領地,每次都得要有大批人馬列隊而行,所以花費龐大。但幕府看準的正是這點。強制要大名們花錢,削弱其勢力,不讓他們起兵謀反,這才是幕府真正的目的。而且幕府還下令,大名們返回各自領地的這段時間,必須讓妻兒留在江戶,這帶有人質的意思。只要在江戶掌控大名的妻兒,大名就算回到自己的領地內,應該也不敢輕舉妄動。大名的妻兒是人質,所以幕府會隨時掌握其行蹤,未經許可,不准離開江戶。倘若大名的妻子喬裝易容,想通過關口,便會被視為意圖謀反,受到懲罰。為了不讓大名的妻子闖出關口外,幕府會對從江戶離開的女人展開嚴密檢查,所以才會有「防槍炮進,防女人走」這樣的說法。

「真是太好了,他們還把妳當女人看呢。」

只有我在通關時花了點時間。和泉蠟庵老師那名總是臉色欠佳的隨從耳彥,對我如此說道。

「耳彥先生才是呢,竟然也能夠成功通關。讓你這種長相陰沉的人通關,實在太奇怪了。如果我是把守關口的差役,絕不會放你通行。」

「長相陰沉的人就不能出外旅行是嗎?」

「你所到之處,會造成人們的困擾。請向各藩見過你尊容的人們道歉。」

每當我和耳彥鬥嘴,蠟庵老師就會居中調停。

「你們兩位還是一樣感情好呢。好了,我們出發吧。輪,能順利通關,真是太好了。」

「是啊。」

我的名字叫輪,車輪的輪,同時也是輪迴的輪。平時我在江戶的一家大型書店工作。

「像我就曾經被誤會成是女扮男裝,被迫脫衣驗明正身。」

蠟庵老師背著行囊說道。老師的長髮在腦後綁成一束,像馬尾般垂放著,過往的行人看了都會以為是女人而回頭多瞧一眼。他以寫旅遊書為業,造訪各地的名勝古蹟和溫泉勝地,撰寫成書。向來很關照我的書店老闆,委託蠟庵老師寫旅遊書,所以我也與老師同行,從旁協助。

「蠟庵老師,我有個疑問,我們能否不走關口,改走山路繞道而行呢?」

隨從耳彥問。

「應該可以吧。不過要是被發現,會被處磔刑,所以不建議這麼做。況且,在深山中行走,沒人帶路非常危險,不知道會出現什麼。山裡住著各種東西,要是真涉足其中,便會發現那裡不是我們熟悉的場所。」

蠟庵老師看待任何事似乎都很達觀,以處之泰然的神情應道。他彷彿能看清一切事物。……不過,這或許是我自己想多了。

「蠟庵老師!你為什麼走在筆直的道路上也會迷路?!」

如果他真能看清一切事物,應該看得懂地圖才對吧。根據事前的計畫,過午應該就能抵達兩側都是禮品店的宿場町才對。但不知不覺間,我們竟闖進一條四周杳無人煙的獸徑。

「用不著那麼生氣,這是常有的事。」

「要是因迷路而延長旅行的時程,我們店裡的花費會高出許多!」

旅行的經費由書店負擔。倘若花費增加,我這趟跑腿費恐怕會因此刪減。不過話說回來,這個人還真是嚴重的路癡。看他自信……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