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小說 紅天機(4)

紅天機(4)  

 

作  者:廷銀闕

譯  者:楊琬茹
出  版: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6/08

電腦編號:541006
類  別:影視•戲劇/亞洲文學
系  列:☆小說
開  本:25開
頁  數:272
ISBN:978-986-96236-1-2
CIP:862.57

定  價:280
優 惠 價:221( 79折)

 

 
 

廷銀闕정은궐

韓國超人氣小說天后,2004年以《她的相親報告》出道,2005年出版《擁抱太陽的月亮》,2007年推出《成均館緋聞》,本本均叫好叫座。《成均館緋聞》和續集《奎章閣之戀》在韓國熱銷突破百萬冊,囊括教保文庫、Interpark、Yes24、Aladin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第一名,並被讀者票選為最有趣的小說第一名。

《擁抱太陽的月亮》和《成均館緋聞》也被改編拍成電視劇,風靡全亞洲。其中《擁抱太陽的月亮》更創下韓國2005年以來「迷你劇」最高收視紀錄,被媒體譽為「國民電視劇」。

《紅天機》是廷銀闕繼《奎章閣之戀》之後,暌違七年的最新力作,以朝鮮時代天才女畫師洪天起和觀星官河覽之間一段既深情又浪漫的故事為背景,一推出便備受矚目,2019年也即將改編推出電視劇。



楊琬茹

政大韓文系畢業。不算愛讀書,但偶然踏入翻譯的世界後,就捨不得提腳離開了。期許每一本譯作都能成為自己亦師亦友般的存在。


 

究竟是誰借走了河覽的眼睛?洪天起的父親為什麼發瘋?
黑衣怪客的真面目又是……所有謎團的答案都將一一解開!

《紅天機》感動最終章!


原來,我徘徊在這漆黑漫長的時間裡,
不是為了尋找我的眼睛,
而是為了找到妳……


洪天起和李瑢好不容易用老虎圖將魔趕出了河覽體外,不料神秘老婆婆卻說,魔雖不在,「眼睛」仍是缺口,除非找回河覽的眼睛,否則魔隨時會再入侵。
河覽想起六歲時有個聲音說出借他的眼睛可以拯救某個人的性命,並推測曾經看見的美麗女子就是「借走」他眼睛的人。洪天起雖然十分在意美麗女子的存在,但能不能趕在魔占據河覽的身體之前,及時找出她的真實身分?
另一方面,李瑢不斷找機會接近洪天起,卻意外發現一幅畫工超群的未完成地圖,作畫的時間正是洪天起的父親洪銀武仍在圖畫院的時期。究竟這幅地圖跟洪銀武有什麼關係?洪天起一步步深入探查父親當年之所以會發瘋的真相,也逐漸揭開埋藏在圖畫院深處重重糾葛的秘密……


第七章
畫魔的食物

1

世宗二十年(戊午年,一四三八年)陰曆四月十一日

「我不是說我不答應了嗎!小螢!」
儘管崔元浩極力勸阻,洪天起還是執拗地抱起放有畫作的長圓筒往大門走去,而崔元浩就張開雙臂擋在門前。
「妳一定是覺得之後再畫就好了對吧?因為那是妳的畫,所以妳才不知道它的價值,但我知道,那絕對不是可以給路邊乞丐的畫啊!」
「就這一次,請您答應讓我的畫為我所用。」
「妳的手好不容易才又能畫了,之後繼續進行圖畫院的工作的話,根本就不知道會變成怎麼樣啊!」
「那種事情我到時候再苦惱就好了,師父,請您讓開!」
「妳之前硬是要帶出去的門畫不也下落不明了嗎?」
又來了,只要快忘了除夕那天留在河覽家的那對門畫時,他就會再把這件事拿出來指責她一頓。
「那是為了報償替我趕走冷意的暖呼鍋巴水……」
「鍋巴水?妳這傢伙真的越來越不知好歹了!區區鍋巴水,怎麼能隨便拿畫去換呢?」
「才不是區區鍋巴水,我報答的是那份心意,才不單只是鍋巴水。」
「那個……那是多優秀的畫作啊,那個……哎呀!我的頭啊……」
能被崔元浩分類為優秀畫作的情況並不常見,特別是對洪天起時又更是嚴格,而那畫作偏偏就進了河覽家,至今為止她一直認為會去他家只是偶然,但現在再仔細回想的話,這很有可能是乞丐老嫗在幫忙,也許那對門畫就和昨天的虎圖一樣,在扮演完自己的角色後就消失了,而人類是無法意識到這一點的。
「那虎圖不行!絕對不能放妳走!妳的畫都是我們帛瑜畫團的東西,未經我同意就帶出去是違反規矩的!」
「我回來後會再畫的,您就當作這是給我的,讓我走吧,拜託!」
一直在尋找縫隙的洪天起猛然將身體扭向右邊,崔元浩也跟著撲過去,但那只是個障眼法,洪天起又馬上轉往反方向跑出去。
「該死!這像隻老鼠的傢伙!站住!」
崔元浩轉身追趕洪天起,一副為了留下她手中的畫作就算追到地獄火坑也在所不惜的樣子,但才剛跨出大門,他的腳步卻頓時佇立在原地,洪天起也沒能繼續往前走,只是怔愣地站在大門外,因為有個巨大的黑色身型擋住了她的去路,是黑客。
「洪畫工,那幅畫是我的,請留下。」
「您、您是哪位?」
崔元浩將洪天起掩護到自己身後,悄聲道:
「是前陣子購買妳的畫的客人……」
洪天起越過崔元浩的肩膀向對方說:
「我最近並未接到客人的委託件。」
「無關,以後洪畫工的畫也都是我的所有物。」
黑客抓住崔元浩的肩膀將他推開,他的力道很大,大到讓崔元浩恍若紙張般往後飛揚而去。黑客伸出右手緊握住圓筒,洪天起也使出全身的力量將圓筒抱住。
「這張畫不行!」
「小螢!危險!快放手!」
「不放!這畫已經有主人了!」
正如黑客對畫作無比執著,洪天起對與河覽同床共枕的執念也很強盛。洪天起的腳漸漸遠離地面,她的身體正連同圓筒一起被往上拉,洪天起這才猛然回過神來,他不是人,人類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力氣,但他為什麼可以碰虎圖呢?以前被他買走的歲畫又是怎麼一回事?黑客伸出左手抓住洪天起的肩膀,崔元浩大喊:
「不行!會受傷的!」
黑客以令人寒毛直豎的低沉嗓音說:
「我不會讓我的畫工受傷的。」
洪天起將可能會受傷的恐懼拋諸腦後,她奮力抬起手,好不容易才將圍住黑客臉龐的黑色圍巾一把扯下,抱住圓筒的另一隻手力氣漸失,再也支撐不住的洪天起最終還是一屁股跌落在地,黑客的手裡拿著圓筒,洪天起的手裡則握著被她扯下來的圍巾,過去一直遮掩著的臉因而曝光,看到這一幕的崔元浩臉色變得鐵青,勉強才擠出一點聲音:
「簡、簡……允國?」
話音剛落就直接暈了過去。黑客以左手臂遮住自己……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