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陳浩基作品 山羊獰笑的剎那

山羊獰笑的剎那  

 

作  者:陳浩基/CHAN HO KEI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3/02

電腦編號:566004
類  別:推理.驚悚
系  列:陳浩基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384
ISBN:978-957-33-3363-0
CIP:857.81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陳浩基

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海外成員。2008年以童話推理作品〈傑克魔豆殺人事件〉入圍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翌年又以續作〈藍鬍子的密室〉及犯罪推理作品〈窺伺藍色的藍〉同時入圍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並以〈藍鬍子的密室〉贏得首獎。之後,以推理小說《合理推論》獲得「可米瑞智百萬電影小說獎」第三名,以科幻短篇〈時間就是金錢〉獲得第十屆「倪匡科幻獎」三獎。2011年,他再以《遺忘.刑警》榮獲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

他的長篇力作《13.67》更創個人高峰,不但榮獲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書展大獎」,售出美、英、法、加、義、荷、韓等多國版權,並即將改編拍成電影,締造華文推理小說的空前紀錄!另著有科幻作品《闇黑密使》(與高普合著)、異色小說《倖存者》、《氣球人》、《魔蟲人間》、奇幻輕小說《大魔法搜查線》等書。


 

歡迎光臨本宿舍,
保證你的校園生活可以無縫「接鬼」!

華文推理第一人陳浩基輾壓現實、顛覆想像
全新型態的恐怖奇幻懸疑力作!


宿舍生活變成生存遊戲,
校園時光變得鮮血淋漓,
當山羊獰笑的剎那,
我的青春物語也開始變調失控……


宿舍大門前的草坪上,立著一尊會帶來不幸的活雕像,
葬身火窟多年的舍監一家,至今仍然在樓上持續爭吵著。
八樓廁所兩面相對的鏡子裡,藏著一個獰笑的女人,
從二樓的窗戶望出去,榕樹下吊著一具具屍體。
只要跌入傳說中的五樓半,就會經歷無以名狀的恐怖,
半夜三點到黎明,千萬不要在走廊上數房門,
而四樓的那個房間,更是生人勿近……

在聽到「諾宿」裡的這些「鬼故事」時,阿燁從來沒想過,平凡的自己也會成為鬼故事裡的「一分子」……
但就在入住宿舍的第一天晚上,他和一群同學就被「盯上」了。追根究柢,或許他們不該在深夜裡聊到宿舍的恐怖傳說,不該跑到傳聞中一百年前曾被英國人舉行過邪術儀式的地下室探險,更不該在那裡不知死活地玩起招魂遊戲。
但講這些都已經太遲,一位女同學在遊戲後人間蒸發,幫忙找人的男同學也跟著平空消失,沒有人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在未知的恐懼中,阿燁隱約感覺到某個禁忌的開關已被打開,他只求能平安救回生死未卜的同伴,阻止諾宿的「七大怪談」再次重演!


第一天入住宿舍的阿燁,聽了「諾宿」許多不可思議的恐怖傳說,決定與同學們到傳說中100年前進行過邪教儀式的宿舍地窖探險,此時映入他們眼簾的是……

那是一隻正在獰笑的山羊。
門後,是一個偌大的、八角形的地窖。地上有一個直徑約為十公尺的圓形圖案,差不多有半個地窖大。圖案由兩個同心圓形和正中央的一個倒五角星組成,但任何走進這個地窖的人,一定先留意到五角星裡的山羊頭畫像。五角星上方的兩個三角形,包圍了山羊頭頂兩隻彎曲的、尖銳的犄角,左右兩方的三角則圍住山羊一對微微垂下的耳朵,下方指著我們的倒三角形,裡面畫著山羊詭異的下頷和羊鬚。山羊的雙眼就在五角星的正中間,從入口處看來,牠就像跟我們對視著,不懷好意地對視著。
在五角星的尖端外、兩個圓形之間,刻著五個符號。那些符號像彎曲的蚯蚓,又像五線譜上的音符,或許那是阿拉伯文或希臘文,但我完全不曉得。在星星的尖角之間,亦即是內圓的空位,則寫了英文字母——至少,我相信是英文字母吧。在羊角旁邊的三個空間,寫著「SAMAEL」,每兩個字母分成一組,而在羊嘴的左右,則寫著「LILITH」,每三個字母一組。因為這兩個詞語都是向著門口的方向,並不是圍著圓形而寫,所以我肯定這是兩個詞語,而不是SAMAELLILITH或AELLILITHSAM之類。
地面以灰白色的石磚鋪成,而這個山羊圖案—— 或許如亮哥所說是「魔法陣」——是用油漆畫在上面的。看到這情景,我就明白為什麼亮哥說「如果這是惡作劇,就是世界級的水平」,因為這圖案繪畫得非常精緻,山羊臉上的細節也一絲不苟,那雙瞳孔彷彿能發出異樣的光線;而且,油漆的顏色很淡,就像經歷了歲月的打磨,顏料因為氧化或水氣侵蝕而褪色。山羊和符號以紅色繪成,而五角星、圓環和英文字母則是用黑色。
「夠誇張吧?」首先開口的是亮哥。我們慢慢地走進房間,視線從沒有離開地上這個詭異的圖案。
「這……這太厲害了!」小丸大嚷道。她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圖案的外圍,似乎是想確認油漆能否用手擦去。「天啊,這是真貨!我記得在書上看過這圖案……亮哥,這是大新聞呀!是文物古蹟呀!」
「不是新聞吧。」亮哥搔搔頭髮,說:「看,既然這兒裝了電燈,即是校方也知道這地窖的存在,而宿生們一代接一代的把跟這個地窖相關的傳說流傳下去,也就是說這兒不是什麼秘密。小丸妳想過這兒值得報導,妳的學長學姊也一定想過嘛,既然沒有變成廣為人知的文物古蹟,就說明這兒沒有價值了。況且,伊斯白大宅離奇大火只是傳說,就像夜貓說的,搞不好只是以訛傳訛的故事。這地窖只能證明以前有信奉神秘主義——或巫術——的人存在過,他在這兒弄了個地下室。」
「對、對啊!就是這樣!」夜貓大概沒想到亮哥亦認同自己,趁這時候向小丸反擊:「說不定只是某個有錢的瘋子,以為自己是巫師,弄個稀奇古怪的地窖而已!就算退一萬步,諾宿興建前原來的大宅真的被燒毀,也不見得跟巫術或什麼的有關嘛!」
「那為什麼浪費這樣一個地窖呢?這兒可以當作倉庫或自習室啊。」姍姍一邊環顧四周,一邊說。我隨著她的視線望向周圍,這個地下室沒有梁柱,就是一個八角形的空間,粗略估計接近二十公尺寬和深,頂部離地差不多有六公尺,相當高。房間裡有四個燈座,都安裝在牆上。
「外面的樓梯又窄又陡,怎可能做倉庫?」亮哥說:「至於活動室,恐怕是顧慮到通風的問題吧。這地窖似乎有通風口,但上百年的地窖,不改裝一下就不能用,改裝的話就要花錢。所以才一直空置吧。」
「再者,我想沒有宿生願意在這種邪門的玩意上溫習。」我指著地面的圖案說。
「你們實在太膽小了。」巴士突然說:「這不過是個圖案,有什麼可怕的?夜貓說得好,說不定只是個神經病富翁的傑作,傳聞什麼都是後人追加的吧!到我們告訴學弟學妹時,甚至可能變成魔神現身,墮天使跟惡魔大戰……」
我本來有點奇怪巴士會說出這種人模人樣的話,不過聽到後半段,就知道他的用意。他是想跟夜貓站在同一陣線吧!俗語說,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籠絡心上人的室友當然是最有效的招數。可是我真的想告訴他,基督教裡墮天使就是……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