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氣胸」住院第八天的星期一,是小小解放的日子。
經過確認,肺部已經不再有空氣漏出,引流的管子可以拔掉了。這代表我終於可以擺脫跟身體相連的機器。早上做完例行的治療,送來探病的外婆出去的時候,我順便到戶外呼吸了久違的新鮮空氣。
根據醫生的說法,只要再觀察個兩天,沒問題的話就可以出院了。不過呢,這陣子還是要多靜養、多休息。半年前我就有經驗了,所以這種事不用他交代我也清楚。看來學校真要五月六號連假放完後才能去了。
目送外婆駕著黑色、笨重的CEDRIC離開後,我來到病棟的前院,找了張椅子坐下。今天是適合重拾自由的好天氣。
和煦的春陽,涼爽的微風。是因為山就在眼前的關係吧?野鳥的叫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偶爾還穿插著在東京從沒聽過的黃鶯巧囀。我閉上眼睛,慢慢做著深呼吸。雖然管子拔掉的地方還有點兒疼,但胸痛和呼吸困難已經完全消失了。啊,這就對了。擁有健康的身體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啊。
一般年輕人大概很少會有這種感慨吧?我卻沉浸在這樣的情緒裡,過了許久才拿出從病房帶出來的行動電話。我打算趁這個時候聯絡父親,在外面打應該不會對「儀器造成干擾」吧?
日本和印度的時差,我記得是三小時或四小時。這裡現在是上午的十一點過後,那邊應該是早上的七、八點吧?猶豫了半天,最後我還是把已經打開的行動電話關了機。老爸早上都會賴床,這點我很清楚。再加上他在異國的調查工作肯定很辛苦,沒必要為了這點小事把他吵起來。
決定不打電話後,我繼續坐在椅子上發呆,直到午餐時間到來才依依不捨地離開。說老實話,醫院的食物並不好吃,但對一個大病初癒的十五歲少年來說,餓肚子可是很現實的問題。
回醫院大樓,我穿過大廳往電梯方向走去。看到某部電梯的門正要關上,連忙閃了進去。
電梯裡已經有一名乘客。
「呀,對不起。」我對自己的失禮感到抱歉,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對方的樣子,忍不住「咦」了一聲。
那是一名穿著制服的少女。深藍色的西裝外套,跟昨天來探望我的櫻木由佳里一樣。換句話說,她也是夜見山北中學的學生?這個時候怎麼會在這裡,沒去學校……
她長得嬌小纖細,五官十分秀氣而中性,一頭鮑伯式短髮烏黑、濃密。相對地,她的皮膚卻非常的白,該怎麼形容呢?如果用老套一點的形容,應該可說是冰肌吧?還有……最引人注意的是遮住她左眼的白色眼罩。是罹患眼疾嗎?也有可能是受了傷,所以才要戴眼罩吧?
我一個勁兒地胡思亂想,竟沒注意到自己乘坐的電梯是往下的,不是往上。電梯開始朝地下的樓層移動了。我看向控制板上的燈號,發現〔B2〕那顆是亮的。反正已經來不及了,待會兒再按自己要去的樓層吧?
「請問,妳是夜見北的學生嗎?」我鼓起勇氣向戴眼罩的少女搭訕。
少女根本沒什麼反應,只是輕輕點了個頭。
「妳要去地下二樓?是有什麼事嗎?」
「嗯。」
「可是,我記得……」
「我要送東西過去。」她講話的語氣十分冷淡,好像封殺了所有的感情一般。
「它在那裡等我,我可憐的半身。」
聽到這番謎樣的發言我還一頭霧水的時候,電梯就停了,門開啟。戴眼罩的少女沉默地從我身旁穿過,一點腳步聲都沒有地走出電梯。這時我才看到她緊壓在自己胸前的那雙手裡面,有東西露了出來。雪白的,宛如人偶的手的東西。
「喂,妳──」我抵住電梯的門,探出上半身向她喊道,「叫什麼名字?怎麼稱呼?」
獨自走在陰暗走廊上的少女對我的聲音起了反應,暫時停下腳步。不過,她並沒有回頭。
「Mai。」她冷冷地答道。
「Misaki……Mai。」
接著,少女就好像在亞麻油地板上滑行似的飄然而去。我屏住呼吸,目送著她的背影,感到一股莫名的惆悵,還有無法言喻的悸動。
醫院的地下二樓。
那個樓層別說病房了,連檢查室、醫療室都沒有,這是我在住院期間自然得知的常識。有的只有倉庫、機房……還有太平間吧?
管他的。
這是我跟神祕少女──Mai的第一次近距離接觸……

*****

轉學後第一天到學校,兩名老師一路領著我來到三年三班的教室門口,這時他們彼此使了個眼色,(在我看來好像)又想說些什麼的樣子,不過,這次換上課的正式鈴聲響起了。故意先咳嗽一聲後,久保寺先生打開教室的門。
依稀可聽到學生的談話聲、收音機雜訊的沙沙聲。然後是混亂的腳步聲、拉開椅子就坐的聲音,打開書包、闔上書包的聲音……。在先進去的久保寺老師的眼神催促下,我的腳踏入了教室。三神老師緊隨在後,就站在我的旁邊。
「各位同學,早安。」
久保寺老師在講桌上打開點名簿,慢慢環顧教室一周,確認出缺席的狀況。
「看來赤澤和高林今天請假哪。」
上課一開始的「起立」、「敬禮」、「坐下」在這裡好像也不用做的樣子,這又是私立和公立的不同?還是城鄉的差距?
「黃金週結束了,大家是否已經收心了呢?今天,我們先來認識轉學生。」
漸漸地,鬧哄哄的聲音不見了,教室變得鴉雀無聲。久保寺老師站在講台上向我招手。「快,趕快上去。」三神老師小聲地命令我。
我清楚感覺到全班的視線集中在我身上。我匆匆地瞄了一下,學生的人數大概是三十左右……。除此之外,我已無暇觀察其他,只顧著往講台上走。啊!真是有夠緊張的,都快要呼吸不過來了。雖說早有心理準備,但這對上個禮拜肺才剛好的少年的纖細神經來說還是太不健康了。
「那個……大家好。」
我面對身穿黑色立領制服或藍色西裝外套的新同學們,報上自己的姓名,久保寺老師把它寫在黑板上給大家看。
?原琱@。
我努力叫自己鎮定,怯生生、近乎卑微地探測起教室的氣氛。還好,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異狀。
「上個月,我從東京搬來了夜見山。因為家父工作的關係,暫時會跟在這裡的外公、外婆住在一起……」
心裡的石頭逐漸放了下來,我繼續做著自我介紹。
「本來,上個月的二十號我就要來報到的,可因為身體出現了一點狀況,臨時住了院……呃,今天總算是順利來上學了。那個,請大家多多指教。」
這種時候,是不是該講一下自己的興趣、專長或喜歡的藝人什麼的?不,也許該趁此機會,感謝大家住院期間送花來看我?正當我還在猶豫之際──
「就是這樣,各位。」久保寺老師幫我把話接了過去。
「從今天開始,?原同學就是三年三班的一份子了,希望大家要好好跟他相處。我想他肯定會有很多不適應的地方,請大家一起幫助他。就讓我們互相扶持,完美地度過剩下一年的國中歲月吧。加油,我們一起加油。然後,明年的三月,全班都可以順利地畢業……」
瞧久保寺老師說成這樣,我幾乎要懷疑他最後會不會加上「阿門」兩個字了。我越聽越覺得背脊發麻,可班上的同學卻都仔細聆聽著。就在這個時候,我在最前面的位子發現了熟識的面孔。是曾來醫院探望我的班級幹部之一,風見智彥。
風見的視線一跟我對上,立刻露出僵硬的笑容。我突然想起在病房握手時那濕濕黏黏的觸感,忍不住把右手伸進了長褲的口袋裡。那時候來的還有櫻木由佳里,她坐在哪裡?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那好,?原同學你坐那個位子。」久保寺先生說,指向某個位子。
講台的左手邊──靠走廊第一排,從後面數來第三個位子是空的。
「是。」我應聲,行了個禮,走向指定的座位,把書包掛在桌子的旁邊,在椅子上坐下,從那個角度重新把教室環顧了一遍。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坐在講台右手邊、面對操場靠窗列最後面的那名學生。
從教室前方看過去時,窗戶射進來的陽光正好在那附近形成了逆光……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沒發現到吧。雖說逆光的情形並沒有因為我的移動而產生多大的變化,但至少我已經能看到那裡有位子、誰坐在那裡了。
這時的「燦爛陽光」不知是怎麼回事,竟給人不懷好意的感覺,跟字面的意義正好相反。就拿坐在那裡、半身承受著它的學生來說好了,他們都被照到只剩下一個模糊的「影子」。隱藏在光明之中的黑暗……我突然想到這樣的句子。
坐在那裡的人肯定不怎麼舒服,為了看清楚他的表情,我不停地眨著眼睛。每當我眨一次眼,他的輪廓就變得更清楚,並逐漸放大……幸好此時陽光也開始減弱,讓我終於看清楚他的樣貌。
坐在那裡的人是她。
在醫院的電梯裡遇到的眼罩的少女。一點腳步聲都沒有地走向地下二樓的昏暗走廊……
「……Mai」我以不讓任何人聽到的音量自語道。
「Misaki、Mai。」

早修結束後的十分鐘,班導久保寺老師依舊待在講台上,只有副導三神老師離開了教室。久保寺老師會留下來是因為第一節就是他的國文課。
久保寺老師的國文課,果然不出所料,平淡無奇。他講話的語氣依舊很客氣,遣詞用句也盡量淺白了,但就是少了點魅力,沒什麼火花……總之,就是很平淡啦。當然,這種時候絕對不能老實表現出很無聊的樣子,因為會招來人家的反感。不但老師會不高興,恐怕連同學也會。
我瞪著全新的教科書,努力跟糾纏不休的睡魔對抗。
那是硬從明治時期文豪寫的短篇小說中節錄出來的一段文章。我讀著上面的句子,一半的心思卻在想讀到一半的大部頭史蒂芬•金。啊,被瘋狂的頭號書迷囚禁起來的暢銷作家保羅(Paul Sheldon)的命運會如何?該不會有什麼驚人的發展吧……?
雖然久保寺老師上課這麼無趣,教室裡卻是出奇地安靜,跟我心裡想像的「公立國中」一點都不一樣。也許這是我個人的偏見,但一開始我以為應該會更吵一點才對。不過呢,這並不表示每個人都很認真地在聽講。雖然不至於私底下交談之類的,但仔細一看,有人正在發呆,也有人正在猛點頭。甚至有人偷偷地在看雜誌,或是在課本上亂塗鴉。他們會這樣可能也是因為久保寺老師不會一一糾正學生吧?
怎麼回事?
這個班的氣氛未免太安靜了吧?……不,與其說是安靜,應該說是沉悶才對──沉悶,而且拘束……嗯,就是這種感覺。
這是為何呢?我心想,該不會是因為……
今天開始有一個陌生人進了這個班級?換句話說,是我這東京來的轉學生造成的?所以全班才會有點緊張……不,不,這麼想的話,好像又太抬舉自己了?
……是因為她嗎?Misaki Mai?
我突然想知道她在幹嘛,偷偷往她的座位瞄去。此時的她正用手撐著臉頰,呆望著窗外。我真的只瞄了一眼,所以看到的就只有這樣。逆光之中,她的形體大致上就是個模糊的「影子」。

第二節以後的其他課,我還是有同樣的感覺。當然情況會因為科目或授課老師而有些微的不同,不過,該怎麼說呢?總覺得表面下有暗潮洶湧著。
不可思議的安靜、拘束,還有緊張感……沒錯,就是這些。
雖然我還說不出是誰的?是為什麼?不過,我確實感覺到了。那感覺就好像某人(也許是大家?)正提防著什麼……

身體好不容易才痊癒,琱@在夜見北中學的校園生活終於展開了∼不過,班上彌漫著這種異樣的緊張感到底是怎麼回事?而那位神秘少女的真實身分又究竟是……令人屏息的校園傳說,出人意表的精采結局,絕對不能錯過推理大師綾?行人全新風格力作《Another》!
閉鎖病棟


帚木蓬生◎著
烏鴉的拇指


道尾秀介◎著
GOTH斷掌事件
【全新書封版】


紀優•穆索◎著
為了N


湊佳苗◎著
【新•福爾摩斯】
絲之屋
(珠光燙金平裝版)
安東尼•赫洛維茲◎著
死亡閱讀者


麥可•索寇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