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啦啦砰的旅行

咻啦啦砰。
這個奇怪的詞,是我開始創作本書的源頭。
「咻啦啦砰」到底是什麼?在我自己也狀況外下,故事就開始了。當然,想出「咻啦啦砰」這個玩意的是我,是個奇怪的故事也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但是卻沒有多想更細微的地方,一切都是順著創作靈感和劇情的發展,才逐漸成形。當我剛完成《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時,總覺得自己最近寫的作品,有愈來愈高尚、愈來愈優美的趨勢。當然,有些故事必須以此種方式敘述方為恰當,不過,對於自己是否正往某種狹窄道路上行進的不安感,卻不時出現在心中。於是,我有了一種想亂來一下的念頭,不再小心翼翼地寫故事,也不追求嚴密的結構,我想追求的,就像是不帶地圖旅行般地隨性而為。
所以,我就與「咻啦啦砰」這個詞和故事一同去旅行了。
目的地便是琵琶湖。
琵琶湖是日本最大的湖,兩岸最寬相隔二十三公里,若用Google Map查一下,大約等同台北到桃園的距離。試想從台北出發一路開到桃園,整個範圍都浸在水底,真是大得誇張(對吧?)。
琵琶湖還有「近畿的水庫」之稱。
琵琶湖水沿著河流而下,會先經過《鴨川荷爾摩》的京都,再流經《豐臣公主》的大阪後才注入大海。整個流域大約有一千四百萬人居住,靠著琵琶湖水而生,說它是「近畿的水庫」一點也不為過。這附近有個著名的笑話,因為琵琶湖位在滋賀縣,只要滋賀縣民被京都或大阪人笑說是「鄉下人」時,他們就會以「小心我們堵住湖水哦!」反嗆回去。
我在創作本書時,曾多次造訪琵琶湖,對於晴天下碧波萬頃的景色印象深刻,至今依舊難忘。從繞著湖行駛的遊船上向遠方望去,就會發現直到地平線的那端都不見盡頭,對於它的遼闊,我不禁啞然失言。
若這分驚訝的心情也能傳達給台灣的讀者,我將感到非常開心。
隨著本書將在台灣出版,我也將造訪台灣。萬萬沒料到,和「咻啦啦砰」結伴同行的旅程,終點站竟然是台灣!這個ending真是太棒了,光用想的,我就開始期待不已了!
那麼各位,我們三月再見吧!

                           萬城目學

定價320元 特價79折 253
 

萬城目學台灣幻遊簽書會.gif  



★若按鈕無效.請以Ctrl+C複製★

萬城目學的小說背景從京都、奈良到大阪,但顯然還沒完,這回最新的舞台設定換成滋賀縣的琵琶湖。嗯,照這種風格口味,關西走透透會是遲早的事。
對於萬城目學的作品架構,經過前面三部曲的震撼教育,嘿,現在可適應得很,即便書名如《偉大的咻啦啦砰》,至少不用再那麼驚嚇和三條線,還有,閱讀前請先換個腦袋,頻道對好。簡言之,這和東野圭吾或湊佳苗的書寫體裁不同款,視為二次元無妨,當作輕小說看OK!
對於萬城目學的印象,除了濃濃的關西愛、獨鍾日本史、偏好天馬行空的寫作調性等的共同認知外,我猜啦,這位不到四十歲、算新生代的大作家,可能也是難逃大和民族制霸全球的動漫影音薰陶哦!比如:故事中的男主角基本上都是那種有點存在感不足+廢材性格;像是圍繞在男主角周遭的一干紅花綠葉,卻又個個神秘、有型又具通天本領;此外,所謂的奇幻或特異功能,說穿了不就是……有看《夏目友人帳》、《妖怪少爺》之類的就更能體會。而以上的舉例歸納,動漫迷想必不陌生,還很親切咧!所以囉,對於萬城目學這樣的年輕作家,不管是寫作邏輯還是角色設定,趨勢的主流,老書迷請多擔待。
萬城目學的小說還有一樣不知算不算特色的,就是前半段和後半部差有點大。這個前半段雖不能說是廢話連篇,但感覺卻是東扯西扯拉拉雜雜。為佈局鋪梗嗎?似乎也不盡然,有時都過三分之一了,葫蘆裡還是搞不清賣什麼藥,不過也就在這般悠哉悠哉缺乏緊張感的過程中,劇情急轉直下,柳暗花明,無縫接軌,接著高潮一波接一波,風味盡出,果然好看,多按幾個讚!
這本《偉大的咻啦啦砰》,以琵琶湖為界,故事圍繞在自古就各據一方,樑子結很深的「日出」和「棗」兩大家族,然後時間來到他們同唸一所高校的後生晚輩,淡十郎、棗廣海,以及因繼承到本家神力而被迫捲進事件的主人翁日出涼介,外加一枚同班的校長女兒速瀨,就這樣,前半段青春校園劇,有年輕人的純真,有所謂的「中二」症頭,有不打不相識的友誼,也有校園青澀的純愛。不過到了後半部,風雲逐漸變色,竟然有個神秘第三人出現,要求日出家族必須搬離琵琶湖!山雨欲來,引爆的各家恩怨情仇和超自然的神秘力量,有神水神蹟神力的搏命演出,更有氣勢萬千的咻啦啦砰……精采一幕幕,變成奇幻大戲了。
當然事出必有因,日出家長年來到底是幹了多少誇張的行為?而日出家和棗家的宿怨能否化解?最後是否會給個快樂的結局?既然是小說,該做交待的還是不能少,功力在此見分曉,萬城目學有他一套,尾盤收得流暢,前因後果有呼應到,也說得通,讀者看得開心最重要了。
最後提點小感想。不管是萬城目學、森見登美彥,還是推理派的伊坂幸太郎、輕小說的西尾維新,日本這一波新銳作家的佼佼者,從創作類型、文字表達、建立的世界觀等等,皆能獨樹一格,且是跳脫傳統老派的新體裁,這樣的求新求變讓人讚歎。而更不能忽略的是,這批新作家不只是會搞怪,他們對文學的基本功依舊紮實,該有的樣樣不少。所謂的傳承,在他們的身上看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