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起,新書預購79
皇冠讀樂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 讀冊
十四歲的孤兒弗萊徹,出生後不久就被父母遺棄在霍彌王國北方的獸皮村村口,鐵匠柏頓好心收養了他,並提供他衣食溫飽與基本的教育,卻無法避免他因為身世而成為村中權貴子弟欺侮嘲諷的對象。直到來自前線的老兵羅瑟罕造訪獸皮村,並送給了他一個離別禮物……

弗萊徹睜開雙眼,立即就懊惱了。刺目耀眼的光線從敞開的窗戶透進來,他坐起身子,打著哆嗦,搖搖晃晃走去關窗。他吸進了冷冽的空氣,他必定醉到忘了關窗子。
他眨眨眼睛看著陰暗的房間,但沒見到老兵,只有昨晚給他的那堆毛皮堆放在角落。弗萊徹心生憂慮,急忙衝到外頭,只見羅瑟罕的騾子不見了,到處都不見他的身影。
「你可終於醒了。」柏頓不以為然在他身後說道。他雙臂交握,像是拿不定主意似地站在打鐵鋪旁。
弗萊徹點點頭,第一波反胃的感覺湧現,讓他說不出話。他永遠不要再喝酒了。
「那個軍人離開前跟我說了昨晚的事,我沒辦法說我贊同打架,而且你真是千鈞一髮,但我很高興你給了那個小暴發戶一點顏色瞧瞧。」柏頓懊惱地笑了笑說道。他半是慈愛地胡亂撥弄了弗萊徹的頭髮,讓弗萊徹的頭搖晃暈眩。弗萊徹乾嘔幾聲,連忙衝到外頭,及時把胃裡的東西全吐在鵝卵石上。
「你活該!這會讓你學乖的。」柏頓大叫,對弗萊徹的慘狀咯咯發笑。「等你嘗過烈酒之後,隔天才真的是痛不欲生。」
弗萊徹呻吟,努力從喉嚨底部咳出苦澀的酸液,然後搖搖晃晃走回打鐵鋪。他收拾用來充當羅瑟罕臨時床鋪的毛皮,然後丟到自己房間的小床上。
「我想全吐光了。」他說,一邊用手背抹抹嘴巴。
「對,你倒留給外頭的老鼠一頓好料了。」柏頓從打鐵鋪大喊:「我會煎一些豬肉臘腸,再去井裡汲一些冰水給你。」
想到食物,弗萊徹就感覺一陣噁心,但還是認為吃一點東西會比較好。他翻過身去,想再睡回籠覺,他躺在舒適溫暖的新鮮毛皮上面一陣子。煎臘腸的滋滋聲傳來,他挪動身子想睡得舒服些。
他身子底下有東西,側邊感覺扎扎的。他伸手往下探,把東西拉出來看。
羅瑟罕睡過的毛皮中有一個袋子,外面還附了一張羊皮紙。弗萊徹從袋子扯下紙張,瞇起眼睛看著上面難以辨識的潦草字跡。

弗萊徹,
我螢遠不會忘紀昨碗,蛋願你喜翻我的離別禮物。
──羅特

這個老兵說他大字不識幾個倒沒騙人,但弗萊徹還是看懂了他的意思。這詭計多端的老人早上悄悄離開,但留了一個禮物做為道別。弗萊徹不介意,他知道自己很快就會再見到羅瑟罕。不過,如果老人留給他的是精靈的纏腰布,他可不知道該拿它怎麼辦。
他解開綁住袋子的繩子,探進去摸到一個方形的硬物。不可能吧……會是嗎?他倒出袋子裡的東西,不敢置信地倒抽了一口氣,他用雙手緊緊握住這東西──是那本召喚師的書!
他撫過輕柔的棕色皮革,手指劃過封面蝕刻的五芒星。星星的各個角還點綴著奇怪的符號,一個比一個奇異陌生。他翻過書頁,發現每個地方都細細寫滿了草寫字體,其間不時夾雜一些符號,以及弗萊徹不認識的奇特生物的圖繪。書厚得跟鐵錠一樣,重量也相仿,得花好幾月才能看完它。
他聽見柏頓把食物裝盤的聲音,連忙把書藏進毛皮底下。
柏頓把臘腸端進來,非常小心地擺在床上。弗萊徹看得出臘腸各面都煎得恰到好處,並且還以岩鹽與研磨的胡椒子調味。
「你快點吃,很快就會覺得好一點。」柏頓對他同情地笑了笑,就走出房間反手關上房門。
儘管房間香味四溢,弗萊徹卻不理會食物,逕自再度打開那本書。
書本的封底滑出一張紙,這張紙由一種奇特的皮革纖維製成,與書頁大不相同。弗萊徹在它原本的地方攤開它,再看著題在書中的那些字。

自從埃瑟林頓大人命令我著手研究以來,至今剛好一年;但是對於進入乙太的新途徑,我仍摸不著頭緒。我現在可以確定的是,半獸人巫師使用的五芒星跟我們五芒星所搭配的法鑰不同,只是他們以令人訝異的規律做法掩飾了其路徑。我仍無法成功重建途徑,但我相信,只要我能勇闖霍彌國尚未接觸的地區,就能找到線索。所以我必須竭力超越前線,或許可以在那裡見到半獸人進行召喚術,一窺其五芒星的奧秘。發現他們所使用的法鑰與其方式,至關重要。
今天我的研究終於有了成果,卻與我原本的期望不同。挖掘一處半獸人圍地舊址時,我發現一個蝕刻在人皮皮卷上的咒語。它的譯文讓我有一種奇異的喜悅;半獸人的語言表現粗野不文,卻有一種我難以解釋的野性美。

我猜想這張皮卷會賦予唸出咒語的法力能人一個魔怪 ,這個魔怪很有可能是半獸人巫師長者給門徒的低階小魔怪,用來讓門徒開始學習黑魔法。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檢視從乙太另一個區域來的魔怪。或許,經過更仔細的觀察後,這個小魔怪會指引我正確方向。每一次的失敗都讓我愈挫愈勇,卻還是擺脫不了同儕視我的任務為傻事的感覺。雖然我的魔怪很弱小,但我會證明給那些唱反調的人看,我跟擁有貴族血統的人一樣適任軍官。

現在我得走了,指揮官已召我到他的軍帳,或許這將是我進入敵人領地的第一次機會。

最後幾個字寫得異常潦草,彷彿寫字的人急著離去。這顯然是日記之類的東西,弗萊徹翻到前頁,查看有沒有名字,結果真的有。金色字體題著:詹姆斯‧貝克日誌。
弗萊徹知道這是平民的姓氏,這人必定是少數擁有召喚能力的平民。發現平民也有召喚能力純屬偶爾,起源是因為一個到處鑽研的馬僮唸出他不該唸的文字,意外召喚出魔怪。這件意想不到的事,使得各大城市與弗萊徹年齡相仿的年少男女都受到測試,確認是否有跡象顯示其擁有控制魔怪所需要的召喚能力。但是獸皮村地方太小,阻絕了裁判官 前來調查。
他檢視脫落的那張皮革,了解到它的材料後,他扮了個鬼臉。上面刻著野蠻人的符號,而召喚師在底下以整齊的字跡拼出發音方式。
弗萊徹露齒一笑,開始津津有味吃起臘腸。他實在很難把視線抽離那張令人毛骨悚然的皮革,知道自己今天晚上一定會放手一試……
 
弗萊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特意溜來墓地,畢竟,又不是說會發生什麼事。首先,他知道多數後來被發現是召喚能人的平民,在被發掘之前就已展現擁有特殊能力的跡象,像是移動小型物體,甚至是點燃火花的力量。而他非常確定自己最接近特殊能力的是轉動舌頭的本事。
不過,這還是很令人興奮,而且或許等他唸過咒語之後,在嘗試過而了無缺憾之後,可以在下一次前往精靈戰線時賣掉它。當然,他會找到羅瑟罕,跟他對分賣書的錢。畢竟,這是個慷慨的禮物,而且真要說,弗萊徹才是虧欠人情的人。
他坐在一塊碎裂的墓碑,把書放在幾步遠的老樹樁上。他一度天人交戰,不知要把書一起帶來,還是放在家裡。他不在家的時候,狄卓克跟他的嘍囉可能會闖進去,但也可能在他來墓地的途中攔劫他。不過,最後他還是帶上它,純粹因為他不想讓它離開視線。
握在手心的皮卷很有皮革感,弗萊徹突然驚恐地了解到,這些符號必定是刻在受害者的皮膚上讓它結疤,再活生生剝下來。這個恐怖的想法令人戰慄,於是他盡可能用最少根手指拿著它。不過,它的表面倒是令人訝異的乾燥,而布滿塵埃。
皮卷上的文字只是條列的音節,比較像是音樂的哆─雷─咪,而不是半獸人語言。但話又說回來,他甚至不知道召喚術是使用哪種語言;或許半獸人也只是把他等一下要唸的東西,從另一種語言翻譯成他們的文字而已。此外,詹姆斯‧貝克寫說,這個魔怪已被半獸人巫師捕獲,而且像是「被贈予了」。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不過,他還是會唸出這些字,然後返回溫暖的床鋪,心滿意足地知道自己試過了。
「狄─啦─勾─邁─囉─發─囉─勾─啦─囉……」
他開始唸,感覺有點可笑,也很高興沒人看到他──姑且不論死去多時的鬼魂。
這些字從他的舌間迸現,彷彿本來就存乎心中,他想停都停不了,像是有強大的引力要他大聲清楚唸出咒語。一種醺醺然的興奮感有如溫暖的斗篷籠罩在他身上,但不像麥酒帶來的迷濛,他反而感到一種十足的澄淨,像是望進寧靜的山中湖水。在弗萊徹心中,這些字並非只是神秘的方程式,每一個不同周而復始的複述,唸起來幾乎是一種韻律。
「法─囉─索─內─狄─若……」
這些字不斷嗡嗡作響,直到他來到最後一行。唸完最後一個字後,他感覺自己的頭腦回到他熟知的一個狀態,就是射出箭後的瞬間所經歷的那種犀利感,只是程度放大兩倍。以這種方式感受這個世界,是既熟悉又陌生。顏色變得生動近乎虹彩,生長在墳墓旁邊的冬季小花似乎閃耀著乙太光芒,在視野中顯得如此明亮。
他的心臟在胸口狂跳,心中同時也感覺到一股拉力,剛開始像是試探性的,之後卻源源不絕,強烈到他屈膝摔下。
等他抬起頭,他發現書的封面發出微光。他瞪大眼睛看著五芒星的線條開始發光,圓圈內的五芒星閃耀紫色光芒。然後,一顆彷彿已存在多時的藍色光球凌空出現在離封面幾公分高的地方。它剛開始像是螢火蟲的光點,幾秒鐘後變成如圓石子的大小。它盤旋在那裡,明亮到讓弗萊徹不能直視,等光線強烈到如太陽般的明亮火球時,他只能用雙手遮起雙眼。耳朵傳來一陣轟然巨響,有如柏頓鍛鐵爐炙燒的熊熊烈火,他的顱骨一陣刺痛。
經過像是數小時的時光,黑暗與寂靜突然降臨,弗萊徹以為自己死了,他跪在地上,前額抵著柔軟的泥土,抽噎似地用力喘息吸進草地氣息,說服自己還活著,只是空氣中有一股他不熟悉的硫磺味道。一聲輕柔的唧叫,讓他抬起頭來。
一隻魔怪蹲踞在離書兩步遠的草叢小丘上,牠用後腿蹲坐,尾巴如野貓般揮動,爪子裡抓著黑色閃亮的殘骸,那應該是從另一個世界帶來的小蟲怪。魔怪像松鼠啃堅果那樣,嘎吱嘎吱咬著甲蟲怪的硬殼。
這個生物大小與雪貂相仿,也有著同樣的柔軟身體,牠的四肢長到足以像山區野狼那樣優雅跳躍,而不需像蜥蜴般竄行。皮膚光滑呈紫紅色,有如一罈醇酒;眼睛像貓頭鷹般大又圓,帶著原始琥珀的顏色,並且充滿智慧。而讓弗萊徹驚訝的是,牠沒有可稱為牙齒的東西,口鼻末端呈尖狀,幾乎像是河龜的嘴。牠用這樣的嘴巴咬完甲蟲最後的部分,然後把視線轉向弗萊徹。
弗萊徹臉色發白,跌跌撞撞往後退,背部壓向碎裂的墓碑。這生物尖叫一聲,奔向樹樁後方,牠靈活地跳動,尾巴前後掃動。弗萊徹注意到牠的尾巴尖端有個尖刺,像是由鹿骨雕出來的細箭頭。墓地安靜無聲,甚至不見微風吹動劃破如毯子包覆弗萊徹世界的寂靜。
牠的黃色眼珠從樹樁邊緣狐疑地窺看,當雙方視線接觸時,弗萊徹察覺到意識邊緣有種奇異的感覺,一種現在不知怎地與他連結的明顯異物。儘管滿腹逃走的欲望,他仍舊感受到一種凌駕一切的濃厚好奇心。他再次像抽噎似地深吸一口氣,準備拔腿逃跑。
突然間,魔怪懶洋洋一躍,跳過樹樁,落在弗萊徹起伏不定的胸膛。牠揚起頭看他,頭偏向一旁彷彿在檢視他的臉龐。他屏住呼吸,看著牠發出令人費解的啾鳴,並且伸出一隻前腳拍拍他。
弗萊徹僵坐在原處。
這生物再次對他發出顫音,然後,讓弗萊徹驚恐的是,牠開始爬行,每根爪子都刺進他上衣的纖維。最後牠像蛇一樣,纏繞他的脖子,牠腹部皮革般的皮膚溫暖光滑,尾巴揮過他的臉龐,然後環住他的頸背。弗萊徹感覺到耳際傳來灼熱的氣息,知道牠當下可能就要痛下殺手,送上狄卓克之前就想要施加在他身上的痛苦死亡。至少他們用不著搬運他的屍身就可以埋葬他,他變態地想著。魔怪攫抓的力道增強,弗萊徹閉上眼睛,祈禱這會是乾淨俐落的一擊。

時間以蝸牛的速度前進,現在必定已經響過第三道晨鐘,再幾小時就要天亮了。弗萊徹開始覺得冷,但仍克制發抖的衝動,生怕驚動魔怪。魔怪每一次呼吸,鼻孔就射出兩股氣息到他的左側。牠的胸口上下起伏,形成持續不斷的節奏,在牠的熾熱呼吸搔弄他的耳朵時,他還聽見一個輕輕的雜音,感覺幾乎像是……魔怪睡著了!他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但很高興自己還能呼吸。
當他試圖從脖子上扯下牠,牠在熟睡中低吼幾聲,更加縮緊身子,爪子箝住他的頸動脈附近。他移開手指,魔怪再度放鬆,心滿意足地啾鳴。這讓他聯想起村裡的野貓會在暴風雪時溜進他的房間,硬是不肯離開他溫暖的膝蓋,而且會在他起身時厲聲嘶吼。這魔怪是個占有欲很強的小東西。
他站起來,彷彿用頭頂頂著水瓶,脖子保持不動地走向書。他艱辛地蹲下拿起書,把皮卷塞進書頁,再將書揣在懷中。如果他想命令這隻魔怪,可能會需要它。
就在此時,他聽見聲音,有人生氣地大聲說話。他轉身,見到墓地遠端光線閃動。他們怎麼找到他的?或許剛才村人聽到稍早的騷動或是見到藍色光球的亮光。但不太可能,他選擇這個墓地就是因為它位於村莊北邊一個小岩層,只能從一條危險的羊腸小徑過來,離最近的人家幾乎有一公里遠。
他倉皇地四處張望,終於見到墓地角落有個崩壞的墓室。它大約有小木屋的大小,四周環繞著裝飾柱,並且雕刻著花紋,只是雨水早就沖走了上面的細緻紋路。他躡手躡腳走過去,低身走進低矮的入口,沒入黑暗之中;他蹲在墓室另一頭覆蓋地窖通道的石塊後頭。弗萊徹知道古老的骨灰罈就在他身下幾十公分處,數個世代以前的村人骸骨堆疊得有如眾多柴薪一般。
他沒有多少時間,因為才剛躲藏好,幾秒鐘後燃燒火炬的光線就照到他藏身處外頭的地上。
「我開始在想妳讓我們白跑一趟,平白來這裡逛墓園了。」狄卓克的聲音傳來,滿是挫折。
「跟你說過了,我見到他穿過村莊後門。」弗萊徹認得這是卡莉絲塔的聲音,她是新來的守衛,也是狄卓克的酒友之一。她是個長相嚴厲,幾乎跟狄卓克一樣虐待成性的女孩。
「妳當然知道這聽起來有多麼荒謬。」狄卓克嘲笑。「說在這麼多地方,他偏偏選在深夜來墓地遊蕩。他又沒有所謂家人,那他要探望誰的墓?」
「他一定在這裡,我們檢查過果園跟倉庫了,都沒見到他的蹤影。這是村莊北邊唯一剩下的去處了。」卡莉絲塔堅稱。
「嗯,那好好搜搜這裡。或許他躲在墓碑後頭。你也來,雅各夫,我可不是付錢要你站在這裡的。」狄卓克命令。
雅各夫咕噥幾聲。弗萊徹看到他緩緩經過墓室,連忙伏低身子,只見狄卓克的火把在他身前投下長長的影子。
真是糟糕。只有狄卓克和卡莉絲塔的話,他或許還可以擊退,但加上雅各夫……看來他唯一一條路就是逃跑了。即使這樣,卡莉絲塔是她的運動能力而被雇為守衛,弗萊徹不確定自己能不能跑贏她,更何況還有個難以預料的魔怪圈著他的脖子。好消息是,狄卓克似乎是唯一握有火把的人,弗萊徹或許可以趁著黑暗擺脫他們。
他低伏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等待,希望他們不會檢查墓室就離開。這裡似乎是一個顯而易見的找尋地點,但可能第一眼看起來空蕩蕩,因為他躲在遮掩地窖的石塊後頭。外頭的火把光線愈來愈微弱,只見狄卓克現在沿著一排排的墓地找尋,而且細雨開始滴滴答答打在墓室屋頂。弗萊徹要自己放心;在這樣的雨勢中,他們不會搜尋太久。
龜裂的天花板開始漏水,一道涓流在他身邊濺起水花。他慢慢挪移遠離愈積愈大的水坑,並且努力保持鎮定,只是知道外頭有人在找他,這倒不是容易的事。他希望被他追捕的森林獵物,不會就是這樣的感覺。
正當他以為已擺脫對方時,卻發現周圍的黑暗褪去,火把的光線接近。狄卓克回來了!弗萊徹聽到那男孩口中咒罵,衝進墓室,他屏息等待狄卓克擰乾斗篷。火把在雨中滋滋作響,最後終於熄滅,室內頓時陷入黑暗。狄卓克咒罵得更加厲害了,不一會兒,雅各夫與卡莉絲塔也跟著進來,兩人同樣濕淋淋,口中罵個不停。
「我說過你們可以停止尋找了嗎?」狄卓克在黑暗中咆哮,但聽起來像是認命了。
「他不在這裡,必定是在我去通知你時,又折返了。」卡莉絲塔以悲慘的語氣說著。
「別以為這樣我會付你們錢。」狄卓克啐道:「找不到弗萊徹,就沒錢拿。」
「但我們都濕透了!」雅各夫哀號,牙齒發顫。
「哦,成熟一點吧!我們全都淋濕了。那個小鬼或許把我們害成這樣,但這表示等我們真的逮到他時,他只有更淒慘。來吧!我們離開這裡。」
當墓室迴盪著他們臨行的腳步聲時,弗萊徹悄悄地安心喘息。接著,正當弗萊徹以為磨難已經結束時,魔怪卻開始翻身。牠大聲嗚叫打了呵欠,放開弗萊徹的脖子,接著深情地舔舔弗萊徹的臉,然後翻落在他的膝蓋上,慵懶地伸展身子。
「那是什麼?」狄卓克嘶吼。
該死!

弗萊徹成功地召喚出一隻小火怪,但他不久前惹上的惡霸狄卓克卻也亦步亦趨地跟來,並且想要他的性命,究竟弗萊徹能否度過危機呢?新的夥伴小火怪又將會帶給他什麼改變?讓300萬網友欲罷不能的精采內容,絕對不能錯過《召喚師》!

魔法學園
(I)鋼鐵試煉

荷莉.布萊克&卡珊卓拉.克蕾兒◎著

定價:299元
特價:79236

魔法學園
(II)赤銅手套

荷莉.布萊克&卡珊卓拉.克蕾兒◎著

定價:299元
特價:79236

魔法學園
(III)青銅鑰匙

荷莉.布萊克&卡珊卓拉.克蕾兒◎著

定價:299元
特價:79236

禁忌圖書館

謙柯.韋斯樂◎著

定價:280元
特價:79221

禁忌圖書館
(II)幻變迷宮

謙柯.韋斯樂◎著

定價:280元
特價:79221

禁忌圖書館
(III)魔鏡宮殿

謙柯.韋斯樂◎著

定價:280元
特價:79221


紅皇后

維多利亞.愛芙雅◎著

定價:320元
特價:79253

紅皇后
(II)玻璃劍

維多利亞.愛芙雅◎著

定價:380元
特價:79300

潘朵拉遊戲
(1)烈火洪流

維多莉亞.史考特◎著

定價:299元
特價:79236

潘朵拉遊戲
(2)險海危山

維多莉亞.史考特◎著

定價:320元
特價:79253

起點人

麗莎.普萊斯◎著

定價:300元
特價:79237

終點人

麗莎.普萊斯◎著

定價:300元
特價:79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