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起,新書預購79

皇冠讀樂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 讀冊

篤姬:大時代的一著棋

篤姬是大時代風雲當中被命運擺布的女性之一,為了薩摩藩主島津齊彬介入第十四代將軍繼承的大志,她先成為齊彬的養女,又被過繼到公卿近衛家,取得公家女兒身分,再想辦法嫁入大奧,成為第十三代將軍家定的正室夫人。但薩摩所支持的一橋家,卻在繼位之爭中敗了下來。隨著時勢移轉,薩摩最後也成為幕府的敵人。夾在幕府和薩摩當中的篤姬,最終以堅定的立場,和充分的智慧,促成了「江戶無血開城」,保守了幕府最後的尊嚴,也讓江戶居民避開了一場戰火。 十七歲那年離開薩摩之後,篤姬就再也沒有回到過鹿兒島了。 被迫為政治婚姻做準備 她的一生並不由自己的意志而行,十七歲時,她被迫離開原生家庭,由藩主島津齊彬收為養女,然後送到江戶。三年後,她又再次離開島津家,成為朝臣近衛忠熙的養女。在大時代中,她的人生被迫要為日本、為幕府、為薩摩而付出,偏偏日本、幕府和薩摩三者,隨著時間流轉,被迫成為兩兩對立的概念。 她伶俐聰明,得到父兄的喜愛,但是從津和野的島津家,被收養為當主的島津家養女,只有一個原因,當時薩摩當主島津齊彬,希望這位女孩有朝一日成為將軍夫人。為了成為將軍夫人,她被迫收斂個性,習琴書畫,讓自己符合大奧之所期待。一八五六年,她在各種政治力量交互運作下,終於成為十三代將軍德川家定的正室夫人。 但這並不是一個公主和白馬王子的故事,家定將軍在歷史上的地位很受爭議,很多人說他是白癡。美國公使哈里斯在日記當中曾經記載家定接見他時口齒不清、動來動去,被認為可能是腦性麻痺的典型症狀。他的祖父家齊疑似有癲癇,也有一說家定也患有癲癇。以當時政治不透明的程度來講,將軍到底是不是白癡,恐怕連不是很親近的幕臣都搞不清楚。家定將軍的諸種問題,也成為歷史謎題。不過不管是白癡、癲癇、腦麻,無論哪一種情況,總之他並不適合繼承將軍職務,但是將軍就因為各種原因,而必須是他。 嫁入大奧背後的將軍繼承之爭 家定將軍執政期間正逢培里叩關,幕府的統治權力遭到列強挑戰。這樣的時刻,幕臣阿部正弘、崛田正睦等人推動「開國」,將軍想必也無法表達什麼想法。這恐怕也是當初家定被推上火線繼承將軍職務的原因。那是一個將軍權威削弱、幕臣、諸侯、列強爭相挑戰的時代,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策略才是為國家好,而篤姬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進入大奧,登上歷史舞臺。 群雄相爭的時代,島津齊彬安排篤姬嫁給將軍,是為了要以現在「廚房政治」的角度,爭取薩摩藩在幕府的發言權。在幕府眼中,薩摩一向是外藩,也是四百年前在關原的戰敗方。在幕府體制裡,薩摩、長州這些「西軍餘孽」,一向是被尊重,但不在權力圈內的諸侯。薩摩到江戶一千七百公里,路途遙遠,來往一趟路途要將近兩個月,所費不貲。幕府強烈要求履行「參勤交代」體制,某種程度來說,也是為了消耗資源,讓薩摩人不要起亂心。 不過到了幕府晚期,權威大為削弱,只要有人支持就得攬牢牢。彼時的雄藩薩摩,已經可以算是幕府的重要支柱。幕府主張開國,其實島津家早就偷偷在跟琉球進行貿易,幕府權威衰退,島津家也沒有跟著「尊王攘夷」。薩摩支持「公武合體」,和會津藩合作一起打擊過長州。此番將篤姬嫁給將軍,正是為了著眼於將軍家定身體不佳,過世之後繼承人之爭當中,若以大奧之力,看看能不能如薩摩人所願,由一橋家的慶喜接任。 不過天不從人願,一橋家在將軍繼承權的鬥爭上打了敗仗,由紀州方面支持的慶福被宣布優先繼承權,未來將出任十四代將軍。支持一橋派的諸侯全部留校察看,被要求關禁閉。幕府的權力,確定由保守的井伊直弼來主掌。篤姬在這場鬥爭當中,並沒如薩摩人所期待,發揮任何效果,不久之後,家定將軍就過世了。 發揮力量的天璋院 慶福出任十四代將軍後,二十九歲的篤姬莫名其妙變成了新將軍的母親,被授與天璋院的名號。而她的新媳婦,則是因為當時「公武合體」的主張聲浪甚高,而被迫下嫁將軍家的孝明天皇胞妹和宮。天璋院篤姬的力量,卻在此時於大奧之中真正發揮了出來。 此時的篤姬,已經以身為德川家的大家長自詡。她管理大奧,輔佐改名家茂的新將軍,家茂死後,原先島津家支持的慶喜終於成功執政。但因為政治局勢的變化太快,當時的薩摩,已經不再是「公武合體」的支持者,而轉為「開國攘夷」的倒幕一方。由於浪士坂本龍馬奔走牽線,此時的薩摩,已經與尊王攘夷最力的長州簽訂密約,兩個西南雄藩開啟了倒幕風雲。 做為德川家的大家長,篤姬面對天下欲滅德川家的困境,也使出全身力量來捍衛將軍一門。慶喜在伏見鳥羽戰爭之中挫敗,逃回江戶的第一時間,找了一直被要求謫居,和薩長雄藩關係良好的幕臣勝海舟相見,除了討論倒幕的後續處理之外,最重要的,也是請勝海舟帶話給天璋院,希望天璋院能夠在薩摩人面前多講慶喜一些好話,讓慶喜可以安全下莊。 促成江戶無血開城,守護德川家尊嚴 慶喜找天璋院之前,已經先找過王室出身的和宮,但是和宮淡淡的說,慶喜已經是「朝敵」,她愛莫能助。天璋院此時有了用處,她成功說服和宮,讓她相信慶喜有心歸還政權,也找了薩長聯軍的首領西鄉隆盛,用同鄉的交情,成功說服官軍莫對慶喜窮追猛打。「江戶無血開城」看似勝海舟跟西鄉的功勞,但背後也有跟兩個人都很熟的天璋院努力的痕跡。江戶開城後,慶喜不再抵抗,戊辰戰爭的戰火雖然往東北延燒,但幕軍已經沒有聲望人物領導,光靠勇武並無法持續作戰,最後終於在北海道的箱館戰爭中被殲滅。而慶喜也因為天璋院跟和宮說盡好話,留下了一條小命,在維新之後仍擁有華族身分,過著愜意而無權力的生活。 維新後,天璋院篤姬並沒有離開德川家,做為德川家的大家長,她一手拉拔慶喜的兒子慶達長大,不僅讓他接受好的教育,也培養他世界觀。慶達十多歲就有機會到海外留學,天璋院的強力支持功不可沒。只是算一算,從十七歲離開薩摩一直到過世,天璋院篤姬其實再也沒有回到過薩摩。 她年輕時所記得頂端被雲霧遮蔽的櫻島火山、波平浪靜的錦江灣,都已經成為往事。她是島津家在大時代下的一著棋,但這一著棋並沒有發生預期的效果,不僅如此,天璋院最後還成為德川家的保護者。 大時代當中的女人,有時要被迫面臨被人擺布的處境,但女人的意志,有時比自以為是的下棋男人想像的更強上百倍,而讓歷史往不同的方向前進。

時代的風雲兒坂本龍馬

最受歡迎的幕末志士,坂本龍馬當之無愧。他出身土佐下士,卻不拘泥於時代的壓迫,四處奔走,促成「薩長同盟」,又獻上「船中八策」,推動了「大政奉還」,促成了新日本的誕生。但也因為年紀輕輕就死去,後來的局勢發展,都變得跟他無關,也因此他就可以永遠保持純粹,無需背上西鄉隆盛、木戶孝允的痛,或是大久保利通不被理解的苦。 土佐下士出身的年輕武士坂本龍馬,在短暫的生命歲月當中,以一介平民之身,四處奔走,結交志士,增廣見聞,一心推動心目中理想的「新國家」,因此成為幕末志士當中,至今最受歡迎的一位。 比地球一週還長的奔波旅程 在他短暫的三十三年人生當中,他並沒有離開過日本,但有好事者幫他計算他在日本各地奔走的里程,發現長達四萬六千公里。算一算,地球的周長也才四萬公里,這個數字實在有點驚人。這東奔西走的過程當中,大多數的移動是坐船,船是當時最時髦快速的交通工具,也顯見得他熱中於走在時代尖端的個性。 身處舊制度崩壞的當下,卻沒有隨波逐流,反而能夠以無窮的熱情,為新時代找到出路,這正是今天人們懷念坂本龍馬的原因。他所處的時代非常特殊,幕府正因為外國列強的挑戰而衰弱,經濟秩序也因為各藩財政的困難而顯得動盪。平民出身的豪商崛起、武士淪為窮困的平民,甚至要以賣爵位維生。 民眾感覺到時代要變,但連統治者都不知道方向該怎麼變。各種新的思潮紛紛崛起,而當家的幕府面對民眾對開放的恐懼和內外交逼的壓力,而顯得進退維谷。 龍馬就成長在這樣的時代,他並不是一個能夠滿足於舊制度的人,因此即使家人希望他像當時比較寬裕的武士家族的次子那樣,留在家鄉開道場,但他不僅沒有接受,還選擇幾度「脫藩」,因為他想要去其他地方闖蕩。 與時俱進、跳脫框架、人緣超好的奇男子 龍馬是一位奇男子,他是一個能夠與時俱進的人。一開始他是一位「尊王攘夷」者,在首次培里來航時,龍馬寫給姊姊的書信當中,還有「必當砍下外國人頭」之類的話語。但過了幾年,他見過勝海舟等當時已有「世界觀」的思想家後,想法有了徹底的轉變。他深深地理解在廣大的世界中,日本只是一個四周環繞著大海的島國,大海之外有其他的國家,也有不同的、有趣的、先進的文化跟制度,值得日本學習。 不僅如此,他也是一位能夠跳脫框架,開創新想法的人。因為對海洋跟船有興趣,他跟著勝海舟成立海軍操練所。因為操練所被關閉無處可去,他在長崎成立了第一家貿易公司「龜山社中」。更重要的,他以個人信用為保證的奔走行動,促成了長州藩以薩摩名義購買武器,就可以避開幕府管制的做法,促成了長期互相仇視的長州跟薩摩兩藩放下恩怨,攜手合作,扭轉了歷史的方向。 龍馬有一種讓人喜歡的特質,勝海舟欣賞他,讓他成為神戶海軍操練所的塾頭。西鄉隆盛喜歡他、桂小五郎(後來的木戶孝允)相信他,讓他最後能夠促成薩長同盟。在「龜山社中」的時代,他重用當時社內英文最好的陸奧宗光參與談判,也讓陸奧後來有機會當上維新政府的外交大臣。 龍馬更是一位不計前嫌的人。最討厭他的土佐上士頭領後藤象二郎,後來跟他結為盟友,將龍馬的「船中八策」獻給當時不知道該怎麼勸說將軍的土佐老藩主山內容堂,也促成了德川慶喜最後「大政奉還」的決定。 兩次刺殺,難逃一死 冒險家龍馬也經歷過大難不死。薩長同盟簽約那幾天,在伏見的寺田屋,他遭到新選組襲擊,卻因為侍女阿龍的通報,讓倒在倉庫的他很快被薩摩藩找到,逃過一死。這位阿龍後來也成為他的太太,還跟他一起去鹿兒島養傷,成就了據說是日本歷史上第一次的蜜月旅行。 但生死有命,「寺田屋」逃過一劫,應該是上天認為他還有任務還沒完成。三十三歲那一年,在「大政奉還」前夕,龍馬跟好友中岡慎太郎在京都的「近江屋」遭到刺殺,這一次他就沒躲過死劫,身中三十四刀,當場死亡。現場廝殺的慘烈,至今還可以從京都博物館內所珍藏,濺了鮮血的屏風上感受到。 龍馬的死是一個謎題,有各種不同的說法,最廣為人知的是「見迴組」的今井信郎說,今井信郎在箱館戰爭後,公開承認自己是銜松平容保之命前往刺殺龍馬跟中岡。不過近幾年有關這個說法受到許多新證據的挑戰,最新的是同為見迴組帶隊的佐佐木只三郎所殺,不過跟今井的話相比,差異只在到底是誰下毒手的差別。類似的說法還有渡邊篤、桂隼之助所殺,不過看起來都是見迴組銜幕命所做,內容出入都不大。 比較陰謀論的說法,有人說是薩長為了推動武力討幕,想要剷除和平倒幕派的龍馬。也有人說是因為新選組人為了報復龍馬所幹。但這些說法證據力比較不足,只能說是有這個可能,也無法讓人確定。今日要悼念龍馬被殺,只能隔著被收藏在博物館中,當年命案現場的血屏風憑弔。總歸來說,龍馬最後是死了,他所留下的偉業,也只能交給其他的志士去推動了。 不過也因為他年紀輕輕就過世,沒有在維新後的政府服務過,因此他沒有像木戶孝允那樣因為改革而心力交瘁,也沒有像西鄉隆盛那樣對新政府失望透頂,更沒有像大久保利通那樣留下獨裁者的惡名。龍馬因為死,成為純粹的象徵,也因為這樣的純粹,而被時代記憶下來。

大人的日本史

涂豐恩◎著

定價:300元
特價:79237

跟著篤姬、天地人、龍馬玩日本

NARI◎著

定價:280元
特價:79221

秦始皇: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

呂世浩◎著

定價:280元
特價:79221

帝國崛起: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2

呂世浩◎著

定價:280元
特價:79221

國父「們」:被遺忘的中國近代史

金哲毅◎著

定價:280元
特價:79221

野心家們:被遺忘的中國近代史2

金哲毅◎著

定價:280元
特價:79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