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起,新書預購79
皇冠讀樂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 讀冊

楔子 冰槍隊長

「加入我的小隊吧!」 我直截了當的提出要求,事到如今,拐彎抹角也沒意思。 陳彥青雙眼放光,眼見就要點頭了,溫家諾,也就是阿諾卻一把將他往後拉,自己走上前來。 「條件呢?」 還好不是聘金呢…… 我哼哼兩聲,說:「跟我談條件?你腦子沒洞吧?這支隊伍的老大可是我家大哥,能加入我的小隊是你運氣好,居然還想跟我談條件!」 阿諾兩手一攤,無奈的說:「就算是這樣,總不能你讓我們當隊伍裡的炮灰,我們也答應吧?」 我翻個白眼,沒好氣的說:「費這麼多工夫救兩個炮灰出來,你當我很閒嗎?阿青,你當小隊裡的副隊長。」 陳彥青一愣,看了看溫家諾,老實的說:「阿諾比我擅長這種事,你應該選他。」 「但你比較聽話。」溫家諾雙手環胸,一臉早有預料的表情。 陳彥青摸了摸鼻子,繼續勸道:「你別看阿諾現在一直跟你作對,其實他很護短,等他成了你的隊員,你就是自己人了,他不會再這樣處處作對,你不用擔心讓他當副隊長會有什麼麻煩。」 溫家諾一口血都要咳出來了,怒吼:「陳彥青你到底哪邊的?我幫咱們談點條件,你也要搶著暴露自家人底細,真當自己嫁出去啦?」 陳彥青氣惱的低吼:「我在勸小宇讓你當副隊長,你說我是哪邊的?一天到晚嫁嫁嫁,我嫁你媽啊!就像小宇說的,你腦子殘了吧!溫家諾,今天站在這裡的人要是小宇他大哥,看你還敢談啥條件!」 溫家諾的臉抽了抽,但還是沒反駁,大哥放的那招大絕果然有價值,嚇得人連條件都不敢談。 「你們不就是看小宇年紀輕,就不把他當回事,我告訴你們,那些把我們追得沒地跑,差點讓我們全滅的異物,小宇可是一招就把他們通通凍成冰棒!你跟他談個屁條件!」 溫家諾猛然看過來,眼中是滿滿的難以置信。 我就說嘛,陳彥青見得多,也就識相得多,這和他想不想嫁根本沒關係……啊呸,我怎麼也跟著嫁不嫁的了,人家真敢嫁,我還不敢娶呢! 陳彥青轉過頭來,說:「小宇,雖然阿諾這傢伙龜龜毛毛,但他的能力真的很不錯,你還是選他當副隊長會比較合適。」 溫家諾遲疑了一下,還是沒繼續開口說什麼條件不條件,顯然他對陳彥青的信賴度還是有一點。 「你也想跟我談條件嗎?」我冷冷地說:「我就要你當副隊長,還有意見?」 「沒有!」陳彥青立刻應聲,隨後無奈地看了溫家諾一眼。 溫家諾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神色看著真不是很在意這點,如果這不是演技,那麼他的肚量讓人挺欣賞的。 「然後……」我一笑,說:「阿諾當隊長。」 兩人一怔,齊齊扭頭瞪著我,似乎想在我臉上找出「開玩笑的啦」這句話,可惜只找到「我是認真的」。 溫家諾從牙縫裡擠出聲音問:「那你自己當什麼?」 本想說「隊員」,不過我堂堂一個團長的弟弟,只當區區的小隊員,反而讓人覺得不太對勁,於是臨時改口說:「跟阿青一樣當副隊長囉。」 溫家諾疑惑的問:「你怕自己年紀輕,鎮不住人?」 我搖了搖頭,說:「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我的實力,這樣方便做事,你們得幫我掩飾,最好讓我看起來像個漂亮的花瓶,完全沒有威脅性。」 雖然許多軍人看過我出手,不過大哥一出手就是一個大絕招,反倒讓我不那麼顯眼了,除非像是阿青這般從頭看到尾的人,其他人在那種混亂的場面,應該不會太過清楚我的實力究竟到哪了。 溫家諾點著頭,「這倒是不難,你看起來就是一只漂亮的花瓶,根本不用掩飾。」 「……想死說一聲,送你上路。」 溫家諾立正行軍禮,「報告副隊長,不想!」 我白了他一眼,說:「你挑些軍人入隊,我要口風最緊,絕對不可能反叛的人,只要稍微有點疑慮的人都不要!」 溫家諾一臉不服,正想開口時,我打斷他的話,「你只要知道,我要做的事情若是洩漏了,整個團隊都會引來殺身之禍!」 他一愣,抓著頭說:「這麼嚴重的事情,你真信任我去辦?」 我斜眼瞥了他一眼,「不是信你,而是會惹來的殺身之禍叫做『分子研究所』。」 聽到這詞,兩人臉色便是一沉,眼裡的仇恨都快溢出來了,他們恨分子研究所恨得不比我來得淺。 保險起見,我特地再次提醒他們過去發生的事。 「分子研究所害得你們整支軍隊都沒了,老戰友們躺了滿滿一地,個個屍首不全,我想你們大概是最不可能被他們收買的人。」 「絕對不可能!」兩人都憤紅著眼同意。 我完全不意外,端看黑仔在那種情況之下,還阻止其他人炸研究所的出入口,甚至義無反顧地下去救人,就能知道這些軍人的同袍之情很深,分子研究所幾乎沒可能收買這兩人。 為了對分子研究所復仇,收服這些軍人是勢在必得! 溫家諾懷著疑惑問:「我們恨分子研究所沒錯,但你為什麼這麼恨分子研究所?」 「小天沒了。」我淡淡的說。 兩人先是瞪大眼,隨後是一臉的不忍,陳彥青難以置信的喃喃:「怎麼會?那麼小的孩子,那些傢伙也能下手?」 溫家諾不解的問:「真的和分子研究所有關?他們為什麼要殺一個孩子?」 「只是被波及,他們的主要目的是帶回十三,我卻要殺他,起了點衝突,其他的事情,我不想多說,你們也不准說出小天的事情,只要知道,我和分子研究所有不共戴天之仇,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溫家諾一聽,倒是頗心動的模樣,有棲身處又能復仇,他們簡直不可能有更好的選項。 陳彥青更是勸道:「阿諾,答應加入吧,你再這麼龜龜毛毛,說不定小宇就不要我們啦!」 溫家諾白了他一眼,扭頭跟我說:「知道了,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你不能把我們的人當炮灰使。」 到底要強調幾次啊?我白了他一眼,說:「放心,你們比鑽石還精貴,隨便把你們炮灰掉,我要上哪找這麼一群痛恨分子研究所的人當手下?」 雖然現在沒人知道分子研究所,但將來,分子研究所研發出來的東西,人人搶著要,就算嘴上罵他們是趁火打劫的吸血鬼,東西賣得太貴,恨得牙癢癢,可誰都不想覆滅分子研究所,畢竟那些東西太好用了,許多異能不強的人甚至得靠他們的武器存活,若有人想滅分子研究所,頭一個不答應的人可多著呢。 溫家諾仔細詢問:「所以你組小隊是為了滅分子研究所?如果是這件事,那你可以收了我們全部,保證所有人都會盡心盡力!」 「不是。」 若是那麼簡單就能滅掉分子研究所,我早找大哥去幹了,要你們這些路人幹嘛? 現在分子研究所的實力擺在那裡,有異能者、有研發中的強大異物,甚至連軍隊都有,大哥的團隊卻還不夠強,看著是有三百人,問題是裡面有實力能做事的人搞不好還湊不到十三個,對上分子研究所根本是死路一條,我是不可能為了幫冰皇報仇而賠上全家,冰皇本人也絕對不會希望我那麼做。 「那你組小隊是想幹嘛?」溫家諾更是不懂了。 「種田。」 「……」 「畜牧。」 「……」 我想了想,又補上一句:「但一開始是要到處找種子和抓家畜,種和養都是後來的事情了。」 「……」 兩軍人的臉色黑得像種了一輩子的田。 溫家諾咬著牙說:「果然不是當炮灰──是農民!」

第一章 冰槍小隊,成立中

溫家諾是個龜毛的傢伙,一再問事情洩漏的嚴重性,但他又是個果決的傢伙,搞清楚嚴重程度後,立刻就出發去找戰友們,最後只帶來九個人。 加上阿諾、阿青、蘇盈和我,總共十三個,真巧,正好是十三的名字,想想十三可是未來的異物頂級強者,這數字也算吉利吧? 對於運氣這種事,我一想到就覺得頭很大,不知怎麼樣才能改掉疆家的衰運。 溫家諾對九人說:「這是我們隊裡的副隊長,疆書宇,雖說是副隊,但大家應該明白該聽誰的話吧?」 軍人們已經被交代過了,沒有半點驚奇的表情,更沒有人露出不服氣的表情來,不愧是訓練有素的,能撿到這夥人算是我難得的好運氣。 陳彥青似乎想打破這種肅穆的氣氛,連忙招呼:「來來來,先給咱們副隊長報個名字,彭哥你先來吧。」 我補充道:「順便說說自己的異能是什麼。」 軍人們訓練有素的一個個報上名來。 一個年紀看起來稍大的軍人率先喊出:「彭偉杰,異能是用手碰到東西就可以震動它。」 我看了看他,年紀稍長,一臉鬍碴沒刮乾淨而略顯年紀大些,但應該還不到四十,比鄭叔年輕,但這也不重要,反正結晶吃多後,人會越活越年輕,年齡根本僅供參考。 這個彭偉杰的異能倒是挺有意思,震動?這差得可遠了,就像火異能在末世半年,還沒吃過結晶的狀態下,也就只有點菸的功能。 「楊熙,叫我西瓜就好。」 這個叫西瓜的,長得一點都不西瓜,反而挺帥的,笑起來頗陽光開朗,十分像── 夏震谷。 我決定從今天開始討厭他! 哼哼,這楊熙肯定是因為長得帥惹眾怒,大家恨不得吃他的血肉洩憤,所以才叫西瓜吧? 後來,陳彥青跟我說,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純粹是因為楊熙太愛吃西瓜,曾經在晚餐前偷偷把一桌兵的瓜全幹光,這才惹上眾怒,從此就被叫西瓜,但他本人倒是挺喜歡這個外號,因為不時就有人給他帶瓜吃。 楊熙有些不能肯定的說:「我的異能好像是可以讓東西變輕吧?本來以為是力氣變大,不過有一次,子彈輕到都飄起來了。」 我一怔,竟連異能都和夏震谷一樣?重力這種異能雖沒有多麼少見,卻也不像水火那般普遍,至少我是沒見過夏震谷以外的人有這種異能──突然有種衝動想把眼前這人凍成冰棒,再一塊塊敲碎…… 「小宇,怎麼了嗎?」 看見陳彥青憂心忡忡,溫家諾整個人都擋到楊熙面前時,我的理智回籠了,想起這夥人是軍人,這個楊熙還能得到阿諾的信賴,實在不像是夏震谷那傢伙,而且夏震谷那種跳脫性格在軍隊根本待不住,不可能是他! 「沒事。」我搖頭道:「只是他太像我前男友,看著就讓人生氣!」 「……」 糟糕,話說得太快,我咳了一聲,改口:「我是說,太像我的前女友。」 所有人齊齊轉頭盯著楊熙,後者的臉皮抽搐兩下,硬擠出笑容,眨眨眼嘟嘟嘴展現自己跨性別的臉。 好吧,暫時不要討厭這顆識相的西瓜吧。 經過這個前男女友的小插曲,幾個軍人開始站得沒那麼直,雖然還不至於嘻嘻哈哈,但不少人的眼中都充滿笑意。 看來我的副隊長形象又沒了,算了算了,從小到大的發呆史,再加上總是把心緒擺在臉上,想要經營高深莫測的形象實在太難。 我撇撇嘴,沒好氣的說:「繼續報名字啊,發什麼呆。」 聞言,軍人們收收眼底笑意,站姿仍舊沒恢復到筆直的狀態,整體氣氛沒有剛才那般緊繃。 「我是刁明。」 第一個報上名字的人就差點讓我笑場,好個刁民,看著卻是忠厚老實樣,父母怎麼會取這樣的名字,難道就是太老實,取個不那麼老實的名字來平衡一下嗎? 刁明也知道自己的名字怪,摸著腦袋,靦腆的笑著說:「我的異能就是能讓花啊草的動一動,就這樣而已,也不知道有什麼用……」 我猛地衝上前去抓住對方的雙手,感動得無以復加,最近這幾天的運氣好得讓人都覺得怕怕的。 刁明嚇了一大跳,應該說所有人都嚇到了。 溫家諾無言地問:「副隊長,你這又是怎麼啦?」 一時太激動,我收回手,大讚刁明:「你真的很適合種田,讓我高興得有點失態了,抱歉啊。」 「呃,謝謝,沒、沒關係。」刁明那張老實巴交的臉有些呆滯,似乎分不出來「適合種田」到底是不是誇獎。 接下來的幾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異能是什麼,這也不奇怪,這群人手上都有槍,習慣性一定先用槍解決危險,加上又是軍人這種職業,缺少各種遊戲電影的荼毒,沒發現異能的存在也很正常。 「高雲、黃冠綸、李喬、林佐軍、薛喜、薛歡。」 最後一個聲音居然是個女的,我特地看了一眼,對方曬得很黑,比雲茜和百合更黑,身形比雲茜高些,但還比不上百合的高度,再穿上全套軍裝,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這九人中居然藏著一個女人。 她似乎也注意到我在看她,臉繃得緊緊的,堅持著一張軍人肅穆的臉,旁邊那些男人早已沒有剛踏進來的那股緊張嚴肅,唯有她還是繃緊一張臉,站姿筆直,活像一尊軍人石雕,應該立在軍營門口當標竿。 雖然旁邊的男人長得和她沒有多像,不過這兩人的名字叫做薛喜和薛歡,應該是兄妹無誤。 陳彥青連忙站上前一步,說:「薛歡很強的,她和薛喜是雙胞兄妹,體術和槍法都強,他們的雙打尤其厲害,默契一流!」 被介紹的時候,薛歡還是繃著臉,薛喜倒是笑了笑。 我點了點頭,說:「以後要麻煩薛歡妳幫我多多關照隊裡的另一名女性,她膽子小,男人可能會嚇到她,只好拜託妳了。」 薛歡一怔,竟是用軍禮回應:「是!」 這是什麼軍人典範,看看旁邊的薛喜,雖然站得也算直,臉卻是笑笑的,根本沒這麼誇張啊。 「歡歡就是這樣。」溫家諾笑吟吟的說:「咱們隊上都說她是軍人樣板,照片可以直接印在教科書上。」 歡歡這暱稱和本人真是有夠不搭,而且歡歡的哥哥莫非叫喜喜? 「叫我靴子就好。」喜喜本人卻這麼說。 我點點頭,「好的,喜喜。」 「……」 聽完所有軍人的自我介紹,輪到我這邊,我對著門外喊:「蘇盈,妳可以進來了。」 蘇盈開門走進來,一開始,所有人都努力壓抑「恍然大悟」的表情,還有幾人朝我擠擠眼,不正經的表情和剛認識的陳彥青差不多,尤其是楊熙這顆大西瓜,那笑容燦爛到我又想把他結冰敲碎。 眾人八成把蘇盈當作我的女朋友,當她一站定位,離我足有兩公尺那麼遠的時候,所有軍人都愣上一愣,看看我又看看她,搞不懂這是什麼狀況。 我幽幽地看向蘇盈,她又抖著挪開一公尺。 「小宇,你……她……」陳彥青面有難色吞吞吐吐,好似我對蘇盈做過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 我沒好氣的說:「她膽子小,我在她面前殺過幾次人,就這樣了。」 「喔!」陳彥青理解的點點頭,「這膽子也真小,你不就是把人冰起來嗎?那不算恐怖吧,要知道我們用槍爆頭,腦漿會到處噴──」 蘇盈高喊打斷他的話:「才不是冰起來呢!他最喜歡爆掉人家的頭,割斷脖子後砍碎腦袋,一個人就能殺死好多怪物啊!」 說到這,她像是猛然發現我本人就在這裡,整個人嚇得都要貼到牆上去,雙手摀臉不斷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也很對不起,異物殺久了,習慣性就是會把頭搞成爛泥,思考快不過身體反射速度,改不了啊……
定價:249 元.特價: 79 197
定價:249 元.特價: 79 197
定價:249 元.特價: 79 197
定價:249 元.特價: 79 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