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片紫色的萬花筒景象刺痛了弗萊徹的視覺,接著他落入深淵,黑水淹沒他的鼻子和嘴巴。
他猛踢腿,努力抗拒黑暗虛無的無情拉力,腳踝卻碰到了一個彈性物體。微鹹的液體嗆住了他的呼吸,他的肺部感覺到彷彿燒灼的冰冷。
他的意識逐漸模糊,一點一滴隨著體溫流逝而散去。他已經沒有知覺,沒有重量。
缺氧的腦海開始逐一閃現記憶片段,剎利爾被壓在金字塔的坍塌磚瓦底下,傑弗瑞手中拿著吹箭管,笑容猙獰地跨過他朋友一個個麻痺的身體、旋轉的連接門。還有,他的媽媽。
他懸浮在空無之中。
但是,粗實的手指抓住了他竭力伸出的手腕,把他拉出水面。他狂咳水,凜冽的空氣襲上臉龐,背部感覺到厚實的拳頭捶擊,迫使他吐出吞下的液體。
「就是這樣,全吐出來。」奧斯羅輕聲說。弗萊徹終於眨乾眼睛,見到周遭的世界。
他們在一個陡峭的小島上,小島形狀有如倒扣的大碗,上面覆著厚厚的綠藻。
他發現他們是在一道漆黑水道的中央,如紅樹林般的水中林木在水道兩旁形成濃密的屏障。上方的藍天昏暗陰沉,彷彿冬日黃昏。
葵絲、希兒瓦和他的媽媽都在這裡,她們渾身濕透,正在顫抖,緊緊依偎著利山德身側,托斯克則窩在主人膝上。伊格納修忙著用舌頭舔乾落湯雞似的雅典娜,索羅門整個趴在地上,拚命攀住這座小島,想必牠從水中脫困時,還得拉起全身麻痺的利山德,所以顯得氣喘吁吁。
「它在移動。」希兒瓦指著離小島三公尺的連接門說道,開始縮小的連接門已有一半浸入平靜的水面。「所以大家從墓室穿越過來乙太時,才會全都掉落在那裡。」就在弗萊徹的眼前,縮攏的連接門似乎又變得更遠了,最後輕輕啪地一聲,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奧斯羅朝兩旁移動的林木點點頭。「移動的是我們才對。」
沒錯,他們的確緩緩順著深暗的河水移動,幾乎像是這座小島在……飄浮。
弗萊徹爬到岩石邊緣,在陰暗的水面底下,有一顆爬蟲類的頭轉向一旁,對他露出一道眨動的金斑虹膜。
「這不是小島。」弗萊徹輕聲說道,望著一隻帶蹼的腳爪划過水面。「我們是在嶼龜怪的背上。」
他慢慢往後退,小心不要在龜殼上滑倒。因為這真的是殼,他們現在搭乘的魔怪形如巨大的兩棲海龜。他猜想這一隻還非常幼小,因為這種魔怪可以長到比目前這隻大上好幾倍。
弗萊徹看著身邊的水中樹,思索他們的選擇。目光所及不見陸地,他們只能困在這裡,直到出現更好的替代方案。
一道藍光映照在周遭的樹木上,他回頭看,發現身體如岩石的索羅門已不見身影,奧斯羅已用濕透的召喚革與魔怪合體。
「如果我們的坐騎決定潛水,索羅門就會像石頭一樣沉入水中。」奧斯羅不安地看著周遭的黑水。
「好主意。」弗萊徹說,同時替利山德感到擔憂。這隻獅鷲仍因傑弗瑞的吹箭毒液全身麻痺,要不是嶼龜怪剛好經過,很可能早就溺死了。
至於伊格納修,牠全身環繞著雅典娜,利用本身的熱度來溫暖貓鴞,而雅典娜把翅膀當毯子覆著伊格納修。弗萊徹不去打擾這兩隻魔怪,這有助於牠們建立羈絆,他比以往更需要牠們成為一個團隊。
大家靜靜坐著,只聽見樹被風吹得窸窸窣窣。每一陣風吹過,平靜的水面就彷彿活生生的生物般震顫起來。
「唯一的問題是,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葵絲瞇視昏暗的天空,終於開口問道。
「等待。」希兒瓦的頭倚著葵絲的肩膀。「等待陸地或可以躲藏的地點出現,讓我們期盼這隻嶼龜可以快點帶我們離開這裡。」
「我們為什麼要躲?」奧斯羅問。
「你以為半獸人猜不到我們到了哪裡嗎?」希兒瓦指指周遭的環境說:「他們會見到地上的鮮血圖案,知道我們經由連接門逃到他們那部分的乙太。當然,那些法鑰不會把人傳送到精確的地點,所以他們不知道我們的確切位置,但還是知道我們所在的區域。」
「或許,他們會放我們一馬。」葵絲低語,半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我們長驅直入他們最神聖的殿堂,毀滅了一半他們耗費多年打造的軍隊。」希兒瓦搖搖頭回答:「他們不會輕易放過我們,不超過幾小時,等雙足飛龍的巫師從追捕霍彌國其他隊員的行動返回後,就會來搜捕我們。我們真是走運,因為弗萊徹活埋了現場附近那麼多的巫師魔怪,所以他們至少還會混亂一陣子。」
「她說得沒錯。」弗萊徹附和。「我們等著上岸,尋求森林掩護,這裡太沒防備了。」
他挪回到他媽媽身邊,身體緊倚著她。能這樣接觸到她,感覺好奇怪,他幾乎無法相信她是真的。經過這麼漫長的時間……這真的是她嗎?
這些年來,他不斷搜尋所遇見的女人面孔,想著把他赤裸裸扔在雪地的狠心人。現在,他知道她愛他,只是一直以來被迫跟他分開。
弗萊徹把頭靠向她的肩膀,才發現她渾身顫抖。她的身軀太瘦弱,根本無從禦寒,而且身上破爛的衣物也全濕了。
「葵絲,大家的背包呢?」弗萊徹問。
「呃……說到這件事。」葵絲囁嚅,雙手在膝上扭動。「我們降落在水中,我得雙手並用才能浮起來,所以我只設法抓到兩個背包與一個花瓣袋子。拿去,這是你和傑弗瑞的背包。」
她把弗萊徹濕淋淋的背包推過去,弗萊徹想到損失了珍貴的花瓣,一陣恐懼不禁湧上心頭──這些花瓣可是他們不受乙太空氣天然毒性影響的唯一憑藉。不過,他暫且拋開這個憂慮,他打開背包,看到緊實的皮革隔絕了大部分水氣,不禁鬆了一口氣。他翻找背包深處,挖出柏頓送給他當生日禮物的那件皮外套,把它緊緊包在媽媽的肩上,替她戴起帽兜,她用臉頰摩蹭柔軟的兔毛。
弗萊徹第一次與媽媽四目相接,見到沼澤的水洗去了她臉上大部分的塵垢,訝異地發現她酷似她的孿生姊妹約瑟芬,就是他在獸皮村受審時,跟在札查瑞斯.福賽思身邊的那位女子。只是,就她目前的狀況,兩人卻絕不相同。她的眼窩凹陷,茫然望著他身後。他撥開掉落在她臉頰的髮絲,感覺到她的臉頰瘦削得有如骸骨。天知道她在被俘擄的這十七年間,遭受了怎樣的苦難?
「艾莉絲,妳聽得到我說話嗎?」弗萊徹說。他努力讓她看著他,但是她的眼神裡卻沒有任何光彩。「媽媽?」
「媽媽?」奧斯羅輕聲重複。「弗萊徹……你還好嗎?她是凱文帝許夫人耶。」
「不。」弗萊徹回答,一邊把她骨瘦如柴的手臂包進外套裡。「凱文帝許夫人摔死了,被俘擄的不是她。這個女人更久以前就被困在那裡,在我這一生中,她都在那裡。她認得雅典娜,而且呼喚著她的寶寶,而我在夢中看到的就是這張臉。她是我媽媽,半獸人在我小時候抓走了她。」
奧斯羅皺著眉頭,接著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但是,就在他打算開口的當下,眼睛卻瞟向了他們身後陰暗的水域。
「退後!」奧斯羅大叫,撲過龜殼,弗萊徹被撲倒,旋即聽見頭上傳來張口一咬的聲音,魚腥味撲鼻而來,然後那生物就消失了,近乎無聲無息溜回他們周遭的黑水之中。
弗萊徹瞥見一顆爬蟲類的頭,他一時驚慌以為是雙足飛龍追上來了。但接著,他見到周圍水域飄浮著有如圓木形狀的隆起物,心中閃現在風坎茲學院學到的課程。
巨鱷怪,這是一種形似鱷魚的兩足生物,巨大的尾巴足以擊斃對手,利爪和有力的雙顎也能夠撕裂對手。牠們拱起的身軀高達一五○公分,屬於等級九的魔怪。
而現在,他們被數十隻這樣的魔怪包圍了。
 
2

弗萊徹連忙拉著媽媽往後退,跟著其他人一起抵在利山德的身側,只是他們離水面不過幾步遠,而這些拱背的生物就在水面下潛行。
「牠們是從哪裡來的?」葵絲倒抽了一口氣,拔出短刀。
「牠們必定是發覺到了嶼龜。」希兒瓦說:「巨鱷會獵食像我們腳下這種小型嶼龜。」
他們身體底下的龜殼開始晃動,弗萊徹發現原本沿著水道的緩緩行進現在已經停止。巨鱷群發現已經把獵物逼入困境,最接近的那隻興奮地甩動尾巴,激起一陣水花。
「我們的坐騎就要潛水了。」奧斯羅警告,一邊掙扎地跪起身子。「利山德恢復意識了嗎?牠會淹死的!」
另一陣搖晃襲來,但是他們沒有沉下去。巨鱷的厚皮脊背只微微劃破水面,開始繞圈圍攻,不過嶼龜仍堅守在水面上。
「牠為什麼不潛入水裡?」弗萊徹喃喃自語。他望向水中,而嶼龜的金色眼眸也回視著他。
「牠在……保護我們。」他低語:「牠知道我們落入水中必死無疑。」
「哎,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牠只會跟我們一起送命。」希兒瓦叫嚷。她想從肩膀拉弓射擊,卻發現箭筒空空如也,裡面的箭全掉入沼澤裡了。
一隻巨鱷衝向嶼龜,龜怪猛然震動,龜殼傾斜一邊浸入水中,利山德跟著滑向水面。牠軟弱無力地掙扎爬回,在牠攀住斜面時,最接近牠的巨鱷發現有機可乘,水面掀起一陣白泡,兩隻巨鱷脫離群體游來,厚實的鱷尾來回拍擊,瞄準毫無招架之力的獅鷲。其他巨鱷顯得較有耐心,仍守在原處。
「不!」弗萊徹大喊,連忙抽出鐮形劍,躍過利山德遲鈍的身子。希兒瓦緊跟在後,在那兩隻魔怪撲過來時,高舉她的長柄弧刀應對。黃綠眼珠一晃,一隻巨鱷率先躍出水面,兩腳蹲踞落下,爪子耙過龜殼,在龜殼上的水藻留下抓痕;接著張開布滿鋸齒般利牙的鮮黃大口。
牠倏地發動攻擊,速度快到弗萊徹差一點來不及格擋,他以鐮形劍的劍弧架住有如鐮刀的五爪。巨鱷力大無窮,弗萊徹幾乎難以阻擋利爪抓中他的臉龐,只能拚命用雙手高舉劍身。
巨鱷另一道爪子揮來,希兒瓦的長刀在千鈞一髮之間格開。只是,另一隻鱷怪趁機躍出水面,迫使她不得不轉身迎戰。
利牙越過弗萊徹的劍刃咬了上來,逼得他不斷往後退,在龜殼滑溜的植被上顯得步履蹣跚。此時,巨鱷擺脫格擋,匍匐轉身,厚實的尾巴揮打過來,將弗萊徹的雙腳掃倒。他的頭撞上底下的龜殼,視野一片模糊,鐮形劍從他無力的指間掉落。
巨鱷黃橙橙的雙顎往下一咬,就在牠熾熱的氣息襲來時,一顆火球飛來把牠轟入水中,只留下血肉烤焦的氣味傳入弗萊徹鼻子。
伊格納修前來救駕。
弗萊徹頭部受到震盪,視線一片模糊,他連忙以雙膝撐起身子,然後見到奧斯羅、葵絲和希兒瓦並肩往前揮砍剩下的那隻巨鱷。見到同伴挫敗,牠憤怒地咆哮一聲便潛回水裡,只留下三個人在水邊喘息。
「我們沒辦法對抗牠們全體。」弗萊徹喘著氣說道,一邊拾回鐮形劍,而伊格納修也跳上了他的肩膀。雅典娜仍留在他媽媽身旁,不讓那神智混亂的女子離開相對安全的龜殼中央。
被燒到的巨鱷似乎沒有因為伊格納修的攻擊而出現大礙,但牠還是游開進入另一頭的樹叢間。不過,牠的同伴不受牠的退守影響,反倒可能是被弗萊徹一行人悲慘的困獸之鬥鼓舞,更加接近巡游繞圈,而這種狀況應該不會持續太久了。
「火攻沒有用,至少在水中是不行的。」奧斯羅氣喘吁吁地說著:「動能波攻擊也一樣。」
「閃電可以。」葵絲說畢,托斯克倏然出現在她肩頭,毛茸茸的尾巴發出劈啪聲響,電流火花閃現。
「不可以!」弗萊徹舉手大叫。「閃電咒會在水中擴散,同時擊中嶼龜,我們會跟著沉下去。」
「到時候再來煩惱。」葵絲回答:「這是唯一有用的咒語。」
「別浪費妳的法力。」希兒瓦指著繞行的巨鱷說道:「那咒語的威力還不足以殺光牠們全體。」
他們背後的利山德發出呻吟,努力擺脫殘留的麻痺毒藥。如果等級十的獅鷲能和他們並肩作戰,可能有助於平衡戰局,但是利山德幾乎沒辦法從微傾的龜殼上爬起來。
又一隻巨鱷離隊上前來試探他們的防禦。突然間,一隻蹼足從河中迸現,激起一道水花,巨鱷在空中翻了跟斗,受驚嚇的大爬蟲噗通一聲,慌張潛水返回同伴之中,原來是嶼龜回擊了。
「快想。」弗萊徹對自己嘀咕,一一回想他所知道的咒語。護盾咒對抗魔怪毫無用處,面對魔怪的能量,它會像宣紙一樣輕易裂開。他還知道有咒語可以麻痺疼痛、開鎖上鎖、從空中汲取水氣、增強聲音或消音,以及讓施咒者洞察附近的活動,這些全都沒有用處。
不過,當他望向周遭的濕地時,他想起在半獸人叢林的那處沼澤。當時馬力克在那片漆黑的水域,測試傑弗瑞傳授的冰凍咒,使得整片黑水變成堅實的冰塊。如此一來,巨鱷也會凍死。
他往空中蝕刻咒文,努力回憶傑弗瑞教給他們的圖案,那是一個形如雪花的複雜符號。
「且慢……」奧斯羅瞪大眼睛說道:「這可能管用。」
咒文符號滋滋現形,弗萊徹一整年來在獸皮村地牢的自我訓練成果這時顯現出來,他的思緒輕易地同時維持法力脈動注入並通過他的手指,幾隻巨鱷像是受到符文藍光的驚嚇,脫離了繞行的同伴,其中三隻以V字陣形游過水中準備發動攻擊。
弗萊徹的額頭流下汗珠,手指來回勾勒,劃下最後一筆時,指尖感覺凍到發麻。巨鱷極為逼近,他見到牠們縮成細縫的瞳孔不懷好意盯著他。葵絲的弩箭咻地越過他肩頭,卻沒入水中,未能命中目標,僅在幽暗的水中激起一個小小漣漪。
「弗萊徹,快一點!」希兒瓦大叫,而他感覺到腳下的嶼龜顫動不已。
然後,就在第一隻巨鱷衝出河面時,弗萊徹的手指也迸現白光,往河中射出一道冰晶。他察覺到體內法力不斷流瀉,但還是繼續增強力道,他對著逼近的魔怪送出一波波脈動,直到空中充滿大量雪花。他停手時已耗損了一半法力,跪倒在地上用力喘息。
雪花緩緩落在河面上,充分展現出弗萊徹的努力。
上前突擊的巨鱷動也不動凍成了一團凹凸不平的大冰塊,牠的嘴巴半張,爪子伸向弗萊徹喉嚨,只剩下尾巴和後腳露在冰塊外面動彈不得。另外兩隻魔怪身體結凍,一半沒入水中,周遭的沼澤表面全結冰了,發出劈啪爆裂聲。
「真是見鬼。」葵絲嘀咕。「這個策略太成功了。」
「嶼龜沒事吧?」弗萊徹問,擔心他太近距離施咒了。
彷彿在回答這問題似的,他們腳下的龜殼一陣晃動,嶼龜開始游動。弗萊徹把冰凍咒的符文固定在空中,不過其他巨鱷見到同伴僵硬的模樣,紛紛退開,剛開始是一隻接著一隻,但在嶼龜接近繞行群體時,沒多久便開始三三兩兩一起游開了。
很快地,沼澤再度只剩下他們,唯有一陣凜冽的風兒吹動樹枝,沙沙地劃破寂靜,他們得救了。
暫且如此。


弗萊徹等人雖完成了摧毀半獸人聖地的任務,卻也落入了凶險萬分的處境之中,究竟他們能否成功逃出生天呢?而就在他們不在的時候,霍彌國的情勢也發生了重大變化,敬請期待萬眾矚目的《召喚師》系列震撼完結最終章!

繫結姊妹(1)真相師

蘇珊‧丹納德◎著

定價:380元
特價:79300

紅皇后

維多利亞.愛芙雅◎著

定價:320元
特價:79253

魔法學園(1)鋼鐵試煉

荷莉.布萊克,卡珊卓拉.克蕾兒◎著

定價:299元
特價:79236

魔法學園(2)赤銅手套

荷莉.布萊克,卡珊卓拉.克蕾兒◎著

定價:299元
特價:79236

階梯之城

羅柏.傑克森.班奈特◎著

定價:399元
特價:79315

階梯之城(2)聖劍之城

羅柏.傑克森.班奈特◎著

定價:480元
特價:79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