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起,新書預購79
皇冠讀樂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 讀冊
一如往常,朱利安送了她一本書。
就跟一年前一樣,還有那年的前一年,以及在妹妹每年生日之間,他所能找到的每個節日或活動來送的禮物一樣。她有好幾個架子放滿他所謂的禮物,有些真的是禮物,有些只是為了要把那被他稱為房間的圖書館裡的空間清出來。圖書館裡的書疊得老高,搖搖欲墜的模樣,連貓都難以穿越迷宮般的書堆之間。這些書的主題包羅萬象,從《普萊利刺客歷險記》,到歌頌他們那避之唯恐不及的乏味宮廷的單調詩歌選集。拿去當柴火更有用。每次他又拿來一本乏味的卷集,柯瑞安就會這麼說。她十二歲生日那次,朱利安給了她一本用古老的字體、以她看不懂的語言寫成的書,她覺得朱利安一定只是在假裝看得懂而已。
雖然大多數他帶來的書她都不喜歡,仍任其在她那整齊、完全遵照字母排列、皮製書脊一致朝外標明著一本本書名的書架上慢慢地增加數量。這些書大多的下場都是不會有人去碰、沒人翻開、沒人閱讀,簡直可說是一場連朱利安都沒有言詞可以哀嘆的慘劇。世上最慘的事莫過於故事被寫出來,卻沒人想去傳述。但是柯瑞安還是會把這些書收好,仔細地掃去灰塵、擦乾淨,讓燙金字體在夏日金黃色的光線或冬日灰暗的陽光之下都閃閃發亮。每一本書上頭都寫下了朱利安贈,她最珍惜的就是這幾個字。然而只有他另外送的真正的禮物,才會受到柯瑞安更多愛惜:用塑料包裹著的說明手冊、指南書籍,夾在家譜或百科全書之中。其中幾本在床邊與她相伴,就塞在床墊底下,好讓她每天晚上能夠拿出來一覽各式各樣的機組圖和機械研究。關於要怎麼打造、拆解和保養交通引擎、飛行器、通信設備,甚至是燈泡和廚房爐具的知識。
她父親一如往常,對此並不認同。貴族門脈的銀血女兒的雙手不該沾滿機油,指甲不可以被「借來的」工具弄得坑坑疤疤,眼睛也不該因為深夜看了太多不合適的書籍而充血。但是每次他們的住宅起居室的螢幕畫面故障,噴著火花、影像模糊時,海利斯‧傑可斯就會忘記自己的疑慮。快點把它修好,柯瑞,快修好。她會聽話照做,希望每次這樣的情況發生後,能有機會說服他。只不過每次幾天後她的修繕工作就會再次被鄙視,一切的努力又被遺忘。
她很高興他已經不在了,遠離都城去協助傑可斯門脈公爵,也就是他們的伯父。這麼一來,她就能跟自己所愛的人一起慶祝生日。這些人之中有她哥哥朱利安,還有莎拉‧史柯儂思,她就是專門為了這活動而來的。她真是越來越漂亮了,柯瑞安看著自己的摯友心想。距離她們倆上次見面已經又過了好幾個月,那次是莎拉滿十五歲、搬到皇家宮廷永久居住的時候。其實也沒有多久,但這個女孩已經看起來完全不一樣了,變得更銳利的樣子。她的顴骨冷酷而高聳,膚色看起來不知怎地似乎比過去更蒼白了,好像都沒了血色。那雙灰色眼睛,曾經如星辰般閃亮,現在看起來卻陰暗、充滿陰影。可是她仍掛著滿面微笑,一如過去只要身處在傑可斯家的孩子身邊時的模樣。其實應該是說只要身處在朱利安身邊的時候,柯瑞安很明白。她的哥哥也很清楚這一點,一臉燦笑,一直保持著一段要是這男孩沒興趣的話就不會一直維持的距離。他很謹慎地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柯瑞安則是謹慎地注意著她哥哥的一舉一動。十七歲這年紀求婚已經不算太年輕,她也懷疑未來這幾個月應該就會發生了。
朱利安沒費心包裝她的禮物,書本本身就已經很美了。皮革裝訂,有著傑可斯門脈的灰暗黃色與金色條紋,封面上還有諾他王國的火焰皇冠浮雕壓紋。書封或書脊上都沒有書名,柯瑞安看得出來這裡頭也沒夾藏指南手冊。她輕輕地瞪了一眼。
「打開啊,柯瑞。」朱利安趕在她把書扔進其他禮物堆裡面之前說道。其他禮物都只是包裝過的羞辱罷了:可以藏著「平凡的」雙手的手套、要在那個她拒絕拜訪的宮廷上穿的不切實際的禮服、一盒已經打開,但她父親不想讓她吃的糖果。這糖果到了晚餐時間就會全部消失了。
柯瑞安聽話地打開書頁,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乳白色的書頁上是空白的。她皺了皺鼻子,懶得裝出一副感激的妹妹的模樣。朱利安這人不需要這種虛情假意,就算真的這麼做了他也是會一眼看穿。除此之外,反正現場沒人會罵她有這種反應。媽已經死了,爸不在,而且很幸運的是堂姐潔絲敏還在睡,只有朱利安、柯瑞安和莎拉坐在花園的休閒室裡。在宛若灰撲撲的罐子一般的傑可斯莊園裡,他們就是三顆嘎拉作響的小珠子。這裡是個讓人能放鬆的空間,與柯瑞安心中那永恆的空虛疼痛共存。拱頂窗戶俯瞰著一小片糾結的林地,這地方一度有著整齊有序的玫瑰花園,但已經有十年沒有見過一個綠衛者了。地板急需徹底清掃,金色的帷幔被灰塵覆蓋,變成灰濛濛的樣子,上頭可能也有蜘蛛網。就連高掛在沾了煤灰的大理石壁爐上的畫作都沒了燙金畫框,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賣掉了。從赤裸的畫布之中盯著眾人的男子,便是柯瑞安和朱利安的親生祖父,詹納斯‧傑可斯,他想必對於家族現在的狀態十分絕望吧。窮困的貴族,靠著舊有的名聲及傳統度日,勉強靠著一年比一年要少的收入度日。
朱利安大笑出聲,發出他熟悉的聲音。帶著愛的譴責,柯瑞安很清楚,用這來形容他對自己妹妹的態度是再貼切不過了。就小了他兩歲,而他總是很愛提醒她這兩年中他比她多長的年紀和智慧。當然,方式很溫柔就是了,彷彿溫柔就可以了一樣。
「這是讓妳去寫東西用的。」他說道,瘦長的手指滑過書頁,「寫下思緒、寫下平時都在做什麼。」
「我知道日記是用來幹嘛的。」她說著,然後用力把書本闔上。他不介意,不會覺得有什麼被冒犯的地方。朱利安比誰都了解她,就算我把話都說錯了也一樣,「我的生活也沒什麼值得記錄的。」
「胡說,妳認真嘗試的時候也是滿有趣的啊。」
柯瑞安咧嘴一笑,「朱利安,你的笑話有進步耶。你找到教你如何展現幽默的書了嗎?」她的視線瞥向莎拉,「還是說找到教你的人了?」
朱利安羞白了臉,銀血全湧上雙頰,莎拉則是一副泰然處之的模樣。「我是醫療師,不是什麼能夠變出奇蹟的人。」她說道,聲音甜美悠揚。
三人放聲大笑,笑聲迴盪,用片刻愉快時光填滿了空蕩蕩的莊園。角落擺的那座老鐘開始報時,提醒著柯瑞安噩運即將到來,也就是堂姐潔絲敏可能隨時會現身。
朱利安很快地站起身子,伸展那正要從青少年變為成年男子的瘦長身軀。他還有得長,裡外都一樣。柯瑞安則是已經好多年來都維持一樣的身高了,外觀上幾乎沒有再出現什麼變化。她在各方面來說都非常普通,一雙幾乎沒有色彩的藍色雙眼,還有一頭拒絕長過肩膀長度的細軟栗色髮絲。
「這妳不要了對吧?」他走向妹妹的時候說道,然後從盒子裡抓走幾個糖衣晶亮的糖果,換來了一下輕拍,禮貌都上哪去了,那是我的好嗎。「小心喔,」他警告道,「我會跟潔絲敏說喔。」
「不需要你費心了。」堂姐的聲音像哨子般厲聲響起,在休閒室的入口處的柱子間迴盪。柯瑞安閉上雙眼,吁出一口不悅的情緒,多希望能用意志力把潔絲敏‧傑可斯變不見。想也知道不會有用,我不是悄語者,我是歌唱者。雖然她能在潔絲敏身上施展她那微弱的能力,但只會慘烈收場而已。潔絲敏雖然年事已高,但她的歌唱者能力仍敏銳得像皮鞭一樣,比柯瑞安的能力快多了。要是我真的往她身上試手腳,最後就算要我跪在地上刷地板,我也會帶著微笑。
柯瑞安換上一張禮貌的表情,轉身面對拄著鑲滿珠寶枴杖的堂姐。這根枴杖是莊園裡僅存的幾樣美麗物品之一,屬於最醜惡的人所有也不令人意外。潔絲敏早就不再去找銀血人皮膚醫療師,以追求「優雅地老去」,她是這樣說的。只不過,事實上是因為他們家族已經負擔不起去找最有才華的史柯儂思門脈進行治療,甚至連去找那些平凡身分的醫療師學徒都沒辦法。現在她的皮膚已經鬆垮垮、蒼白死灰,皺皺的雙手和脖子上還有紫色的老人斑。今天她戴了一條檸檬黃的絲質頭紗,藏起日漸稀疏、幾乎蓋不住頭皮的白髮,配上一件飄逸的長裙。被蠹蟲啃食的邊緣倒是藏匿得很好,潔絲敏就是這麼擅長製造假象。
「請你幫幫忙,把那些拿到廚房去好嗎?朱利安。」她說道,一邊伸出留有長長指甲的手指往糖果一指,「廚房裡的家僕一定會很感激的。」
柯瑞安用盡全身力氣才忍住沒有冷笑出聲。所謂「家僕」不過就是一個紅血人男管家,年紀比潔絲敏還要大,連牙齒都沒有,以及一位廚子和兩個年輕女僕,她們的工作內容包含想辦法照料整個莊園。她們可能會喜歡糖果,但是當然潔絲敏不是真心要讓她們有機會愉快享用。糖果最後的下場就是被丟進垃圾桶,或是被拿到她房裡藏起來還比較有可能。
從朱利安的表情看來,他也頗有同感,但是跟潔絲敏爭辯只是徒費工夫,就像等待腐爛的老樹結果一樣。
「沒問題,堂姐。」他用一種更適合喪禮的口氣說道。只見他的雙眼帶著歉意,而柯瑞安的眼中則滿是厭惡。她只稍微掩飾臉上的嘲笑神情,看著朱利安伸手扶起莎拉,另一手把那不恰當的禮物撈起。這兩人都忙不迭想離開潔絲敏的領地,卻又百般不情願把柯瑞安留在原地。可是他們也只能這樣做,大步離開了休閒室。
沒錯,快離開吧,你們每次都這樣。柯瑞安被拋下來獨自面對潔絲敏,這女人已經決定,將柯瑞安教成傑可斯門脈的體面女兒這件事,就是她自己的責任,基本上可以簡單地這麼說:安靜。
每當父親從宮廷回來、從期待傑瑞德大伯快點去世的漫長等候中回來的時候,她也很常被獨留在父親面前。傑可斯門脈的領導者,艾德羅納克地區的州長,膝下無子,所以他的頭銜會傳給弟弟,在那之後會傳給朱利安。至少他底下已經沒有其他孩子了。珍娜和卡斯賓這對雙胞胎在湖居者之戰的時候不幸喪命,這件事不但使得他們的父親膝下無骨肉可繼承,連活下去的意願都沒了。柯瑞安的父親接下這祖傳的位置只是早晚的事,他也不想再浪費時間等待了。這件事看在柯瑞安眼裡,婉轉點形容的話就是不合常理。她完全無法想像要是自己這樣對待朱利安是什麼情景,不論他讓她多生氣都一樣。站在一旁冷眼看著他在悲傷中度日,這是一種醜惡、毫無關愛的行為,光是想到就讓她覺得反胃。但我可完全沒有領導門脈的意願,爸的話若不說他圓滑老練,也可說是一個野心極大的人。
等到終於接位崛起後他打算做什麼,柯瑞安並不知道。傑可斯門脈規模小又不重要,身為一個與世隔絕之地的監管家族,有的就是那麼點貴族門脈血統讓他們得以勉強度日。當然,還有潔絲敏,她會確保大家都假裝自己沒有快要溺斃的模樣。
潔絲敏用一種自己年齡一半的人會表現出的優雅姿態坐下,枴杖在髒兮兮的地面上敲了敲。「簡直荒唐,」她對著陽光下紛飛的灰塵喃喃說道,「要找到好家僕真是越來越難了。」
特別是妳付不起薪水的時候啊,柯瑞安在心裡冷諷道。「是的,堂姐,真的很難。」
「嗯,拿過來我看看傑瑞德送了什麼來。」她說。她伸出一隻乾枯的手,手掌一張一闔的動作讓柯瑞安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咬住嘴唇,逼自己不要說出任何不該說的話,然後拎起兩件大伯送來的禮服,放在潔絲敏坐的沙發上。
潔絲敏嗤之以鼻地以朱利安審視古老文字的態度檢視著兩件禮服,瞇起眼睛看著縫紉和蕾絲工藝、揉捏布料、在兩件金色的禮服上挑起根本不存在的線頭。「中規中矩,」過了好一會兒以後她說道,「是有點過時了。這兩件都不是最新流行的設計。」
「真是令人驚訝。」柯瑞安無法自拔地拉長了語調。
啪一聲,枴杖重擊在地面,「不准諷刺,這麼不得體的行為,好人家的小姐可不能做。」
嗯哼,可是我見過的每一位小姐似乎都特別擅長此道啊,包含妳在內,如果我真要把妳列入小姐的行列裡的話。的確,潔絲敏已經至少十年時間沒有名列皇家宮廷的成員之中。她根本不知道最新流行的設計是什麼,而且她沉浸在琴酒的世界裡的時候,連現任國王到底是哪一位都說不清楚。「泰比瑞斯六世?五世?不,仍是四世才對,絕對是這樣,那老頭就是不死。」柯瑞安則會溫柔地提醒她,現在統治的國王是泰比瑞斯五世。
在他死後,他的兒子,皇太子,則會成為泰比瑞斯六世。不過他喜愛戰爭這件事眾所皆知,柯瑞安不禁懷疑皇太子究竟能不能活到接任王位的那一刻。諾他王國的歷史一直都少不了克羅爾家族的縱火者在戰爭期間死去的記載,大多數是王子和其堂表親。她暗中希望王子會死,只為了看看這麼一來會發生什麼事。就她所知,他沒有其他手足,而如果潔絲敏替她上的課可靠的話,克羅爾門脈的堂表親不只少,還很勢弱。諾他王國跟湖居者已經打了一世紀的仗,但眼看國內另一場戰爭也早晚要引爆。這場戰爭是在貴族門脈之間的戰鬥,搶的是另一個門脈登上王座的機會。不過傑可斯門脈是沒有勝算的,他們家族向來如此微不足道,就跟堂姐潔絲敏一樣。
「嗯,若妳父親傳來的消息可靠的話,這些禮服很快就會派上用場了。」潔絲敏放下禮物,繼續說道,完全不在乎時間,也沒把柯瑞安在場這件事放在心上,逕自從長袍中取出一個裝滿琴酒的玻璃瓶大喝了一口。杜松子的味道充斥在空氣之中。
柯瑞安皺起眉,視線從不斷扭扯著手帕的雙手上抬起,「大伯狀況不好嗎?」
啪。「這是什麼蠢問題。他狀況不好都已經多少年了,妳也不是不知道。」
柯瑞安的雙頰一白,「我的意思是更糟,他是否狀況又更糟了?」
「海利斯是這樣想的。傑瑞德已經被送到宮廷的廂房去,社交活動一類幾乎一概不出席,更別說他的行政會議或州長會議了。妳父親最近越來越常代替他出席,除此之外,妳大伯似乎決心要把傑可斯門脈的財庫全都喝酒喝空。」說完她又喝了一口琴酒,柯瑞安差點被這之中的諷刺逗笑了,「真是自私。」
「對,真自私。」年輕的柯瑞安喃喃說道。妳都還沒祝我生日快樂呢,堂姐。但她沒有追究這件事,若是被說不懂得感恩,她還是會難過的,就算說她的人自己根本就是吸血水蛭也一樣。
「看來朱利安又送妳一本書了吧,噢,還有手套。真好,看來海利斯把我的建議聽進去了。史柯儂思帶了什麼來給妳啊?」
「沒有收到。」還沒有。莎拉跟她說要她等一等,她送的不是什麼可以被跟其他東西堆在一起的禮物。
「沒有禮物?那她還坐在這裡吃我們的食物、占我們家的空間……」
柯瑞安使盡全力讓潔絲敏的言語左耳進右耳出、逕自散去,像被風吹過的天空中的雲朵。她把注意力放在昨晚看的說明書的內容中。電池、正負極、主電池為一次性、二次電池可充電使用……
啪。
「是的,潔絲敏?」
一個瞪大雙眼的老女人盯著柯瑞安,她臉上的不悅寫滿了每條皺摺,「我這麼做可不是為了我自己好,柯瑞安。」
「嗯,但絕對也不是為我好。」她忍不住咬牙說道。
潔絲敏爆笑回應,笑聲之尖銳磨人,好像隨時會吐出塵土一般。「妳就是喜歡這樣,是不是?覺得我樂於坐在這裡看妳擺臉色、挖苦人?不要把自己想得這麼了不起,柯瑞安。我這麼做,單純只是為了傑可斯門脈,為了我們所有人。我比妳還清楚我們擅長什麼事,我也記得以前我們還住在宮廷裡的時候,跟著高層參與協商條款,我們當時對克羅爾國王和他們的火焰而言如此不可或缺。我都記得。這世上沒有比記憶更令人痛苦的東西、也沒有比記憶更沉重的懲罰了。」她把枴杖換手拿,一根手指頭細數著上頭她每晚擦亮的珠寶。藍寶石、紅寶石、祖母石和一顆鑽石。這是追求者或朋友或家人送的,柯瑞安不知道,但是這些珠寶就是潔絲敏的珍寶,她的雙眼像寶石一樣閃閃發亮。「妳父親會成為傑可斯門脈的王爵,妳哥哥會在他之後接手,這麼一來就只剩妳需要找個屬於妳的王爵了,妳該不會想要一輩子留在這裡吧?」
像妳一樣。這其中的暗示十分清楚,柯瑞安突然覺得無法讓自己張嘴卻不說出喉中這句話,所以只好搖搖頭。不,潔絲敏,我不想留在這裡,我不想變成妳。
「很好。」潔絲敏說道,枴杖又往地上敲了一記,「那就讓我們開始今天的進度吧。」

那天晚上,柯瑞安提筆開始書寫。她的筆尖掃過朱利安送她的禮物的頁面上,猶如刀割會流血般留下墨水的筆跡。她寫下一切。潔絲敏、她父親、朱利安。一想到哥哥獨留她一人去面對迎面而來的颶風,那心裡的無力感。他有莎拉了,晚餐前她看見他們接吻,雖然她露出微笑,假裝大笑出聲、擺出替他們臉紅模樣開心的反應,但柯瑞安心裡其實覺得很絕望。莎拉本來是我最好的朋友,莎拉是唯一屬於我的東西。但是現在已經不再是這樣了,就跟朱利安一樣,莎拉也會離去,直到最後,柯瑞安所有的一切只剩被遺忘的家裡的灰塵和被遺忘的人生。
因為不論潔絲敏怎麼說,不論她怎麼誇飾、謊稱柯瑞安有什麼所謂的前景,其實根本做什麼都一樣。沒有人會娶我,至少我沒有想要嫁的對象。對此她既感到絕望又坦然接受。我永遠不會離開這地方了,她寫道,這金色的高牆就是我的陵墓。

即便貧窮、不被重視,柯瑞安還是對未來寄予希望!她渴望像快樂的鳥兒一樣飛出囚禁自己的小小世界,只是,華麗的宮殿真的能讓她快樂起來嗎?還是,那只是另一道禁錮她的枷鎖呢?……

紅皇后

維多利亞.愛芙雅◎著

定價:320元
特價:79253

紅皇后(Ⅱ)玻璃劍

維多利亞.愛芙雅◎著

定價:380元
特價:79300

紅皇后(III)籠中鳥

維多利亞.愛芙雅◎著

定價:420元
特價:79332

召喚師(1)魔力初現

塔蘭.馬薩魯◎著

定價:360元
特價:79284

階梯之城

羅柏.傑克森.班奈特◎著

定價:399元
特價:79315

繫結姊妹(1)真相師

蘇珊‧丹納德◎著

定價:380元
特價:79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