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和生物皆會面臨自然淘汰

在大都會裡,穿著一身西裝,一手拿著用舊了的名片簿,四處拜訪客戶的上班族,揮汗如雨的忙著趕路。 在商業社會裡身為組織裡的一員,想要活下去,就像活在「不是吃人就是被吃」的世界裡一樣。不是搶到工作,就是被人搶走;企劃案不是被採用,就是遭否絕,當真是攸關生死存亡的競爭。絕不能一直揮空棒。不能說喪氣話。得要餬口才行。還要有一家老小等著要養。 另一方面,在乾燥的灼熱大地──非洲,那裡同樣不斷上演著攸關生死存亡的鬥爭。 在閃耀的金黃大草原,有成群為了活命而吃草的斑馬和飛羚。乍看像是悠閒平靜的時刻,但危險正悄然無聲的逼近,有兩隻母獅子就潛身在數公尺遠的草叢裡。 獅子也必須得填飽肚子,有家人在巢穴裡等著餵養。野生動物的世界,每天都上演獵食與被獵食的戲碼。 就算是單槍匹馬無法收拾的獵物,只要一次好幾隻展開團隊合作,一樣能取其性命。家族的通力合作很重要。雖說是百獸之王,但要是胡亂朝成群的獵物展開襲擊,只會造成獵物往四面八方逃散,最後一片混亂,搞不清楚該襲擊的目標為何,而狩獵也就此失敗收場。 必須縮小範圍,鎖定目標。像體力欠佳、落單的小斑馬,有腿傷在身的飛羚,這些露出破綻的對象,都是絕佳的狩獵目標。 兩隻母獅展開攻擊,小斑馬們慢半拍才發現敵人。雖然也跟著匆忙逃離,但前方埋伏了另一隻母獅。就在斑馬努力想甩開後頭緊追而來的獅子時,那隻早已埋伏好的獅子展開攻擊。 斑馬卯足全力跳躍,後腳猛踢,極力抵抗,本能的展開反擊。但最後仍被這三名獵人扭斷脖子,腿和腹部的鮮肉陸續被撕裂扯碎。 自然界的規則很簡單。強者生存,弱者淘汰。這就是查爾斯.達爾文所說的「天擇」,一種很單純的進化規則。 在此試著以跑得快和跑得慢為例,來解讀達爾文的這項規則。個體的能力有其差異(變異),跑得快的父母會生下跑得快的孩子(遺傳)。跑得較快的動物,能甩開肉食性動物的追擊。肉食性動物的體力也有其極限,會從容易獵食的對象開始獵食(選擇)。在這樣的結果下,跑得快的斑馬會被上天選中,而能留下自己的孩子。能力優異的動物因此得以存活。 這是自然界的法則,不過人類所創建的社會也是一樣。擁有「道德」的生物就只有人類,但藉由道德來控制的人類,既然也是在自然界中一路進化而來,便無法完全擺脫這個法則的桎梏。為了不讓敵人吃掉自己而展開行動,在被吃掉之前展開反擊,人類具有此等潛藏的本能。因此我們可以說,人類所建立的組織同樣也暗藏了弱肉強食的結構。 讓我們回到灼熱的大地非洲吧。 三隻母獅子擁有許多孩子,都是同一個父親。獅子狩獵的成功率並不高,只有三成左右。好不容易獵捕到斑馬,孩子們就能免除飢餓之苦,可以繼續存活一段時日。 獅子採整個家族共同生活,稱之為「獅群(pride)」。獅群裡由一~三隻公獅、多隻母獅,以及牠們的孩子所組成。公獅領導獅群,守護家人不受其他競爭的公獅侵擾。 一旦被其他公獅占領獅群,兩歲以下的小獅子們都會被新的公獅殺害。因為幼獅被殺害後,母獅會暫時進入發情期與新的公獅交配,然後生下新的小獅子,獅群中公獅的基因就此更換。 成為新爸爸的公獅,為了將自己的基因傳給孩子,會拚了命保護家族。在孩子們被趕出獅群、自力更生之前,若不能守住自己的獅群,就無法留下自己的基因。 唯有強者才能生存,但野生的世界可沒這麼單純,不是單單一個「強」字就能說明一切。就結果來看,「存活者才是厲害」,這句話可說是生物的歷史。 真正重要的是存活──這句話裡存在著從生物身上學到的「活命的智慧」。

◎生物的原點是「生存」

人類的歷史也一樣。更強的男人打贏戰爭,存活下來;更強的男人守住了女人們。你現在能活在這世上,全都拜你的祖先之賜。你的祖先們脈脈相傳的基因,在與敵人(獵食者)和病原體的搏鬥中一路戰勝,或是一路夾縫中求生存,這才將基因傳給了你。 你的祖先想必過了一段很壯烈的日子,躲避肉食性動物的獵捕,忍受疾病,挺過殘酷的戰爭人禍和天災。所以你現在能活在這世上,就「生物學」來說,已經可證明你是位勝利者。 只要這麼想,應該會對自己現在活在這世上感到自豪。 反過來看,現今的世道容易生活嗎?其實不然。活在這個時代的我們,每天都不斷在戰鬥。儘管不是直接賭上生死,但每天都為了生存而奮鬥。 舉例來說,在各種人際關係中,或許會因為某種情況而成為遭霸凌的一方。小孩和年輕人總想結交夥伴,有了「同一掛」,自然就會有「不同掛」。當兩掛人馬之間勢均力敵時,就成了派系鬥爭,可是一旦雙方的平衡瓦解,位居弱勢的一方就會被欺負,遭對方篡奪權位。雖然殘酷,卻是現實。多感且纖細的青年,歷經和各種對象的消耗戰後,以此做為成長的歷練,存活了下來。 而在大人的社會裡,位居弱勢者挺身與惡勢力對抗,最後將對方打趴的連續劇,收視長紅。有人說這是代替上班族說出心聲,有人說這是個懲惡揚善、簡單易懂的好故事,各種解釋都有。 但身為進化生物學者的我,並不這麼認為。 所謂的進化生物學,簡單來說,就是針對生物在漫長的歷史中如何延續生命,如何讓流傳自己的基因給後世的這項技術更加發達、發展,以科學的方式加以闡明的一項學問。從進化生物學者的觀點來看,「打倒對方,或是被打倒」、「吃掉對方,或是被吃」這種人類為生存而展開的戰鬥,正是我們每天都在上演的劇碼,將它寫實的戲劇化,人們對此產生反應,本能受到刺激,產生自我投影,然後連續劇便大受歡迎。 忍不住暗中將自己的身影與劇中人重疊的我們,是在「道德」與「現實」的夾縫間受苦,名為「人類」的動物。 尤其翻開男人的歷史,可說是一部獵人、支配者的歷史。在自己變為弱勢者之前,會在比自己弱小的人面前展現自己的厲害,令對方服從。而對於完全不是對手的強者,則是戒慎恐懼,用盡各種手段逃離對方。基於這樣的天性,只有存活下來的人成功將基因留給了後代。 如今在我們周遭,有無數的資訊像洪水一樣氾濫。什麼才正確?正確的資訊在哪裡?要加以判斷,可說是既困難又複雜,而我們就生活在這樣的現代社會裡。 被資訊耍得團團轉,被迫面對工作的壓力或是人際關係上的麻煩事。只要活在世上,便有斬不斷的苦惱。我們所面臨的這眾多問題,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解決呢? 其實很簡單。進化生物學教導我們,只要重新站在「生物的原點」即可。生物的原點,就是「生存」。 每天都要「求生存」。如果沒能順利活下去,就沒有明天。若能成功「繁衍子孫」,在進化生物學上就算滿分。

◎向生物對抗獵食者的策略學習!

在生物的世界裡,有獵食者和被獵食者之分。被獅子獵食的斑馬、被螳螂獵食的鳳蝶,以及被強者奪走性命的小生物們,難道就沒有希望嗎?不,其實不然。當你拿「一頓晚餐」和「一生的性命」來比較孰輕孰重,就可清楚明白這個希望為何。 了解生物與不可違抗的敵人對峙時,是如何迴避這樣的事態發生,正是本書的重要主題。各位若能從中得到啟發,讓你在「現今」這個時代順利存活,並成功的一一度過擋在你面前的難關,那將是我最大的欣慰。 這種「順利擺脫敵人攻擊的方法」,在生物學上稱之為「對抗獵食者的策略」。 「獵食」這種行為,對獵食者而言,不過只是一盤晚餐的選擇。但是對被獵食者來說,卻是性命攸關的大事。工作的分配和公司的人事,不也一樣嗎?對分配者來說,這不過只是他下的一步棋,但是對接受工作分配的人來說,卻是攸關上班族往後人生的大事。 所以被獵食的一方,以及接受工作分配的一方,使出渾身解數採取迴避遭獵食的策略,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想要存活,並非只有採取物理性的戰鬥這個方法。符合進化生物學的正確解答,如前所述,是將自己的基因傳給後代。也就是努力存活,繁衍子孫。 身為進化生物學者的我,對被獵食的生物們「不讓自己被獵食的智慧」做過一番調查。只有專家們才知道的這些知識,是生物們用來提高自己生存率的智慧,應該也能在我們的生活中派上用場。 前面提過,道德是只有我們人類才擁有的特權,但其實許多不具有道德的生物,在進化的過程中學會「不讓自己被獵食的智慧」,也顯得多彩多姿。其中有些做法,以擁有道德的人類眼光來看,可能會覺得有點於心不忍。但如果人都死了,那講道德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對牠們來說,「自己能存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只要不觸犯法律,我們人類不妨也暫時將道德的觀念擱在一旁,試著參考生物們的智慧,應該會大有用處才對。

◎拖延、擬態、寄生……多彩多姿的絕招

在第一章會介紹,命運並非光憑基因來決定。從最近的進化生物學得知,我們所生存的環境能對你的基因進行修飾,改變你的生活方式。進化生物學教導我們,如何讓我們體內所組成的「可變基因道具」顯現,展開自我防衛的智慧。 第二章介紹會將眼前所面臨的問題「往後拖延」的生物們。例如什麼時候該生孩子?應該現在就生嗎?還是往後拖延,先活命再說,以後再生?生物通常會被迫做出選擇。 許多動物進化出一種突然靜止不動的行為,人稱「裝死」。這也是將問題往後延,是生物所進化而成的一項技術,可說是「不會馬上就決定問題答案的智慧」。像這種「不決定的智慧」,是積極的停止思考,度過眼前危機,以此活命的方法。 第三章針對生物們為了不被獵食而學會的「擬態」這項技術做介紹。模仿天空、海、土壤的顏色,變身成不能吃的東西,模仿難以下嚥的生物,生物們為了生存各顯神通。 「在惡劣的季節,靠睡覺來度過」是我在第四章要傳達的訊息。沒有上班時間和退休制度的生物們,會配合環境變化,巧妙度過「情況不利」的時節。我們也應該學習進化生物學式的休眠方法。當寒冬來臨時,生物們會蟄伏不動,進入「冬眠」。每當秋天到來,牠們為了忍受寒冬,會積極的改變體內的結構。 生物進化的歷史,可改說成是和「寄生」對抗的歷史。在第五章,我們想針對在生物界蔓延的寄生,以及抵抗寄生的行為,來取經學習。 若以進化生物學的觀點來說,我們可以明白,弱者想以自立自強為目標,根本就搞錯方向。弱者們勢必得針對彼此的弱點來互補。就像鮣魚一樣,借助強者的力量來求生存,這也是一種「聰明人的生存方式」。 第六章會介紹相去不遠的「寄生」與「共生」。若以進化的觀點來看,可以從中明白,許多寄生者在不知不覺間採取了一種和宿主共生的生存方式。寄生者與被寄生者之間,有時會發展成共生的關係。 看來,兩者在歷史上的關係長短是關鍵。舉例來說,就像人類和細菌。我們受細菌保護,而細菌也在你的保護下生存。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棲宿在你腸道裡的細菌,一旦少了它,我們甚至連消化食物都辦不到。 我在前面提到,就進化生物學的觀點來看,能存活下來的才是正確。這點從歷史來看,同樣昭然若揭。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這三人在亂世中存活的不同模式,常被人拿來當例證。信長有志向和夢想,從秀吉身上感覺得到「只要肯做就辦得到」的希望。但就進化生物學的觀點,真正符合正確生存方式的人,無疑是家康。 信長死於本能寺之變。秀吉的嫡子秀賴在大坂夏之陣自殺身亡,就此斷絕血脈。而另一方面,年輕時便充當人質,給人狡猾形象的家康,生下十一男五女,其子孫歷經江戶幕府的終結,至今依舊繁榮。 若以進化生物學的觀點來思考,假設信長和秀吉的生存方式為零分,家康的生存方式則高達一百分。

◎犧牲旁人以求存活的技術

我多次觀察蜘蛛捕食甲蟲的行為,從中明白了一件事。當蜘蛛放開獵物,朝牠注視的時候,如果附近有其他東西在動,牠的注意力馬上便會被吸引過去。舉例來說,像身為觀察者的人類為了記錄而挪動雙手時,手的影子以及放在旁邊瓶子裡的其他昆蟲的動作,牠都會有所反應。 我試著將蠅虎擺到電腦前,發現牠對游標的動作也會馬上做出反應,也會對雷射筆的亮光有反應,改變方向,顯然誤認為是獵物。 原來如此。我在二○○四年發表的論文中,只在培養皿中放進一隻甲蟲進行觀察,但如果是放入多隻甲蟲來觀察,應該就會明白蜘蛛注意的對象不是裝死的個體,而是會動的個體! 我們急忙著手展開新的實驗。首先只將不會動的long系統甲蟲放進培養皿裡,接著各將一隻不會裝死的short甲蟲和long甲蟲一起放進培養皿內觀察。結果很明顯。只將long甲蟲放進培養皿時,只有大約四成的機率可免於被獵食;但若是和short甲蟲成對一起放入時,long系統的甲蟲則有高達九五%以上的機率逃過被獵食的命運。 換言之,和不會裝死,只會到處亂跑的個體在一起,懂得裝死的個體就能存活。 另外,同處在一個環境裡的其他個體,就算是不同種類的昆蟲,結果也一樣。我試著將另一種常在麵粉裡頭和擬穀盜一起發現的甲蟲,和會裝死的擬穀盜擺在一起。結果和會裝死的個體擺在一起時,其他種類的甲蟲有高達七成的機率被蜘蛛吃掉。但如果是和不會裝死的個體擺在一起,則會有八成的存活機率。 在存放麵粉或白米的野外場所,擬穀盜不可能獨自生活,牠們大多是成群從麵粉或白米當中湧出。像以小麥為食的其他甲蟲或蛾的幼蟲這類的其他昆蟲,也會混雜著棲息其中。 換言之,會裝死的個體是藉著自己靜止不動,來讓獵食者的注意力轉向其他獵物上,藉由這種做法來提高自己的存活率──這個理由就此成立。 換句話來說,會裝死的個體是犧牲身旁的其他個體,讓自己存活。

◎猜拳後出是對的!

讓敵人的注意轉往他人,自己就此獲救。同樣的場面,在我們人類的社會中也很常見。 就舉會議為例吧。雖是討厭的工作,但勢必得有人去做的事,成了討論的議題。像這種時候,大部分人應該都會在心裡想「我就盡可能別和上司對上眼,就這樣含混過去吧」。要是隨便提意見,而被上司點名道「既然這樣,就由你來試試看如何?」那可受不了。這時使出的策略就是裝死,等其他人先有所行動。我們可以說,人類確實是依照本能採取生物學上的正確生存策略。 既然是以上班族的身分謀生,想將問題往後拖延的場面便會不斷登場。典型的例子就是上司提出要求,要你「想個好點子」。話說,不可能總是想得出好點子,只要想不到「特別」的好點子,「往後拖延」就是個辦法。像這種情況下,與其說出自己想到的爛點子,惹上司不高興,還不如往後拖延還比較好。 不過,如果現場都沒人發言,裝死就發揮不了效用。正因為有想要積極出點子的人存在,「沒提案的人」才得以活命。就像這樣,在任何場面下,都有其他人可以積極地處理問題,做為往後拖延戰術的「裝死」才能奏效。 我原本想命名為「after you(你先)策略」,先搶先贏的做法其實沒那麼有用,往往都是排第二或第三的人最後贏得成功,而這個事實與我提出的方法似乎有共通之處。搶先的冒險者開拓市場,接著大企業投入高額的資金,以更幹練的商業模式擴大市場占有率。進化生物學證實了商場上這種不顧道德,「猜拳後出有效」的殘酷面。 事實上,在生物的世界裡,猜拳後出是「常識」。舉例來說,當母蜻蜓與兩隻以上的公蜻蜓交尾時,之後前來交尾的公蜻蜓會用自己陰莖前端的倒刺,將最早交尾的公蜻蜓留在母蜻蜓體內的精子全都清走。接著再注入自己的精子。藉由這樣的做法,母蜻蜓的卵所孵化出的孩子,全都是後來交尾的公蜻蜓的孩子。 另外還有這樣的案例。假設有成群行動的牛,為了得到新的覓食區,面對一條非橫渡不可的河川;河裡有鱷魚,沒人肯帶頭進入河中,這時年長的牛會從後方撞年輕的牛,使其跳入河中。可說是殘酷已極。 我們將話題拉回裝死的研究上吧。 我們提出主張,說明勒克斯頓教授的指正並不適用於蠅虎和甲蟲之間的關係上,而且裝死是犧牲個體周遭「四處亂動的旁人」,為自己帶來利益的策略,並整理成論文。而就在二○○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公開發表的隔天,《Science》雜誌的線上版(Science shots)附上解說「為何裝死是生活在群體或社會中的動物們進化而來的有效戰術呢?這項發現是加以輔助說明的報告」,向全世界發布,受到世界各國媒體的關注。

◎大企業裡有很多員工不工作的原因

如果這項說明正確,那麼,自然界所有的個體都裝死的話,則裝死的當事者便得不到好處了。 為了證明這是否能套用於生存在自然界中的昆蟲,我們從各地採取各式各樣的甲蟲,徹底調查集團中會裝死的類型占有多大的比例。 結果得知,不論哪個集團,其大部分的個體都不會裝死,要不就是只能裝死幾秒,便馬上醒來。但也從中查出,當中有些集團,以很少數的比例潛藏著裝死達數分鐘之久的個體。同時也從中明白,以擬穀盜的情況來說,棲息環境中有很多天敵的集團,會裝死的個體比例也比較多。 會裝死的個體悄悄潛藏在四處亂動的個體較多的集團裡,只求自己能存活,可說是一群懂得「利己生存術」的傢伙,這點也得到了證實。而這正是讓往後拖延的生存策略產生進化的土壤。 如果套用在公司的話,正因為自己周遭有許多喊著「好,我來做」四處亂動的員工,往後拖延的策略才能奏效。也就是說,這是個人力過剩但資訊流通性不佳的大型組織。愈是日本典型的大型組織,裝死策略奏效的可能性愈高。 要是有上司感嘆「部下都不會自動自發」、「都不敢冒風險」,這可能是組織文化的一種展現,因為對部下來說,這麼做才能將存活的可能性提高到最大。總裁必須發現這個事實才行。並非自己的部下不行,部下們只是很正確地採用最適當的生存策略罷了。 倒不如說,如果上司感嘆這種狀態,成了常態化,那麼公司可就真的有危機了。這麼一來,戰略性地往後拖延的部下,會認定組織已沒有未來,而就此離開。集團恐怕馬上會被獵食者啃食殆盡,就此滅絕。喪失生存用的多樣性,被競爭對手徹底擊潰。 所以上司要懂得識別誰是策略性往後拖延的部下,誰是什麼都沒想、只會把工作擱著不管的部下,這點非常重要。沒必要每個人現在都全力衝刺。當每個部下都順著慣性行事時,也需要有一旦狀況改變,能為了存活而採取因應措施的部下。 當每個人(員工)的能力都失去變異時,就無法跟上狀況的變化,這樣的生物(組織)集團會滅絕,這是三十六億年來,以自己的存活當賭注,榮枯盛衰的情景反覆上演的生物界常識。

躍遷:「羅輯思維」最受歡迎的知識大神教你在迷茫時代翻轉人生的5大生存法則!

古典◎著

定價:380元
特價:79300

Google神速工作術:如何在人工智慧時代保住你的飯碗?學會Google「10倍成長思維」,再忙也能創造10倍成果!

彼優特‧菲利克斯‧吉瓦奇◎著

定價:320元
特價:79253

闖世代:租來的夢想,不是真正的夢想!低薪低就時代想要實現夢想,闖,就對了!

尼爾‧派泰爾、派屈克‧維拉斯柯維茨、喬納斯‧柯夫勒◎著

定價:380元
特價:79300

迷你思考:麥肯錫超高效率工作計畫術,用最少的力量,獲得最大的成果!

大嶋祥譽◎著

定價:350元
特價:79277

總裁獅子心【20週年全新修訂精裝版】

嚴長壽◎著

定價:350元
特價:79277

大前研一決斷聖經:一句入魂!「大前哲學」集大成之作,晉身職場勝利組的88條黃金守則!

大前研一◎著

定價:280元
特價:79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