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你負重前行 深情微電影 文字擺渡人 新書分享會 真心試讀 延伸推薦
即日起,新書預購79
皇冠讀樂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 讀冊
請,好好善待你的青春,
珍惜,屬於它的每個唯一。
曾經,我們把愛情當成了天,彷若比生命還重要。
後來,誰也沒有死,愛情卻替我們償了命。
直到有一天,便不再有後來,
現實成了道洪流橫在我們中間,
誰也跨不去,於是只能揮手告別。
站在時光的此岸,望著回憶悄悄消失在海平線的彼岸,
有時,會想念起生命中的某些片段,
不濃不烈,不黏不熱,就僅是朦朧地想起,
如同昨夜的夢囈,宛若回憶的碎片,睜眼,
再淡淡地忘記。
漸漸泛黃的照片裡,
有個女孩,即使把你看透,卻仍然喜歡你。
有個男孩,即便自身難保,也願意為你負重前行。
還有還有,那個在最虛榮的年紀,
一無所有,卻願意鼓起勇氣改變世界的,你。
其實,每個人,在自己的故事裡,都是主角。

42個屬於他們的真實故事,也是屬於你的真切心情。樂擎發揮「文字擺渡人」的功力,將每個愛與失落、深情與孤獨的瞬間,用畫面感十足的文字撿拾補綴,而故事中每個微小的感動,都將成為生命裡最美好的風景。
      
路人甲的愛情
媽媽型朋友
    

樂擎

IG逾54萬人追蹤,博客來、金石堂暢銷作家,TEDxNCUE年會分享講者,經常受邀至全台灣各高中、大學演講。 一個從回答升學問題,不知為何會有一堆人跑來問感情問題,聽著聽著,最後愛情、友情、親情、生活什麼問題全回答了的奇怪寫作者。大概,面對人生這艘船,都不是自己能掌舵的吧? 雖然出書被要求要寫自介,但偏偏我不想拿很多經歷把自己吹噓得多厲害。因為實際上我不是,我僅凡人,故事聽得比較多的凡人。可我覺得有時候,也唯有凡人能了解凡人,能知道對方正經歷的,能感同身受,能在這相同的煢煢世間中前行時,給彼此力量。 自稱「文字擺渡人」,擺渡人不需要厲害,需要的是傾聽。若傾聽的同時存在太強烈的主觀,就不可能進入對方的世界,亦無從知道那些藏在隻字片語之中,對方真正想望的是什麼?希望你也能在這些文字中,找到你自己。 另著有《筆尖上的擺渡人》、《那些關於上大學,你需要知道的事》、《才18歲,你可以成為任何人》。
    

樂擎新書分享會

【台北場】 時 間:8月24日(週五)19:00~20:30 地 點: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圖書館校區)綜合大樓202演藝廳 台北市和平東路一段129號 【台中場】 時 間:9月1日(週六)14:30~16:00 地 點:誠品中友店11F書區 台中市北區三民路三段161號中友百貨C棟11F 【高雄場】 時 間:9月8日(週六)14:30~16:00 地 點:誠品高雄大遠百店17F書區中庭 高雄市苓雅區三多四路21號大遠百百貨17F
無需報名,自由參加。現場座位有限,請提早入場。 主辦單位保留變更或取消活動辦法的權利。 詳細活動辦法請參見皇冠臉書。 活動洽詢:(02)2716-8888分機305盧小姐。
      

穿著制服的妳披著婚紗走來

「請問妳是?」 「茜,新娘的高中同學。」 「歡迎歡迎,簽這裡就好了,裡面請!」 宴會廳內人聲鼎沸、觥籌交錯,一眼望過去粗估,應至少席開了四十桌,可裡頭,我一個人都不認識。 除新娘外,我誰也不認識。 「嗨,我可以坐妳旁邊,一起吃飯嗎?」 我有點訝異地抬起頭,這一年高二,分組後班上我一個熟的同學都沒有,內心慌張得不知所措,早知道不選自然組了,被家人念讀女校選三類幹嘛就算了,以前的朋友也都在社會組,不是才剛分組嗎?她們怎麼都好像認識了?怎麼辦?怎麼辦?這種糾結已經進行了一整個上午,雖然強裝鎮定,但實際上真的好想要哭。 從小,我就是那種有社交妄想恐懼症的女孩。公車上同學略過我身旁的空位,逕自坐到後面去,我就會想她是不是討厭我?為什麼不想跟我一起坐?路上碰到沒很熟的人,瞬間想法是:拜託妳看不到我,妳看不到我,不要跟我揮手啊!拜託!在廁所推開門前,會先偷聽外面的聲響,有人在的時候就不想走出去,總覺得被看到上廁所莫名尷尬;問老師問題,即使他在說什麼我仍完全不懂,可不想尷尬下去,假裝點點頭就算了。最討厭在餐廳和陌生人併桌吃飯,眼睛擺哪好像都不是,只得拚命趕緊把飯吃完走人;很害怕被誇獎,總覺得自己沒有這麼好,配不上這些誇獎。尤其是唱生日快樂歌時,永遠跟白癡一樣傻笑,只想找個地洞鑽,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表現。 「可以。」我平淡地回,然而,內心早開心到爆炸,終於有人願意來跟我說話了,嗚嗚嗚。她的名字叫做婕,個性外向不外向很難說,因為對外人其實挺安靜的,可一在熟人面前,便會跟變個人似的,嘰哩呱啦講個沒完。 但我肯定她很善良,非常善良。 「明天一起去讀書嗎?」婕問。 「對不起,以後我可能都不能去了。」 升高三那年暑假,我爸爸在一場風災的搶救復電工程之中,受了重傷,變成需要長期照顧。家裡經濟頓失支柱,還多了額外的醫療費用支出,存款很快就耗盡,在迫不得已之下,平時上課,每週末我都得去打工貼補家用。 這件事,我只有讓婕知道。 「總務,可以問一下我欠繳多少錢嗎?對不起拖了這麼久……」 邊說心跳邊不斷加速,很害怕如果她說出的數字,連我所有錢都不夠,我該怎麼辦。 「妳不是早就交了,妳在說什麼?」總務一臉疑惑地看著我。 「我早就交了?」 「對呀,紀錄有打勾,妳是有哪本書要多訂嗎?」 「沒有」 「我是什麼時候交的呀?」 「我也忘了欸,不過我記得是婕一起拿給我的。」 「妳幫我交了多少?。」在廁所,我紅著眼問婕。 「幾百塊而已啦!」 「騙人,書都不只這些錢,加上考卷一定不只。」 「唉呦,那不重要。」 「重要,我覺得很重要。」 「就真的沒多少咩!」 「妳怎麼可以這樣……」說著,我就哭了,哭得我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唉呦唉呦唉呦,幹嘛哭呀,我真的不記得多少啦!」 「妳騙人!」 「多少,跟我說,我要還妳。」 我用手臂擦了擦眼淚,勉強壓抑住哽咽,拿出口袋的錢要遞給她。 然後她就哭了。 「妳是不是不把我當朋友?」 ???這下換我愣住了。 「妳以為只有妳會哭喔,會哭了不起喔?」 「奇怪,我也會心疼妳呀,妳去打工這麼辛苦,平時還要上課。」 「我拿的是自己的零用錢,我做錯什麼?我錢愛怎麼花妳管我,妳兇什麼兇呀!」她邊哭邊揉眼睛。 「我沒有兇啦……」我手足無措地趕緊搖頭。 「真的?」 「真的。」 「那我要抱抱!」 她突然露出狡黠的笑容,我才知道被騙了。 「好嘛!」抱著時,她在耳邊輕聲對我說:「對不起,沒經過妳同意。」 「可妳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妳不覺得妳把重擔都自己背,對我很不公平嗎?」 「眼睜睜看妳這麼辛苦,還得藏著不跟任何人說,我也很煎熬耶!」 「以後會讓妳還,但現在,讓我先幫妳嘛,好不好?」 「好」 那天我用力抱著她哭了好久好久,哭到她的頭髮都是我的眼淚跟鼻涕。 「真的超噁的,我有點後悔。」後來回憶時,她笑著跟我說。 可我們還是失散了,沒什麼特殊原因,就是上大學後各自有了圈子和目標,我也曾想過無數次要約她,可看著她在FB上跟朋友幸福洋溢的模樣。總覺得,她不需要我了,也忘了確切從何時開始。有天,便再沒聯絡,直到前陣子,家裡跟我說收到她的喜帖為止。 看完了典禮,遠處的她正一桌一桌的道謝。我心想夠了,便傳訊請我先生來門口接我。 「禮物!」 我才剛動念想起身,她就突然跑到我身旁坐下,拿了一袋東西給我。 「不用啦,太客氣了!」我趕緊揮手。 「欸,參加婚禮有不拿禮物的嗎?妳要讓我衰喔?拿啦!」 「這些年,過得好嗎?」語氣一轉,她跟我聊起了當年。 她說:她也很想我,可知道我在警大念書管很嚴,她怕打擾。 她說:我結婚時只公證沒找她,讓她偷偷難過了很久,怎麼可以這樣? 她說:知道現在的我過得幸福,當警察很辛苦吧?要加油。 在我正開車門時,她給了我個大大的擁抱,還叮囑禮物是特別版的,回家才能看。可我才上車就忍不住好奇心,在後座便拆了,裡頭放著我後來大學還她的錢,和剛剛才包的禮金。這麼多年,她連信封袋都沒拆。 卡片上僅簡短寫著:人來了,就好。 即使把你徹底看透了,也仍喜歡你。 這是我看過那些能超越時間的友情,所共同擁有的模樣。

改變我一生的胖女孩

高中,我們班上有一個胖女孩。可能過去沒處理好,臉頰上留有一些密密麻麻、深淺不同的紅痘印。家境猜測也有困難,制服是穿二手舊版的,平時午餐看她都是吃飯糰、麵包之類,吃得非常簡單。個性很文靜,開學相處幾週下來都與世無爭,就固定一兩個坐附近比較好的朋友,偏偏在我們學校,高二全都要參加個啦啦隊比賽。我們班很熱衷這件事,覺得非贏不可,除平時下課偷練外,放學也會留下來加緊練習。 「我放學後還有事,不能參加,對不起。」她總是這樣道歉。 一開始還好,但多幾次她都不能參加後,漸漸開始有人說起話來,尤其她不太會跳,常在練習時落拍,更激起當時負責這個項目,也是班上人緣最好的女生反感。 「為什麼就妳不能來啊?」 「我是真的還有事,非常對不起!」她一臉愧疚。 「就妳有事其他人都沒事嗎?大家也是犧牲去補習、社團留下來的呀,憑什麼就妳每次都不來練?」 「妳跳很好那也就算了,啊妳又跳這麼爛,每次都妳出問題,妳到底是不是這個班上的一分子?」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哎呀,算了啦,隨便妳,不想來我們班就說啊,有本事回去妳的實驗班嘛!」 她高一時念的是實驗班,不知為何高二才到我們普通班來。 「我沒有這樣想……」她頭已經低到不能再低。 然而,帶頭的女生並沒有放過她,開始用這件事大做文章。說她過去在實驗班人緣就很差,功課又不好,才會轉來我們普通班;說她根本骨子裡就瞧不起我們普通班學生,一心想著要回去,才會對班上活動都無心。 接著開始各種排擠,前後交換考卷時,故意把她考卷改得極為嚴格,字寫稍微不清楚都算錯;打掃時,把她一個人分到最麻煩的掃區,誰都不陪她去,就她一個人去清理廁所;取了像是棉花糖女、紅豆冰女之類暗諷她身材和臉上痘印的綽號,故意在她身旁猛叫,她對此也逆來順受,沒有告過一次狀,更沒有反擊過任何一次。 「這裡有人坐嗎?」 有天早晨,我在公車上碰到她,想坐到她身旁,我覺得班上那群人已經對她太過分了,她好似有些訝異,愣了幾秒才搖搖頭,說沒有。 在車上我問了她很多,才知道她爸爸因意外癱瘓了,家裡頓失經濟支柱,她放學後是得趕緊回家接手照顧爸爸,讓媽媽能去上夜班。原本念實驗班也因生活重擔實在太重,週末都還要打工,她覺得自己無力待下去,只好退掉。她講完後,拜託我不要說,她不希望這件事讓其他人知道。 下車後,我們不過是沿路一起走進教室,就有人來問我說:「你幹嘛跟棉花女一起走啊?」 「胃口很好喔,這麼龍你也吃得下去!」 「欸,你不要讓OO知道這件事!」 那刻,我真的覺得很可悲,在人家為生活努力掙扎時,你們可以為了個無聊活動搞排擠,到底幾歲?書念去哪了?這活動不是辦來凝聚感情的嗎?計較輸贏成這樣還有啥小意義?但礙於才答應不能說,我只得搖搖頭,說我不在乎。 幾週後,歷史課要分組報告。在老師宣布給我們五分鐘自己找組員後,班上鬧烘烘成一團,很快就各自成組,並上台登記。就剩她一個人始終正襟危坐地在位置上,默默看著大家分組完,沒有說一句話。 「咦?十五號同學還沒分到組耶,有組還缺人嗎?」老師看了看登記表後問。 台下沒有回應。 「那我直接分了喔,十五號就去OO那組好了!」 OO正是帶頭排擠她的女生。 「蛤?老師我們不要啦!」OO立刻出聲反應。 「跟她同組她又不會做事,她超沒責任感的!」 「讓她自己一個人同組啦!」 胖女孩仍舊沉默不語,半句反駁都沒有。 可她卻哭了,眼淚直直從兩頰滑下,連擦都沒有去擦。 看到這一幕,我真的氣到了極點,一時腦熱,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直接把桌子往走道一翻,站起來大吼:「幹,妳夠了沒有啊!?」 「做人留點口德好不好?排擠人有趣嗎?」 「好好同學要當到這樣,真他媽的有夠噁心!」 「X您娘勒,老師我跟十五號同組啦!」 全班頓時鴉雀無聲,連老師都被嚇傻了。 誠實說:我自己也被自己嚇傻了,手一直在抖,只是騎虎難下,桌子都掀了,總不能這時才很孬地坐下。只好拿著身後的椅子,直接坐到她旁邊去。 這之後,陸續有很多人來道歉。他們說他們也覺得OO真的做過分了,可之前一直不敢說,到了最後,OO也親自來向她道歉。她只輕輕笑了一下,跟對方說「沒關係,我也有做錯的地方。」 直到高三畢業,她跟班上同學變得融洽很多,個性也相較過去開朗,已經到能跟同學真正小開玩笑的程度。我們感情一直不錯,我指考數乙都完全是靠她拯救的,一路從均標都勉強拉到了頂標。上了大學,我們考到同校不同系,她整個人瘦下來,小化妝遮痘印已經到幾乎看不見的程度,又換了個偏分長髮的清秀髮型,不敢說漂亮,但絕對有中等以上,跟高中時已是徹底判若兩人。 我現任女友都是靠她追到的。 「那時候這麼多人跟妳聊天,為什麼妳會喜歡我啊?」我問過我現任女友。 「我聽她說過你的故事,覺得還滿帥的啊!」 「我覺得一個男生好不好,看怎麼追的一點都不準,想追妳的時候每個都嘛很好,但善不善良,怎麼對其他人的騙不了人!」 「幹嘛?你會讓我後悔嗎?」 「才不會!」我對著她的臉烙下深吻。 欸,雖然我們好陣子沒聯絡了,但我還是想說,妳才是改變我人生最大的那個人。 謝謝妳。 最討厭的,就是有些人即使到高中、大學,卻仍在玩國小排擠人的那套爛遊戲。 學著站出來吧! 你永遠不會知道,給自己十秒的勇氣, 你便能改變多少的人生,多大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