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你的眼淚會被收納,你的煩惱會獲得理解。在這裡,可以讓你的願望成真……勇奪日本7大獎榮耀!2018本屋大賞第1名《鏡之孤城》
×
鏡中世界 直木賞名家 日本獨家專訪 先讀為快 延伸推薦
即日起,新書預購79
皇冠讀樂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 讀冊
隨書附贈:狼少女×鏡世界雙面書衣

書衣正面

書衣反面

內封正面

作者簽名扉頁


現在於博客來、金石堂、誠品買書,限量再加贈「金屬鑰匙書籤」一個!
贈品以實物為準,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對國中生活充滿期待的「小心」安西心,才過了一個月就感到徹底絕望,因為她受到班上同學真田美織的欺負,但更讓她心寒的是,原本無話不說的好友小萌竟然也加入了排擠她的行列。
恐懼與不安緊緊糾纏著小心,只要一想到上學,她就渾身不對勁。小心開始足不出戶,將「心」封閉在自己的房間裡。
直到那一天,房間的大鏡子突然放射出七彩光芒,小心好奇地伸手一摸,整個人就被吸了進去!鏡子的彼端聳立著一座孤獨的城堡,小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為一切是在作夢,此時一位戴著狼面具的女孩乍然現身:「安西心同學!恭喜妳被選為這座城堡的特別嘉賓!」
「這裡是哪裡?」「為什麼她會知道我的名字?」小心還來不及回神,城堡的鐵門便已緩緩地打開,裡面還有其他六名跟小心一樣的國中生。狼少女不疾不徐地向大家宣布:這裡藏著一把鑰匙,找出來的那個人,就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

「直木賞」名家最撼動人心的催淚神作! 日本全國書店店員最想銷售的書No.1!
2017《國王的早午餐》節目年度書籍大賞!
打敗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榮獲《達文西》雜誌「BOOK OF THE YEAR 2017」小說部門第1名!
埼玉縣高校圖書館館員票選推薦書籍第1名!
第11屆神奈川縣學校圖書館員大賞!
2017熊本縣學校圖書館大賞!
2017啟文堂書店文藝書大!
    

辻村深月

1980年2月29日生,日本山梨縣笛吹市人,畢業於千葉大學教育學院。從小就喜歡看推理小說,小學6年級時因為看了《殺人十角館》而成為綾辻行人的超級書迷,並在綾辻行人的影響下,開始提筆創作,花了4年時間完成厚達1400多張稿紙的處女作《時間停止的校舍》,並一舉贏得講談社為鼓勵新人作家所舉辦的「梅菲斯特賞」而正式出道。 2011年,以《使者》獲頒「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2012年,再以短篇小說集《沒有鑰匙的夢》榮獲「直木賞」,對於多半頒給長篇小說的「直木賞」來說實屬難能可貴。2018年,更以《鏡之孤城》獲選「本屋大賞」第一名,並囊括《國王的早午餐》節目年度書籍大賞、《達文西》雜誌「BOOK OF THE YEAR 2017」小說部門第一名等7大獎,創下超過55萬冊的驚人銷售成績! 另著有《冰凍鯨魚》、《我的料理量匙》、《太陽坐落之處》、《零八零七》、《島與我們同在》、《今日諸事大吉》、《請殺了我》、《水底祭典》等書。

別害怕長大,沒事的

《鏡之孤城》× 辻村深月

皇冠文化集團主編許婷婷日本專訪
    Q1.《鏡之孤城》有奇幻的設定,帶著一點懸疑,同時也是一部成長小說。想請教老師是如何發想這個故事的呢? 

剛出道的時候,所寫的故事一直都是以孩子為主角,但至今也寫了不少關於大人的故事。畢竟最初開始寫作的時候,我還只有二十多歲,心情上也絕對和孩子們比較接近。到了被稱為大人的年紀,自己也成為了母親,於是我開始思考,現在的自己來寫關於孩子們的故事,能夠寫出怎樣的作品?所以這次我就想以國中生為主角來進行創作。
也許在台灣也是這樣吧,孩子們會說學校有多麼好玩有趣,但實際上學校發生的事卻不只有快樂而已。我自己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常有這種感覺,那就是學校應該要是個充滿歡樂的地方才對啊,為什麼我這麼不快樂?我好奇怪。
所以我才想以那些,對學校的無聊、不舒服和帶來的不快樂感到困惑,最終選擇不去學校的孩子為主角。我覺得現在的我或許擁有足夠的能力,來重新思考學校這個場所的意義是什麼,這也是我用那些不上學的孩子為主角的原因。

Q2.透過這個故事向大家傳遞什麼訊息?  

從孩子的角度來看,大人是一種完全不一樣的存在,也可能會在某一天,覺得自己突然長大了,忽然產生一種和過去的自己完全不同的感覺,但同時也可能會覺得,大人大概不會願意了解這樣的轉變。
因此我對大人曾經有過一種反抗的心態,隨著時間過去,如今重新用大人的角度來看才發現,當時自己並不是突然間就從一個孩子長大了,孩子與大人的「時間」其實是緊密相連的,我們都一樣,和每個孩子一樣,都是一起慢慢長大的。我非常希望能將這個感覺傳達給孩子們。
還有,孩子可能會覺得大人一點都不可靠,但就算大人再怎麼沒用,我希望能透過故事裡陸續登場的人物,還有那些守護在孩子四周的大人讓孩子知道,如果真的有需要,大人還是可以成為孩子的依靠。
大人在讀這本書的時候,可能會覺得這是以孩子為主角的故事,和現在的自己沒關係,但只要能讀到最後,一定就會發現這個故事寫的其實是大人自己。
所以不管是孩子還是大人,我非常希望大家能從各種角度來閱讀這個故事。 

Q3.您是在幾歲的時候才覺得自己長大了? 

就算到了現在,其實我也不覺得自己已經長大了。剛出道的時候,因為年齡和孩子們比較接近,寫的故事若以學生為主角似乎比較不會讓人覺得奇怪。但現在我又再重新開始寫國中生的故事,國中生卻反應說:「為什麼妳這麼了解我們的心情?」這反而讓我覺得有點落寞,畢竟我也當過國中生啊!但也許他們並不這麼覺得。 

Q4.《鏡之孤城》能召喚出讀者內心的孤獨感,孤獨的人能從這個故事中得到共鳴及安慰。故事裡的孩子都很孤獨,卻在同類中找到陪伴。但其實孤獨並不是孩子的專利,即使是大人也常常感到孤獨,老師在之前的訪談中曾經說過這本書是「寫給所有孩子和曾經是孩子的人。」想請教老師,出道以來您擁有許多讀者,也有家庭,您現在還會覺得自己孤獨嗎?或是孤獨對您來說已經有了不同的意義?在孤獨的時候,您也有一個像是「鏡之孤城」的地方可以安慰妳嗎? 

畢竟再怎麼說,作家都是一個人的獨力作業,而不是協力的工作。但就算在寫作的過程感覺到孤獨,我卻知道自己是和故事外的讀者緊緊相連的,因此就算過程是孤獨的,但感覺卻很美好。而且獨力作業也滿快樂的,這與協力的工作不同,因為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完成的,因此不會有什麼吵架的情況發生。所以說,這是一個孤獨但又快樂的工作。
另外,因為寫了這本書,也讓我知道擁有這種痛苦的人並不是只有我自己而已,或是就算不能和討厭的人相互理解也沒有關係,類似像這些經驗都是學校不會教的事情。《鏡之孤城》僅僅只是一本書而已,若能藉此讓大家展開多方思考,我覺得也是一件令人感到快樂的事。 

Q5.您在寫小說的時候是否有什麼堅持? 

盡量不要裝腔作勢,也不使用太難的文字,用每個人都能理解的文章來書寫沒人寫過的情感和事物。非常希望大家都能讀到故事的最後,這本書很厚,因為深怕讀者們會覺得太難而放棄,所以我才用大家都能懂的文字來寫這部作品。 

Q6.故事裡的主角都是國中生,在這個「小孩以上,大人未滿」青黃不接的年紀特別容易多愁善感,老師對這個年紀的煩惱是否深有同感,才創作出這麼一部以國中生的煩惱為題材的小說?或者,《鏡之孤城》裡有沒有哪個角色的處境或心境,是來自您過去經歷過的感受,而使得這位角色的形象最貼近您?

雖然故事的主角有七個人,但也不是說是其中的某一位就是我的化身。我在每個人身上都加入了自己體會到的一些事物。國中的時候我也常常覺得周遭沒有一個大人了解我,他們說我一天到晚只會和書玩而已,但那對我來說卻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回憶國中時的自己,就算覺得無處容身,我的房間也沒有像小心他們一樣擁有會發光的鏡子。相對而言,「書」就成為了我心中發光的鏡子,就像一扇門扉。
當我打開書本,就能前往從沒去過的地方,超越性別與年齡的限制,別人的心情、別人的生命都在書中一一展現。《鏡之孤城》是一個奇幻的故事,帶領大家前往城堡中的世界,而對我來說,我心中的城堡就是書中的世界了。
希望讀完這本書的人,也都能去發現自己是否擁有這樣的世界。 

Q7.老師您國中的時候,最喜歡的書籍或是類型是什麼? 

我最喜歡的類型是推理小說了。綾辻行人老師的《殺人十角館》是我最喜歡的作品。 

Q8.編輯對《鏡之孤城》有一個感觸是:「長大」似乎是一件很恐怖的事,那種恐怖甚至不亞於大人的世界。對老師來說,「長大」是一件恐怖的事嗎?如果恐怖是成長的必經之路,對於即將成為大人的孩子們,或是仍然陷在恐怖中的大人們,老師有沒有什麼話是想要告訴他們的呢? 

對「長大」這件事感到恐怖的孩子來說,只要能讀到故事的最後,就能接受到這樣的訊息:「別害怕長大,沒事的。」
長大的過程,隨著年齡的增長可能多少會感到恐懼,但是當我們成為大人之後,就會發現小時候所想像那些了不起的大人,其實根本都不存在。
就算進入了職場,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後,也會開始發現自己其實還是一樣,根本沒有改變。
當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就開始回想自己還是孩子的時候,希望得到大人什麼樣的幫助?自己對什麼事情覺到討厭?我覺得這些事情若能在這本書裡表現出來應該會相當不錯。
年齡的增長也許是一件可怕的事,但知識、回憶同時也會在我們的心中不斷累積。只要想到那些非常快樂的事物,以及一同成長的夥伴,並能去享受生命中不時會出現的改變,其實倒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Q9.結局相當不可思議,非常感動人心,也讓人忍不住想起那個14歲的自己。想請教老師,如果有機會遇見14歲的你,你會對他說什麼呢? 

因為我非常想要成為一位作家,所以我會告訴14歲的自己說:「妳的願望必會實現。」但若是我這樣告訴她,她一定會開始偷懶,所以我不打算告訴她這件事情。或者,還是告訴她好了,不過要她立刻忘記。 

Q10.給台灣讀者的話 

九月我會在台灣舉辦簽書會,我非常期待前往台灣。《鏡之孤城》能夠被翻譯出版,讓台灣的各位讀到這部作品,我真的非常高興。
這部小說揉合了奇幻、推理、青春的成長物語等元素,透過這本書,大家若能了解辻村深月是一位什麼樣的作家,擁有什麼特質,我會非常地高興。同時也非常期待讀者跟我分享讀後的感想,這也是教人非常歡喜的事情。
  
「小心」安西心和「小萌」東条萌原本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長得可愛、又是運動高手的東条在學校非常受歡迎,小心也以擁有這樣的朋友而感到高興。沒想到小心因為遭到同學真田美織的排擠,拒絕去上學,而東条竟也開始刻意疏遠她,即使幫老師將上課的講義帶給小心,也草草了事地立刻離去……

小心的房間裡有一面大型穿衣鏡。
自小心擁有自己的房間後,家裡就幫她裝了這麼一面橢圓形的粉紅石框鏡子。見到鏡子裡的憔悴面容,小心不忍繼續看下去,只覺得好想哭。
掀開窗簾、確認東条已經走掉後,小心緩緩地倒在床上。今天的電視亮光格外刺眼,聲音依舊小到幾乎聽不見。
自小心開始待在家裡後,爸爸就沒收了她的電動,說是不去學校又打電動會荒廢學業。本來爸爸還想把電視也收掉,但在媽媽的阻止下作罷。「先看看狀況再說吧!」媽媽說。
當時小心簡直恨透了爸爸,然而,現在小心卻無法保證,自己一定能抗拒電動的誘惑。爸爸說得沒錯,如果他沒沒收電動,小心肯定一天到晚沉浸在遊戲之中。因為就連沒電動可打的現在,小心也都沒在念書。
國中的功課應該更難吧?我肯定跟不上。今後我該如何是好?
這光真的好刺眼喔⋯⋯把電視關掉好了⋯⋯
「咦?」小心一抬頭,嚇得倒抽了一口氣。
電視是關著的。
小心早就把電源關掉了。
一直發光的,不是電視,而是門口附近的鏡子。
「咦?」
被嚇呆的小心,沒多想就走向鏡子。鏡子裡面閃閃發光,亮到幾乎讓人無法直視。而另一頭,似乎有什麼東西。
小心將手伸向鏡面。
待她回過神來,指尖傳來一股熱流,卻又能感受到鏡面的冰涼觸感。然而,問題不是出在溫度,當她用力將手伸進鏡子裡時——
「哇啊!」
小心不禁尖叫出聲。
鏡子將她整個手掌吸了進去。那裡沒有鏡子該有的硬度,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水壓感。
再這樣下去小心一定會跌倒,整個人被吸進鏡子之中。
「我不要!好可怕!」小心還來不及反應,身體就被那道光吞噬其中。刺眼的強光逼得她閉起眼睛,那一瞬間,她彷彿通過了一個冰涼的神秘之地。
她很想叫媽媽,喉嚨卻發不出聲音。
身體彷彿不是自己似的,她分不清自己是在上升還是前進,全身被一股引導的力量所包圍。

「喂,醒醒啊!」

右臉頰傳來地板的冰涼觸感。
小心無力起身,只覺得腦袋深處隱隱刺痛,口乾舌燥。那個人又叫了她一次——

「喂,妳醒一醒啊!」

是女生的聲音,聽起來是個國小低年級的小女孩。
小心身邊可沒有年紀這麼小的小孩。她甩甩頭,慢慢恢復意識後起身,看向聲音的方向。然而,這一看卻嚇得小心目瞪口呆。
那裡站著一個怪異的女孩。
「妳醒啦?安西心。」
狼⋯⋯臉。
她臉上戴著祭典上賣的那種狼面具。
怪異的還不只這一點,她戴著狼面具就算了,還穿著一套華麗的粉紅色蕾絲洋裝,彷彿要去參加婚禮或鋼琴發表會似的,活像個莉卡娃娃。
而且,她剛才是叫了我的名字嗎?
一片混亂中,小心慌張地四處張望。
地板散發著祖母綠色的光輝。這是哪裡?這場景,小心彷彿在故事書《綠野仙蹤》中看過。 這讓她不禁懷疑,自己是否掉進了卡通或舞台劇的世界。
就在這時,小心注意到頭上的巨大陰影。抬頭一看,她不禁深深倒抽一口氣,不可置信地摀住嘴巴。
眼前竟然有一座城堡。
還是西洋童話中那種富麗堂皇的城堡。
「恭喜妳!」正當小心瞠目結舌地看著城堡時,忽然間,有個聲音響徹雲霄。
因為女孩戴著面具,所以小心看不見她的表情,也不確定她嘴巴有沒有動。但這聲音應該是她發出來的。
狼面女孩繼續說——
「安西心同學!恭喜妳被選為這座城堡的特別嘉賓!」
小心還來不及回過神來,城堡的鐵門便發出陣陣悶聲,緩緩地打開。

***

小心的腦袋先是一片空白,才意識到自己必須趕快逃走。

太可怕了!
狼面女孩抬起頭,用她那不知是何表情的臉龐看著我。我應該是在作夢吧?這應該只是幻覺吧?神啊,拜託快讓這一切消失吧!——然而事與願違,狼面少女沒有消失,依舊仰望著小心。
小心戰戰兢兢地轉過頭,發現身後有面正在發光的鏡子。
那面鏡子雖然和小心房裡的不同,大小卻差不多,鏡框上排著五顏六色、有如水果糖一般的寶石。小心二話不說,拔腿就往鏡子衝去。這面鏡子應該是通往小心房間的通道,只要穿過鏡子,就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
沒想到,狼面女孩從後面一把抱住小心的腰,將小心撲倒在地。
「不准逃!」
小心被她這麼一抱,在祖母綠的地板上跌了個狗吃屎。
「別逃啊!我可是從早上忙到現在,前前後後已經面試了六個人。妳是最後一個!已經四點了,快要沒時間了!」女孩說。
「誰管妳啊!」
小心終於發出聲音了,她難得口氣那麼差。反正這是在作夢,對方年紀又比她小,應該沒關係吧?總之,現在她的腦筋一片混亂。
小心使勁掙脫狼面女孩的懷抱。轉頭看向後方,城堡依然聳立在眼前。
那城堡猶如夢幻世界的產物,跟迪士尼樂園的灰姑娘城堡如出一轍。
小心覺得這一切都是夢,但眼前的情景很明顯不是夢境,腰上的女孩沉甸甸的。一想到這裡,小心更是全身發毛,拚命爬向發光的鏡子。
「妳這人有什麼毛病啊!難道妳對眼前的城堡一點都不好奇嗎?我一個小孩子這麼伶牙俐齒的,妳不覺得奇怪嗎?接下來也許有大冒險、異世界的神秘旅程在等著妳耶!妳難道就沒有半點期待嗎?妳怎麼一點小孩子的想像力都沒有啊!」
「我才不要咧!」
小心哭喊道。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小心的直覺告訴她,現在快跑還來得及。
只要趕快回頭,這一切就可以當作沒發生過。
情況愈來愈混亂,小心的頭腦卻慢慢冷靜了下來,這讓她感到非常害怕。這女孩講了一堆小心難以理解的事,在在都告訴小心這不是在作夢!
狼面女孩雙手環得更緊了,小心被她抱得喘不過氣來,緊張得大呼小叫。
「這裡可以讓妳美夢成真喔!平凡如妳也可以許一個願望喔!妳聽我說!」
我已經在聽了啦!——小心很想這麼說,但女孩的懷抱緊到她發不出聲音。小心雖然不忍對小孩下手,但事到如今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小心使勁一甩,推開狼少女的頭。她的頭摸起來又小又軟,是個貨真價實的小孩,讓小心嚇了一跳!小心死命一推,終於掙脫了她的懷抱。
她連滾帶爬地跑向鏡子,伸手摸向鏡面。跟來時一樣,身體彷彿沉入水中一般被吸入鏡中。
「站住!」
小心對狼少女的叫聲充耳不聞,只是屏住呼吸、閉起眼睛,整個人被吸入鏡子裡,融入亮光之中。
「妳這傢⋯⋯。——明天再過來喔!」
狼少女的聲音在小心的耳中嗡嗡作響,之後,各種聲音都變得愈來愈遙遠。

小心回頭一看,自己已回到房間的鏡子前。
鏡子已沒有發亮,映出小心瞠目結舌的表情。
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
「剛才究竟是怎麼回事?」小心下意識地將手伸向鏡子,又慌慌張張地縮回來。
鏡子裡是小心熟悉的房間,以及自己的身影。
但是⋯⋯鏡子裡會不會有人正在看著我呢?那個狼少女會不會伸出手來抓我?一想到這裡,小心就感到寒毛直豎。
幸好,鏡子並沒有動靜,只是靜靜地照映出小心這邊的景象。
小心看了一眼電視上方的時鐘,不禁嚇了一跳。都已經這個時間了!電視已經開始重播小心最近很愛看的連續劇。
——剛才是怎麼回事?
小心默不作聲地咬著唇,往後退了幾步,遠遠看著鏡子。
那是幻覺嗎?
小心穿著一身睡衣,腰上還殘留著被人用力抱住的感覺。
她戰戰兢兢地靠近鏡子,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把鏡子翻過來,然後飛也似地逃開。
手指微微發抖。
「剛才是怎麼回事?」小心出聲問。
喉嚨發出聲音後,小心才想起剛才自己對別人大吼大叫的事。她因為平常很少跟人講話,偶爾自言自語聲音都很沙啞。然而,剛才她罵人的聲音卻非常宏亮。而且,她已經很久沒有跟家人以外的人講話了。
這是在作夢嗎?記得好像在哪裡看過⋯⋯說白天作的夢叫「白日夢」,一般人都會作白日夢嗎?
我是不是生病了?
稍微冷靜下來後,小心終於能思考了。一想到自己可能不正常,她心裡就七上八下的。怎麼辦⋯⋯我該怎麼辦?難道我是因為一天到晚待在家裡才出現幻覺?怎麼辦?
——狼少女說,那裡可以讓我美夢成真。
雖然腦袋混亂不堪,小心卻不經意想起狼少女說的話。
——平凡如妳也可以許一個願望喔!
這句話在小心耳內迴響,如果這真是幻覺,未免也太鮮明了吧?她因為不放心,不斷瞄向翻過來的穿衣鏡。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媽媽的聲音——
「我回來了!」
因為怕媽媽發現她偷看電視會被罵,小心急忙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抬頭喊道:「妳回來啦?」媽媽中午在電話中說今天會早點回來,還真的很早呢。
下樓前,小心忍不住又看了一次翻過來的鏡子,但鏡子已不再發光。

媽媽心情很好,對小心也很溫柔。
「小心,今天媽媽要桿麵皮,包妳喜歡的那種餃子喔,妳要不要一起包?」媽媽將手上的超商袋子放在門口,裡面裝著咖啡牛奶、優格、魚肉香腸。自從小心整天待在家裡後,媽媽就不時抱怨家中食物消耗得很快,要一直「補貨」很麻煩。
「媽⋯⋯」
「嗯?」
媽媽穿著一身套裝,頭髮整齊地盤在後方。她將銀色髮飾拿掉後,脫了鞋子便往廚房走去。
小心本想跟媽媽說剛才的事,但看到媽媽的背影,她卻退縮了。她不想破壞媽媽的好心情,而且,她不覺得媽媽會相信,因為就連小心這個「當事人」都不敢置信。
「⋯⋯沒事。」小心拿起塑膠袋,準備把食物放進冰箱。
媽媽轉頭看向欲言又止的小心,輕輕拍了一下女兒的背說:「沒事的。」
「媽媽沒有在生氣中心的事。」看來,媽媽以為小心是要為早上的事跟她道歉。
「沒辦法,畢竟今天是第一天嘛!但媽媽真的覺得那裡還不錯,如果妳改變心意,記得跟我說喔!媽媽今天打電話去的時候啊,喜多嶋老師,是叫喜多嶋老師嗎?那個老師也說,妳想去隨時都可以去。真是個好老師。」
「⋯⋯嗯。」
小心被剛才的事嚇得魂飛魄散,早將今天沒去中心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一想到早上的事,心情又沉重了起來。媽媽聲音很開朗,言語之間卻透露出「她希望小心去,小心卻沒有去」的失望,那只會讓小心覺得,媽媽是在責怪她。
「下次上課是禮拜五喔。」
「嗯。」小心輕聲點頭。

爸爸今天也比平常早下班,晚飯前就回來了⋯⋯大概是媽媽有跟他聯絡吧。
「哇!今天吃煎餃啊?」爸爸完全沒提中心的事,開心地坐到餐桌旁。
「老公,你還記得嗎?小心小時候吃煎餃只肯吃皮。」
「我記得我記得!她每次都把餡挖掉,只吃皮。」
「對啊,後來我乾脆自己桿麵皮。想說她既然不吃內餡,那我就把皮做好吃一點。」
小心手上的白飯根本沒吃幾口。
「小心,妳還記得這件事嗎?」爸爸問道。怎麼可能記得呢?這件事小心從小到大聽了幾十次,每吃一次煎餃爸媽就要講一次,但充其量只是爸媽自得其樂罷了。
「不記得了。」
小心顯得興趣缺缺。她明明已經跟媽媽說過自己吃不下那麼多,但媽媽每次還是盛一大碗飯給她。
這兩個人,希望我一直當個只肯吃煎餃皮的孩子。
——回到我無法去上學之前的樣子。

晚上睡覺時,小心很擔心鏡子會再次亮起。但看來是她想太多了,鏡子完全沒有要發光的跡象。
她鬆了一口氣,卻沒有完全放心。就連鑽進被窩閉上眼睛,都還是忍不住頻頻看向鏡子。
進入夢鄉前,她迷迷糊糊地想著:「搞得好像我在期待什麼一樣⋯⋯」那時狼少女對小心大喊:「妳難道就沒有半點期待嗎?」說實在話,是有一點,她確實有點期待會發生什麼特別的事。
這讓她想起了知名奇幻故事——《納尼亞傳奇》。
在《納尼亞傳奇》中,家裡的衣櫥是通往異世界的入口,若真有那樣的仙境,誰不憧憬呢?
我當下逃走是對的嗎?我是不是白白放棄了天大的好機會?可是⋯⋯我的仙境嚮導可以不要是狼嗎?可以跟愛麗絲一樣是兔子嗎?
小心愈來愈搞不懂自己了,她既害怕想逃,卻又按捺不住心中的期待。但無論如何,鏡子不再發亮了,她突然覺得既可惜又落寞。
如果——
如果鏡子又亮起的話,我是說如果,如果又亮起的話。
我再進去一次應該沒關係吧?
小心有如溶化一般沉沉睡去……

戴著狼面具的少女究竟是何方神聖?她說的話是真的嗎?那座詭異的城堡,真的能夠實現自己的願望?小心忍不住好奇,不禁一步步踏進這個鏡中的奇幻世界……想要揭開鏡中世界的秘密和狼少女的身分真相,絕對不能錯過感動日本全國書店店員的奇幻神作《鏡之孤城》!
    
定價:280 元
特價: 79 221
放入購物車
      如果能再見已逝的人一面,你最想見的是誰?

使者

辻村深月─著 榮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 由《仁醫》導演改編拍成電影! 宮部美幸、大澤在昌、伊集院靜等文壇名家一致激賞! 他們是生者與死者的「中間人」,專門接受在世者的委託,召喚已逝的人見面。對步美來說,擔任「使者」其實很無奈,他總懷疑,那些委託人在和死者見面後,真的能就此獲得救贖嗎?然而在經歷了一次次的「任務」後,他才逐漸了解:無形的感情,比什麼都要真實,唯有解開心結,人生才能繼續!而他也終於有了勇氣去探究父母的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