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我可以斷言,這本書中出現的湯川學,是「整個系列中最出色的伽利略」!《禁忌的魔術》
×
伽利略的抉擇 推理天王 搶先試讀 東野圭吾作品
即日起,新書預購79
皇冠讀樂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 讀冊
        湯川學高中母校的學弟古芝伸吾和他同樣是科學癡,深信掌握科學的人,就能夠掌握世界。在湯川的指導下,伸吾創立了物理學研究會,之後更追隨湯川的腳步,考進帝都大學。眼看新的天才科學家即將誕生,原本與姊姊相依為命的伸吾,卻因為姊姊的離奇死亡,選擇離開了帝都大學。
悲劇已無可挽回,但這只不過是一個開端。刑警草薙奉命調查自由記者命案,發現竟然與伸吾姊姊的死息息相關,且因牽涉眾議院議員,案情陷入膠著。而伸吾也消失無蹤,警方懷疑他正在策畫危險的復仇計畫。
草薙要求湯川阻止伸吾,湯川相信熱愛科學的伸吾,絕不會利用科學殺人,但隨著伸吾的計畫越來越明朗,湯川也不禁懷疑起自己是否真的了解他。一邊是最驕傲的學生,另一邊則攸關人的性命,夾在中間的湯川,一向引以為傲的理性即將全面崩潰……

科學,是一個中性的詞,會根據使用者的心態,成為助力或是禁忌;信任,也是一個中性的詞,會依照相信的對象,受人讚揚或是唾棄。而「伽利略」系列中足以稱之為中性詞的「湯川學」,在《禁忌的魔術》裡,也將因為公義和私情間的拉扯而變質。
東野圭吾所說「全系列最棒的伽利略」,網友評價「最像人類的湯川學」,讓草薙改觀的「拒絕配合的昔日搭檔」,這些都是湯川學,卻都不是你認識的湯川學,因為以理性出名的他不可能放任學生殺人,不可能會的——
他真的不會嗎?
      
    

東野圭吾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該書並連續4年蟬連台灣各大書店排行榜,創下空前銷售佳績。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另著有《徬徨之刃》、《美麗的凶器》、《異變13秒》、《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操縱彩虹的少年》、《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人魚沉睡的家》、《白金數據》、《虛像的丑角》、《戀愛纜車》、《雪煙追逐》、《禁忌的魔術》、《危險的維納斯》(暫譯,皇冠即將陸續出版)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帝都大學理學院歷史悠久。古芝伸吾一踏進理學院的大樓,立刻覺得空氣不一樣了。這當然不是指大樓內有霉味或是灰塵的味道,而是整個空間散發出一種富有格調的香氣,令人聯想到古老的博物館和美術館,也可能只是老舊的牆壁、地板和天花板上恰到好處的傷痕和污垢,讓人產生了這樣的錯覺。
有兩名學生迎面走來,兩個人都比伸吾年長,一臉嚴肅的表情討論著什麼。擦身而過時,他們都沒有看伸吾一眼,伸吾猜想他們可能在討論高難度的研究內容。在這裡,每個人看起來都像是優秀的前輩研究人員。
上了樓梯之後,沿著走廊,終於發現了他要找的研究室。牌子上寫著「第十三研究室」,門上掛了一塊去向告示牌。根據去向告示牌標示,伸吾要見的人正在研究室內。
伸吾用力深呼吸後打開了門,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工作台,工作台後方有兩個人。一個身穿白袍的人坐在桌前,另一個看起來像是學生的年輕人站在旁邊。伸吾看不到他們的臉。
「呃,不好意思……」伸吾戰戰兢兢地開了口。
像是學生的年輕人轉頭看著伸吾,但身穿白袍的人只是輕輕舉起一隻手而已。
「等一下,要遵守先來後到。」他說話的聲音低沉而宏亮,伸吾覺得充滿懷念。
他走進室內,關上了門,站在那裡聽另外兩個人說話。年輕人似乎正在挨罵。
「總之,以後要避免這種疏失,再簡單的計算,也一定要親自驗算確認結果,不要被別人的結果影響。」身穿白袍的人用嚴厲的語氣說道。
「我知道了。」年輕人縮著脖子回答,有點沮喪地走出了研究室。伸吾目送他離去後,對著身穿白袍的人的背影開了口。
「那個……」
「你是第五個人。」身穿白袍的人張開手指,「我也對其他人說了,交報告的期限不會改變,我在第一堂課時就已經預告過了。」
「報告?」伸吾抓了抓頭,「請問這是……」
「不是嗎?」身穿白袍的人轉動椅子看著伸吾,收起了原本嚴肅的表情,立刻心虛地笑了起來,「喔……」
「湯川老師,好久不見。」伸吾笑著向他鞠了一躬。
「我記得你是……」身穿白袍的人——湯川用食指指著他說:「是古芝,沒錯,你是古芝伸吾。」
「沒錯。」伸吾興奮地回答。湯川不僅記得自己的姓氏,還記得名字,讓他感到很高興。
「好久不見。你怎麼會來這裡?啊,該不會……?」
「沒錯。」他用力點了點頭。「託老師的福,我考上了工學院機械工學系。」
「是嗎?」戴著眼鏡的湯川瞪大了眼睛,「太好了,恭喜你。」
湯川站了起來,伸出一隻手向他走來。伸吾在牛仔褲上擦了擦手上的汗,才和湯川握手。
「是不是有一年了?」湯川問。
「對,那次是高中春假期間,所以一年多了,不好意思,我一直想著要和老師聯絡。」
「這種事不重要,你忙著準備考試吧?之後的情況怎麼樣?有人加入社團嗎?」
「有兩個人,今年也有一個一年級的學弟加入。」
「那真是太好了,所以暫時擺脫了廢社的危機。」
「全靠湯川老師幫忙。」
「我並沒有做什麼,是你努力的成果。」湯川微微搖了搖手,走向流理台,「你有時間嗎?我來泡咖啡。不,我們去學生食堂好了,不瞞你說,我到現在還沒吃午餐。」
「對不起,我沒時間了。我要去打工,我目前在家庭餐廳打工。」
「打工?從白天就開始打工?」
「平時都是晚上打工而已,但今天是星期六。」
「對喔。」湯川輕輕點了點頭,「你果然很辛苦。」
「不,我沒問題。我之前也曾經告訴過老師,我家都靠姊姊養家。」
「你姊姊……的確聽你說過。」
「我下次還可以再來找老師嗎?」
「當然歡迎啊,希望下次可以多聊幾句。」
「我會在不打工的日子來這裡。」
「嗯,就這麼辦。你的手機號碼沒變吧?」
「還是以前那個號碼,那我先告辭了,打擾了。」伸吾鞠了一躬,走向門口。
「古芝,」湯川叫住了他,伸吾停下腳步,轉頭看著湯川。湯川說:「歡迎你來到帝都大學,加油喔。」
「好!」伸吾精神抖擻地回答。
走出理學院的大樓,伸吾用力吐了一口氣。因為緊張未消,所以身體有點熱。能夠見到好久不見的恩人,讓他興奮不已。
這位物理學的副教授是伸吾高中的學長,只不過年紀相差二十多歲,應該算是大學長。
當初是因為伸吾寫信給湯川,他們才會認識。在高二第三學期即將結束時,他焦急不已。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所屬的社團在三年級學長畢業之後,只剩下他一個人。
那個社團名叫物理研究會,是科學宅男聚集的社團,專門做各種物理實驗,但近年幾乎沒有人想要加入這個社團。
四月之後,就會有新生入學。他認為如果表演什麼富有吸引力的實驗,就可以順利吸引新生加入,卻想不到任何好主意。不,即使有好主意,也沒有預算。他和顧問老師討論了這個問題,但顧問老師只是皺起眉頭,完全沒有幫上忙。
他苦思惡想之後,想到可以向已經畢業的校友求助。他決定調查名冊,尋找可能有幫助的人選。但是,光看姓名和頭銜,無從得知誰願意幫忙,最後只能寫信給所有可以查到聯絡方式的校友,訴說了目前的困境。
只可惜他遲遲沒有收到滿意的回覆,而且很多信件因為地址不明而被退了回來。名冊太舊了,根本派不上用場。
正當他準備放棄時,他在信中留的電子郵件信箱收到了一封信。看到對方的網域,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因為那是帝都大學的信箱。
寫電子郵件給他的正是湯川學。看了郵件內容之後,伸吾覺得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線光明。湯川在信中說,他願意鼎力相助,避免物理研究會這個社團廢社。
三月初的某一天,湯川來到學校。雖然他沉默寡言,但身體很結實,渾身散發出年輕的感覺。一問之下,才知道他高中時參加羽毛球社。伸吾原本以為他年紀更長,而且和運動無緣,所以有點意外。
湯川準備了幾個為新生表演的實驗,每一個都很吸引人,伸吾挑選了其中一個。那是一個使用電流和磁場的實驗裝置,伸吾覺得這個實驗最震撼,只不過製作很困難,而且預算也不便宜。沒想到湯川再度提供了協助,把大學剩餘的機器和材料提供給他使用。
高中放春假後,伸吾正式著手製作。湯川也幾乎每天都來學校,向他傳授各種技巧和知識。伸吾一直認為自己科學方面的知識很豐富,卻不得不佩服湯川淵博的知識和經驗。和湯川在一起時,隨時都有新發現。有時候因為理論太費解,伸吾不太能理解。當他想要放棄時,湯川難得說了重話。
「不要放棄,你們年輕人不可能無法理解以前的人能夠想到的事。但只要放棄一次,就會養成放棄的習慣,原本可以解決的問題也解決不了。」然後很有耐心地說明,直到伸吾能夠理解。
伸吾覺得,湯川不僅是一個出色的科學家,更是一個出色的人。
在「裝置」完成之後,伸吾進行了試驗,並參考湯川的建議進行改良。春假後期,完成了幾近完美的「裝置」。他自己感到很滿意,湯川也稱讚他說:「我的學生也沒辦法做得這麼出色。」
那天晚上,伸吾邀請湯川去家裡慶祝順利完成。他和姊姊兩個人住在公寓,他們的母親在伸吾年幼時因病去世,父親也在伸吾讀中學三年級時車禍身亡。父母去世之後,就由姊姊秋穗負責養家。
秋穗準備了壽喜燒,湯川惶恐地吃著肉和蔬菜,喝著啤酒。和湯川一起喝酒的姊姊也很高興,因為姊弟兩人相依為命之後,第一次邀客人來家裡。
喝了幾瓶啤酒之後,這位副教授變得健談起來,說了很多話。科學的歷史、宇宙、未來——他的話題很豐富,伸吾百聽不膩,然後不由地想起了死去的父親。
伸吾很尊敬父親。伸吾的父親惠介是重型機械製造商的技術人員,他經常說:「掌握科學的人就能夠掌握世界」。
「奧林匹克就是最好的例子,光是鍛練身體,無法贏得比賽,只有充分研究健康管理、訓練、技巧、戰術、工具、釘鞋、泳衣——所有這些運動科學的人,才能夠得到勝利,所謂的毅力論和精神論根本荒謬至極。不,其實深入研究精神,就會發現是腦科學的問題,反過來說,有科學做為助力的人所向無敵,任何夢想都可以實現。」每次在晚餐喝酒時,惠介就會談論這些事。
雖然伸吾每次都覺得:「又開始了」,但其實並不討厭父親談話這些,久而久之,他也對科學產生了興趣。
伸吾只有在和湯川乾杯時喝了一杯啤酒,但似乎喝醉了。當他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身上蓋著毛毯。他轉動有點昏沉的腦袋,看到湯川和秋穗面對面坐在餐桌前小聲說話,但聽不清楚他們在聊什麼。
伸吾坐了起來,秋穗問他:「你醒了嗎?」
「你們在聊什麼?」
「秘密。」秋穗調皮地笑了笑,湯川立刻告訴他:「我們在聊你們的父親,掌握科學的人就能夠掌握世界——這句話說得太好了。」
伸吾感到內心一陣溫暖,覺得湯川在稱讚父親,於是對湯川說了聲:「謝謝。」
四月之後,湯川就不再來學校。他似乎要去美國三個月。他在臨別時說:「該教的都已經教你了,祝你順利招募到新的成員。」
伸吾使用該「裝置」做的實驗順利招募到新的成員,但他不知道湯川在美國的聯絡方式,所以無法通知。之後忙於準備考大學,也就漸漸疏遠了。
但是,他從來不曾忘記湯川,相反地,對湯川的崇拜讓他能夠更用功讀書。他想報考帝都大學,除此以外,不作他想。但是,他並不是想讀物理系,而是以機械工學系為目標,因為他認為這樣以後比較容易找工作。伸吾雖然崇拜湯川,但知道自己並不適合當學者。
在湯川所在的帝都大學努力學習科學知識,日後成為像父親那樣優秀的研究人員,這是伸吾目前的目標。
走出大學校門外時,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秋穗」。她昨天晚上沒回家,因為工作的關係,這種情況時有發生,所以伸吾並沒有太在意。
「喂?妳這個隨便在外面留宿的女人,找我有什麼事?」他故意用戲謔的語氣說。
但是,他並沒有馬上聽到對方的回答。電話那一頭猶豫片刻之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喂?」
伸吾緊張起來,以為自己剛才看錯了來電顯示。
他沒有回答,電話中再度傳來男人的聲音:「喂?請問是古芝伸吾嗎?」
「呃……啊,對,我就是。」伸吾陷入了混亂,對方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是警察。」
「啊?」
「因為,」對方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古芝秋穗小姐去世了。」
這句話穿過伸吾的大腦,他不知道自己聽到了什麼。
「喂?你可以聽到嗎?古芝秋穗小姐——」男人重複了和剛才相同的話。
伸吾的腦袋一片空白。

深信著父親的那句話:「掌握科學的人就能夠掌握世界。」伸吾如願考進亦師亦友的湯川學任教的帝都大學,眼看大好的未來就在前方,誰知卻突然傳來姊姊的死訊,伸吾的世界也開始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