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型關係 你被情感操縱了嗎 情緒智商權威 專家好評 煤氣燈效應 延伸推薦
即日起,新書預購79
皇冠讀樂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 讀冊
你對自己的看法往往來自另一半的認可或反對?你常常會擔心自己買錯東西、記錯日期而惹火另一半?你的父母數落你的穿著、工作、朋友還有交往對象,你卻說服自己他們的意見都是對的?你很難做出簡單的決定,並且經常自我懷疑?……
如果你也有以上的情形,小心!你很可能已經被「情感操縱」了!
「情感操縱」是一種在暗中危害我們的精神操控與情緒虐待,「情感操縱者」往往是我們最信任、尊重或者深愛的人,他們深知我們想要被人理解、獲得賞識、感覺被愛,於是透過各種有意無意的行為,操弄著我們內心最深沉的恐懼、最焦慮的想法,以及最隱密的渴望。
「情感操縱者」分成三種類型,「恫嚇型操縱者」會貶低你,用尖酸刻薄的方式批評你、嘲笑你,當你抗議時又嫌你太敏感;「魅力型操縱者」看似表現得十分完美,讓你覺得自己才是問題所在,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自己,而非為了你;「好人型操縱者」表面上同意你的想法,實際上只是勉強順從你,讓你充滿罪惡感。
擁有超過三十年諮商經驗的羅蘋.史騰博士在本書中便為你解開「情感操縱」的運作模式,從辨識情感操縱的三個階段,到停止情感操縱的反擊五招,以及你該如何決定哪些關係還有救、哪些則最好離開的判斷準則,只要提高警覺、抱持坦誠、學會求助,你可以立刻終止這些「毒型關係」,你也會發現,你值得對自己更好一點!
      
    

羅蘋.史騰 博士 Dr. Robin Stern

紐約大學應用心理學博士,現為耶魯大學情緒智商中心副院長、耶魯大學兒童研究中心共同研究學者,以及EQ研究協會、危機短訊熱線和「由我開始」顧問團成員,並同時任教於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 史騰博士擁有30年以上的心理諮商經驗,對象包括個人、伴侶和家庭。她在耶魯研究中心開發名為「RULER」的實證方法,將社會性學習和情緒性學習的觀念帶進校園,她也是伍侯領導力中心(Woodhull Leadership Center)的創始成員,為女性領導人推出進修課程,並且上遍全國廣播節目,在全美各地講授情緒智商以及霸凌議題。 近年她更與Facebook共同開發各種工具,協助成年人和兒童提升情緒智商,並為康乃狄克州紐哈芬市的斯密洛腫瘤醫院提供諮詢服務。 2014至2015年間,羅蘋成為「耶魯公眾之聲」團隊的成員,研究成果發表在各大媒體上,包括《今日心理學》、《赫芬頓郵報》、《時代》網站、《華盛頓郵報》、《國會山報》和《哈佛商業評論》等。著有《我以為都是我的錯》和《重生計畫》。
    	從社會智能的角度,提供讀者辨識並且對抗情緒虐待的方法……點亮一盞明燈,指引人們脫離關係的陰暗面。
──《EQ》作者/丹尼爾.高曼

本書極富同情心且十分坦誠,這本書就像艱困處境中,那位性格堅定、實話實說的朋友。羅蘋.史騰會讓你知道,在這些毒型關係中你並非孤身一人,她會幫助你辨識自身扮演的角色,以及該如何改變現況,最終你將成為更強大、更有智慧的人!
──《為什麼她們都不跟我玩?》作者/瑞秋.西蒙

本書是求生的必要工具。治療師羅蘋.史騰以清晰、舒心且練達的語調,循序漸進地帶著她遭受心理虐待的讀者踏上旅程,幫助他們找回對生活和命運的掌控力。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作者/菲莉絲.切斯勒博士

強而有力的指南,清楚地說明這種隱性操縱於公於私所帶來的惡果。
──經濟學家、《讓世界看見你》作者/席薇雅.安.惠列

她杜絕情感操縱的策略既實際又完備,將重點放在提升自尊並且設想可能的結果……強烈推薦!
──圖書館雜誌

清楚有力地點出經常被忽略的議題──情緒虐待……我非常確定這本書將會改善許多人的生活。
──美國學業、社會與情緒學習合作協會/琳達.藍提艾里

羅蘋.史騰博士是當今最聰慧的女子之一,我們能從她身上學到許多。
──《怕飛》作者/埃麗卡.容
    
      

什麼是「煤氣燈效應」?

凱蒂是個和善開朗的人,她走在路上時總會對每個人微笑,她是個業務,也就是說她經常跟不同的人聊天,她也熱愛這麼做。這位外表迷人的女性已經快滿三十歲了,她花了好一段時間約會,才終於跟現任男友布萊恩穩定交往。 布萊恩很討人喜歡,他充滿保護慾而且體貼,不過同時也滿懷焦慮與恐懼,對所有剛認識的人都抱持戒心。他們倆如果一起出門散步,凱蒂會表現得外向健談,很容易跟路人聊起來,無論是停下來問路的先生,或者牽著狗走過他們眼前的小姐。不過布萊恩卻不停批評,她難道看不出來大家都在笑她嗎?她以為他們喜歡這些閒聊,但他們其實都在翻白眼,不知道她為什麼講個不停。至於跟他們問路的先生,只是想要追她,她真該看看自己轉身的時候,對方不懷好意的眼神。再說,她這麼做真的很不尊重他這個男友,她跟每個路過的男人眉來眼去的,有沒有想過他做何感想? 起初凱蒂對男友的抱怨一笑置之,她告訴他,自己這輩子都是這樣,而且她很喜歡當個親切友善的人。但聽了數週持續不斷的抱怨之後,她開始懷疑自己,或許大家真的在笑她,也不懷好意地瞄她;或許她真的在賣弄風情,還讓她的男友難堪,這麼對待愛她的男人真是糟糕! 到了後來,當凱蒂走在街上,她無法決定該如何表現。她不想放棄自己待人處事的方式,她想表現得溫暖友善,可是這下子,只要她對陌生人微笑,她就忍不住想像布萊恩會怎麼想。 麗茲擔任一間大型廣告公司的高階經理,她是個四十好幾的時髦女性,結婚二十年,沒有小孩,夫妻關係十分穩定,她非常認真工作,格外努力地投注於自己的事業,終於得到今天的地位。她幾乎快要達成自己的目標,有望接管公司在紐約的辦公室。 然後有個人在最後一刻接下了職務,麗茲嚥下自己的驕傲,盡力提供對方所需的協助。一開始,新任的老闆看似迷人且滿心感激,但麗茲很快就注意到自己被排除在重大決策之外,也沒人邀請她參加重要會議。她聽到傳言,有人告訴客戶她不想接他們的工作,建議客戶可以改找她的新老闆。她跟同事抱怨這件事,他們卻困惑地看著她,「可是他總是把妳捧上天。」他們強調著。「要是他打算弄走妳,他幹嘛說那些好話?」 麗茲最後總算跟她老闆當面對質,他舌粲蓮花地解釋了每個狀況。「好囉。」這場會議的結尾,他和藹地說道。「我認為妳對於一切太敏感了,或許可以算是有點疑神疑鬼,妳要休息幾天放鬆一下嗎?」 麗茲感覺自己完全無能為力,她很清楚有人蓄意針對她,可是為什麼只有她這麼想? 米契爾是二十幾歲的研究生,他希望能成為電子工程師,他身材高高瘦瘦,個性有點害羞,花了很多時間尋覓適合的女性,目前剛開始跟某個他真的很喜歡的人出門約會。有一天,他女友溫和地點出米契爾仍然穿得像個小男孩,米契爾覺得非常尷尬,但他了解她的意思,所以去了趟附近的百貨公司,請私人購物專家幫他挑了全套的衣服,這些服裝讓他覺得自己很不一樣,老練世故、充滿魅力。搭公車回家的路上,他很享受女士們投來的讚賞目光。 可是等他穿著一身新行頭來到父母家吃週日晚餐時,他的母親卻爆笑。「哦,米契爾,這身打扮完全不適合你,你看起來好可笑。」她說道。「拜託你!親愛的,下回你去購物時,讓我幫幫你。」米契爾覺得很受傷,並要求母親道歉,她卻憂傷地搖搖頭。「我只是試著幫忙。」她說道。「我倒希望你能向我道歉,因為你用那種口氣跟我講話。」 米契爾有點糊塗了,他喜歡自己的新衣服,但或許他的確看起來很可笑,此外,他真的對母親很無禮嗎? 了解「煤氣燈效應」 凱蒂、麗茲和米契爾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承受「煤氣燈效應」的折磨。「煤氣燈效應」是兩人互動關係的結果:一位操縱者,他需要知道自己是對的,才能保護他的自覺,並保有對世界的掌控力;以及一名被操縱者,他會將對方理想化,允許操縱者來定義他對現實的感受,以獲得對方的讚許。操縱者和被操縱者不限性別,任何關係都可能發生情感操縱狀況。不過我會稱呼操縱者為「他」,被操縱者為「她」,因為這是我在實務中最常見到的組合。我會探索各種關係,朋友關係、家庭關係、上司和同事的關係,不過我最關注的是男女之間的浪漫關係。 舉例來說,凱蒂的操縱者男友堅信世界是個危險的地方,而凱蒂的行為既不適切還很遲鈍。當他有壓力或覺得受到威脅,他就必須在這個議題上成為正確的那一方,他必須讓凱蒂同意自己是正確的。凱蒂珍惜這段關係,不願意失去布萊恩,所以她開始從他的觀點來看待事物,或許他們碰到的人真的在嘲笑她,或許她真的在賣弄風情,情感操縱就這麼開始了。 同樣地,麗茲的老闆強調自己真的很在乎她,她心中的任何疑慮都是因為太疑神疑鬼。麗茲希望老闆對自己的評價良好(畢竟她的職業生涯出現危機),所以她開始懷疑自己的認知,試著接受他的看法。不過老闆看待事情的方式對麗茲來說並不合理。如果他沒有蓄意針對她,那麼她為什麼沒能參與那些會議?為什麼她的客戶不回她電話?為什麼她覺得這麼憂慮與困惑?麗茲很容易信任他人,所以她就是無法想像有人會這樣明目張膽地操縱他人,但她老闆似乎就是這種人。她肯定做了什麼,讓他覺得有必要對她這麼差勁。她非常希望她老闆是對的,但內心深處知道他並非如此,這種衝突讓麗茲十分迷惘,她不再相信自己所見,也不相信自己的認知,她徹底被操縱了。 米契爾的母親堅稱自己有這樣的資格,她想對兒子說什麼都行,如果他有任何異議就是沒禮貌。米契爾希望母親是個和善可愛的人,而不是個會對他說刻薄話的人,因此在她傷害了他的感受時,他責怪的是自己而非母親。米契爾和他的母親都同意:母親是對的,米契爾是錯的,他們攜手創造了「煤氣燈效應」。 沒有錯,凱蒂、麗茲和米契爾都有其他的選擇,凱蒂可以不管她男友的負面評論,要求他不要再這樣講話,或者用最後一招,跟他分手。麗茲可以對自己說:「哇,這個新老闆真是一絕。不過,或許他用滿嘴好話哄過了公司裡每一個人,但我可不會上當!」米契爾可以冷靜地回應:「抱歉,媽,但妳才是那個欠我一句道歉的人。」他們全都可以選擇不一樣的做法,基本上就是,他們情願得不到操縱者的認可,重點在於他們清楚自己是個很好、很能幹而且值得被愛的人。 如果這三位被操縱者能夠採取這樣的態度,就不會被情感操縱了。或許他們的操縱者還是會表現得很差勁,不過他們的舉止將不再有這麼嚴重的影響力。情感操縱只有一種狀況下才有能發揮效用,那就是你相信操縱者所說的話,也需要他對你有正面想法。 問題在於,情感操縱是暗地進行的,它耍弄我們最深沉的恐懼、最焦慮的想法還有最隱密的希望,我們想要被人理解、受到感謝,並且被愛。只要我們信任、尊重或者深愛的人很確定地開口(尤其當他的話語中有那麼一丁點的真實,或者他命中了我們特別焦慮的議題),我們很難不相信他。只要我們將操縱者理想化,只要我們意圖將他視為我們此生摯愛、值得欽佩的老闆,或者很棒的家長,那麼我們就更難堅持自己對現實的解讀。我們的操縱者需要處在正確的一方,我們需要贏得他的贊同,情感操縱因此繼續發生。 沒有錯,你們沒人意識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操縱者可能真心相信他告訴你的每一句話,或者他只是不希望你害了自己,別忘了:他的動力是來自於自己的需要。你的操縱者或許看起來是個強大威猛的男人,他也可能看起來像個沒有安全感又愛發脾氣的小鬼,無論是哪一種,他都覺得脆弱無力。為了保有掌控力與安全感,他必須證明自己是正確的,他必須讓你同意他。 同時,儘管你自己可能沒有察覺到這一點,但你將自己的操縱者理想化,所以非常渴求他的認同。但若是你認為自己不夠好,即使只有一小部分的自己這麼想,那麼你就有遭受情感操縱的可能性。操縱者將會利用這份脆弱感,使你懷疑自己,這樣的情況將一再一再重演。 我是如何發現「煤氣燈效應」 過去二十年來我都在私人診所擔任治療師,同時也是老師、領導力培訓師、顧問,並任職於伍侯領導力中心(Woodhull Institute of Ethical Leadership),這些工作讓我能夠針對各個年齡層的女性展開培訓計畫。在這些領域中,我不斷遇到強大、聰明而且事業成功的女性,但我總是聽到同樣的故事。不知怎麼地,這些自信且成就不凡的女性中,許多人的親密關係都令人沮喪、對自己有不良影響,而且讓人不知所措。即便朋友和同事都認為這個女生獨立幹練,但她卻覺得自己很無力,無法相信自己的能力,也無法信賴自己看待世界的觀點。 這些故事的相似之處令人不適,我不僅是以專業治療師的身分傾聽她們的故事,也逐漸了解到她們反映出我的朋友與我自己的經驗。每個個案中,看似強大的女性和愛人、配偶、朋友、同事、老闆,還有家族成員之間的關係,使得她開始質疑自己對於現實的感受,並讓她感受到焦慮、困惑,以及深深的沮喪。由於這些女性在其他領域如此有力且沉穩,這些關係更顯得異乎尋常。不過總有這麼一個特別的人(愛人、老闆,或是親戚),就算他對她的態度越來越糟,但她還是想得到對方的認可。後來我終於將這種痛苦的狀況命名為:「煤氣燈效應」,來自一部名叫《煤氣燈下》的老電影。 這部一九九四年上映的經典電影是講述寶拉的故事(英格麗.褒曼飾演),這位年輕易感的女性嫁給了貴格利,他是一位充滿魅力而且有點神秘的年長男子(查爾斯.博耶飾演)。寶拉不知道的是,她深愛的丈夫為了奪取她繼承的遺產,試圖讓她發瘋。他不停地說她身體不好、非常虛弱,他會重新布置家裡,然後指責她亂弄一通,而最有心機的一招是調整她的煤氣燈,如此一來她就會看到燈光無緣無故地變暗。在丈夫的陰謀詭計影響之下,寶拉開始相信自己快要發瘋了,她既混亂又害怕,於是開始出現歇斯底里的行為,結果就像他不停灌輸她的觀念,她真的成了一個虛弱、迷失自我的人。這是個不停惡化的循環,她越是懷疑自己,就變得越混亂與歇斯底里。她渴望丈夫能夠認同自己,告訴自己還是愛她,但他總是拒絕,堅稱她瘋了。只有在警官告訴她,他也看見燈光變暗之時,她才恢復理智與自我肯定。 《煤氣燈下》說得很清楚,情感操縱關係永遠都需要兩個人參與。貴格利需要誘導寶拉,如此一來他才會覺得自己強大而且能掌控情況,但是寶拉同時也急著被誘導。她把這個強壯英俊的男子理想化,她非常想相信他會珍惜她、保護她。他開始出現不對勁的舉動時,她沒能因此指責他,或者改變對他的看法,寧願維護丈夫完美浪漫的形象。她對自己沒有安全感,又把他想得太美好,兩者都替對方的操縱手段提供了極佳的切入點。 在《煤氣燈下》這部片中,操縱者追求的東西很實際,他知道自己想要讓老婆發瘋,如此一來就能夠得到她的財產。現實生活中這麼邪惡的操縱者很少見,雖然他們的行為可能真的很差勁。若從操縱者的角度思考,他只不過是在保護自己。操縱者的自覺有太多缺陷,這讓他無法忍受自己看待事物的角度產生任何一點改變。無論他決定怎麼看待這個世界,你也必須有相同的看法,否則他就會被龐大的焦慮感折磨。 假設你在派對上對別人微笑,你的操縱者會覺得不安。沒有被情感操縱的人可能會說:「對啊,我是會吃醋的類型」或者「親愛的,我知道你沒做錯什麼,但是看到你跟別的男人相處得這麼開心,我都快瘋了。」至少他會把自己的不安歸因在眼前的情況,或者會想到自己的不安全感。就算你真的跟別人眉來眼去(就算你很誇張地跟別人眉來眼去),非操縱者發現這件事的時候,就算不喜歡你的行為,或許會要求你停止這種行為,但他還是有可能明白你的舉止不是想羞辱他。 但是操縱者永遠不會想到這些,不認為這跟自己的嫉妒心、不安全感或者多疑有關。他堅信自己的解釋:他心情不好是因為你愛招蜂引蝶。他也不會滿足於僅僅知道這一點,他必須讓你也同意這個看法,如果你不同意,將會面對好幾個小時的憤怒、冷戰、心痛的感覺,或者看似莫名其妙的批評。(「我不懂耶,你怎麼看不出來你傷我有多深,難道我的感受對你來說根本不重要嗎?」) 但這個舞步需要兩個人的參與,得有個心甘情願的被操縱者,情感操縱才會開始,某個將操縱者理想化的人,並且強烈地渴望他的認可。如果你不打算被操縱,那麼聽到愛吃醋的男友亂說你招蜂引蝶,你可能就笑一笑,然後把這些批評拋到腦後。不過要是你無法忍受他對你有這種錯誤的看法,那麼你可能會開始跟他吵,試著改變他的心意。(「親愛的,我沒有招蜂引蝶,那完全就是個單純的微笑。」)就如同操縱者非常希望女友道歉,被操縱者也非常渴望男友的認同。為了讓男友開心,她可能什麼都願意,包括接受他對她挑剔的負面看法。 情感操縱:每下愈況 情感操縱往往會有幾個階段。一開始,事件可能相對輕微,真的,你甚至可能沒注意到。男朋友說你故意破壞他的形象,參加他公司的派對還遲到,你認為這是因為他太緊張了,還假設他並不是真的有那樣的意思,或許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故意破壞他的形象,但沒過多久就沒放在心上了。 但是你的生活終究是被情感操縱占據了更大的空間,你無暇他顧,難以抵抗它對情緒的影響。最後,你陷入了完全的沮喪,感到絕望且不快樂,甚至記不得自己曾經是怎樣的人,忘記你擁有過自己的看法與自覺。 沒錯,你或許不會三個階段都經歷,不過對很多女生來說,情感操縱的狀況每下愈況。 第一階段:懷疑 第一階段的特點是懷疑,你的操縱者說了句誇張的話(「那個跟我們問路的人其實只是想要把你拐上床!」),你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覺得對方誤會了,也許他真的誤會,也許他只是在開玩笑。這件事聽起來太過離奇,你可能就算了。你或許會試著糾正對方,但不會花很多力氣,你甚至可能會吵上很長一段時間,但還是很確定自己的看法,雖然你會想得到操縱者的認可,不過還不是非常渴望。 凱蒂有好幾週都維持在這個階段,她一直試著說服男友,他誤會她了,也誤會了她遇到的那些人,她沒有跟人眉來眼去,也沒人對她送秋波。有些時候凱蒂覺得布萊恩就快懂了,但從未真正成功。接著她開始擔心:是他的問題嗎?還是她的錯?一切順利的時候,他可以表現得非常討喜,但為什麼有時候又這麼奇怪?如你所見,在相對和睦的第一階段中,情感操縱還是會讓你覺得混亂、挫折,還有焦慮。 第二階段:防禦 第二階段的特徵是自我防禦的需求,你尋找證據,想要證明操縱者搞錯了,忍不住一直與他爭辯,而且這些辯論經常發生在你的腦海中,你非常渴望能得到他的認可。 麗茲是第二階段的被操縱者,她只能想著該怎麼做,她的老闆怎麼樣才會跟她有同樣的看法。他們開過會之後,她不停重複著他們之間的每句對話,無論是上班路上,跟朋友吃午餐的時候,還是每晚睡覺前。她需要找到方法,讓他知道她是對的,這麼一來,或許他會認同她的能力,然後一切就會沒事了。 米契爾也處於第二階段,他把母親看得太過理想,所以某一部分的他希望她是正確的。米契爾跟母親衝突過後想著:好吧,我猜我是有點沒禮貌,然後他覺得糟透了,自己是個那麼差勁的兒子。不過至少他的母親沒那麼差勁,他不必為此難過,他可以繼續試著得到母親的認可,而不必承認她的行為不當。 如果你發現自己經常覺得難以釋懷,有時感到還有點絕望,那麼你就是在第二階段。你不再肯定自己能得到操縱者的認可,但你還沒放棄希望。 第三階段:絕望 情感操縱的第三階段是裡面最困難的:絕望。到了此時,你已經主動試著證明操縱者說得沒錯,因為如此一來,你或許就能按照他的方法行事,最終獲得他的認可。不過第三階段令人筋疲力盡,你通常已經累到無力爭辯。 我的患者梅蘭妮完全處在第三階段中,她是個年約三十五歲的美麗女性,在紐約一間大公司裡做市場分析,不過她第一次來見我的時候,我幾乎不敢相信她是個高階主管。她穿著看不出身材的毛衣,筋疲力竭地顫抖著,在我沙發的邊上縮成一團,一邊無法控制地掉眼淚。 她之所以前來諮商,是因為某次她去超市採購發生的事。她在走道間衝來衝去,忙著買齊晚餐派對所需的材料,那晚老公的同事們要來聚餐。喬登要求她準備特製的炭烤鮭魚排,還特別說了他朋友很注重健康,比較希望吃到野生鮭魚,但是梅蘭妮在魚肉區只找到養殖鮭魚。她有兩個選項:購買品質較差的魚肉,或者再想另外的主菜。 「我當場就開始發抖。」她哭得沒那麼厲害之後這麼告訴我。「我只想到喬登會有多麼失望,要是我告訴他我找不到那種鮭魚,店裡沒賣,他臉上會有什麼表情。他肯定會這樣質問我:『梅蘭妮,妳沒想過要早點去嗎?妳之前做過這道菜,知道需要什麼材料。妳一點也不在乎這頓晚餐嗎?我已經跟妳說過這對我有多重要。梅蘭妮,對妳來說到底有什麼事這麼重要,讓妳沒辦法端上這道菜?拜託妳告訴我,我真的很想知道。』」 梅蘭妮深呼吸,然後伸手抽了張衛生紙。「這些問題的重點在於,他永遠不會停止。我試過一笑置之、試著解釋,甚至還道過歉。我試過告訴他為什麼有些事就是行不通,但他從來都不相信我。」她在沙發上縮得更深了點,把圍繞著自己的毛衣扯得更緊。「或許他是對的,我曾經是個很有條理的人,每件事都盯得緊緊的。但是就連我都看得出來,我現在就是一團糟,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再也做不好事情了,我就是不行。」 梅蘭妮是受到情感操縱影響的極端例子,她全盤接受操縱者對自己的負面看法,以至於她再也記不起真正的自我。某種程度上,梅蘭妮說得沒錯:她真的成了她的操縱者一直認為的樣子,一個無助而且無法把事情做好的人。她心目中的丈夫太過理想,她又太渴望得到他的認同,所以他為了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控訴她的時候(這裡的例子是她不在意他的晚餐派對),她也站在丈夫那邊。她需要(或者她認為自己需要)喬登全心全意的贊同,如此她才能感到完整,但是她可能永遠也得不到那份認同,而且還要面對他其實對自己很差勁的事實,相較之下,乾脆放棄然後同意喬登說的都沒錯簡單多了。 「煤氣燈效應」可能會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甚至早已發生,想要讓自己免於受到情感操縱的危害,你必須學會認清「情感操縱者」的真面目,以及如何立即停止這些「毒型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