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兔事件 本屋大賞名家 搶先試讀 延伸推薦
即日起,新書預購79
皇冠讀樂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三民 讀冊
        
要當一名優秀的人質,你必須注意的是:
1. 禁止說話。
2. 禁止講手機。
3. 不可給周遭的人添麻煩。

看著眼前被五花大綁的一家三口,兔田孝則突然一陣茫然,好不容易終於鎮定下來的他不斷思索,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個局面?
回想起來,兔田加入綁票勒贖集團已有兩年之久,沒想到卻因為集團顧問折尾豐捲款潛逃,他心愛的老婆綿子竟反遭集團綁票,威脅他在時限內找出折尾的下落,否則綿子將性命不保。
兔田拚盡全力,好不容易終於發現了折尾的蹤跡,並在他逃脫之前,將GPS發射器丟入折尾的背包。他死命盯著追蹤信號,一路尾隨來到位於高級住宅區的這戶人家。然而,這裡除了一對奮力反抗的母子,以及藏身暗處準備偷襲他的父親之外,竟然完全不見折尾的身影!這天殺的折尾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現場已被警方的強大火力包圍,聚集的媒體記者也越來越多,兔田對這一切感到無比煩躁。此時,他的腦中再次浮現綿子的面容,於是他舉起槍,抵住人質,準備扣下扳機……

比深海更黑暗的光景,是宇宙;比宇宙更黑暗的光景,是失去摯愛之人的內心。一名身著黑衣、頭戴帽子的持搶男子闖進了仙台的一棟民宅裡,引發震驚社會的人質挾持案「白兔事件」!無法脫逃的設定、緊張到教人喘不過氣的情節發展、完全超乎想像的意外結局,讀完只有一個「爽」字可以形容!而也只有身為讀者的你,才能看清整個事件的全貌!
      
    

伊坂幸太郎

1971年生於日本千葉縣,東北大學法學院畢業。 2000年以《奧杜邦的祈禱》贏得「新潮推理俱樂部賞」後正式出道。2004年以《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榮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並以《死神的精確度》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獲頒宮城縣藝術選獎文藝部門;2008年以《Golden Slumbers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同時贏得「本屋大賞 」和「山本周五郎賞」;他並曾五度入圍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賞」。 伊坂深受島田莊司、夢枕獏與電影的影響,作品多以自己居住的城市「仙台」為舞台,寫作題材豐富多元,並有多部作品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舞台劇、廣播劇和漫畫,其中又以金城武主演的電影《死神的精確度》最受書迷矚目。 另著有《獻給折頸男的協奏曲》、《Lush Life》、《重力小丑》、《蚱蜢》、《魔王》、《沙漠》、《死神的浮力》、《你要住在火星上?》等多部作品。
在發生白兔事件的一個月前,兔田孝則在東京都內停好車,仰望天空。「發生白兔事件的一個月前」這樣的說法或許有誤。因為這幕場景可說是白兔事件的一部分,當時事件就已揭開了序幕。不過話說回來,關於在仙台市那座獨棟房子內發生的挾持事件,沒人稱之為白兔事件,所以這種瑣事最好就別細究了。
總之,兔田孝則把廂形車停在昏暗的馬路旁,望向冬日的天空,想著自己的新婚妻子綿子。出門在外時,他常會想起綿子,想著要早點和她見面,想和她好好親熱一番,但這時他仰望夜空,碰巧看到獵戶座,就此想起綿子告訴他的神話故事。
歐里昂是位巨人,乃海神波塞頓之子。他因為擅長狩獵而得意忘形,女神看了覺得不是滋味,送來一隻蠍子。蠍子隱身爬行於地面,悄悄靠近歐里昂,以尾巴刺向歐里昂。任憑歐里昂再神勇,終究還是不敵劇毒,就此一命嗚呼。
「所以當天蠍座開始出現在夜空時,獵戶座就會逃也似地往下沉。不過,關於歐里昂的死,還有另一個說法。」綿子所說的這些入門水準的星座知識,兔田聽了深受感動。只看得到幾個小亮點的星座,背後竟然有這等故事,我的老婆果然與眾不同。
獵戶座是肉眼看得見的星座當中,最好辨識的一個。可以用人稱「三顆星」的二等星為目標,找尋它上下發光的星星。也可說是在五角形底下連著一個梯形。有件事說出來,或許會奪走各位不少解謎的樂趣,不過,獵戶座與白兔事件有緊密的關聯,堪稱是這個故事的伏筆,這件事還是在此先跟各位說一聲比較好。
「不過,星座很難看得出來呢。就算刻意把幾個點連成線,說這樣看起來像蠍子,還是看不出來,根本就是硬掰。」
「別說這麼無趣的話嘛。」綿子語帶不悅地說道,所以兔田孝則用兩人獨處時專用的可愛用語「人家開個小玩笑嘛」加以化解。

「讓你久等了,不好意思。」豬田勝走了回來。他剛到路旁的電線桿後面小解。
兔田坐進駕駛座,發動引擎。
「你大可在裡面等就好了啊。」豬田一臉歉疚地說道。雖然他年紀較長,幾乎都可以用老先生來加以稱呼,但既沒責任感也沒自尊心,只要沒下達指示就不會做事,總是遵照兔田的吩咐行事。
「我在看星星。」
「星星是吧。」
他們所屬的集團,是年輕創業家經營的新創企業。因為都做綁架的勾當,所以稱不上是正派的公司,但他們就像大部分正派公司那樣,採業務分攤的做法。有能力而且個性冷酷的領導人、少數的幹部,以及各個現場的負責人,這就是他們的組成,兔田孝則他們說起來算是進貨負責人。將指定的人擄走,是他們扮演的角色。與豬田搭檔已有好長一段時間,但他們幾乎都不知道彼此的來歷和私生活。對豬田勝而言,兔田孝則雖然年輕,卻是個嚴厲又可怕的上司,應該萬萬也想不到他竟然會在家中對新婚妻子說出「人家開個小玩笑嘛」這樣的話來。
「對了,今天的『倉庫』是幾號?」
「記清楚好不好,你這個傻瓜。是二號。」
「對不起。」
「真受不了你。」
後方傳來聲響。豬田勝微微轉頭。「後面沒問題嗎?會不會沒綁好?」
「應該只是在滾動吧?剛才停車時,也感覺到一直滾個不停。」
將女子塞進車內,是三十分鐘前的事。在西麻布的小巷裡,女子吃完飯走出時,兔田孝則追上前搭訕,對方沒搭理,這也早在預料之內,而豬田勝則是趁這段時間先繞到前方用袋子從女子頭部罩下。他們把臉湊近,提出警告。兩年前,被迫第一次做這項工作時,光是要正確無誤地說出上頭規定要講的話,他便已竭盡全力,且說起話來語帶顫抖,結結巴巴,但現在則是遊刃有餘地說出:「第一項約定,當人質時禁止說話」;「第二項約定,當人質時禁止講手機」;「第三項約定,當人質時不可以做出給周遭人添麻煩的行為」。就像電影上映前說明注意事項一樣,甚至應該說,他其實是當自己在搞笑,以愉悅的心情如此說道。
這種像廣播般爽朗的說話口吻出奇地有效,人質聽了之後大多會恢復平靜。比起用恐懼來告訴對方此事,還不如像這樣不疾不徐地向對方曉以大義。那天的這名女子同樣也馬上安分許多,當然還是會微微抗拒,但在豬田勝扛起她送進廂形車後方,以及將她裝進搬運用的袋子前這段時間,她都沒大動作抵抗。雖然在拉起袋子拉鏈時,她才開始陷入恐慌,但兔田孝則向她說明:「吸得到空氣。第四項約定,我絕不會加害妳。別看我這樣,我可是這方面的專家呢。」女子就此平靜下來。
車子一度駛進小路,微微搖晃。可能是撞到了空罐,響起像狗叫的聲音。
「之前我在電視上看過,那好像叫Tibetan Mastiff。」
「是某種疾病的名稱嗎?」
「是狗名。也就是西藏獒犬。好像有錢人很流行飼養。聽說值數億圓身價呢。真不簡單,上億圓的狗。」
「上億?誰要買啊。」
「看來,你喜歡錢,更勝於狗呢。」
「看來,我們公司改走這個方向還比較省事。比起擄人,養狗還比較好賺吧。」
「好像不是這樣哦。」
「狗和人當然不一樣。」
「不,我說的是流行已經結束了。這也算是一種泡沫經濟吧。西藏獒犬好像人氣下滑,價格也跟著下跌,狗的數量變得過多。聽說要處理這些狗,教人傷透腦筋呢。」
兔田孝則腦中浮現倉庫裡被擺平的獒犬,像坐墊一樣層層堆疊的模樣。「原來如此,就這個層面來說,我們做這個生意比較聰明。」
「什麼意思?」
「想不想買狗,會隨著心情和行情而定。但不管什麼時候,家人都一樣重要。和流行無關,和行情無關,家人的價值都遠比這來得高。金錢換不了人命。但人和狗不一樣,人很穩定。而如此重要之物,連金錢都換不了,我們卻讓人可以用金錢來交換,真是良心事業啊。」
「是啊,說得對。確實可以這麼說。」
綁架有風險,用它來做生意很不划算。一般人都會這麼說。不,正確來說,沒人認為綁架可以當生意來經營,而事實上,也確實很不划算。所以他們所屬的組織特別花心思研究,好讓風險盡可能降至最低。不論哪種行業,會成功的往往都是那些會對困難思考對策、有創意的人,所以他們所屬的集團之所以能推展順利,或許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而他們又是如何降低風險呢?
舉例來說,贖金的金額都控制在對方出得起的範圍內。一點都不勉強。對金錢也不會太執著。如果對犯人來說,贖金的收授是最危險的一件事,那麼,沒收錢就不會有事。或許這也算不上是什麼反向思考,不過,它的做法如下。要歸還人質的代價,就是請對方做點什麼事。就結果來看,既然有利可圖,就算稍微繞點遠路也無妨,沒必要對金錢太過固執。如果是「能馬上拿到錢,但有危險」,和「雖然很久才能奏效,但很安全」,當然選擇後者!就是採取這樣的立場。
讓對方購買大量的股票。通過法案。違反法律。遵守法律。不接受手術。接受手術。引發事故。偷東西。捧紅某藝術家。讓某藝術家名譽掃地。
請對方做這類的事,來交換人質。
「警察當中,也有人都乖乖聽從集團的吩咐。」兔田也曾聽聞此事。可能是有人質在他們手上,或是欠他們恩情,有現職警察會提供他們情報。
「要不是有警察提供的可靠消息,我們就不知道該相信什麼才好了。站在犯罪者的立場來看,真是感激不盡。」
綁架的對象幾乎都是成人,而不是孩童。這並不是因為孩子是天使,而是因為成人比較容易乖乖聽話,能告知利害關係,加以說服。有條理地加以說明,關進窄小的房間裡,也會比較易於管理。
兔田駕車而行,車道的中央線浮現在車燈前方。夜晚的車道一路往前方無限的黑暗延伸而去。
「對了,關於會計的事,你聽說了嗎?」
「聊完狗的事,接著改聊會計是吧。」豬田勝說話向來很隨興,一會兒扯東,一會兒道西。「應該還在逃亡吧。反正最後一定會被抓回來,何必逃呢。」
負責管理集團內部資金的女子失去下落。
「好像已經抓回來了。」
「哦,是嗎?結果是怎樣?」兔田雖然開口問,但就算沒聽到回答,他也大致猜得出來。不可能只是對她咐吩一句「下次別這樣」,就沒事了。「話說回來,她為什麼要逃?那名會計也工作很多年了,比我們都還要資深不是嗎?難道是積怨已久?」
難道是性騷擾?他本想這麼說,不過,掌管這個集團的男子,包含他來歷在內的細部詳情,等之後他在故事中登場時會進一步說明,這名領導人以及其他幹部們,都是很重邏輯思考的類型,他們重視邏輯,更勝於個人的情感和欲望,所以兔田不認為他們會利用自己的地位,做出令那名女會計感到不舒服的事。
「好像單純只是因為男人的緣故。」豬田說。
「單純只是因為男人?」
「她好像是在男人花言巧語的哄騙下,動用公司裡的錢。喏,就是那個叫折尾的傢伙。那位當諮詢師的折尾折尾。」
「真的假的?」兔田腦中浮現那名和他有過數面之緣的折尾長相。圓臉、戴著眼鏡、頭頂毛髮稀疏、身材微胖。此人名叫折尾豐,不過集團裡的人大多不知道他的全名,也不知道是仿效那位偉大漫畫家的名字(註:在此暗指藤子不二雄,日文為ふじこ ふじお,fuziko fuzio。而折尾折尾為おりおおりお,orio orio),還是以迴文為樂,大家都管他叫折尾折尾。
「諮詢師是幹什麼的啊?」豬田勝像在朝遠方叫喚般說道。
「我哪知道啊。」
「像折尾折尾這種一臉開朗的模樣,油嘴滑舌的傢伙,我就是信不過。」豬田一面說,一面動作流暢地滑著手機,看起來與他的年紀不太相稱。從兔田這邊看不到,不過豬田正朝搜尋頁面輸入「諮詢師」三個字展開查詢。
他朗聲念道:「到這一步為止似乎可說是正確無誤,這是他們最擅長做的推論。」
「什麼鬼東西啊。」
「這上面寫的啊。上頭說,『到這一步為止似乎可說是正確無誤,這是諮詢師最擅長做的推論』。似乎可說是正確無誤,好模糊不明的說法啊。」
「你這麼說,那些正經的諮詢師會生氣哦。」
「好啦,或許也有很多正派的諮詢師。」
「總比毫無根據就下斷言的占卜師來得強吧。」
「這可難說。」豬田語帶懷疑地說道。「也有人認為,要是可以明確地斷言,反而還比較乾脆。像這種模糊不明的說法,給人感覺既奸詐,又不負責任。而且那傢伙老是說些像占卜般的話。剛才說的那個叫什麼座來著?」
「獵戶座。」
「對對對,獵戶座。他老是說那件事。一定是因為他自己剛好也姓折尾的緣故(註:獵戶座英文為Orion,而日文折尾的音為orio,兩者的音相近)。」
「說到獵戶座就想到折尾,說到折尾就想到獵戶座。」兔田孝則也想起折尾之前在紙上畫出小點,得意洋洋地說著:「喏,重要的事物,可以用獵戶座的形狀來呈現。」
舉例來說,折尾會在正中央畫上三個點排成一列,說道:「我在此列出貴公司重要的三大理念。」當然了,看在兔田他們眼裡,只覺得這傢伙說什麼「貴公司」,是在耍我們是嗎?不過折尾接著說道:「將今後的兩個目標寫在上面,至於下面則是寫下兩個過去該反省的事。」模仿人稱沙漏形狀的獵戶座排列方式。「這張圖很重要哦。」
「那只是刻意畫成獵戶座的形狀罷了。不管什麼事都扯上獵戶座。」
「的確。」前面提到綿子所說的歐里昂和蠍子的故事,也是因為兔田在家中談到「有個叫折尾的男人,開口閉口說的都是獵戶座的事」,綿子才會說出那個故事,而當事人兔田倒是完全忘了此事。
「星座這種事,只是隨便把幾個點連在一起,所捏造出來的故事。就算刻意把幾個點連成線,說這樣看起來像蠍子,但還是看不出來,根本就是硬掰。」
「別說這麼無趣的話。」兔田無意識地說出之前綿子對他說的話。
「咦?」
「對了,那個折尾是怎麼回事?是他唆使會計那樣做嗎?」
「反正他一定是對會計說『妳是我的女神阿蒂蜜絲』,猛灌她迷湯。」
「這又是誰啊?」
「是歐里昂愛人的名字。」
「為什麼你知道?不,應該說,你都這把年紀了,還說什麼女神,噁心死了。」
「這和年紀沒關係吧。」豬田略顯不悅。「而且阿蒂蜜絲的事,也是折尾折尾告訴我的。那個冒牌諮詢師只要一提到獵戶座的事,也不管對象是誰,就開始說個沒完。我看他根本就自詡是獵戶座界的第一人。」
「才沒有什麼獵戶座界呢。你說的阿蒂蜜絲是什麼來歷?」
阿蒂蜜絲的哥哥阿波羅為了不讓他們兩人結婚,執行了一項可怕的計畫。
「妳能用弓箭射中海上那塊岩石嗎?」阿波羅向妹妹煽動道。妹妹阿蒂蜜絲應道「當然可以」,就此放箭,但等在後頭的是個驚人的結果,那其實不是岩石,而是歐里昂的頭。騙人的一方固然不像話,被騙的一方也很離譜,希臘神話世界真可怕。
「怎麼會把愛人的後腦勺誤看成岩石呢。」兔田在聽過豬田的話後,皺起眉頭。
「就這個層面來說,那傢伙做的事也很雷同。讓人將頭部當作是岩石,憑藉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自信滿滿地說出『到這一步為止似乎可說是正確無誤』這樣的話來。」
「那麼,會計被抓回了嗎?」
「是啊。不過事情好像還沒解決。」
「為什麼還沒解決?」既然抓到人,這件事應該就了結了才對。
「聽說會計將我們的錢轉往某個戶頭。」
「錢?」
「幾乎全部都被轉走了。好像目前資金仍是下落不明。應該是折尾折尾唆使的。」「還挺厲害的嘛。」「而且在得知此事時,會計已經……」「沒辦法說話了對吧。」
「大家心想,把那一大筆錢轉走,應該會留下痕跡才對,於是拚命地展開搜尋。」
「折尾折尾不是知道嗎?」
「所以現在正在追捕折尾折尾。」
「嗯。」兔田腦中浮現天蠍座一出現,獵戶座就躲得老遠的畫面。
「雖然很可笑,但這件事可不是和我們完全無關啊。」豬田雖然嘴巴上這樣說,但依舊顯得一派輕鬆。
「不,這和我們無關。我們的工作是進貨。公司經營和會計的事與我們無關。在底下跑腿的人,終究只負責跑腿。而那些是他們的工作。被可疑的諮詢師所騙的,是上面那群人。」
「根據我所聽聞的消息,近日內得把錢送交給合作對象才行。可是照目前的情況……」
「沒錢是吧。只能向對方說明情況,請他們諒解了。就說是那名會計把錢藏起來了。」
「對方要是肯聽我們說明苦衷就好了。」
「那就只能努力找出錢的所在地了,或者是找出折尾的藏身處。」
「真的和我們沒關係對吧。」
「總會有辦法吧?就是這麼回事。」
擋風玻璃前的暗夜市街,被車燈照出的亮光挖刨貫穿,車子在亮光挖出的坑洞中前進。
不久,變窄的道路通往林中,前方出現一座老舊的大樓。朦朧的車燈照向他們這天工作的終點。綿子會不會還沒睡,等著我回去呢?兔田孝則腳踩油門,滿心雀躍。
抵達大樓後,將帶回來的人質交給其他負責人後,他們的工作就此結束,各自解散。

兔田孝則在下次的進貨指示下達前,一直都悠哉度日。
一早便在保齡球場玩球,與常碰面的保齡球同好閒話家常,或是看電影,要不就是在家網拍買賣舊衣,以此為樂。
在公司上班的綿子回家後,兩人會互相以可愛用語應答,以手指互相搔癢,然後上床溫存。
我真是幸福,兔田孝則應該有這樣的感覺。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續,應該會持續下去吧。雖然俗話說世事無常,盛者必衰,但我和綿子的幸福日子會一直延續下去,抱歉了,祇園精舍(註:釋迦牟尼佛當年傳法的一處重要場所),不好意思啊,沙羅雙樹(註:佛教的聖樹之一)。兔田甚至會很想語帶俏皮地這樣說道,不過事實上兔田知道《平家物語》的可能性極低(註:《平家物語》開頭有一段描述平家落魄的文字:「祇園精舍鐘聲響,訴說世事本無常;沙羅雙樹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滄桑」),應該是不會這麼說才對。總之,他每天都過著快樂的生活。
加入綁架集團已經兩年,他甚至深切覺得自己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但這種日子並不長久。
他那悠閒的日子,宛如春夜裡的一場夢,醒來後全是一場空。
這天,綿子一直到半夜都沒回家。婚後就不用說了,就連當初兩人交往時,也不曾有過這種情形。妻子的智慧型手機一直反覆傳來「您撥的電話未開機」的應答聲。該怎麼辦才好?兔田慌了,當他苦惱著是否該打電話報警時,時間就此流逝。
可怕的想像陸續浮現腦中,但他只是一直六神無主地待在家中。
那天深夜十二點即將到來時,手機傳來鈴響。當他按下通話鈕時,已猜出發生了何事。
這兩年來,他朝天空吐出的唾沫,化為巨大的一灘口水,落向他自己頭頂。
「我綁架了你妻子。」
兔田望著自己在漆黑的電視螢幕上所映照出的面容,一臉茫然……


沒想到身為綁票集團成員的兔田,自己的妻子竟然也被綁架了!為了拯救愛妻,兔田要採取什麼行動才能扭轉局面呢?結局的發展絕對超乎你的想像!千萬不能錯過伊坂幸太郎的終極之作《白兔》!
    
  • 獻給折頸男的協奏曲

    伊坂幸太郎◎著

    定價:320元
    特價:79253
    放入購物車

  • 鏡之孤城【2018本屋大賞首獎作品】

    辻村深月◎著

    定價:420元
    特價:79332
    放入購物車

  • 月之圓缺【2017直木賞得獎作品】

    佐藤正午◎著

    定價:420元
    特價:79332
    放入購物車

  • 杏仁:榮獲韓國「創批青少年文學獎」!被譽為小說界的《秘密森林》!

    孫元平◎著

    定價:320元
    特價:79253
    放入購物車

  • 殺人十角館【30週年紀念愛藏版】

    綾辻行人◎著

    定價:240元
    特價:79190
    放入購物車

  • 禁忌的魔術

    東野圭吾@著

    定價:350元
    特價:79277
    放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