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限定 關於作者 搶先品味 延伸推薦 深夜咖啡店地圖 Facebook Instagram
即日起,新書預購79
博客來 誠品 金石堂 
讀冊 三民 皇冠讀樂網 

現在於博客來、金石堂、誠品買書,加贈曉咖啡 「醇厚系 咖啡耳掛包組」一組 (3包一組,市價126元)

  1. 產地瓜地馬拉、哥斯大黎加、巴西各一包。
  2. 適合喜愛中深焙、香氣沉穩、口感濃厚的品飲者。
  3. 保存期限6個月。
隱藏在冷僻小巷,感覺連野貓都不會經過,直到大花山茱萸映入眼簾,一間古色古香的老屋就在眼前出現。這是一家只在深夜十一點以後才營業的咖啡店,專門提供不會對腸胃造成負擔的消夜餐點。雖然網路上完全查不到它的資料,卻夜夜高朋滿座。

店主夏露有著雪白的肌膚、光豔的紅唇,還有彷彿每眨一下都會發出聲音的長長睫毛,但讓你意想不到的是,夏露並不是女人,而是一位知名的變裝皇后!

夏露不但「外型」出眾,料理更是一絕。無論是職場失意的女強人、拒吃母親飯菜的國中生、為前途感到茫然的記者,還是獨居的老太太,夏露的暖心料理和體貼話語,不僅呵護了每個人的胃,也撫慰了每個人的心。

當夜色漸深,溫暖的燈光再度亮起,今天,你是否感到寂寞、沮喪和疲憊?歡迎光臨──深夜咖啡店
      
    

古內一繪

生於日本東京,日本大學藝術學部電影學科畢業。 曾任職於大映與角川電影公司,2009年以中文翻譯家的身分活躍於各界。2010年,以小說創作《銀色的美人魚》榮獲第五屆「POPLAR小說大賞」特別獎,並於2011年正式出道。2017年,再以《草裙舞》榮獲第6屆「JBBY賞」文學小說部門獎。 除了備受歡迎的《深夜咖啡店》系列外,另著有《穿過風的彼方》、《蒼藍色的開場小號》、《痛楚的指標》、《十六夜莊筆記》等作品。
      

第一話 春天的砂鍋菜

被塞滿最後一班電車的人潮擠出來,踏上月台時,雨下得更大了。 才想說櫻花好不容易盛開,還沒來得及細看,就下起滂沱大雨。 季節彷彿退回到冬天,每天晚上都冷到想穿上羽絨外套。 糟透了── 城之崎塔子又在口中重複這句今天不曉得已經反芻到第幾次的喃喃自語。 走出改札口,雨滴被風吹來,打在臉頰上。光要撐著傘,不被風吹到開花,就差點耗盡他所有的力氣。 真是糟透了。 天氣和公司裡的氣氛都糟到不能再糟。儘管如此,眼前的工作依舊堆積如山,已經連續四天忙到只能趕最後一班電車回家了。 背脊猝不及防地竄過一陣惡寒,塔子停下腳步,眼前一黑,全身的血液宛如退潮般席捲而去。 不妙,貧血了。 塔子拚命撐住眼皮,以防失去意識。 不管怎樣都得先往前走才行。 愈這麼想,身體的軸心愈發搖晃,塔子曲膝跪在積水的柏油路上。頭好暈,眼睛幾乎睜不開。 路上的行人大概都以為他喝醉了,加快腳步從他身旁繞道而行。 「你怎麼了?」 有些沙啞的嗓音從頭上傳來,劈頭蓋臉的雨突然停了。 自己的傘早就被吹到地上,顯然是有人為他撐傘。 塔子試圖揚起視線,只見高跟鞋和長裙的裙襬映入眼簾。從鞋子的大小判斷,對方是位相當高大的女性。 塔子努力想抬起頭,但意識完全不聽使喚地一路往下墜落。 「是貧血,去我那兒休息一下吧。」 冷不防被一隻粗壯的手臂拎著站起來,塔子無力地掙扎反抗。 「不要緊的,別擔心。」 被攙扶在女人充滿安全感的臂彎裡,緊繃的理智頓時斷線,塔子一口氣放掉勉強撐住全身的意志力。 ──喂,怎麼樣? 為了驅散迴盪在腦海中的聲音,塔子微微扭動身體。 平常明明沒講過幾句話,真希望對方不要只有這種時候才來纏著自己說話,他現在只想睡覺。 ──喂,怎麼樣嘛?你也在名單上喔。 塔子決定當作沒聽見,一起進公司但從未待過同一個部門的同事鍥而不捨地對他說。 ──這麼說來,城之崎,你以前和人事部的村田女皇待過同一個部門對吧? 村田?是指村田美知惠嗎? ──喂,你可以幫我向村田女皇美言幾句嗎? 正想回答「別開玩笑」的瞬間,感覺好像從什麼地方墜落,塔子清醒過來。 塔子按住太陽穴,發現自己正躺在觸感非常柔軟的單人座沙發上,身上蓋著薄毛毯。 這裡是…… 撐著沙發的靠背坐起來,蠟燭搖曳的火光映入眼簾。 室內播放著峇里島的宮廷音樂德貢甘美朗,青銅小青蛙擺飾的頭上捧著一個盛裝線香的盤子。 「哎呀,你醒啦。」 耳邊傳來昏迷前一刻聽到的沙啞嗓音。 對了── 自己一出改札口就貧血了,有個好心的女人救了他。 視線轉向聲音的來處,塔子有一瞬間的茫然失措。 猛一看,還以為陰暗的吧台後面有張化妝舞會的面具。 塗得雪白的皮膚、宛如用蠟筆描出來的眼線、彷彿每眨一下都會發出聲音的假睫毛、光豔照人的紅唇讓人聯想到達利的紅唇沙發。 然後是有如畫框般的桃紅色鮑伯頭假髮把以上這些零件硬生生地框起來。 塔子看得瞠目結舌,頂著面具的龐然大物慢條斯理地從吧台後面現身。 「大概是俗稱的春雷吧,直到剛才都還雷聲大作。」 對方提著長裙的裙襬,聲響大作地踩著木頭地板走過來。個頭好高,粉紅色的頭頂幾乎頂到橫梁。 隨著來人走到身旁,塔子終於反應過來。 這個人,不是女人── 而是男扮女裝的男人。 「感覺如何?」 脖子圍著絲巾,身上穿著綴滿荷葉邊的酒紅色長禮服,簡直是從童話世界裡走出來的人物。 「這是不含咖啡因的薑茶,可以暖暖身子喔。」 男扮女裝的壯漢將覆著杯蓋的馬克杯遞給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塔子。 視線交會,厚厚一層化妝品下有張藏也藏不住,稜角分明的中年男子的臉。 抹上白粉的下巴浮現鬍碴的痕跡,不難看出化妝舞會的面具底下其實是個活生生的人。 「你該不會是第一次看到變裝皇后吧?」 被塔子目不轉睛地盯著看,女裝男子忍不住莞爾一笑。 變裝皇后── 塔子對於這種人的存在當然不是一無所知。 然而對塔子而言,那是只會出現在電視或電影或秀場等媒體的人種。至少他做夢也沒想過,戴著粉紅色鮑伯頭假髮,化著大濃妝的壯漢會出現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 「怎麼啦?我可沒有下毒。」 塔子回過神來,掀開馬克杯的蓋子,甘甜的蒸氣裊裊上升。 戰戰兢兢地將馬克杯湊到嘴邊。 薑茶一入口中,彷彿就要這麼順順地滲進四肢百骸。不僅口感極佳,還散發出一股生薑淡淡的辛辣風味與肉桂的自然甘甜。 舌頭和喉嚨都充分品嘗過後才嚥下去,塔子深深嘆息。 「看樣子似乎很合你的胃口呢。」 變裝皇后觀察塔子的反應,臉上浮現出滿意的笑容。 「我去忙,你好好休息。」 變裝皇后丟下這句話,提起長裙的裙襬,走進吧台深處。 塔子將馬克杯捧在掌心裡,發了一會兒呆。 藤椅、古董風竹桌、鳥籠般的燈罩…… 重新仔細地環視一圈,屋子內的裝潢讓人聯想到亞洲的隱密度假村。 德貢甘美朗的音樂流淌在充滿神秘感的空間,有如典雅的搖籃曲,讓人感覺白天發生過的事全都是騙人的。 ──喂,怎麼樣嘛?你也在名單上喔。 然而,白天與同事討論過的現實話題不經意甦醒,塔子頓時感到滿心錯愕。 塔子服務了二十年的大型廣告公司今天宣布了希望有人提前退休的公告。 之前早就傳過「遲早會有這一天」的事情一旦實際發出公告,公司人心惶惶的程度還是超乎想像。 對象是四十歲以上、進公司十年以上的中階員工,塔子也是其中之一。 男同事抱怨說:「這顯然是為了趕走正職員工的手段。」 塔子上班的公司原本人員流動就很劇烈。 在薪資條件比較好的時期進公司的正職員工,與在條件惡化的情況下,卻還是受到可能會有升遷機會的誘惑進公司的員工之間,待遇天差地別也是從以前就在檯面下流傳的「問題」。 「用膝蓋想也知道,擺明是經營者打算把待遇的落差導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嘛。什麼優退,說穿了不就是裁員嗎。就算退休金多給一點,也彌補不了接下來還要養家餬口的缺口。」 回想同事說過的話,塔子的心情也變得好沉重。 而且還拜託他向村田美知惠說情…… 男員工看女員工的角度真的非常表面。 說不定這傢伙真心以為美知惠還是塔子的「好前輩」。 塔子甩甩頭,努力清空雜念,什麼也不想。 自己還有工作要做,想再多也無濟於事。 變裝皇后再次從吧台裡現身時,塔子也從沙發上站起來,深深地低下頭去。 「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真的非常感謝你。」 「別客氣,有困難的時候就應該互相幫助,你要在這裡過夜也沒關係喔。」 「不用了,我家就在附近。」 塔子發自內心地向充滿善意的變裝皇后道謝,轉身離去。 拿起變裝皇后幫他撿回來的傘,走出門外。直到剛才還下得那麼大的雨已經停了,雲層迅速地通過明亮的下弦月表面。 回頭張望,那是一棟古民家般的獨棟房子,還有個小巧的中庭。 大花山茱萸開始在中庭的正中央有一搭沒一搭地綻放出白色花朵,底下長滿了茂密的羊齒蕨和姑婆芋,宛如南國的花園。草叢裡看似漫不經心地立著小小的鐵製招牌。 招牌上寫著「Makan Malam」的文字。 塔子去過峇里島好幾次,知道那是印尼文。 Makan是食物、Malam是夜晚的意思,換句話說,組合起來是消夜的意思。 塔子盯著被雨淋濕而閃閃發光的鐵製招牌看了好一會兒。現在還有在營業嗎?還是以前開店時留下來的招牌呢? 無論如何,開在這種商店街的巷子裡,難怪過去從未發現。總覺得好像一腳踩進不可思議的世界,如今正從夢境裡醒來,再度回到現實。 再回頭看了大花山茱萸一眼,塔子避開腳底下的水窪,走向大馬路…… 來來來!不吃也沒關係,因為這家店……超、有、趣!藏在隱密巷弄裡的驚人美味,等待您來細細品味。更多暖心餐點都在古內一繪的《深夜咖啡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