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活動
預言家雙週報刊頭
第26期 發刊日:2002/ 06/18 每雙週星期二發刊

麻瓜主編的話

『那是一趟從曼徹斯特返回倫敦的旅程,就在我找公寓的週末,哈利波特出現了。我從來沒有如此興奮過,我馬上就知道寫這個題材一定會有很多樂趣。其實我並不曉得寫出來會是一本給小朋友看的書,只知道我會擁有這個小男孩,哈利……』這是你已經知道的,哈利波特的誕生,來自於返回王十字月台的列車上!

『小時候我總是一副侷促不安,杞人憂天的樣子,但一跳上舞台表演,我就會偽裝成很有自信的模樣。十一、二歲的時候,我可以說是小一號的妙麗,總是想要完成許多事……』這是你可能知道的,哈利波特背後的秘密──妙麗其實就是J.K.羅琳幼時的自己!

『《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會是最厚的一本嗎?不,我想第七集會是!第七集會跟《大英百科全書》一樣厚……』這是你不知道的,關於萬眾矚目、尚未出版的《哈利波特》系列,它究竟會以什麼樣的面貌跟全球焦急等待的書迷見面呢?

想知道答案嗎?嘿嘿,麻瓜主編可是中了『封口咒』不可說的,但是,讓《哈利波特的秘密──與J.K.羅琳的對話》親口告訴你──羅琳從小都是看什麼書長大的?她又是如何創造出《哈利波特》?《哈利波特》的高峰會在第幾集出現?是哪一個主角的死亡嗎?還有大家最關心的──羅琳能夠順利完成七集的《哈利波特》嗎?

這本目前『唯一』一本真正獲得J.K.羅琳正式授權的訪談錄,可是僅此一本、別無分號呢!而且還有獨家好料──由J. K. 羅琳親繪的分類帽與佛客使,同時封面也邀請到Mary GrandPre操刀繪製(Mary GrandPre是何方神聖呢?她就是《哈利波特》1~4集的封面繪者),呵呵……麻瓜主編不禁又想抬起驕傲的雙下巴了。喜歡魔法媽媽的哈迷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閱讀特快車

◎ 向達倫《怪奇馬戲團》PART2
我們站在一條又長又黑的走廊上,氣氛陰森森的,我穿上夾克,但全身一直在發抖。劇院裡面冷颼颼!

『為什麼這麼冷?』我問史提。『外面還比較溫暖。』

『老舊房子就是這樣子。』他告訴我。

突然,『我能替你們兩位服務嗎?』身後有人在說話,嚇得我們幾乎跳起來! 

我們連忙轉身過去,看到一個很高很高的人,簡直是世界上最高的人!他站在那裡,低頭看著我們,好像在看老鼠一樣。他真的好高,頭都快碰到天花板。手的骨頭非常粗,眼睛顏色很深,臉上看起來好像塗了厚厚一層炭灰一樣。

『你們小孩子現在在外面晃,會不會有點太晚?』他問,聲音跟青蛙叫聲一樣低沉,但是嘴唇幾乎沒動,腹語說的很出色。

『我們……』史提開始說,但馬上停止,舔了舔嘴唇。『我們來看怪奇馬戲團的表演。』他又繼續說。

『真的嗎?』那個人慢慢地點頭。『你們有票嗎?』他問。

『當然有。』史提一邊說,一邊拿出來。

『很好,』那個人喃喃自語。然後轉身問我:『那你呢,達倫?有票嗎?』

『有,』我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進口袋。突然整個人呆住了。他知道我的名字!我看了史提一眼,他的靴子正在抖動。

那高個兒在笑。他牙齒是黑色,還有些斷掉,舌頭是很髒的暗黃色。『我是大高先生,』他說,『是怪奇馬戲團的老闆。』

『你怎麼知道我朋友的名字?』史提勇敢地問。

大高先生大笑,彎下身子和史提對看。『我知道很多事情,』他說得很自然,『我知道你們的名字,家裡的住址,還有史提,你不喜歡你父母。』然後他轉身面對我,我往後退一步。大高先生的嘴巴非常臭。『達倫,你沒有跟你父母說你要來這裡,而且我也知道你是如何贏得門票。』

『那你說啊!』我說。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我的牙齒在顫抖,如果有的話,他一定不會回答我。但接著,他挺起身子,轉身走了。

『我們必須快一點,』他說,開始往前走。我以為他會大步往前,沒想到步伐卻很小,我感到很意外。『表演就要開始。大家請坐下準備觀賞。小夥子啊,你們動作太慢了,不過算你們好運,我們會等你們就座,才開始演出。』

他走向走廊前方的轉角處,只有距離我們前面兩三步,但是我們走到那裡時,他已經坐在長桌後面,穿著長到拖地的黑色大衣,戴著紅色高角帽和手套。

『請出示門票。』大高先生說,然後把票拿去,塞進嘴裡嚼成碎片,吞了下去!

『很好,』他說,『你們現在可以入場。本來我們不歡迎小孩子,但是我認為你們是很勇敢的年輕人。所以破例一次。』

那會場很大。原先的椅子很久以前就被搬出劇院,但是有摺疊的帆布椅在那兒。我們尋找空位。整間劇院都客滿了,只有我們是小孩子。每個人看到我們都議論紛紛。

唯一的空位在第四排。我們得經過很多人的位子,這引來不少的抱怨。當我們坐下,發現這位子不錯,是在正中間,而且前面沒有人擋住視線。視野非常清楚,舞台全部都看得到。

『有賣爆米花嗎?』我問。

『在魔幻表演的場地?』史提不屑地說。『用腦袋想一想!蛇蛋和蜥蜴眼睛可能有賣,但是我跟你打賭絕對沒有賣爆米花!』

來看表演的人形形色色:有人穿得很時髦,有人穿運動服。有老頭子、也有年輕人。有人很悠閒在跟同伴聊天,像是在看足球比賽;也有人安靜坐在位子上四處張望,顯得很不自在。

大家都很興奮,我可以從他們的眼神看出來,史提和我也同樣在等待。我們是為了看特殊的表演而來,希望那是從沒見過的玩意兒。

接著喇叭聲響起,整個會場安靜了下來。聲音持續很長一段時間,而且越來越大聲,燈光也慢慢暗下,然後整間劇院變得一片漆黑。我又害怕起來,可是現在說已經太遲了。

突然,喇叭聲停止,現場鴉雀無聲。我感到耳鳴,頭暈了一下,但馬上清醒過來,整個人坐直在位子上。

在劇院上方,有人將綠色燈打開,照向舞台。整片綠色的景象,感覺很詭異!大約過了一分鐘,沒有任何動靜。接著有兩個人拉著籠子走出來。籠子下面有輪子,有條看似熊皮的大地毯把它遮住。他們走到舞台中間停了下來,把繩子放下,很快又跑回舞台後面。

又過了幾秒鐘----全場還是很安靜。喇叭又響了三短聲。此時,遮住籠子的地毯被掀開,第一位怪物登場了。

這時,全場尖叫聲此起彼落。

其實根本沒必要鬼叫鬼叫的。這怪物雖然可怕,但是被關在籠子裡,沒什麼好擔心的。我想那群觀眾之所以尖叫,只是覺得很有趣,就和玩雲霄飛車的遊客一樣,不是真的害怕。

首先登場的是狼人。他長的真醜,滿身是毛。他跟泰山一樣只圍塊布在身上,可以看到他的腿部、腹部、背部和手臂都長滿了毛。他那把鬍子又長又濃密,幾乎把整張臉都遮住了,他的眼珠是黃色,牙齒是紅色。

狼人一邊搖著籠子欄杆,一邊怒吼,實在是好嚇人。當他怒吼時,大部分觀眾嚇得尖叫。我所以忍住不叫,是不想讓人覺得我是小孩子。

狼人不停地在那兒搖籠子,又叫又跳的,老半天才冷靜下來。他一屁股坐到地上,活像隻狗似的。這時大高先生走進場說話。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他說,聲音很小又低沉,不過大家還是可以聽到他說話,『歡迎光臨怪奇馬戲團──世界上最特殊的怪胎大本營。』

『本團歷史極為悠久,』他繼續說,『一代接著一代帶領著怪物,已經巡迴表演了五百年。這期間,成員雖然幾經更替,但是我們的宗旨始終沒有改變,就是讓各位感到害怕恐懼!我們的表演既恐怖又怪異,其他地方是絕對看不到的。』

『容易受到驚嚇的觀眾,最好現在離場,』大高先生警告,『有人認為今晚表演可能只是個噱頭,怪物可能是有人帶面具偽裝或是不具危險性。但是請聽好,那你就錯的離譜!今晚各位看到的怪物全都是真的,每位都很獨特,極具危險性。』

話說完,大高先生便離開舞台。接著,走出來兩位漂亮小姐,打扮得光鮮亮麗。她們把籠子打開。有些觀眾臉上充滿害怕的表情,但是沒人想離場。

狼人剛從籠子裡出來,就大吼大叫,直到其中一位小姐伸出手指催眠他,才安靜下來。另一位小姐則要求觀眾注意看。

『各位,請保持肅靜,』她說話有外國口音,『只要我們控制住狼人,他就不會傷害大家,但是如果現場很吵,催眠就對他無效,會變回之前的恐怖模樣!』

她們準備好,往台下走去,帶著被催眠的狼人繞場一圈。狼人的頭髮很髒,是灰色的。他低頭往前走,手指垂到了膝蓋位置。

兩位小姐跟在狼人旁邊,叫大家安靜。可以拍他,但是不能太大力。當狼人經過時,史提摸了他一下,我怕他會回過神來咬我,所以沒有摸。

『摸他的感覺如何?』我盡量壓低聲音問史提。

『刺刺的,』他回答,『好像刺蝟。』聞了聞手指。『聞起來感覺很奇怪,好像燒橡膠的味道。』

當狼人和兩位小姐走到中間座位時,突然,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見狼人開始怒吼,把小姐推開。

觀眾嚇的尖叫,在狼人附近的人紛紛逃離座位。有位女士來不及離開,狼人就跳到她身上,把她壓到地上。她大聲尖叫,但是沒有人來幫忙。狼人繞到她身後,憤怒地露出牙齒,那女士用手抵抗,卻被他用牙齒咬斷!

有些人看到這情景就嚇昏了,更多人一邊大喊,一邊逃竄。然後,大高先生不知從哪裡冒出來,出現在狼人身後,把他的手抓住。狼人掙扎了一會兒,但是大高先生在他耳邊輕聲細語,他便屈服投降。當大高先生帶著狼人走回舞台,兩位助理小姐安撫現場觀眾的情緒,請他們坐回位子上。

觀眾在猶豫時,那位手被咬傷的女士仍在尖叫。血從手腕被咬斷的地方濺出,濺到地上和旁邊觀眾。史提和我看著她,我們目瞪口呆,心想她是不是快死了。

大高先生從舞台走回來,撿起斷掉的手,用力吹了聲口哨,兩個人跑了出來。他們穿著藍色的連身帽長袍,身材很矮小,不比我或史提強壯多少,但是四肢很結實,肌肉很大。大高先生扶她坐起來,在耳邊輕聲細語,她就安靜下來。

大高先生一手拿著那殘肢,另一手伸進口袋,拿出一個棕色小皮包,把它打開,倒出閃亮的粉紅色粉末,灑在傷口上,接上殘肢,向兩位穿藍袍的人示意一下。他們取出兩根針和橘色細線,將手跟手腕之間的傷口縫合!全場觀眾都看得目瞪口呆。

兩位助手縫了大約五六分鐘。針在手腕皮膚上縫來縫去,繞了一圈,那女士沒感到任何疼痛。當縫合完畢,他們把針和未使用的線擺著,回到之前站的位置。他們從未把帽子拿掉,所以我不知道是男是女。當他們消失,大高先生鬆開那女士的手,走回舞台。

『來,手指活動一下,』大高先生說。那位女士呆呆地看著他。『快動啊!』他又說了一次,這次她很快地試了一下。

哇,真的能活動耶!

大家發出驚訝聲。那位女士看著手指,不太相信那是真的。她又動了動手指,然後站起來,把手舉高過頭,大力甩動,果然不是騙人,手簡直完好如初!手腕的縫合處還看得見,但是血已止住,手指可以自由活動。

『已經沒問題,』大高先生告訴她,『二、三天後,縫線就會脫落,傷口就會癒合。』

『沒那麼簡單!』有人大喊,然後有位先生走上前,滿臉通紅。『我是她先生,』他說,『我們先去看醫生,然後去警察局!這麼危險的怪物,怎麼可以放他到人群中?今天咬掉的只是隻手,萬一把她頭咬掉了,你接得回去嗎?』

『那恐怕就活不了了。』大高先生冷靜地說。

『王八蛋,你給我聽好──』那位女士的老公開始說,但是大高先生打岔。

『我請問你,先生,』大高先生說,『當你老婆被狼人攻擊時,你人在哪裡?』

『我嗎?』那位先生問。

『是的,』大高先生說,『這位先生,你是她老公。當怪物跑出來攻擊,你坐在她旁邊,你為什麼沒立刻跳過去救她呢?』

『那是,我……因為時間來不及……我準備……我打算……』

那位先生說的話,不可能讓人信服。仔細想想,只有一個答案:就是他自己落跑。

『聽我說,』大高先生說,『我事先警告過各位了,這表演可能會有危險性。這馬戲團不是很完美、安全,有意外發生不讓人奇怪,這是真的會發生,甚至有人比你老婆還慘──死了。所以這表演是違法的,我們只能在半夜,在這老舊的劇院做演出。通常這表演非常安全,沒有人會受傷。但是仍然無法確保各位的安全。』

大高先生轉圈看了每個人一眼。『我們無法確保任何人的安全!』他大喊。『要再發生類似的意外,我認為不太可能,但是我不敢保證!聽好,如果你會害怕,立刻離場。趕快離開,以免悲劇再度發生!』

大高先生話說完,立刻有些人離開,但是大部分觀眾留下來看其他表演。那位手剛接好的女士,也坐在位子上。

『喂,我們走吧?』我問史提,有點希望他同意。其實我感到興奮又害怕。

『你在開玩笑吧?』他說。『這太正點了!難道你想落跑,不會吧?』
『怎麼可能。』我撒謊,強顏歡笑,暗地裡卻怕得要死。

如果我表現得很害怕,像個膽小鬼就好了。那我就可以離開,一切也就沒事了。但實際情形卻不是這樣,我必須表現地像大人,坐在位子上,把表演看完。事後,我好懊悔,當時實在是應該不管三七二十一,頭也不回地衝出去……一直到現在,我都這麼認為。

以上節錄自『向達倫大冒險』系列第一集《怪奇馬戲團》
皇冠7月魔幻出版

◎ 《哈利波特的秘密──與J.K.羅琳的對話》搶先曝光!

《哈利波特》已經寫下現代出版史上最傳奇的一頁,而創造出《哈利波特》的年輕媽媽J.K.羅琳,也彷彿對全球讀者施了神奇魔咒,只要是與『J.K.羅琳』或《哈利波特》相關的事物都受到瘋狂的矚目。

本書是目前『唯一』一本真正獲得J.K.羅琳正式授權的獨家訪談錄,由J.K.羅琳本人親自談她的家人、童年、學校生活、事業與寫作生涯,並介紹及分析了《哈利波特》一到四集裡的內容與人物。

不像坊間其他相關傳記,都只是由記者蒐集資料側寫而成,沒有其他任何一本關於J.K.羅琳的傳記能與經由她本人授權和參與的本書相比擬!如果你想知道任何關於哈利波特的秘密,不如讓J.K.羅琳親口告訴你……

Q: 唸書時有哪些令妳印象深刻的事?
羅琳: 我的第一所學校是在布里斯托的郊區,我真的超愛那個地方。記得上學的第一天,媽媽接我去吃午飯的時候,我心裡想,學校就是那樣,我已經『完成』學校生活,以後再也不用回去了。

土茲希爾的小鎮學校是相當狄更斯式的──和我以前念的開放式教學的學校完全不同。我們的座位是老師根據她對我們活潑度的觀察來安排的,十分鐘之後,她就把我排到『陰鬱』的那一排。我在架構《哈利波特》裡石內卜的個性時,受到很多教過我的老師影響,那個老師肯定就在其中。我非常怕她。那時習慣有每日十分鐘心算小考,第一天我拿了五十分。嗯,我以前從來沒算對過分數題!雖然後來我越來越喜歡那個老師,但絕對不會忘記我是多麼努力學心算,還有分數。
Q: 妳的中學生活有發生什麼比較特別的事嗎?
羅琳: 我很喜歡中學生活,尤其是我的英文老師雪佛小姐對我的影響相當深。她很嚴厲,可以說是非常嚴苛,但超級認真誠懇。我真的很尊敬她,因為她是一位對教育充滿熱情的老師。我想,是她引領我認識另一種類型的女性。她是個標準的女性主義者,非常聰明,而且是那種個性十分直截了當的人。記得有一次她在說話的時候,我正漫不經心的亂塗鴉,她跟我說我的行為很不禮貌。我回她說,『我有在聽啊!』但她說那樣還是很不禮貌。那次的教訓讓我難以忘懷,她從不說,『不要那樣做。』她的行事態度真的影響我很深,所以我很喜歡英文。雪佛小姐極為重視句子的結構,她不准我們有一絲絲的懶散。雖然我讀書的量很大,對寫作的架構和流暢度有相當顯著的幫助。我從她那兒學到很多東西,一直到現在我們都還有聯絡。她是唯一一個會讓我吐露心事的老師,她給人十足的信任感。
《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出版時,她透過布魯斯伯瑞出版社寄了封信給我。她對我的意見比任何報紙的評論都還重要,因為我知道她不會隨便寫東西,除非真的想表達她的想法。她是正直誠懇的化身。她很喜歡我這本書。

當我升上高六時(對照台灣的學制是高中三年級),有件很重要的事發生了。西恩.哈瑞斯轉到我們學校,他之前是在賽普勒斯那邊的學校唸書,當時他爸爸在軍中服務。他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就是特別獻給他的。
他那輛天藍色的福特Anglia為我帶來了自由。一旦住在鄉村小鎮,開車便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你可以想像,我不可能光只讓一輛舊車去援助哈利和榮恩,幫助他們抵達霍格華茲──那輛車還一定得是天藍色的福特Anglia。榮恩並非西恩活生生的翻版,但他真的是非常西恩派的。

一般來說我是不會在重看自己寫的東西時,才驚覺故事的某些部分是由生活中熟悉的事物而來的。那輛車拯救了哈利,就如同那輛將我從百無聊賴的生活中拯救出來的福特Anglia一樣。那是我所能想到書中跟我的真實生活緊緊相扣的極少部分。另外還有的,就是哈利看著鏡子,看到他的家人向他揮手的那幕。這個意象是從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部分而來,是我失去母親的時候。
Q: 小時候妳是什麼樣子?
羅琳: 我想我總是一副侷促不安、杞人憂天的樣子,但一跳上舞台表演,我就會偽裝成很有自信的模樣。十一、二歲的時候,我可以說是小一號的妙麗。總是想要完成許多事,我的手一定是要第一個觸及到目標的人,永遠要去做對的事。可能是認為自己跟妹妹比起來平庸許多,覺得這樣多少可以有所彌補。

長大對我來說是件好事,因為我放鬆了不少,雖然我還是個,還是個杞人憂天的人。很幸運的是,我有一些相當要好的朋友,尤其是在母親患了多發性硬化症的時候,友情對青少年時期的我來說,真的是很重要。任何人的家庭一旦經歷過這種事,一定能夠體會這對心裡的衝擊有多大,壓力有多重。朋友在那個時候變得更加重要,因為有人可以跟你說說話,吐露心事。

以上節錄自《哈利波特的秘密──與J.K.羅琳的對話》
皇冠7月即將出版

TOP...

哈利波特討論區

人物快譯通

柏莎•喬金Bertha Jorkins
曾經是詹姆波特在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學姐,被認為是『完全不長腦袋卻非常愛管閒事』的傢伙。柏莎有著嚴重的間歇性失憶症,經常掉東忘西,但是對八卦消息的記憶力卻異常驚人。她畢業後在魔法遊戲與運動部工作,成為魯多貝漫的部屬及各部門間的燙手山芋。最後在阿爾巴尼亞──傳說中佛地魔最後的藏匿地點失蹤,成為『佛地魔復出計劃』的重要關係人。

TOP...

咒語一點靈

『魔魔斃』Morsmordre──召喚黑魔標記的咒語。
出處:在魁地奇世界盃球賽期間, 讓許多巫師嚇出一身冷汗的可怕咒語。『魔魔斃』咒語一出,魔杖尖端會立刻冒出一些翡翠綠星星似的東西,漸漸凝聚、越升越高,變成一個猙獰可怕的大骷髏頭……,嘴巴洞裡還會冒出一條如舌頭般的大蛇,彷彿要將人吞噬!這個大骷髏頭,就是讓巫師聞風喪膽的『黑魔標記』,也就是『那個人』的標誌,傳說黑魔標記一出,就有血腥的災難要降臨……

TOP...

下期預告

【第27期預告精彩預告•7月2日發刊
◎ 《怪奇馬戲團》的幕後黑手──達倫.歐沙納希

回味 《預言家雙週報》
10 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


取消/訂閱電紙報 博客來網路書店哈利波特的9又3/4月台 
加入哈利波特會員哈利波特會員登入寫信給皇冠

本電紙報圖文由皇冠文化集團提供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貼或節錄。

「博客來網路書店」獨家代理發行
電紙報客戶服務專線:886-2-26535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