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堂咲夜前幾天滿十六歲了。
在血族,十五歲就是成人了。
咲夜的身世有些複雜,所以花了一些時間,才被納入血族的一員。血族的長老們至今仍然不承認她,但最大的長老艾亞斯托,把證明血族身分的斗篷和別針頒給了她,所以沒有人會再公開排斥她了。
「不過,只是不再公開排斥而已……」
在半拉開窗簾的窗邊,咲夜坐在小圓桌旁,托著腮幫子翻閱厚厚的檔案,無精打采地喃喃自語。
她正在看的檔案,彙整了血族們經營的相關企業一覽表,以及各企業的詳細內容。
以前她對這種事毫無興趣,現在想認真地稍微了解一下,所以拜託執事路伊幫她準備了資料。
怪物血族散佈世界各地,有各式各樣的種族,大多混在人群中生活。
外型、生態都配合人類,在當地落地生根。有些族人會雇用人類,或與人類做生意活化經濟。其中,有族人在保留自然環境的原則下從事土地開發,各自都有各自的資產。所謂的地區名人、世家,可以確定有一部份是血族。
咲夜的養父卡爾,以邁因茲為據點從事貿易,過著忙碌的生活。因為是大規模的公司,擁有許多關係企業,所以咲夜和亞魯貝爾特也持有很多這些企業的股票。
咲夜把這件事告訴朋友東條要,他張大了嘴巴,呆呆看著咲夜片刻,才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樣啊,那麼現在把妳一個人丟在外面,妳也有足夠的收入活下去呢。
從來沒深入思考過這件事的咲夜,被這麼一說才想到的確是這樣。畢竟她是活在柏恩斯坦家的庇護下,除了日子過得太波瀾萬丈外,她的人生可以說是超越標準的幸福。
產生一點興趣後,她詳細調查過自己的配股,發現自己再怎麼揮霍,帳戶裡的金額都夠她過一輩子。而且,金額還年年增加,永遠花不完。但說真的,她既無意使用,也想不出該怎麼使用。
是不是該做個零用錢的帳目呢?可是,那種金額根本不能稱之為零用錢。
更何況,咲夜需要的東西,卡爾和葛蕾泰爾都會替她準備,她很少有機會自己買。
阿要已經夠驚訝了,所以咲夜沒告訴他,從這棟房子到森林一帶的土地,全都屬於柏恩斯坦家,他們在市中心還持有無數的大樓和土地。以後有機會再告訴他也行,但咲夜最怕的是,說太多會被認為自己在炫富。
她知道以阿要的個性不會想那麼多,但這種事沒必要提。
正在看檔案時,響起了敲門聲。
「咲夜小姐,可以進來嗎?」
「可以啊,請進。」
咲夜轉向門,看到端著托盤的葛蕾泰爾的笑容。
「我烤了核桃餅乾。」
淡淡的香甜味撲鼻而來,咲夜的眼睛為之一亮。
「哇,謝謝,葛蕾泰爾。」
「茶是前幾天卡爾先生帶回來的愛爾蘭下午茶。」
卡爾去相關企業視察回來時,在都柏林市內的某家茶室休息。當時喝的茶味道溫和,很好喝,他覺得很適合咲夜的口味,於是就帶回來了。
咲夜喜歡喝純紅茶。當然也不討厭奶茶,但還是比較喜歡純紅茶清爽的味道。咲夜從不加砂糖,偶爾心情低落時,會加入只喝得出淡淡甜味的少量蜂蜜,但次數不多。
葛蕾泰爾把托盤放在窗邊的小圓桌上,將紅茶倒入白瓷杯裡,瞇起眼睛說:
「妳很用功呢,咲夜小姐。」
咲夜怕弄髒檔案,先把檔案放到櫥子上,再走回小圓桌,聳聳肩苦笑說:
「是我以前知道得太少了。我從來沒想過,血族為了與人類共存,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就跟世間一般小孩一樣,她大約知道父親的工作,但從來沒有關心過工作的形態、架構、內容。向別人說明時,通常只要說父親是個貿易商、做種種生意就行了,沒有人會問她更專業的事。
咲夜抓起葛蕾泰爾親手做的餅乾。
「麵粉、蛋、奶油、砂糖、牛奶,全都是來自血族的農園吧?」
葛蕾泰爾把茶杯和茶托放在咲夜前面,點點頭說:
「是的,全都是採用自古以來的農法栽培、養育。」
知道咲夜對這些也產生了興趣,葛蕾泰爾開心地注視著她。
咬著核桃餅乾的咲夜嘆了一口氣。
在人類開始重視有機食物之前,血族的族人就做得很徹底了。因為熟知古老知識的族人都還健康地活著,沒理由不活用那些知識。
也有族人改變名字、外貌,把這些知識提供給鄰人,藉此賺取收入,這是與鄰人融洽共存的好例子。但族人會適可而止,以免被太多人知道。
葛蕾泰爾做的料理每道都很好吃。除了手藝,更因為她對柏恩斯坦家族有滿滿的愛吧!
很久以前去世的養母愛美麗,也很會做家庭料理。
那時咲夜才五歲,所以不記得有從養母身上學到什麼。頂多是縫衣服和編蕾絲的基本而已。
聽說卡爾的床罩是愛美麗編的,咲夜決定自己也要替亞貝爾編一條,才剛開始跟愛美麗學編蕾絲,愛美麗就開始生病,不能再教她了。
不能學到最後,咲夜很傷心,對愛美麗來說應該也是最大的遺憾。
那顆不可思議的石頭,被主人咲夜取名為布拉歐。
因為窗簾只有半開,所以光線照不進來的房間有點暗。淡藍色光芒在房間擴散開來,把咲夜和葛蕾泰爾都照成了藍色。
「怎麼了……?」
把杯子放回杯托,雙手抵著桌面站起來的咲夜,與雙手抱著托盤的葛蕾泰爾,都把臉轉向布拉歐的光線特別強烈的地方。
牆壁如螢幕般浮現在藍光中,映出模糊的人影。
咲夜注視著形成螢幕的牆壁。
黑暗中,有個身穿白衣、四肢纖細的年輕女人,看似用雙手撐住了快倒下來的身體。她垂著頭,帶點波浪捲的長髮蓋住了她的臉。露出來的細長頸子,白得像蠟。
仔細盯著她看的咲夜,發現她身上的衣服是古希臘的內袍與外袍。
在被藍光照出來的黑暗中,彷彿耗盡氣力倒下去的女人,使出最後一口氣抬起了頭。
露出來的臉龐十分美麗。
咲夜被那張臉迷住了。
凌亂的頭髮像是金色,那雙眼眸尤其給人深刻的印象。
是她在去過幾次的義大利藍色洞窟看到的神祕藍色。
她曾見過那種顏色的眼眸,那就是──。
「……!」
旁邊傳來倒抽一口氣的動靜,接著響起托盤掉落的震響。
肩膀嘎答嘎答顫動的老婦人,發出沙啞的叫喊聲。
「絲西娜……!」
咲夜張大眼睛,把視線拉回到倒下去的女人身上。
痛苦喘著氣的女人,掙扎著想站起來,但可能是使不出力,膝蓋很快就彎下來,雙手撐住地面。
臉又被凌亂的頭髮遮住,淚水啪答啪答滴在撐住地面的雙手的手背上。

咲夜和葛蕾泰爾都清楚聽見,從她顫抖的喉嚨溢出嗚咽般的聲音。
令人心如刀割的悲痛聲音,光聽都很難受。
『……救……』
被葛蕾泰爾稱為絲西娜的女人,緩緩握起撐住地面的手,慢慢地仰起頭。
雙頰已被淚水濡溼的她,帶著從眼角流出來的新淚,硬擠出聲音大叫:
『……救命啊……亞庫席爾……!』
咲夜倒吸一口氣,那個名字是?
絲西娜在淡藍光中柔弱地癱倒下來。
『亞庫席爾……求求你……』
她的嘴唇在動,但發不出聲音了。
倒在地上的絲西娜,動也不動了。
「絲西娜……為什麼!」
臉色發白的葛蕾泰爾,搖搖晃晃地向前走。她的手摸到了絲西娜。就在產生這樣的錯覺時,布拉歐綻放的光芒驀然消失了。
葛蕾泰爾的手貼在牆壁上,倒在地上的女人不見了。
雙手貼在牆上的葛蕾泰爾,沿著牆壁慢慢癱坐下來,失去血色的肌膚慘白如灰,全身哆嗦顫抖,咲夜從來沒見過她這副模樣。
「葛蕾泰爾……」
咲夜嚇得不敢動,葛蕾泰爾轉頭對她說:
「剛才那是絲西娜……她怎麼會……」
咲夜拍拍自己的雙頰振作起來,跑過去把葛蕾泰爾扶起來。
她把老婦人帶到小圓桌旁坐下來。
「等等,我去端水來。」
咲夜正要轉身離開時,葛蕾泰爾抓住她的手,搖搖頭說:
「不用了……我沒事……」
臉色蒼白的葛蕾泰爾,堅強地告訴咲夜,做了個深呼吸。
她用咲夜遞給她的手帕,擦拭額頭上冒出來的汗珠,表情僵硬地雙手交握。
向來很穩重,無法想像她驚慌模樣的葛蕾泰爾,明顯動搖了。咲夜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
葛蕾泰爾用顫抖的雙手掩住臉。維持這樣的姿勢好一會後,終於在咲夜數完第十五次呼吸時,她抬起了頭。
「要向卡爾先生……報告才行……」
這時她才發現,無助地看著自己的咲夜,露出不安的眼神,哭喪著臉對她笑著。
「啊,對不起,小姐,嚇著妳了……」
咲夜猛搖著頭說:
「沒關係,不要勉強自己……」
「不……我真的沒事了,只是看到出乎意料的畫面,有點驚慌而已。」葛蕾泰爾撐著桌子站起來,踩穩腳步走向房門,又鎮定地接著說:「布拉歐給我們看的影像,可能是絲西娜。」
咲夜聽過這個名字。她是在古老神話裡出現過的海神的女兒,也是蛇髮三姊妹的大姊。
「她是我長久以來下落不明的姊姊。」

──節錄自《怪物血族3:虛構的方舟》

皇冠首頁 Copyright © Mitsuru YUKI / Sakura ASAGI 皇冠文化集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