咲夜的養父卡爾,被克萊斯的子彈擊中了。
卡爾是吸血鬼。如果擊中他的是一般子彈,頂多只會有些疼痛和出血,只要取出體內的子彈,傷口就會馬上痊癒。
但這次射殺他的子彈,很可能是克萊斯自製的特殊子彈。
那種子彈會引起僅限於細胞的石化現象。只會對促進血液凝固的血液細胞產生作用,阻礙止血。
怪物也不是不死之身。血是精氣的凝聚物。若失血過多,擁有強韌生命力的怪物也會死。不管命中身體哪個部位都一樣,不必是要害。
克萊斯製作的子彈,可以徹底殺死肉體的復原能力比人類強太多的怪物。
與射殺卡爾同樣的子彈,也射殺了吸血鬼女孩與人魚族的年輕人。
在怪物血族中扮演醫生角色的霧之森林的魔女們,已經竭盡全力,他們的傷口卻不見好轉,依然徘徊在生死邊緣。
「可惡……」
咲夜瞪著逐步逼近的敵人,邊甩出Chief’s Special的彈筒,邊把手伸入放有備用子彈的口袋。她俐落地退出已經射完的空彈殼,迅速裝入從口袋抓出來的子彈。
可能是聽見甩出彈筒的微弱聲響,兩個敵人從沒有障礙物而容易被狙擊的平地,跳進茂密的森林躲起來。
咲夜有銀色子彈、金色子彈,還有銅色子彈。
霧之森林魔女用蛇髮三姊妹臉上的血做出來的銅色子彈,被命名為蛇髮之淚,被擊中的目標會在瞬間化為石頭。
這次她隨機抓起來的子彈中,恰巧沒有銅色子彈。
在情感上,一直以來,她都盡量避免使用蛇髮之淚,因為威力太強了。
然而,現在的她,會毫不猶豫地把子彈射向敵人。
「在哪……」
咲夜邊掃視周遭搜尋敵人,邊把彈筒轉回去,吸口氣衝出去。
經過剛才的槍戰,她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敵方人數雖多,但槍法都不怎麼樣。命中率低,所以用開槍數來彌補不足。
為了把敵人誘到看得見的地方,她把自己當誘餌,並快速移動以免被瞄準。
好幾個身影在暮色漸深的森林裡跳躍,追逐暴露行蹤的咲夜。
她滾到樹木背後,再躲入更深處的樹幹後面。就在這個同時,開始了激烈的槍擊。被擊碎的樹葉飄揚,碎片四處飛散。
在樹幹後面看出彈道的咲夜,瞄準了敵人可能躲藏的樹叢。
有微弱的動靜。
「看到了。」
在對方現身之前,咲夜的愛槍就噴火了。
響起了槍聲、笨重物體倒下的聲音。同時,幾個身影從樹後衝出來。
他們人手一把自動手槍。從遠處看,只能猜測大概是葛拉克17。
所有槍口都對準了咲夜。但是,從剛才的槍戰,她已經知道他們的槍法沒什麼不大了。
「滾蛋!」
她跳出來,邊翻滾邊把準星瞄準敵人眉間,射出了所有子彈。
四具操縱人偶化為沙土潰決,手上的槍掉下來。其中一把因為撞擊地面的衝擊而走火,流彈擦過了咲夜的身體。
擊中石造廢屋的跳彈,嵌入了地面。用眼角餘光看著那情景的咲夜,發現有個男人拿著槍正要闖入門已經損毀的廢屋。
「不准進去!」
但愛槍沒子彈了。
她拾起一把操縱人偶留下來的自動手槍,扣下板機,射中了企圖闖入的敵人的背部。敵人一向前趴倒,便崩潰瓦解了。她果然沒猜錯,是葛拉克17。
還來不及喘息,斜後方便響起了金屬聲。把聽覺擴張到極限的咲夜,沒有放過那個微弱的聲響。
身體本能地動了起來,跳向旁邊。無數槍聲震響。
「唔!」
身體沒有受傷,但飄揚的裙子成為子彈的目標,被打得破破爛爛。
咲夜從彈道概略算出開槍處,把葛拉克的槍口對準那裡,亂射威嚇他們。
再滑入樹木背後,甩出Chief’s Special的彈筒,退出空彈殼。
「呼……」
她試著壓下胸口疾馳的心跳,以及越來越急促的呼吸。不冷靜下來,只會白白消耗體力。
裝入新的子彈,轉回彈筒後,她隨便挑個地方,把沒有子彈的葛拉克用力扔出去。
響起了槍聲,葛拉克彈向了其他方向。她從那個方向瞬間計算出彈道,握起愛槍,扣下了板機。
哇的慘叫聲,與水急速凍結般的微弱聲響重疊。
「……」
以單膝著地的姿勢猛然屏住氣息的咲夜,稍微瞇起眼睛,咬住了嘴唇。剛才擊中敵人的是蛇髮之淚。
彷彿以那一槍為信號般,所有槍擊都靜止了。
咲夜眨眨眼睛,仔細觀察周遭狀況。
黃昏的森林逐漸被夜幕覆蓋。
身為人類的咲夜,夜間視力不如怪物。她必須趁還有一絲絲陽光時,把敵人全部殲滅。
她轉動眼珠子,搜尋有沒有移動的東西。
愛槍裝入子彈後,開了一槍,還剩四發。
石造廢屋孤零零地豎立在經過整頓的森林一隅。房屋周圍十五公尺四方,有矮小的短草和土壤裸露的地面。還有操縱人偶瓦解後的沙堆,散佈各處。
她搜索記憶,計算解決了幾個敵人。
「……十……三。」
忽然,胸口深處跳動起來。那種跳動方式,跟剛才的性質不一樣。
吹起了風。冒著汗水的額頭,逐漸發冷。呼吸在不覺中穩定下來了。
她瞥一眼彈筒,確認剩下的子彈的顏色。
「……」
這氣息是?
感覺全身寒毛豎立。
直覺。
她回頭扣下板機。
完全隱藏氣息從背後靠過來的敵人,被子彈擊中了。
高高舉起手臂的女人,張大眼睛往後仰。女人穿著身體線條畢露的緊身無袖上衣,罩著粗孔的針織黑色毛衣,長裙側邊有很高的開衩,肉感的腳穿著黑色的魚骨長筒靴。波浪型長髮倒豎,半張開的嘴巴露出長長的犬齒。
「吸血鬼……!」咲夜低嚷。
身體搖晃卻沒倒下去的女人,兇狠地瞪著咲夜大叫:
「妳不過是個鄰人……!」
咲夜挑動一下柳眉。
因為剛才那一槍,血漬在女人的右胸擴散開來。那是金色子彈,用來讓黑暗轉化者還界,而不是用來獵殺吸血鬼,所以沒什麼殺傷力。吸血鬼被擊中會受傷,但不會成為致命傷。
咲夜瞄準女人的眉間,冷冷地放話說:
「住口,妳不過是個異端者。」
從射殺位居怪物血族最頂端的吸血鬼首領的那一剎那起,這個女人就成了異端者。
女人的眼皮顫動著。
「妳自以為是執行者嗎?狂妄的鄰人!」
眼睛佈滿血絲、高聲怒吼的女人,眉間被灼熱的子彈貫穿。當血沫啪地四濺時,女人轉眼化成了灰燼。
張大眼睛往後倒的女人,身體嘩啦嘩啦崩潰瓦解,身上的衣服、裝飾品應聲落地,有大型項鍊、華麗的耳環、戒指。
女人有一頭長髮,眼睛是黑色,皮膚是褐色,短短的幾句話中帶著西班牙的腔調。
「中南美的……」
隔著大海的大陸,也還有怪物血族存在。是以中美洲為據點,被稱為「菈魯羅娜」及「泰拉西克」的血族。
雖然都是血族,但菈魯羅娜和泰拉西克除了同樣被歸類為吸血鬼外,跟咲夜他們沒有其他關連。
美洲大陸的吸血鬼與歐洲的血族之間,幾乎沒有往來,也不太交談。
只要遵守為了混在鄰人中生活而訂定的鐵則,就沒什麼問題。
一年一度的新月祭,各血族代表都會來參加,所以菈魯羅娜和泰拉西克的首領應該也來了。遺憾的是,咲夜的記憶裡完全沒有類似的身影。
咲夜喘口氣,正要站起來的瞬間,心臟又不正常地狂跳起來。
怪物的氣息隨風悄悄靠近。
「又一個……!」
留著嚴重自然捲的短髮、紅色眼睛的女人,撲向反彈般轉過身來的咲夜。
「去死吧,鄰人!」
有著長長的兩根犬齒、褐色肌膚的女人,從體型來看,年紀跟剛才那個女人差不多。身上的吊帶式女背心感覺有點舊了,牛仔布料的馬甲和及膝的褲子都磨到褪色了,已經穿很久的運動鞋也一樣。全身沒有佩戴任何裝飾物,裝扮與剛才的女人正好相反。
咲夜看到女人的牛仔腰帶上,插著兩團黑色的物體。
那是納甘1895──就是這傢伙槍殺了卡爾。
咲夜的目光炯炯發亮。
她翻滾著閃躲女人的爪子,站起來大叫:
「妳是泰拉西克?剛才那個女人是菈魯羅娜吧?」
爪子的尖端抓破了上衣與洋裝。拿著愛槍的右手、來不及閃躲的臉,都被抓傷滲出了血。她把左半身往後拉。布料被扯破而裸露的大腿,有條又深又長的傷口,不能算是擦傷。
女人舔著血淋淋的爪子,笑得很變態。
「妳很清楚嘛,鄰人。不過,妳幹嘛在意這種事呢?妳就要死在這裡了,這種事跟妳沒關吧?」
帶著愉悅的笑容揮過來的爪子,根根都長得像峨眉月,如鐮刀般銳利,可以撕裂野獸。

──節錄自《怪物血族6:別離的風暴》

皇冠首頁 Copyright © Mitsuru YUKI / Sakura ASAGI 皇冠文化集團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