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彭樹君作品集 花開的好日子

花開的好日子  

 

作  者:彭樹君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6/06/03

電腦編號:421006
類  別:散文
系  列:彭樹君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240
ISBN:978-957-33-3241-1
CIP:855

定  價:300
優 惠 價:237( 79折)

 

 
 

彭樹君

東吳大學中文系畢業。從學生時代起即屢獲各類文學獎。

二十三歲出版第一本短篇小說集《薔薇歲月》,至今共有近五十多種出版物,包括短篇小說集、小小說集、散文集、筆記書、電影小說、電視小說、人物採訪集。
並以「朵朵」為筆名,出版《朵朵小語》系列。
寫作的養分來自於閱讀、音樂、電影、旅行、蒔花弄草、觀察人生百態,以及苦甜交織的生命本身。
文筆清麗細膩,對於種種人生況味往往深入幽微,尤其擅長描寫女性曲折情思,字裡行間總有溫柔撫慰的療癒光芒。
曾經主編報紙文學版面二十餘年,目前專事寫作,並開設「朵朵寫作坊」,將心靈與人生以書寫串連。
有「彭樹君」與「朵朵小語」兩個臉書粉絲專頁,並有「朵朵寫作坊」臉書社團,以及「朵朵_彭樹君」Instagram專頁。


 

當不再等待別人也不再期待永遠,
才終於有了從容與淡定,
有了千金難買的自在。

天空沒有邊緣,卻以它的空無涵蓋了一切,心也不該有任何設限;
而土地像是永恆的召喚,如果還沒見到某種風景,只是因為走得不夠遠。
如果我的心像天空一樣自由,包容一切卻什麼都不執著,
我就可以進入心靈的秘境,走向更深的內在旅程。
如果我的心夠安靜,我就能在無人的樹林裡聽見花開的聲音。

生活中每個瞬間都是花,突如其來、不請自開。
為了不讓其僅此一現,
彭樹君彷若時光的採集者,細膩觀察,耐煩揀拾,
她從漫漫的生活河流裡,掏出以時間為名的金色流沙。
那些記憶中的日常時光,生活上的轉瞬之間,
人際間的情感攻防,過往裡的人生故事……
有遺憾,也有美好;有失落,也有溫暖。
我們才終於明白,那些美好與溫暖終能讓我們微笑釋懷,
只要帶著一份溫柔,
每一刻,都能聽見花開的聲音,
每一天,都是花開的好日子。


一瞬之光


這個傍晚,我外出散步,看見非常美麗的天空。

是那種被稱為莫內藍的顏色,也就是法國印象派畫家莫內晚年在接受白內障手術之後,看見了一般人看不見的紫外線,所畫出的藍色睡蓮那種藍。

莫內藍,此刻映入我眼中的天空藍,是黃昏最後的微光,這種不屬於人間的藍色,據說可以直抵人心最幽深之處。

我停下腳步,虔敬地仰起臉,把整座天空看進眼中,收入心底。再過一會兒,這微光就要淹沒在漸深的黑夜之中。這樣的一瞬之光接近一種天啟。身旁不斷有人來來去去,然而沒有人抬頭看向天空,因為他們專注於掌中狹小的視窗,忽略了頭頂之上,那個巨大美麗的藍色視窗。在這樣的當下,彷彿只有我看見了某種神祕的指引,就像一個Just for me的祕密。

在這一瞬間,生命中無數的一瞬一起重現,也一起幻滅。

也是在這一瞬間,我想起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在我年紀很輕的時候,我曾經無法在黃昏的天空下行走,因為我害怕看見一日的餘光消失,害怕進入夜色之中。當那樣的光直抵我內心最幽深之處時,總是讓我無法承受。所以我習慣在黃昏時待在室內,並且拉上厚重的窗簾,假裝外面的世界並不存在。

後來有人告訴我,那是「黃昏憂鬱症」,是對於一日將盡的惆悵與失落。

但此刻,我獨自凝視著那同樣是莫內藍的天空,沉浸在它無邊遼闊的寧靜美麗之中,心中卻是充滿喜悅與恩寵。為什麼我的心境如此不同?

或許過去那不是憂鬱,而是對於美在瞬間消逝的不捨與留戀,所以寧可不要看見,因為沒有得到就沒有失去。然而在經歷了人生種種,好的壞的,歡愉的悲傷的,光明的黑暗的,在這一切的發生之後,我已經明白,無常是人生的本質,就像一瞬之光的天空。

生命是無數的一瞬,是一個片刻連著一個片刻,不知什麼時候,我已學會放手讓那些片刻過去,不再留戀也不再回想,不再因為害怕失去而不敢擁有,也不再因為已經失去而憾恨。於是如今我不但能安然地在黃昏的天空下行走,還能駐足欣賞那即將消失的微光,這或許表示我心中對於未知的恐懼已得到了療癒。

在一日將盡的此刻瞥見這一瞬之光,就像在長長的人生裡,無數擦肩而過的機緣中,一次驚鴻一瞥的偶遇與回眸。雖然每一個一瞬終將逝去也正在逝去,或是已經逝去,但我知道,只要我心甘情願地放這一瞬走,這一瞬我就得到了自由。




現在的自己


一個朋友約我看戲。散場之後,我們一起去喝長島冰茶,然後為了把酒醒一醒,沿著深夜的街道慢慢散步。

無人的台北街頭有一種繁華落盡的靜謐氣氛,很適合我們中年微涼的心境。我和朋友認識的時候還很年輕,年輕到人生簡直不算真正開始,後來各自經歷了命運的曲折起伏,有過各種悲歡離合,足夠各寫一部可歌可泣的長篇小說。如今,那些曾經讓我們以為過不去的傷心事終成往昔,再回首時已經皆付笑談中了。

朋友問我,如果時光可以倒流,還願意回到年輕的自己嗎?我說,不,好不容易才走到現在呢,回去做什麼?把走過的路再走一遍嗎?豈不前功盡棄。

年輕的自己擁有大把的光陰和無限的可能,卻也擁有太多的不安與不定,說得好聽是青春飛揚,但同等的意思就是心緒浮躁。那時太容易喜歡別人,也太容易對人失望,太容易相信別人,也太容易因人受傷。那時還不懂得如何與自己好好相


處,常常要拿枝微末節來和自己過不去。那時與人相處也總是驚惶而敏感,擔心犯錯,也果然犯了許多錯,並且付出了不少代價。

現在的自己依然會犯錯,但有了年紀的優勢就是知道怎麼與自己和解,就算還是會低落,也知道如何從另一個角……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