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少年陰陽師 少年陰陽師(43)-召喚之音

少年陰陽師(43)-召喚之音  

 

作  者:結城光流

譯  者:涂愫芸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6/01/08

電腦編號:501043
類  別:奇幻文學
系  列:少年陰陽師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78-957-33-3202-2
CIP:861.57

定  價:199
優 惠 價:157( 79折)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8月21日生,O型,現居東京。
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
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

責編S濱:「最近Beans文庫換了紙張呢。」
光流:「哦?具體來說換成怎樣了?」
S:「換成又薄又好的紙張。」
光:「喔。」
S:「可以在書架上陳列更多本了!」
光:「喔、喔。」
S:「所以,不論《平安篇》或《現代篇》,都可以寫得密密麻麻!」
光:「喔……喔……」
我會盡可能寫得密密麻麻……。

●結城光流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lovemitsuruyuki
●陰陽寮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shounenonmyouji
●「狹霧殿」日文官網:www.yuki-mitsuru.com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童謠的死亡預言》、《擁抱海豹寶寶》、《創意女性向前走》、《純真》、《俊平你好嗎》、《深宮幽情》、《欠踹的背影》、《電車男》、《少年陰陽師》系列等書。


 

晴明遲遲無法清醒,新的暗影悄悄逼近!
全新單元【道敷篇】震撼展開!

隨書限量附贈:2016上半年月曆海報!

尸櫻之戰後經過了一個月,晴明依然沉睡未醒,神將們失去的神氣也遲遲無法恢復。昌浩前往貴船神社參拜,祈求大家可以趕快復原,卻發現樹木枯萎造成氣的停滯,而晴明遲遲無法清醒也與氣無法流動有關。

為了拯救爺爺,昌浩一面要忙著完成命婦委託的螢火蟲之宴,一面與小怪四處奔波尋找方法,希望能打開尸櫻界和人界之間的通道,讓晴明的魂魄和神將們的靈力能夠重新返回身體。

就在此時,京城屢屢發生殿上人神祕失蹤的事件,傳說只要在路上看見一隻不知道主人是誰的鞋,就會莫名消失,而昌浩和小怪在夜晚出門時,赫然看到路上遺落了一隻鞋……


真的很久沒有這樣跟小怪走在夜晚的京城了。

因為這一個多月來,小怪白天大多是昏昏沉沉,晚上也很快就睡著了。

以前,在陰陽寮也常看到小怪蜷曲睡覺的模樣,但靠近它、甚至戳它,它都動也不動地繼續打呼的情況,還是第一次。

走了一段路後,昌浩喃喃說道:

「很久沒這樣兩人一起走路、聊天了呢。」

「是啊。」

小怪這麼回應,跳上了昌浩的肩膀。

「昌浩……」

「嗯?」

溶入夕陽般的紅色眼眸,就在昌浩身旁閃爍著亮光。因為對自己施加了暗視術,所以昌浩可以清楚看見小怪的軀體、表情。

「晴明沒有醒來,並不是你的錯。」

昌浩屏住了氣息。

小怪淡淡接著說:

「那傢伙若是想怎麼做,無論如何也會堅持到底。他若想醒來,不管怎樣都一定會醒來。」

更何況……

小怪瞥一眼吉野的方向。聽說,同袍太陰一直抱著膝蓋,蹲坐在昏睡的晴明身旁,一句話也不說。

安倍晴明把十二神將當成了朋友,現在朋友大受打擊,身心俱疲,希望他趕快醒過來,他若有心要醒來,一定會很快醒來。

所以,這一個多月來,小怪茫然想著,晴明是不是有他不醒來的理由。

是有不醒來的理由,還是有不能醒來的理由呢?

小怪說出這樣的想法,昌浩皺起了眉頭。

「理由……怎麼樣的理由?」

小怪搖搖頭說:

「不知道,我只是隨便亂想,說不定根本沒有任何理由,純粹只是有些靈力或魂或心,被尸櫻困住了,逃不掉而已,就像你想的那樣。」

被反問你認為呢?昌浩低聲嘟噥。

祖父沒醒來的理由。

例如,因為被尸櫻吞噬的時間太長了。

因為昌浩的法術沒辦法把時間完全逆轉。

因為被吞噬期間,有部份的魂被吸收,回不來了。

因為為了保護神將而發出去的靈力,因為某種理由,被留置在那個世界的某處。

還有、還有、還有。

還可以想到好幾個不能回來的理由。

所以可以放心,是不能回來。所以可以安慰自己,是回不來。

「欸,小怪,我在想……呃,是聽完你剛才說的話才想到的……」

在這之前,有想過希望爺爺早點醒來,但沒思考過為什麼沒醒來。

不是不醒來,而是醒不來的說法,震撼了昌浩。

「如果那個世界的尸櫻,徹底枯萎的話,就會充滿陰氣而轉為陽氣吧?」

「像你做的那樣嗎?」

「對,會不會等充滿陽氣後,就回得來了?」

「說得也是……」

晃動耳朵的小怪仰望天空。

剛邁入丑時的天空,被昏暗、陰沉的雲覆蓋。近日來,都見不到陽光。

皇宮裡的貴族都在談論,會不會是因為皇上龍體欠安,所以上天反映出這樣的狀況。

樹木枯萎、氣枯竭,使空氣沉滯,嚴重到覆蓋了天空。很可能也是因為這樣,皇上的身體才會日漸衰弱,所以貴族們說的話也未必有錯。

「或許也有道理吧。」

「那麼,」昌浩豎起右手的食指說:「不用把魂拉回來的法術,改用促使那裡充滿陰氣的法術,或許也是一個辦法。」

「的確是一個辦法,但嘗試失敗的話,就不好笑了。」

「就是啊。」

失敗的話,祖父和神將們還留在那邊的某種東西,很可能就回不來了。

當然,先決條件是真如猜測,祖父和神將們還有什麼東西留在那邊。

蹙著眉頭深思的昌浩,「碰」地拍了一下手。

「啊。」

「嗯?」

「用占卜來確認我的猜測對不對吧?」

至少,知道晴明和神將們沒醒來,是否只是體力還沒恢復的必然狀況,心情就會好過些。如果占卜出他們有什麼東西留在尸櫻的世界,就可以全心全意思考最好使用什麼方法。

小怪拍著前腳說:

「沒想到你會自己說要用占卜來確認呢,這就是所謂的顯著成長吧?」

還感慨萬千地做出擦拭眼角的動作,昌浩半瞇起眼睛瞪它。

「以前我的確不會說。不過,我要先聲明,我現在還是不擅長占卜。只是在菅生鄉,這方面也受過嚴格鍛鍊,所以沒那麼糟了。」

以前老說自己多麼不擅長,現在卻可以說沒那麼糟了,這是很大的進步。

「你很努力呢,晴明也很高興。」

「是嗎?」

昌浩不由得停下腳步反問。

他一回到京城,就面對了陰陽寮與安倍晴明的猜謎比賽。跟爺爺只有在櫻花樹下相遇時,以及送爺爺去吉野送到京城外時說過話,除此之外,沒有好好聊過的記憶。

看來,是小怪和勾陣,在昌浩不知情的狀態下,把他在菅生鄉如何生活、如何發憤圖強的事,告訴了晴明。

昌浩眨了好幾下眼睛,喃喃說道:

「我也好想……跟爺爺好好聊一聊。」

小怪用尾巴溫柔地拍拍昌浩背部說:

「等他醒來,你們要聊多久都行。」

昌浩默默點了個頭。

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