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少年陰陽師 少年陰陽師(44)-凝聚之牆

少年陰陽師(44)-凝聚之牆  

 

作  者:結城光流

譯  者:涂愫芸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6/04/08

電腦編號:501044
類  別:奇幻文學
系  列:少年陰陽師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78-957-33-3221-3
CIP:861.57

定  價:199
優 惠 價:157( 79折)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8月21日生,O型,現居東京。
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
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

責編S濱:「最近Beans文庫換了紙張呢。」
光流:「哦?具體來說換成怎樣了?」
S:「換成又薄又好的紙張。」
光:「喔。」
S:「可以在書架上陳列更多本了!」
光:「喔、喔。」
S:「所以,不論《平安篇》或《現代篇》,都可以寫得密密麻麻!」
光:「喔……喔……」
我會盡可能寫得密密麻麻……。

●結城光流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lovemitsuruyuki
●陰陽寮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shounenonmyouji
●「狹霧殿」日文官網:www.yuki-mitsuru.com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童謠的死亡預言》、《擁抱海豹寶寶》、《創意女性向前走》、《純真》、《俊平你好嗎》、《深宮幽情》、《欠踹的背影》、《電車男》、《少年陰陽師》系列等書。


 

為了再一次見到妳的笑容,
即使必須違抗命運,甚至犧牲生命,
我也在所不惜!

看昌浩在播磨修行的成果,如何大顯神威!

首刷限定特典:2016下半年月曆海報!

晴明終於醒了,十二神將們也總算能夠鬆一口氣。但喜悅並沒有持續太久,受到陰氣的影響,京城的樹木持續枯萎,眼看就要蔓延全國。

另一方面,「眾榊」最後的後裔柊子,原本已應驗預言病死,結束所背負的使命,沒想到她的丈夫文重不願心愛的妻子死去,竟找上智鋪眾,用自己的魂虫換回了柊子的生命。

但硬是扭曲哲理,從黃泉拉回生命,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無計可施的文重只好拜託昌浩救救她。原本不想和這件事扯上關係的昌浩,面對文重的苦苦哀求,又該如何是好?……


1

張開眼睛後,周遭是黎明前的寂靜。

不知何時失去了意識。

她慌忙轉動脖子,看到老人躺在她旁邊的墊褥上。

就在她呼地喘口氣時,強烈的不安猛然湧上心頭。

她戰戰兢兢地伸出手,擺在老人的鼻子前。

「……」

沒問題。有氣息。只是在睡覺。

她這麼告訴自己,身體卻不知道為什麼緊繃起來。

只是在睡覺。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睡的?

被摧殘得參差不齊的頭髮,紛亂地掉落在左臉上。

那是在紫色花朵飄落的那個世界時,被灼熱的業火燒焦、燒斷的頭髮。

老人緊閉著眼睛,動也不動。

那總不會是夢吧?

難道是自己太過期盼,產生幻覺,所以看到老人醒來,呼喚自己的名字?

「……」

她想叫喚老人,聲音卻卡在喉嚨裡,連氣都喘不過來。

嘴唇在顫抖。肩膀在顫抖。指尖在顫抖。

怎麼辦?如果叫喚了,老人卻沒有回應呢?

就像一直以來的那樣。

若以後也都是那樣,該怎麼辦呢?

她縮回顫抖的手,緊閉著嘴巴,心情洶湧澎湃,眼角發熱。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果……然……是……夢……」

為了面對這樣的事實,她喃喃自語,表情泫然欲泣,嘴巴歪斜。

這時候,老人的眼皮微微顫動,緩緩張開了。

失焦的視線徘徊了好一會。

「好暗吶……」

從乾巴巴的嘴唇溢出了微弱的低喃。

他嘶地吸口氣,眨眨眼睛,慢慢地移動視線。

「……是太陰啊……怎麼了?」

漆黑一片,應該看不見,他卻能直直盯著太陰。

因為他不是用眼睛在看。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吵醒你。」

太陰的眼角發熱,老人的身影變得朦朧。

怎麼樣都不安心。如果是夢怎麼辦?她不安心、很不安心。

「晴明……」

十二神將壓抑下聲音中的顫抖,使盡氣力呼喊了這個名字。



好不容易醒來的晴明,跟神將們聊了一會後,又被昏昏沉沉地拖入了睡眠的世界。

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總算醒來了,但似乎還沒辦法清醒太久。

天后回來時,他已經被拖回了睡眠中。所以察覺騷動匆匆趕來的天后,沒能聽見主人的聲音,萬分懊惱。

太陰告訴晴明,天后剛剛還在這裡,還有太裳在守衛這一帶。

沒有提起應該待在尸櫻世界的妖怪出現這件事。因為她不想給剛醒來的晴明帶來精神上的負擔。

不時點著頭聽太陰說話的晴明,吃力地抬起只剩下皮、骨的左手,指著木門說:

「打開門,讓空氣流通吧。」

太陰小心地打開木門,沒發出聲音,以免吵醒山莊的人。

回頭一看,晴明正用手肘撐起上半身。

「晴明!」

她慌忙跑過來,扶住晴明的上半身。

「不行哦,你還要躺著。」

「現在是什麼時候?」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啊,太陰,把那個拿過來。」

太陰往晴明指的方向望過去,看到擺在牆邊的憑几。

她無可奈何地聽從指示,把憑几拿過來。老人倚靠憑几,深吸了一口氣。

「有點暈呢。」

聽他說得那麼悠哉,太陰挑起眉毛說:

「當然暈啦,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嗎?大家都很擔心呢!你知道嗎?」

「這樣啊?真對不起。」

「說得太輕鬆了,沒有誠意。」

「是嗎?對不起。」

「所以,我……」語氣粗暴的太陰忽然把臉一擰,在晴明正面坐下來。「我一直在想,你醒來時,該跟你說什麼。我並不是想跟你說這種話……」

因為感覺就跟平常一樣,太平常了。

所以,還來不及說「你醒來了,太好了」或是說「太高興了」,就先劈里啪啦地抱怨起來了。

外面的空氣從敞開的木門流進來,吹動了太陰的頭髮。髮尖撫過臉頰,令人煩躁,太陰下意識地撥開了頭髮。

晴明看到她不經意的動作,便把手伸向她的頭髮。

「慘不忍睹呢……」

種種思緒湧上心頭,太陰對張大眼睛的晴明露出複雜的笑容。

「是啊,真的是慘不忍睹。我好怕騰蛇的火焰,好怕他的怒吼聲,好怕他的眼神,好怕他的殺氣。」

「妳這麼怕他啊……」

老人震顫著肩膀苦笑起來。從頭到尾都只有「好怕」兩個字,可見是打從心底感到害怕。

太陰從以前就怕紅蓮,經過一次次的戰役,更加深了她的恐懼,所以她平時都盡可能不靠近紅蓮。

「就是啊,所以你一定要說說騰蛇。」

「我會、我會。」 <……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