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百花:《你的名字》製作人、《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作者最令人感動落淚的作品

百花:《你的名字》製作人、《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作者最令人感動落淚的作品  

 

作  者:川村元氣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10/26

電腦編號:506122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K
頁  數:320
ISBN:978-957-33-3613-6
CIP:861.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川村元氣

日本知名電影製作人、小說家、編劇、導演、繪本作家。
1979年生於橫濱,上智大學文學部新聞系畢業。曾經參與製作和企畫的電影包括《你的名字》、《電車男》、《告白》、《惡人》、《最後的情書》等。
2010年,被美國《好萊塢報導》雜誌選為「亞洲新世代」(Next Generation Asia)。2011年,獲頒針對優秀電影製作人所設立的「藤本賞」,成為該獎史上最年輕的得獎人。2012年,以小說《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在文壇出道,目前全球累積銷量已逾200萬冊,並改編電影,票房突破12億日幣。2014年發表的繪本《穆穆》,則被改編拍成動畫電影,橫掃全球32個電影節。2018年,初次執導的電影《二元性》(Duality),便入圍坎城影展正式短片競賽。
其他作品有小說《四月,她將到來。》、《億男》;繪本《丁尼:汽球狗的故事》、《怪獸蛋糕師》、《飼養馬卡龍》;對話集《大師熱愛的工作》、《原來理科人這樣想》;隨筆《超企劃會議》等。



王蘊潔

譯書二十載有餘,愛上探索世界,更鍾情語言世界的探索;熱衷手機遊戲,更酷愛文字遊戲。
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也許構成一個人的不是肉體,而是記憶。
也許一個人的長大,就是不斷「失去」……

《你的名字》製作人、《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作者最令人感動落淚的作品


生命如花,
將在不知不覺中枯萎褪色,
然而愛,
卻在漫長的記憶裡,恆常綻放……


「我要回去了,我必須回去……」百合子坐在公園的鞦韆上喃喃自語,她的雙眼溼潤,淚水滑過臉上的皺紋,但晶亮的眼神裡卻泛著少女般的光彩。
暮色將至,遍尋不著母親的葛西泉不禁著急起來,好不容易才終於在微弱的路燈下發現了百合子。泉不知道母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她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買東西忘了付錢、一直重複購買相同的物品、食物放到發霉、流理台堆滿了垃圾……直到百合子被確診為「阿茲海默症」。
明明再熟悉不過的親人,如今卻成了陌生的臉孔。雖然在成家立業之後,泉與百合子的感情早已十分淡薄,但想起沒有父親的自己,泉感覺與母親的距離也變得越來越遙遠。
某日深夜,泉突然接到百合子的電話,聽著另一頭興奮又激動的聲音,泉覺得母親似乎要去一個遙遠的地方,永遠不會再回來了。就像他試圖塵封,一直當作不曾存在的「那一年」一樣……


【設計說明】
記憶如花,在生命中紛亂綻放。
即使會在時間的流動中枯萎褪色,
但關於那些美好及愛的深刻,
卻絕對不會消散。

視覺上以花形色塊象徵記憶之花,
透明帶光澤的燙印珍珠箔線條,
則代表了永不消散的深刻印記。

用紙選擇帶有觸感的維納斯細紋紙,
搭配燙印加工,讓整體呈現溫婉的視覺感及手感。


作家|彭樹君 專文推薦
日本國寶級導演|山田洋次、小說家|王聰威、詩人|李豪 暖心推薦!

在深刻的感動中讀完了這本書,
我和母親的回憶與此疊合,
彷彿真實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樣。
――日本國寶級導演/山田洋次


所謂的「記憶」絕非只屬於自己一人所有,
有時它會成為某人與我們的聯繫軌道,
時而偏差,偶爾脫軌。
說到底,記憶無非是瞬間的紀錄,宛如夢一般。
無論是悲傷還是快樂的記憶,
有時也教人感覺全都像是夢一樣。
因為曾經失去,所以不想再次將兒子丟失;
因為曾經失去,所以更加不能將母親忘記。
如夢一般的紀錄,連結那一天的記憶。
――日本人氣歌手/愛繆(あいみょん)


【推薦序】
如果這世界,記憶消失了
作家/彭樹君

當煙火如百花一般,轉瞬之間綻放又消失以後,還有什麼會留在夜空之中嗎?
當生命像煙火一樣,在長遠無盡的時空裡一閃即逝,又有什麼能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來呢?
人生看似漫長,其實短促,縱使是父母與孩子的緣分也是有限。但肉身的消亡並非真正的斷絕,只要回憶裡還有對方的存在,我們所愛的至親也就還在。
而在離別來到之前,往往有那麼多難做的人生功課要做。
在川村元氣的《百花》裡,百合子與泉是一對單親母子,百合子與父母不親,泉的父親則是徹頭徹尾地缺席,於是這對母子成為相依為命的存在,彼此的世界裡沒有別人。就像泉的幼兒時期,母親無微不至地照顧他一樣,當百合子出現失智現象之後,唯一能照顧母親的也只有泉。但泉本身正處於妻子待產、工作忙碌的前中年期,對於母親的身心變化無所適從,許多時候都感到心力交瘁。卻也是因為必須整理與母親有關的事物,所以泉看到了母親多年前寫下的日記,揭開一個塵封許久的謎底,並且在整理的過程裡同時也整理了自己的內心,與年少時期所留下的傷痛和解。
然而也是在這個過程裡,百合子的意識漸漸進入了泉不能理解亦到達不了的所在,阿茲海默症讓她難以聚焦在當下的現實,常常錯認身旁的人,常常忘了說過的話,也常常迷路,她彷彿神遊在多個過去交錯的時空,總是與心底未了的遺憾以及未竟的懸念不斷地對話,卻無法與眼前最親近的人有雙向的溝通,那是意識的絕境,是前所未有的孤獨,人生至此歸結為兩個問題:「我是誰……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