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還是要抱著溫暖的鍋子說晚安

還是要抱著溫暖的鍋子說晚安  

 

作  者:彩瀨圓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10/29

電腦編號:506131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32K
頁  數:240
ISBN:978-957-33-3809-3
CIP:861.57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彩瀨 圓 あやせ まる

1986年出生於日本千葉縣千葉市,上智大學文學部畢業。
2010年以《眩花》獲得第9屆「女人寫給女人的R-18文學賞」讀者獎而踏入文壇。2016年,以《送向海洋》入圍第38屆「野間文藝新人賞」。2017年以《梔子花》入圍第158屆「直木賞」,並於隔年贏得第5屆「高中生直木賞」。2019年,再以《森林滿溢》入圍第36屆「織田作之助賞」。
另著有《最遙遠的家》、《珠玉》、《缺席》等作品。


王蘊潔

譯書二十載有餘,愛上探索世界,更鍾情語言世界的探索;熱衷手機遊戲,更酷愛文字遊戲。
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每一口,都是為了「繼續」。
繼續頑強,繼續前行,繼續活著。


R-18文學賞讀者獎╳高中生直木賞得主最令人感動的「食療」物語!
獲選日本《達文西》雜誌「絕對不可錯過的白金之書」!


生命的餐桌,不會只有幸福、美味的食物,也會嘗到煎熬、苦澀、傷痛的味道。但就算是這樣的餐桌,也要不停思考著——明天要吃什麼好呢?象徵「改變」的雞肉料理、把舊傷一同揉製而成的毛豆起司麵包、即使缺乏營養卻讓人想起初心的總匯披薩……孤單的時候,在擺滿佳餚的餐桌上,盡情想念一個人。受挫的時候,就用豐富的佐料,把鍋子填得滿滿的。那些混亂不堪的今天、彷彿不會到來的明天,那些迷失、脆弱的時刻,就用「吃」去盡情哭、努力活。無論如何,先吃飯吧!

<一匙振翅>
從知名企業離職後失去人生目標的乃?,
與人見人愛卻過度顧慮他人的清水,
兩人相遇時,空氣中竟傳來無數隻鳥的拍翅聲……

<悲傷的食物>
她最喜歡的毛豆起司麵包,藏著苦澀又悲傷的回憶,
每一口都像在反覆咀嚼著痛苦,日復一日……

<總匯披薩>
我們曾一起探險,一起迷路,一起承擔,一起前進,
任何辛苦,我們都能樂在其中。
但什麼時候開始,腳步卻變得如此沉重?

<飛越濃湯之海>
素子決定暫時放下母親的身分,與好友去旅行,
卻偶遇一位「在溫泉之中」愉快吃飯的婦人,
素子竟彷彿看見過世已久的母親……

<相約泡芙塔>
痛失愛子的幸宛如空殼,夜子決定將她帶回家。
每天,夜子都會準備美味的料理,而幸總是邊吃邊哭。
「飲食的威力既強大又可怕……會讓人想要活下去。」
幸發出了痛苦的嗚咽。

<大鍋之歌>
病床上的萬田奄奄一息。
我想起他說:「不管怎麼樣,先吃飯再說。」
接著拿出最大的鍋子,加入滿滿的食材,
那樣的料理,總是在最糟糕的時刻拯救了我……


【飲食工作者】不務正業男子 Ayo、【作家】黃繭、【作家】陳曉唯、【作家】溫如生、【作家】蔣亞妮、【演員】簡嫚書 暖心推薦!


說自己是一個喜歡寫作的人,卻沒能養成閱讀長篇文章的習慣,密密麻麻的字,寧可相信是沒有耐性讀完,不過後來發現,能讀完這些文章最重要的秘密,是文字裡是否懷有溫度感,當我翻開這本書讀了幾個段落,莫名止不住動容的情緒,反覆於心裡起了陣陣漣漪,明明故事讀來如此平淡溫柔,內心就是痛痛的,矛盾複雜的喜怒哀樂,心裡濃稠得化不開,故事要說以食物為媒介嗎?不,食物大概只是個配角,真正的主角,是從食物延伸而來的醒悟與愧疚,抑或是對誰的依賴感,有些食物雖然看似不怎麼美味,或者乏味?卻還是能從記憶的味蕾,翻找出獨特的情感,究竟是童年的記憶、紊亂的現實生活,抑或逃避的人際關係,你能從一篇又一篇的故事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共鳴,每一篇小小的故事都藏了好多洋蔥,我們能無意從對白裡頭尋覓到最靠近自己的疼痛,透過這些篇幅的苦澀酸甜,再一次溫暖了自己。
——作家/黃繭


住在埼玉老家的媽媽告訴了我幸最近的情況。
幸的媽媽和我媽在我們的國中入學典禮上認識之後,就一直是好朋友。再加上住得很近的關係,以前在讀書時,我們兩對母女經常一起去看舞台劇或是聽音樂會。
「聽說小幸最近回到娘家了,妳聽我說……將太上個月死了。」
「什麼?」
將太是幸的兒子,今年四歲,我之前曾經寄過幾次生日禮物給他。
「我不知道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從公園的遊樂器材上摔了下來,剛好摔到頭……真是太慘了。」
「無論如何,我回去看看,我後天傍晚就會到家裡。」
「我等妳。」
我已經一年沒有和幸見面了。
一年前,在參加同學會結束後回家路上,向她揮手道別時,我覺得和幸的朋友關係應該到此為止了。
因為她這幾年的變化太大了。她原本在比利時糖果廠商的日本分公司做業務工作,和她媽媽一樣喜歡欣賞舞台劇,跑馬拉松也是她的興趣之一,是一個很活潑的人。她因為懷孕辭職之後,就不再去看之前喜愛的演員演出的劇目,也沒有再參加以前每年都不缺席的馬拉松比賽。
如果以為她有了什麼新的興趣愛好,那就錯了。我們有時候會用社群軟體聊近況,自從將太出生後,她的話題幾乎都是育兒的事,完全不提除此以外的話題。因為要繳房貸,所以她的衣服越來越樸素,即使邀她去聽現場演唱或是去旅行,她也都拒絕,說老公會不開心,而且將太離不開她。
如果說,進入家庭就是這麼一回事,我也無話可說,但我覺得之前一起玩樂世界的渡部幸這個女人消失不見了,感到很無趣。幸也常對我說,「夜子,妳很自由」、「妳很時尚」、「妳有自己的工作」,似乎和我保持距離。
「妳會不會太累了?」
同學會結束後,我們一起去咖啡店時,我小聲問她。說自己好久沒有喝醉酒的幸,喝著拿鐵滿不在乎地笑著說:
「妳為什麼這麼問?我很好啊。」
「因為妳臉書上發文都是關於將太的事。」
「當媽媽就會這樣,很多事都忙不過來。要做家事,還要去採買、照顧孩子,……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