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奇.怪 蟹膏

蟹膏  

 

作  者:倉狩聰

譯  者:高詹燦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11/06

電腦編號:512016
類  別:日本文學/恐怖.靈異
系  列:奇.怪
開  本:25開
頁  數:240
ISBN:978-957-33-3195-7
CIP:861.57

定  價:260
優 惠 價:205( 79折)

 

 
 

倉狩聰

一九八二年生於東京,國際製菓專門學校夜間部畢業。

二○一三年以〈蟹膏〉贏得第二十屆「日本恐怖小說大賞」優秀賞,獲得知名作家宮部美幸和高橋克彥的高度讚譽。他的作品字裡行間流露敏銳而哀傷的氛圍,加上超乎想像的情節,以及令人震撼的結局,細膩刻劃出一個又一個遊走於寂寞城市的空虛靈魂,頗能引起年輕讀者的共鳴。

另著有《今天是狗狗日》。


高詹燦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主要譯作有《我的賽克洛斯》、《大前研一「新•商業模式」的思考》、《殺人生產》、《蟹膏》、《胚胎奇譚》、《獻給折頸男的協奏曲》、《「!」的設計》、《好想她去死》、《鳥人計畫》、《夜市》等書。

個人翻譯網站:http://www.translate.url.tw


 

好想吃人肉,好想吃、真的太想吃了!

榮獲「日本恐怖小說大賞」優秀賞!
宮部美幸、高橋克彥 一致盛讚!

我用肉塊餵養你……
你用悲傷豢養我……
當你的慾望與我的絕望彼此相遇,
你的無知與我的無感彼此撞擊,
呵……我們倆,到底誰會先毀了誰呢?

對世界毫無感情的男子,撿到了一隻螃蟹。原本只抱著玩玩的心態,反正玩膩了再丟回大海,或是將牠支解也可以。

沒想到這隻螃蟹不是普通的螃蟹。牠會說話(聲音像少女),有自己的性格(偶爾很傲嬌),而且胃口奇好(甜點不錯,但更愛雞肉)。不知不覺,男子把螃蟹當作自己在世界上唯一的朋友,每天都對牠傾訴心事,有時他們也談論「到底活著代表什麼」這種高深莫測的話題。原本空白乏味的日子,都因為螃蟹的到來變得不太一樣。

那一天,他和年紀比他大的女友起了口角,竟失手殺了她。他沒有後悔,反而靈機一動,帶著愛吃肉的螃蟹來「毀屍滅跡」。一個房間,一具屍體與一隻大快朵頤的螃蟹,恍然之間,男子以為這是一個夢。然而,真正的噩夢才正要開始,螃蟹從此對人肉上了癮……


【導演】李中、【作家】陳柏青、【金鐘獎最佳女配角】溫貞菱、【創作樂團】輕晨電驚駭推薦!●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他寫已知,在離我們生活很近的地方,卻透露出一種異常感。他寫未知,越寫,越看透,在裡頭發現很像自己的部分。有時我覺得,恐怖,是從自己中發現非人的部分。有時我則覺得,真正的恐怖,是在非人的描繪裡,發現自己在其中。……他筆下是我們這個年代,真真正正的怪物。——【作家】陳柏青

倉狩聰讓筆下的人物、動物產生無可比擬的特殊情感,飢腸轆轆促使生命的爆發。一本看似懸疑、充滿幻想的小說,卻又層次分明,諷刺、黑暗,其實是人性直接的寫照。——【金鐘獎最佳女配角】溫貞菱


開始飼養螃蟹後,我的生活有了一些改變。

其中最大的改變,就是我從過去的夜間型生活,變成白天型生活(不過還稱不上晨間型)。這是因為我為了滿足螃蟹旺盛的食欲,而投入派遣工作。

一週工作五天,從下午一點到晚上九點的體力勞動工作。憑我過去的經驗,我明白自己無法從事知識性的工作。

之前我從事時薪還不錯的電訪員工作時,因為上司緊迫盯人的態度,令我神經耗弱,同時面對想要早早掛斷電話的客人,總要努力用花言巧語來矇騙他們。與拚了命賺獎金的同事相互競爭,終日面對那宛如養雞場隔間般的辦公桌。

如果換來的是這種感覺,那麼,肉體的勞動工作反而還比較適合我。冷凍倉庫裡的工作,雖然肉體感到寒冷,但內心卻不覺得冷。

螃蟹的食欲確實好得嚇人。隨著牠體型變大,食量也跟著增加,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現在牠已長達十五公分,輕輕鬆鬆就將兩片雞胸肉、十幾隻大尾沙丁魚、一袋魚漿一掃而空。之前我瞞著父母從冰箱裡偷拿來的食材,終究還是不敷使用。

螃蟹幾乎什麼都吃,實在驚人,但牠似乎還是排斥吃豆腐或豆類,不過蔬菜、剩菜、白米,牠一概都吃,而且不問口味濃淡。我家製造出的餿水量足足減少了五分之一。

母親看我家事做得比過去都還要勤奮,對我投以懷疑的眼光。

「你是不是瞞著媽做什麼事?」

如果我經她這麼一問,便表現出驚訝貌,很容易便掌握住我的心思,那我父母可就幸運多了。我停下淘米的動作,以不勝其擾的表情回答:

「如果我有事瞞著你們,早就搬出去住了。這麼小的屋子,還有什麼可以隱瞞的?」

我生性樂天的父親,以鬆了口氣的口吻說道「說得也是」。沒錯,這是個四房一廚一廳,平凡無奇的兩層樓房。如果有秘密,那就得藏好。要是沒先想好上百個藉口,豈能將秘密帶進房間裡?

「搬出去住是吧。說得也是,你都這個年紀了。我要是沒這樣的自覺還真不行呢。」

母親眼中泛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感。「妳大可不必挑我說的話作文章。」我苦笑著含混帶過,但他們兩人都顯得悶悶不樂。

我小時候他們不時會用這種眼神看我。大多是我因為一點小事而發脾氣,或是心情不好而板著臉孔的時候。

小孩子不開心,一般大人都不會放在心上。孩子那些幼稚且微不足道的情緒反應,一般人往往都淡然視之,心想『在他往後漫長的人生,這種情況應該會很常有吧』。

但我父母可不是這樣。每當我像仙女棒一樣怒火勃發時,父親總會把我架在肩上或是拿玩具哄我開心,母親則是不發一語,靜靜等到我情緒冷靜為止。他們始終都以無比認真的態度待我,不曾從我身上移開目光,置之不理。

對父母來說,獨生子想必很不好伺候吧。每次看到他們情緒起伏或是有所顧忌的反應,我總是如坐針氈。我小時候就常想,要是他們能像別的父母一樣,動不動就大聲咆哮,情緒來了就動手打人,那不知道該有多好。

我們這樣的關係,要是一旦出現裂痕,恐怕便會崩毀,再也無從修復。一想到這裡就覺得很可怕。

我就和那隻螃蟹一樣。戰戰兢兢地在這個像魚缸般的小房子裡來回踱步。父母則是飼主,養了一隻和他們八字不合的生物。

「你如果想搬出去的話,那也可以。到時候還可以當我們夫婦吵架時的暫時避難所。」

母親若無其事地說道。她說話的口吻是如此優雅,令我為之瞠目。

為了再次淘米,我轉開水龍頭。清水混進白濁的洗米水中,形成渦漩。母親望著我手上的動作,接著又補上一句。

「對了,你房間的電視一直開著呢。今天這已是第三次了。你是不是太累了?」

咦,我發出一聲驚呼。

之前不管我晚上回家再怎麼疲憊,也不曾開著電視就這麼睡著。更何況是出門時,忘了聲光效果如此強烈的電器用品的存在,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雖然不敢說完全沒這個可能,但機率極低。

不可能──這句話我說到一半,旋即噤聲。最近確實接連有怪事發生。

早上起床時,原本吃一半擺在桌上的甜點突然平空消失,書架上的雜誌擺設也變了,理應充滿電的手機電池竟然電量減少,收放在抽屜裡的文具配置改變。

這都是些微不足道的怪事,也可以單純看作是我自己誤會。但當中最古怪的,就屬母親剛才點出的電視這件事。

我向來都將電視音量設在中間。半夜時會將聲音調小,或是戴上耳機,但如果音量調低到某個程度,我就不會有看電視的感覺。而幾天前我打工結束返家,打開電視時,發現螢幕上藝人的聲音幾乎聽不見。

原來音量調得極小,得湊在電視機前才勉強聽得出電視裡的人物在說些什麼。不用看也知道,這已改為最小音量的設定。我對這種現象感到詭異,但一時也沒放在心上。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這是我第一個浮現的念頭。接著我心想,會是誰做的呢?家裡不可能有人會做這種無聊的惡作劇。

如果這不單只是個無聊的行為呢?

我腦中閃過的,是持續在魚缸裡作沙球的螃蟹。

我若無其事……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