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YA! 窩囊廢的煩惱

窩囊廢的煩惱
 URANARI WA NAKANAI

 

作  者:板橋雅弘

譯  者:連雪雅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9/06/19

電腦編號:515020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YA!
開  本:25開
頁  數:224
ISBN:978-957-33-2550-5
CIP:861.57

定  價:180
優 惠 價:142( 79折)

 

 
 

板橋雅弘いたばしまさひろ

出生於東京。畢業於中央大學法學部,在學期間就在《CAMPUS MAGAZINE》以別冊《中大PUNCH》初試啼聲。畢業後,成為《週刊PLAYBOY》最年輕的編輯,並以《GORO》和《學校》開始,活躍於小說、漫畫創作、專欄、散文等多元領域,作品累積銷售數量已超過2000萬本!而他與玉越博幸合作的《新戀愛白書》(BOYS BE…),更早已成為漫畫迷心中的戀愛經典!


連雪雅

生活中少不了日文的陪伴,對翻譯工作懷抱著高度熱情。
譯作包含食譜、親子教養、旅遊圖文、醫療保健等生活實用書籍與小說。
譯有《為什麼有錢人都用長皮夾?》、《超可愛!插畫麵包》等書。


 

終於升上高中了,咲良也搬到東京來了,我們的關係總算可以順利發展了,可是……怎麼事情看起來並不是如此啊?

突如其來的不明背痛讓我痛苦得要命,但狠心的咲良卻並沒有因此對我溫柔一點,還故意找來一個情敵刺激我、讓我吃味。她嘴裡說跟對方只是朋友,卻一起搭車去長野,還一同去看煙火,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開玩笑!我怎麼能就這樣默默退出?就算咲良對我再暴力,我也要拚了命把她搶回來!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除了遭遇情敵,我在球隊中還被隊友孤立,在家又和老爸冷戰,升上高中之後,不是應該海闊天空了嗎?怎麼會發生這麼多事?

我的高中生活看來是不可能風平浪靜了,麻煩事接二連三地來,我都快應接不暇了,沒想到最大的麻煩才正要發生——咲良竟然昏倒了!


夜幕逐漸低垂,我的心也是一片黑暗。

七月下旬的傍晚六點其實天色還很亮,炎熱的白天已經接近尾聲,整座城市顯得不再那麼劍拔弩張。

四周是我從未見過的景色。

社團結束後,我沒有立刻回家,本來想去車站,但一想到那裡人那麼多,又讓我猶豫許久,最後就變成漫無目的地亂晃。走著走著,心情反而愈來愈沉重,(我記得一路上好像)下了坡又上坡,(又好像)彎進一條十字路口,再轉進另一條十字路口,(然後好像又)過了一個住宅區,又走過一條商店街,最後,走到一座水量很少、飄散著臭水溝味的橋上,直到蚊群裡的一隻蚊子飛近我的臉,我這才回過神了。

這裡是哪裡?算了,反正也沒差。

我肚子餓了,人類不管情緒再怎麼低落,都還是會肚子餓,真是悲哀、麻煩又無可奈何。

我倚靠著橋的欄杆。除了肚子餓,身體更是疲憊不堪。這也難怪,畢竟今天我在大家冷淡的視線與無聲的指責中練了一整天的手球。

不過,瀨戶老師好像因為有事所以沒來,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要是她來了,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我想我一定沒辦法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瀨戶老師和你老爸去約會啦。』

這是今天出雲在社團裡唯一跟我說過的一句話。

『也許是吧。』

我的口氣很平淡,我不想悶不吭聲,但也不想有任何情緒反應,出雲聽了我的回答似乎有些受傷。

和朝風同學倒是說了幾次話,但也僅限於練習的對話,像是傳球的指示之類的。

雖然心情很差,但我也不是不明白出雲的感受,只不過為什麼連朝風同學也對我保持疏遠呢?我到底做錯什麼讓大家這樣排擠我?難不成是因為老媽懷孕的事讓我不知不覺散發出討人厭的感覺嗎?

遠方有個街燈,閃爍地亮了起來。

接下來該怎麼辦?

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第一,回家,不要!第二,去借住出雲或朝風同學家,不可能!第三,去拜託咲良,雖然這是個下下之策,但以我目前的處境,也只剩下這個方法了。

拿出手機,找出咲良的電話號碼,我盯著螢幕上的那排數字看了好一會兒。那天和咲良不歡而散,但我還是覺得我只是遵守和老媽約定,並沒有做錯什麼。只不過咲良說的也不無道理,我是該向她道個歉。唯獨富士那傢伙的事我不能忍,要是她覺得好玩,想怎樣我都無所謂,不過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

總之,現在也只能先拜託咲良了。

我的內心不斷掙扎著,此時天色又變暗了,附近的街燈全都亮了起來。

不管了!我閉上眼,按下撥出鍵。

彷彿是知道我急著找她,還故意讓我焦急,電話響了超過八次,咲良才接起電話。

『我還沒原諒你耶。』

連句『喂』也沒有就先丟出這麼一句,我的心就像是被挖土機挖空的地面深深地凹了一個洞,陷下去的部分大概有D罩杯那麼大。要是咲良不肯收留我,今晚我只好去睡公園的長椅了,反正說什麼,今晚我就是打定主意不回家了。

『我有件事想拜託妳。』

我的口氣非常認真,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感覺,就像是古裝戲裡高舉雙手低頭請託的人一樣謙卑。咲良聽到我這麼說,態度也跟著轉變。

『你幹嘛這樣說話啊?』

『真的很抱歉,今晚可以讓我借住妳那裡嗎?』

『……可以啊。』

咲良完全不問理由,很豪爽地一口答應。

『啥?真的可以喔?』

『你希望我說不可以嗎?』

『怎麼會,太感謝妳了。』

我現在就過去。為了怕咲良臨時改變心意,我告訴她到了車站我再打給她後便匆匆掛斷電話。

我的心就像路燈一樣亮了起來。雖然咲良脾氣差,又老是愛左右別人的心情,但真的需要她幫忙的時候,她又會很乾脆地伸出援手。我真是愛死咲良了,連我自己都很訝異對她的評價會改變得如此徹底。

這下子我就不必回家和老爸碰面了,想到這我就覺得輕鬆許多,踩著輕盈的步伐過了橋,為……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