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角子 ◎著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天鵝與蝙蝠【光影迷離版】
我永遠不會忘記,燦爛一瞬間的妳
所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最後見一面,然後我們說再見
百年孤寂【平裝典藏版】:首度正式授權繁體中文版!出版50週年紀念全新譯本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小說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  

 

作  者:唐七

出  版: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11/05

電腦編號:541010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小說
開  本:25K
頁  數:320
ISBN:978-986-06756-6-5
CIP:857.7

定  價:299
優 惠 價:236( 79折)

 

 
 

唐七

超人氣網路小說家,曾以筆名「唐七公子」寫作,作品風靡兩岸三地,其中成名作「三生三世」系列更引發讀者瘋狂追捧!

她的文風極富特色,在細膩優美的遣詞用字中,含藏不著痕跡的幽默,人物的形象與性格躍然紙上,情節則常出人意料之外,讓讀者時而被逗得開懷大笑,時而心弦緊繃、感動落淚,有「虐心女王」的稱號。

另著有《三生三世枕上書》、《三生三世步生蓮》、《四幕戲》等書,本本暢銷,並多已改編拍成電視劇與電影,叫好叫座!


 

虐心女王唐七成名代表作!
「三生三世」系列經典首部曲!


改編拍成電視劇,由趙又廷、楊冪主演,
討論度爆表,網路點擊量超過500億次!


知名繪師
唐卡
精心繪製
全新書封

恍惚中,她作了個夢,回到三年前初見他的那一天。東荒俊疾山上、茅草屋前,她救下渾身是血的他,他則用「以身相許」作為回報。從此,他成為她寂寞生活中的唯一溫暖,只是那時,身為凡人的她,並不知他竟是尊貴的天族太子。
直至被帶回九重天上,她才發現一切開始走樣。他冰冷地拒她於千里之外,對她卑微的處境冷眼旁觀,甚至為了其他女子,不惜奪去她的雙眼。從此,這華麗宮殿中每一個孤寂的夜,於她而言都成了煎熬。她想自己該走了,這天宮,再也沒有她的容身之處。
帶著傷痕累累的心,她決絕地從誅仙台一躍而下。可她並不知道,誅仙台誅的是神仙的修行,凡人如跳下誅仙台,結果卻是灰飛煙滅。而那時候,她也不知道,自己其實並不是個凡人……


前傳•愛恨之間

近來,她感到有些嗜睡。
奈奈說:「大約是因懷著小皇子,以致分外渴睡些,娘娘無須憂心。」
奈奈是照顧她的婢女,也是九天之上整個洗梧宮唯一肯對她笑、喚她一聲「娘娘」的仙子。其他仙子大多看不起她,因為夜華沒有封給她什麼名分,也因為她沒有仙籍,只是個凡人。
奈奈推開了窗,有風拂過,窗外傳來一陣腳步聲。奈奈的聲音含著驚喜:「娘娘,是太子殿下來看您了呢。」
她像個偶人,緩緩從錦被中坐起,靠著床欄。不知睡了多久,她的腦子不大清醒,雖然剛剛才醒,但仍然犯睏,睏得不行。
被褥陷下去一些,黑髮玄服的太子夜華落坐在床沿。
她擁著被子往後一移,一陣靜默,她想他大約生氣了,她不知什麼時候見到他會有這種懼怕,但懼怕,似乎已成為一種本能。不能讓他以為自己仍在鬧脾氣,不能開罪他太甚,她模糊地想,忍著戰慄低聲搭話:「今晚,星星還亮得好嗎?」聲音卻是顫抖的。
他頓了好一會兒才回答:「素素,現在是白天。」
她習慣性地想要去揉眼睛,碰到縛眼的白綾時才突然想起,眼睛已經沒有了,再怎麼揉,還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於這茫茫天宮之上,她是個格格不入的凡人,還是個瞎子。
夜華沉默了好一陣,手卻慢慢撫上她的臉:「我會和妳成親,我會是妳的眼睛。」
素素,我會是妳的眼睛。
那隻手放在她的臉上,微微冰冷,動作甚至算得上輕柔,卻像一把刀子瞬間扎進她的心。那一夜的噩夢再次惡狠狠地襲來,她恐懼得渾身發抖,一把將他推開。又為這一推惶恐,著力解釋:「我,我不是故意推你,你不要生我的氣……」
夜華來拉她的手:「素素,妳怎麼了?」
心底的疼像一筆濃墨落在白宣上肆意浸染,她顫著牙齒撒謊:「突……突然有些犯睏。你去忙你的吧,我想要睡一會兒,不用管我。」
又是一陣沉默。
她是真的不想讓他再管她。
從前萬分依戀的懷抱萬分依戀的人,如今已變得讓人不能忍受。有時候她會很好奇,他既然那麼喜歡那個女子,當初又為什麼要答應她那個荒唐的要求。當初當初,悔不當初。
良久,有腳步聲起。夜華離開了。奈奈將門輕輕扣上。
她抱著被子空落落坐了一陣,待身子不再發抖,才重重躺回到床榻上。腦子裡一時紛亂如雲,一會兒是東荒的俊疾山,一會兒是夜華的臉,一會兒,是血淋淋的匕首,和她那雙被剜下的眼睛。
她模模糊糊地想,等生下腹中這個孩子,一定要回俊疾山,那裡才是自己的地方,這段孽情,從哪裡開始,就應該在哪裡結束。而且,一定要快。
她將手放在縛眼的白綾上,喃喃道說著疼,聲音裡帶著哽咽,卻沒有哭出來。

又睡了一陣,奈奈躡手躡腳地推門進來,輕輕喚她:「娘娘,娘娘,您醒著嗎?」
她壓著嗓子咳嗽了一聲:「什麼事?」
奈奈頓住步子:「素錦天妃遣婢女送了帖子過來,邀您一同品茶。」
她煩悶地掀起被子遮住臉:「就說我已經歇下了。」
素錦近來頻頻向她示好,她精神好時也曾猜測,或許是因為得了她的眼睛,害她成了瞎子,素錦天妃多少有些內疚。隨即卻又嗤笑自己的天真,素錦她怎麼會內疚,明明是她讓夜華剜掉了自己的眼睛。
這些人,她一個都不想再見到,一個都不想再搭理。她已經不再是三年前那個初來乍到、侷促不安卻又可笑地想要討所有人歡心的小姑娘了。

日近西山,奈奈將她搖醒,說是暮天的晚霞正好斜照到院子裡,景致動人,又有不疾不徐的涼風,正適宜到院中坐坐散一散心。她睡了一天,筋骨躺得極懶散,也覺得該走動走動。
奈奈搬了把搖椅,要將她攙過去。她抬手阻了她的服侍,自己嘗試扶著桌子牆根一步一步挪出去。走得有些吃力,時而磕絆,但心中卻感到一線光明。一定要早些適應,這些都是必須的,只有這樣,以後回到俊疾山才能一個人好好生活。

她躺在搖椅中吹了半刻和風,又有些昏昏欲睡。
恍惚中,似乎還作了個夢,夢中,又回到了三年前俊疾山上她初見夜華的時候。
玄衣黑髮的俊美青年,手持一柄冷劍,一身是血地倒在她的茅草屋跟前。她呆了半晌,手忙腳亂將他拖進屋,上藥止血,瞠目結舌地看著他的傷口自行癒合。不過兩日,瀕死的一身重傷竟已恢復如初,青年醒來沉默看她許久,開口是一把極沉穩的好聲音。青年謝她的救命之恩,非要報答。她自覺不過日行一善,施捨了青年兩服草藥,算不得什麼大恩,卻繞不過他的執著。她開口要金山銀山,青年卻只用幽幽目光看著她:「姑娘未免不把在下這條命放在眼中。」自古以來,沒哪個救命恩人當得像她這般沒奈何,她被煩得無法,兩手一攤:「那你不如以身相許。」青年愣了愣。
但這句……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