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劉梓潔作品集 自由遊戲

自由遊戲  

 

作  者:劉梓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08/09

電腦編號:548006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劉梓潔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224
ISBN:978-957-33-3467-5
CIP:863.57

定  價:300
優 惠 價:237( 79折)

 

 
 

劉梓潔

1980年生,彰化人。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肄業。曾任《誠品好讀》編輯、琉璃工房文案、中國時報開卷週報記者。
2003年,以〈失明〉獲得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2006年以〈父後七日〉榮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並擔任同名電影編導,於2010年贏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與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近年並跨足電視,擔任《徵婚啟事》、《滾石愛情故事》編劇統籌。
著有散文集《父後七日》、《此時此地》、《愛寫》,短篇小說集《親愛的小孩》、《遇見》,長篇小說《真的》、《外面的世界》、《自由遊戲》。現為專職作家、編劇。

劉梓潔臉書專頁:www.facebook.com/eessayliu


 

玩遊戲,不能只是為了好玩嗎?
活得自由,是否就註定一輩子流浪?

劉梓潔小說創作的新里程碑。
寫給半路迷途的漂泊之心,寫給人生遊戲每一次的愛別離苦。


我會很好,請別擔心。
路還很長,各自保重,彼此祝福。


傑夫無法不愛茉莉。
他愛上茉莉的自由不拘,這也意謂著必須進入她的遊戲,認真就輸了,傑夫就敗在太認真。
輸了,沒關係,重來就好。分手,沒關係,復合就好。
茉莉的重來則是買張機票飄蕩流浪,直到傑夫求她回到身邊。
他們經歷了十九歲到二十五歲的苦戀分合,接著六年的互不聯絡,最後終於修成正果結為夫妻,過著八年幸福快樂的日子。
但,真有苦盡甘來這一回事嗎?

如果遇見是註定,那麼結局是分離或廝守或許也早就被寫好。
如果人生路線圖都畫好了,還有自由嗎?
一場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的遊戲,一段分不清是愛還是傷害的關係,一本終結過往所有閱讀經驗的小說。
本書的章節順序僅供參考,你可以從任何一章開始,可以洗牌一再重來,打破次序,直到最後。
故事可能始於痛不欲生的分手,終於那場驚天動地的婚禮。也可能始於初識的甜蜜,終於撕心裂肺的分離。
先甘後苦,或先苦後甘,次序由你,或由機率決定。
遊戲即將開始,祝您一路好玩。


作家 馬欣 專文導讀!法蘭黛樂團主唱 法蘭 Fran、導演 連奕琦、小說家 陳又津、作家 黃大米、作家 葉佳怡、作家 廖偉棠、《九降風》編劇 蔡宗翰 好玩推薦!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但在我們所處的文化禮俗影響之下,恐怕女主人公的不羈無法討所有讀者喜愛。但我要說,這不是一個你以為的愛恨情仇的故事,而是一個關於追尋的大哉問。
當一個人「自由自在」的狀態,牽鉾蛦\多人的痛覺與命運的排列組合,因而也g給自己心痛,那它還叫做自由自在嗎?或者,我們芸芸菪苀ㄔu是在一個追尋的過程,每一個每一個,是各式各樣不同的追尋。而追尋,是伴隨著苦痛的。
——【法蘭黛樂團主唱】法蘭 Fran

原本我以為在看卡爾維諾,後來以為是洪尚秀,然後我就放棄以為她是某某某,反正她是劉梓潔。這是她的小說創作里程碑,以後一定有人會被說他像劉梓潔。
——【導演】連奕琦

愛情裡如果有一方盡情當自己,自訂遊戲規則,她是這段感情裡的王者,意氣風發,但當有一方如此快意時,是否也代表有人在萬般忍耐呢?
劉梓潔的這部作品,讓我們了解到何謂「愛到卡慘死」,相愛是卡到陰的糾纏,分手是前生債還清的爽快,愛情路上禍福難料,盈虧自負。
——【作家】黃大米

不是女版的《阿飛正傳》,不是台灣版的《放浪記》,
而是一個女人對另一個飽經磨礪依然選擇自由的女人的愛與理解。
——【作家】廖偉棠

面對死亡會手足無措,但是活著也是麻煩事一堆。人生就是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劉梓潔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搔搔那些癢處。
——【《九降風》編劇】蔡宗翰


《自由遊戲》 讀懂劉梓潔,讀懂寂寞。
【作家】馬欣

看似奔放自由,但主角茉莉的寂寞是與日俱增的,無論在哪一段親密關係裡。
她的寂寞是大雪無聲地下著,雪積滿了就得要鏟出通道。那個世界無人能進入,她就習慣自己鏟著。就算是新婚燕爾的日子,茉莉的寂寞仍如同白茫茫的雪那樣的靜悄悄下著。
在那裡之外,她保持著固定與外界接觸的頻率,像是模仿眾人跳著有節奏的舞,表面現身,實則隱形。無論是與家人的關係,還是與愛人之間,她都有一個「自己」是始終獨處的,並且那是茉莉此生所依賴的。
這世上,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跟別人建立親密而長久的關係。
這些日子,我都在讀劉梓潔的《自由遊戲》。她筆下茉莉的身影是吸引人的,她寫出了一個人工都市裡仍能野生野長的女性,生存的腹地不多,但只要有縫隙,她就沒有地方不能長的。像我們認識的某些女性,拒絕被洗腦成為這社會垂涎的客體,也沒有像我們長輩那一代吃苦慣了的順受。她是異質的,頑強如爬藤植物既蜿蜒這城市長,但又自外於其中,擁有近代女孩自我鍛鍊出的生存之道。
於是你看到一開始小說男主角傑夫對她「健康」的陌生,她像水泥牆裡的綠色植物,保持著野性,無法被馴養。這也形諸於她開放的愛情關係上,若以世俗的觀念看她,八成會被冷嘲熱諷,甚至可能會因為劈腿而被貼上「惡女」的標籤。
但如果擺脫女性就是「同行」的視角。茉莉就是求個不沾黏的關係,像隻荒地上的動物,無論如何都能生存,亮著一雙洞穴眼,狩獵足夠過冬的物品,盡量輕省心頭之事,就是隻旱地的生物,仙人掌似的生長,你要她跟誰有著黏稠難解的關係,那是類似群體動物的相互制約,但與她這個獨行者無關。
我喜歡看茉莉面對寂寞周期到來時,像個訓練有素的獨處者在「有限」中所能體會到的無限。租個沒電梯的公寓;買一顆大白菜吃一周的歡喜。她似乎都買……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