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雜誌 658期 內容頁
 

【【特別人物】】

胡晴舫專訪──從浮華世界,窺見人間喜劇 ◎葉青凰


胡晴舫說:因為我不想只寫自己的世界,我想寫更多關於人和社會現實感的故事。
《人間喜劇》其精巧的佈局和複雜的人性,在炫目之餘,也展現了她寬廣的世界觀。

對讀者來說,胡晴舫是個具『神秘感』的作家,她寫精闢入微的社會現象議論文、寫精采過癮的好看小說,寫辦公室文學,都讓人忍不住拍手叫好!為何她能把這麼多不同類型的東西寫得活靈活現?『這個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呢?』
胡晴舫生長在台灣經濟起飛的六、七○年代,由於父母是公務員,得上班工作,小時候家裡往往沒有人在。『我哥哥是個怪胎,一直在種植物;附近的玩伴也不一定天天出來玩,我沒事做,小學一年級就開始翻媽媽的書──《紅樓夢》和《飄》來看。』
小學一年級看《紅樓夢》和《飄》?胡晴舫的確早慧而聰明。從台大外文系畢業後,她申請到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繼續攻讀戲劇碩士,原本以為,她是受到莎士比亞還是西方文學影響,她卻說:『因為我想當喜劇演員,才去念戲劇。從小我就很喜歡看張小燕的綜藝節目,而且我這輩子第一次被刊登的作品,其實是投稿報紙副刊上的笑話。』

●摧毀胡晴舫,然後重建她!

結果拿了碩士學位回來後,迎接胡晴舫的,是一個冷酷的世界。她沒有當成喜劇演員,甚至連工作也找不到!這對一個從台灣精英學制出來的、內心充滿理想抱負,渴望改變世界的自信年輕人來說,是個很難理解的打擊。就在這時,一本以情色出名的成人刊物,找上了胡晴舫。『如果世界上有一個模子,專門在製造正常而善良的少女,我想那應該就是我。從小到大該念的書都有念到,也沒有去嗑藥做壞事,』她說:『結果忽然有一天,有人來問我:「要不要來編《PLAY BOY》?」我心想:「奇怪,為什麼找我?」好奇心真的可以殺死一隻貓,我一時好奇,就接下了。』胡晴舫說。
萬萬沒想到,在《PLAY BOY》的工作經驗,大大『摧毀』了胡晴舫這個人! 她說:『那份工作讓我接觸到很多被社會當作是醉鬼、毒品犯等邊緣社會的人,我還被帶去紅燈區、牛郎店,是我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社會震撼,它挑戰了我以往的(好孩子)價值觀,而且他們的生活實在太不一樣,我必須學著用對方聽得懂的方式去說話才行,久了,自然就放下了以往的身段。』
《PLAY BOY》是全球性的刊物,當時有二十八個國家版本,每次開會都像一個小聯合國。『我才二十幾歲,就當上總編輯,要去開會,有趣的是,會看到各國的人在會議桌上彼此看不起。』胡晴舫說:『有一次我坐在羅馬尼亞版的旁邊,波蘭版對我打招呼,我招呼他:來坐啊,他死都不要,因為羅馬尼亞太窮了,他無法與之並坐。但如果我和巴西版坐在一起,他們會過來,因為巴西版做得很成功。至於法國版和德國版,就互不搭理。有一次我對俄國版說了對西方社會的看法,他說:「我完全同意妳,我覺得我們蘇俄也是東方國家!」立刻選邊站。』
胡晴舫說:『那個工作經驗,對一個小說家是好的訓練,因為我不想只寫自己的世界,我想寫更多關於人和社會現實感的故事。』
她補述一句:『而且我對外國不會充滿幻想,也是因為這樣,我覺得外國人心中的狹隘,和我們其實也沒什麼差別。』
在這期間,她開始有了寫作『浮華世界•人間喜劇』的構想,之後,她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在《皇冠雜誌》寫下八篇以不同國家為背景的精采小說,其精巧的佈局和複雜的人性,在炫目之餘,也展現了她寬廣的世界觀。

●從工作中獲取寫作養分

後來,胡晴舫到了香港,擔任知名媒體的廣告主管,從二○○○年到二○○五年,整整五年,她在北京、上海和香港跑來跑去,『表面上很風光,三地我都有公寓,可是我從來沒有在一個星期的時間內,只待在一個城市裡。公司為了省錢,永遠幫我訂最早或是最晚的飛機,我可能早上五點起床坐飛機,下班還要再去趕飛機,非常辛苦。』後來,胡晴舫又到一家亞洲知名的報社擔任中國市場總監工作,工作更加辛苦不講,在巨大的公司體系中,還被『鬥得很慘』,甚至在某次惡鬥下被人陷害,差一點就被關進黑牢!
雖然如此,胡晴舫卻覺得這些工作經驗的累積,反而讓自己體會更多人生百態,對『人』這件事,更是深深著迷。
『工作之後,我從一開始的對人不了解,到現在是深深同情,』胡晴舫說:『我一直就對大時代感興趣,長大後喜歡看《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托爾斯泰的小說。他對筆下的人物,都有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一個人必須對另一個人的處境感到同情,才會想知道他為何要這麼做?一個小說家如果越能了解筆下的每個角色,就越能處理他處在不同環境,跟不同的人互動時的思路。不然你只是會說:「他就是笨!就是白痴嘛!」』
除了把過往的經歷化為精采的寫作養分外,胡晴舫還有個很厲害的特點,即便是同一件事,她也可以寫出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觀點,尤其她寫別人不寫的,例如《辦公室》。『我覺得太神奇了,每個人都上班,居然沒有人要寫這個事情,怎麼可能!』胡晴舫說。

●獨立能幹,卻甘於被朋友『壓榨』

說到工作和寫作時,胡晴舫侃侃而談,眼神還散發出一種知識青年的閃亮光芒;但一問到她的個人生活時,她就突然變得靦腆起來,頻頻搔頭說:『我平常的生活其實很無聊(還一直說『這個不要寫』啦),真的沒有那麼多奇奇怪怪的,去咖啡廳寫作,我會發呆,所以寫作一定在家裡,而且趕在做晚飯之前。』
別看胡晴舫在職場上呼風喚雨,寫的作品又如此膾炙人口,似乎給人一種遙不可及的距離感,但真正和她接觸後,才發現私底下的她,根本是一個親切的可人兒(只是她一向低調,極少接受媒體專訪,所以羞於把私生活公開)。好朋友『凹』她,不,是拜託她任何事,只要她辦得到,她給的答案一定是:『好啦、好啦!』像這次《皇冠雜誌》力邀她接受採訪,她就『好啦、好啦!』,而且途中不管是回答任何千奇百怪的問題,還是請她在街頭擺出各種姿勢,讓工作人員幫她拍照,她也是『好啦、好啦!』
連她自己也苦笑著說:『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如果朋友說「我要壓榨妳!」我想我也會說好……』

如果你是喜愛胡晴舫作品的讀者,別忘了寫信來『凹』她:『拜託妳!請妳繼續寫下去吧!』
噓,千萬別說是我們說的。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