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延伸閱讀

相同作者

張愛玲譯作選二【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老人與海.鹿苑長春

張愛玲譯作選【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無頭騎士.愛默森選集

惘然記【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全新增訂版】:散文集二 1950~80年代

易經【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
張愛玲往來書信集【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I)紙短情長+(II)書不盡言,兩冊不分售
 
相同系列
對照記【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全新增訂版】:散文集三 1990年代
怨女【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
色,戒【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短篇小說集三 1947年以後
紅樓夢魘【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
華麗緣【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散文集一 1940年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張愛玲典藏 紅玫瑰與白玫瑰【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短篇小說集二 1944∼45年

紅玫瑰與白玫瑰【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短篇小說集二 1944∼45年  

 

作  者:張愛玲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01/10

電腦編號:001202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張愛玲典藏
開  本:25K
頁  數:320
ISBN:978-957-33-3506-1
CIP:857.63

定  價:350
優 惠 價:277( 79折)

 

 
 

初上城時節,還是光緒年間,梳兩個丫髻,戴兩支充銀點翠鳳嘴花,耳上垂著映紅寶石墜子,穿一件烟堣鶧j文緞大襖,嬌綠四季花綢袴,跟在那婦人後面,用一塊細綴穗白綾挑線汗巾半掩著臉,從那個綢緞店的後門進去,扭扭捏捏上了樓梯。樓梯底下,夥計們圍著桌子吃飯,也有印度人,也有中國人,交頭接耳,笑個不了。那老實些的,只怕東家見怪,便低著頭扒飯。
那綢緞店主人雅赫雅•倫姆健卻在樓上他自己的臥室堙A紅木架上擱著一盆熱水,桌上支著鏡子,正在剃鬍子呢。他養著西方那時候最時髦的兩撇小鬍子,鬚尖用膠水捻得直挺挺翹起,臨風微顫。他頭上纏著白紗包頭,身上卻是極挺括的西裝。年紀不上三十歲,也是個俊俏人物。聽見腳步聲,便抓起濕毛巾,揩著臉,迎了出來,向那婦人點了點頭,大剌剌走回房去,自顧自坐下了。那黑衣黃臉的婦人先前來過幾趟,早是熟門熟路了,便跟了進來。霓喜一進房便背過身去,低著頭,抄著手站著。
雅赫雅打量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有砂眼的我不要。」那婦人不便多言,一隻手探過霓喜的衣領,把她旋過身來,那隻手便去翻她的下眼瞼,道:「你看看!你看看!你自己看去!」雅赫雅走上前來,婦人把霓喜的上下眼皮都與他看過了。霓喜疼得緊,眼珠子婸q著淚光,狠狠的眱了他一眼。
雅赫雅扠著腰笑了,又道:「有濕氣的我不要。」那婦人將霓喜向椅子上一推,彎下腰去,提起她的袴腳管,露出一雙大紅十樣錦平底鞋,鞋尖上扣綉鸚鵡摘桃。婦人待要與她脫鞋,霓喜不肯,略略掙了一掙,婦人反手就給她一個嘴巴。常言道:熟能生巧。婦人這一巴掌打得靈活之至,霓喜的鬢角並不曾弄毛一點。雅赫雅情不自禁,一把拉住婦人的手臂,叫道:「慢來!慢來!是我的人了,要打我自己會打,用不著你!」婦人不由得笑了起來道:「原來是你的人了!老闆,你這才吐了口兒!難得這孩子投了你的緣,你還怕我拿班做勢扣住不給你麼?什麼濕氣不濕氣的,混挑眼兒,像是要殺我的價似的──也不像你老闆素日的為人了!老闆你不知道,人便是你的人了,當初好不虧我管教她哩!這孩子諸般都好,就是性子倔一點。不怕你心疼的話,若不是我三天兩天打著,也調理不出這麼個斯斯文文上畫兒的姑娘。換了個無法無天的,進了你家的門,拋你的米,撒你的麵,怕不磕蹬得你七零八落的!」
雅赫雅笑道:「打自由你打,打出一身的疤來,也不好看相!」婦人復又摟起霓喜的袖子來,把隻胳膊送到雅赫雅眼前去。雅赫雅搖頭道:「想你也不會揀那看得見的所在拷打她!」婦人啐道:「你也太囉唣了!難不成要人家脫光了脊梁看一看?」
霓喜重新下死勁瞅了他一眼。雅赫雅呵呵笑了起來,搭訕著接過霓喜手中的小包袱來,掂了一掂,向婦人道:「這就是你給她的陪送麼?也讓我開開眼。」便要打開包袱,婦人慌忙攔住道:「人家的襯衣鞋腳也要看!老闆你怎麼這樣沒有品?」雅赫雅道:「連一套替換的衣裳也沒有?」婦人道:「嫁到綢緞莊上,還愁沒有綾羅綢緞一年四季冬暖夏涼裹著她?身上這一套,老闆你是識貨的,你來摸摸。」因又彎下腰去拎起霓喜的袴腳道:「是蘇州捎來的尺頭哩!進貢的也不過如此罷了!」又道:「腳便是大腳。我知道你老闆是外國脾氣,腳小了反而不喜歡。若沒有這十分人材,也配不上你老闆。我多也不要你的,你給我兩百塊,再同你討二十塊錢喜錢。好不容易替你做了這個媒,腿也跑折了,這兩個喜錢,也是份內的,老闆可是王媽媽賣了磨,推不得了!」雅赫雅道:「累你多跑了兩趟,車錢船錢我跟你另外算便了。兩百塊錢可太多了,叫我們怎麼往下談去?」婦人道:「你又來了!兩百塊錢賣給你,我是好心替她打算,圖你個一夫一妻,青春年少的,作成她享個後半輩子的福,也是我們母女一場。我若是黑黑良心把她賣到堂子堨h,那身價銀子,少說些打她這麼個銀人兒也夠了!」當下雙方軟硬兼施,磋商至再,方才議定價目。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