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角子 ◎著
你真的不必討好所有人:「世界最尊敬的100位日本人」、《你所煩惱的事,有九成都不會發生》作者,獻給容易受傷的你的「厚臉皮學」
天鵝與蝙蝠【光影迷離版】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我永遠不會忘記,燦爛一瞬間的妳
最後見一面,然後我們說再見
朵朵自在小語:開成自己喜愛的花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張愛玲典藏 張愛玲譯作選二【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老人與海.鹿苑長春

張愛玲譯作選二【張愛玲百歲誕辰紀念版】:老人與海.鹿苑長春  

 

作  者:張愛玲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12/10

電腦編號:001218
類  別:散文
系  列:張愛玲典藏
開  本:25K
頁  數:296
ISBN:978-957-33-3818-5
CIP:874.57

定  價:350
優 惠 價:277( 79折)

 

 
 

張愛玲

本名張煐,一九二○年生於上海。二十歲時便以一系列小說令文壇為之驚豔。她的作品主要以上海、南京和香港為故事場景,在荒涼的氛圍中鋪張男女的感情糾葛以及時代的繁華和傾頹。

有人說張愛玲是當代的曹雪芹,文學評論權威夏志清教授更將她的作品與魯迅、茅盾等大師等量齊觀,而日後許多作家都不諱言受到「張派」文風的深刻影響。

張愛玲晚年獨居美國洛杉磯,深居簡出的生活更增添她的神秘色彩,但研究張愛玲的風潮從未止息,並不斷有知名導演取材其作品,近年李安改拍〈色,戒〉,更是轟動各界的代表佳作。

一九九五年九月張愛玲逝於洛杉磯公寓,享年七十四歲。她的友人依照她的遺願,在她生日那天將她的骨灰撒在太平洋,結束了她傳奇的一生。


 

這樣偉大的作品,
與過去任何一個時代的代表作比較,都毫無愧色。


【《張愛玲學》作者】高全之:本書所收兩部小說是否影響了張愛玲小說創作?如果答案是正面的,那些衝擊為何?凡此總總,都是本書刺激我們,值得深思的問題。


張愛玲
百歲誕辰
紀念版


老漁人在他與海洋的搏鬥中表現了可驚的毅力──
不是超人的,而是一切人類應有的一種風度,
一種氣概。


面對人生流亡、浮世無常,張愛玲卻意外地與「翻譯」結緣,西方文學大師的代表作品,也在她字斟句酌的詮釋中凝鍊昇華。她透過自己最鍾愛的《老人與海》,致敬生命的勇氣與毅力;藉由曾榮獲「普立茲獎」的名作《鹿苑長春》,直抒人世的離合悲歡。而在張愛玲獨樹一幟的文字風格下,不僅讓這些文學經典得以進化重生,隨著她的每一次落筆、每一回深思,也讓我們共同見證了張愛玲翻譯成就的顛峰。


他是一個老頭子,一個人划著一隻小船在墨西哥灣大海流打魚,而他已經有八十四天沒有捕到一條魚了。在最初的四十天埵酗@個男孩和他在一起。但是四十天沒捕到一條魚,那男孩的父母就告訴他說這老頭子確實一定是晦氣星──那是一種最最走霉運的人──於是孩子聽了父母的吩咐,到另一隻船上去打魚,那隻船第一個星期就捕到三條好魚。孩子看見那老人每天駕著空船回來,心媊控o很難過,他總去幫他拿那一捲捲的?絲,或是魚?和魚叉,還有那捲在桅杆上的帆。帆上用麵粉袋打著補釘;捲起來的時候,看上去像永久的失敗的旗幟。
老人瘦而憔悴,頸後有深的皺紋。面頰上生著棕色的腫起的一塊塊,那是熱帶的海上反映的陽光晒出來的一種無害的瘤。順著臉的兩邊,全長滿了那腫起的一塊塊。他的手因為拉繩子,拖曳沉重的魚,有紋路很深的創痕。但是沒有一個傷痕是新的,都是古老的,像一個沒有魚的沙漠堻Q風沙侵蝕的地層一樣。
他的一切全是老的,除了他的眼睛,眼睛和海一個顏色,很愉快,沒有戰敗過。
「山蒂埃戈,」那孩子對他說,他們把小船拉到岸上,正從那堛忖W去。「我又可以跟你一同去了。我們賺了點錢。」
老人教了這孩子怎樣打魚,孩子愛他。
「不,」老人說。「你現在這條船運氣好。你跟著他們吧。」
「但是你記得有一次你八十七天沒打到魚,然後我們接連三個星期,天天捉到大魚。」
「我記得,」老人說。「我知道你不是因為疑心我運氣壞所以離開了我。」
「是爸爸叫我走的。我是一個小孩,我得要聽他的話。」
「我知道,」老人說。「這是很正常的。」
「他沒有多少信心。」
「他沒有,」老人說。「可是我們有。是不是?」
「是的,」孩子說。「我請你到露台酒店吃杯啤酒,行不行,然後我們把東西拿回去。」
「有什麼不行呢?」老人說。「大家都是漁夫。」
他們在露台上坐著,許多漁夫都取笑那老人,他並不生氣。另有些年紀大些的漁人向他看看,覺得很難過。但是他們並不露出來,他們很客氣地談論著那潮流與他們垂釣的深度,還有這一向天氣一直這樣好,還有他們的見聞。今天收穫好的漁人都已經回來了,把他們的馬林魚宰殺了,把魚平放在兩塊木板上,一頭一個人抬著,蹣跚的走到魚房堙A在那媯扔萓B車把魚運到哈瓦那的市場去。捉到鯊魚的人把牠們送到那小海灣另一邊的鯊魚廠去,用滑車把牠們吊起來,把肝拿掉,鰭割掉,皮剝掉,肉切成一條條預備醃。
東面有風來的時候,有一股氣味從海港那一邊的鯊魚廠塈j過來。但是今天只有微微的一點氣味,因為轉了北風,然後風息了,露台上很愉快,晒著太陽。
「山蒂埃戈,」孩子說。
「噯。」老人說。他拿著酒杯,在那媟Q許多年前的事。 ……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