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三毛典藏 稻草人的微笑【三毛逝世30週年紀念版】

稻草人的微笑【三毛逝世30週年紀念版】  

 

作  者:三毛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12/31

電腦編號:003202
類  別:散文
系  列:三毛典藏
開  本:25K
頁  數:368
ISBN:978-957-33-3651-8
CIP:863.55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稻草人的微笑 摘文

去年的冬天。


我決定去塞哥維亞城,看望老友夏米葉•葛羅,是一時的決定。當時因為我有十五天的耶誕假,留在馬德里沒什麼事做,所以收拾了一個小背包,就搭晚上九點多的火車去塞哥維亞了。
夏米葉是個藝術家,我七年前便認識的朋友,在塞城跟其他幾個朋友,合租了一幢古老的樓房,並且在城內開了一家藝廊。過去他數次在馬德里開雕塑展覽,因為當時不在西班牙,很可惜錯過了,所以,我很希望此去,能看看他的作品,並且在他處做客幾日。
車到塞哥維亞時,已是夜間十一點多了。這個在雪山附近的小城,是西班牙所有美的小城中,以羅馬式建築及古蹟著稱於世的。我去時滿地是積雪,想必剛剛下過大雪不久。我要找夏米葉並沒有事先通知他,因為,我沒有他的地址,平日也不來往,同時他的個性我有點瞭解,通不通知他都不算失禮。下車後我先走到大教堂前的廣場站了一下,枯樹成排列在寒冷的冬夜,顯得哀傷而有詩意,雪地上沒有一個足印。廣場邊的小咖啡館仍沒打烊,我因凍得厲害,所以進去喝杯咖啡。推門進去時咖啡館高談闊論的聲浪都停下來了,顯然毫不客氣的望著我這個陌生女子。我坐到吧檯的高椅子上,要一杯咖啡,一面喝,一面請問茶房:「我想打聽一個人,你住在這個城內,你也許認識他,他叫夏米葉•葛羅,是個藝術家。」茶房想了一下,他說:「這兒住的人,我大半都認識,但是叫不出姓名來,妳要找的人什麼樣子?」我形容給他聽:「跟你差不多高,二十七八歲,大鬍子,長頭髮披肩── 」「啊,我知道了,一定就是這個葛羅,他開了一家藝廊?」「對,對了,就是他,住在哪堙H」我很高興,真沒想到一下就問到了。「他住在聖米揚街,但不知道幾號。」茶房帶我走到店外,用手指著廣場── 「很容易找,妳由廣場左邊石階下去,走完石階再左轉走十步左右,又有長石階,下去便是聖米揚街。」我謝了他便大步走了。
那天有月光,這個小城在月光下顯得古意盎然,我一直走到聖米揚街,那是一條窄街,羅馬式建築的房子,很美麗的一長排坐落在那兒。我向四周望了一下,路上空無人跡,不知夏米葉住在幾號,沒有幾家有燈光,好似都睡了。我站在街心,用手做成喇叭狀,就開始大叫── 「哦── 喔夏米葉,你在哪堙A夏── 米── 葉── 葛── 羅── 」才只叫了一次,就有兩個窗打開來,堶掬S出不友善的臉孔瞪著我。深夜大叫的確令人討厭,又沒有別的好方法。我又輕輕的叫了一聲──「夏米葉!」這時頭上中了一塊小紙團,硬硬的,回身去看,一個不認識的笑臉在三樓窗口輕輕叫我:「噓!快來,我們住三樓,輕輕推大門。」我一看,樓下果然有一道約有一輛馬車可以出入的大木門,上面還釘了成排的大鋼釘子做裝飾,好一派堂皇的氣勢。同時因為門舊了,房子舊了,這一切更顯得神秘而有情調。我推門進去,經過天井,經過長長的有拱門的迴廊,找到了樓梯到三樓去,三樓上有一個大門,門上畫著許多天真的圖畫,並且用西文寫著── 「人人之家」。門外掛著一段繩子,我用力拉繩子,堶悸獄伄a就響起來,的確有趣極了。門很快的開了,夏米葉站在門前大叫── 「哈,深夜的訪客,歡迎,歡迎。」室內要比外面暖多了,我覺得十分的舒適,放下背包和外套,我跟著夏米葉穿過長長的走廊到客廳去。
這個客廳很大,有一大排窗,當時黃色的窗簾都拉上了,窗下平放著兩個長長的單人床墊,上面鋪了彩色條紋的毛毯,又堆了一大堆舒服的小靠墊,算做一個沙發椅。椅前放了一張快低到地板的小圓桌,桌上亂七八糟的堆了許多茶杯,房間靠牆的一面放著一個到天花板的大書架,架上有唱機、錄音機,有很多書,有美麗的乾花,小盆的綠色仙人掌,有各色瓶子、石頭、貝殼……形形色色像個收買破爛的攤子。另外兩面牆上掛著大大小小的油畫、素描、小件雕塑品,還有許多畫報上撕下來的怪異照片。房內除了沙發椅之外,又鋪了一塊髒兮兮的羊皮在地板上給人坐,另外還丟了許多小方彩色的坐墊,火爐放在左邊,大狗「巴秋里」躺著在烤火,房內沒有點燈,桌上、書架上點了三支蠟燭,加上爐內的火光,使得這間客廳顯得美麗多彩而又溫暖。
進客廳時,許多人在地上坐著。法蘭西斯哥,穿了一件黑底小粉紅花的夏天長褲、汗衫,留小山羊鬍,有點齙牙齒,他是南美烏拉圭人,他對我不懷好意頑皮的笑了笑,算是招呼。約翰,美國人,頭髮留得不長,很清潔,他正在看一本書,他跟我握握手,他的西班牙文美國b音很重。拉蒙是金髮藍眼的法國人,穿著破洞洞的卡其布褲子,身上一件破了的格子襯衫,看上去不到二十歲,他正在編一個彩色的鳥籠,他跟我握握手,笑了笑,他的牙齒很白。另外尚有埃度阿陀,他盤腳坐在地上,兩腳彎內放著一個可愛的小嬰兒,他將孩子舉起來給我看:「妳看,我的女兒,才出生十八天。」 這個小嬰兒哭起來,這時坐在角落堛漱@個長髮女孩跑上來接過了小孩,她上來親吻我的面頰,一面說:「我是烏蘇拉,瑞士人,聽夏米葉說妳會講德文是嗎?」她很年輕而又美麗,穿了一件長長的非洲人的衣服,別具風格。最令人喜歡的是坐在火邊的恩里格,他是西班牙北部庇利牛斯山區來的,他頭髮最長,不但長還是鬈的,面色紅潤,表情天真,他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然後輕輕的喘口氣,說:「哇,妳真像印地安女人。」我想那是因為那天我穿了一件皮毛背心,又梳了兩條粗辮子的緣故,我非常高興他說我長得像印地安人,我認為這是一種讚美。
夏米葉介紹完了又加上一句:「我們這兒還有兩個同住的,勞拉去敘利亞旅行了,阿黛拉在馬德里。」所以他們一共是七、八個,加上嬰兒尚蒂和大狼狗「巴秋里」,也算是一個很和樂的大家庭了。
我坐在這個小聯合國內,覺得很有趣,他們又回到自己專心的事上去,沒有人交談。有人看書,有人在畫畫,有人在做手工,有些什麼都不做躺著在聽音樂。法蘭西斯哥蹲在角落堙A用個大鍋放在小電爐上,居然在煮龍井茶。夏米葉在繡一個新的椅墊。我因腳凍得很痛,所以將靴子脫下來,放在火爐前烤烤腳,這時不知誰丟來一條薄毛毯,我就將自己捲在毯子內坐著。
正如我所預料,他們沒有一個人問我── 「妳是誰啊?」「妳做什麼事情的啊?」「妳從哪堥茠滌琚H」「妳幾歲啊?」等等無聊的問題。我一向最討厭西班牙人就是他們好問,亂七八糟涉及私人的問題總是打破砂鍋問到底,雖然親切,卻也十分煩人。但是夏米葉他們這群人沒有,他們不問,好似我生下來便住在這兒似的自然。甚至也沒有人問我:「妳要住幾天?」真是奇怪。
我看著這群朋友,他們沒有一個在表情、容貌、衣著上是相近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只有一樣是很相同的,這批人在舉止之間,有一種非常安詳寧靜的態度,那是非常明朗而又絕不頹廢的。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