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侯文詠作品 沒有神的所在:私房閱讀《金瓶梅》

沒有神的所在:私房閱讀《金瓶梅》  

 

作  者:侯文詠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9/06/26

電腦編號:010013
類  別:散文/文學綜論
系  列:侯文詠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608
ISBN:978-957-33-2556-7
CIP:857.48

定  價:350
優 惠 價:277( 79折)

 

 
 

那婦人一徑將酥胸微露,雲鬟半軃,臉上堆下笑來,說道:「我聽得人說,叔叔在縣前街上養著個唱的,有這話麼?」
武松道:「嫂嫂休聽別人胡說,我武二從來不是這等人。」
婦人道:「我不信!只怕叔叔口頭不似心頭。」
武松道:「嫂嫂不信時,只問哥哥就是了。」
婦人道:「啊呀,你休說他,哪裡曉得什麼?如在醉生夢死一般!他若知道時,不賣炊餅了。叔叔且請杯。」(第二回)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潘金蓮出手的謹慎與精確。儘管「酥胸微露,雲鬟半軃」什麼都沒說,可是卻是比語言更強而有力的勾引。她問武松是不是在外面養了女人?這話說來雲淡風輕,但卻擺明了要剝去武松的「道德」假面。武松爭辯了半天,還要她不信去問武大,正好給了潘金蓮機會數落武大一番,表明她看不起武大的意思。我覺得常常英文的striptease比中文的脫衣舞更傳神。strip是剝奪,tease則有挑逗的味道。顧名思義,脫衣舞就是從外面往裡面一層一層把衣服剝掉的挑逗過程。潘金蓮對武松的挑逗也接近這個意思。她企圖先把武松最外面那層道德禮教的衣服剝開,再剝掉自己早已厭倦的那件叫做「婚姻」的衣裳,一步一步往內剝,一步一步挑逗,直到兩個人都一絲不掛地露出赤裸裸的情慾肉體為止。

連篩了三四杯飲過。那婦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動春心,哪里按納得住。慾心如火,只把閒話來說。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己只把頭來低了,卻不來兜攬。婦人起身去燙酒。武松自在房內卻拿火筯簇火。
婦人良久暖了一注子酒來,到房裡,一隻手拿著注子,一隻手便去武松肩上只一捏,說道:「叔叔只穿這些衣裳,不寒冷麼?」
武松已有五七分不自在,也不理他。
婦人見他不應,匹手就來奪火筯,口裡道:「叔叔你不會簇火(撥攏炭火使火勢變旺),我與你撥火。只要一似火盆來熱便好。」(第二回)

當潘金蓮用手去碰觸武松肩膀,挑逗的層次再度被拉高──這回從身外之事跳到身體本身了。潘金蓮的肢體碰觸絕對是個逾越,但她卻用:「叔叔只穿這些衣裳,不寒冷麼?」來合理化她的行為。你可以看到,當潘金蓮順手奪過火箸,對武松說著:「我與你撥火,只要一似火盆來熱便好。」那個聽來合理,卻又直接撩撥武松內在慾火的雙關語,多麼生動、自然。
潘金蓮絕對是聰明而有天分的,她善於用隱喻的功力一點也不下於當代最優秀的文學家。相對的,和潘金蓮的優雅相較,武松其實是有點不知所措的。有趣的是,從「禮貌地斟酒回應」,「獨自拿火箸簇火」,到「變得五七分不自在」,武松不斷地在升高他拒絕的力道。潘金蓮當然看到了,然而或許因為覺著自己擁有主場優勢,因此潘金蓮不肯就此罷手。於是故事的張力繼續拉升。

武松有八九分焦燥,只不做聲。這婦人也不看武松焦燥,便丟下火筯,卻篩一杯酒來,自呷了一口,剩下半盞酒,看著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這半盞兒殘酒。」(第二回)

所謂「食色性也」。接吻和吸吮很多性愛的行為,追根究柢來自童年發展中的口慾期。因此食慾和色慾幾乎是人性中最根本,也是最接近的兩種慾望。兩人各自喝自己杯內的酒,與共喝一杯酒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那種「口水交融」的性暗示。潘金蓮把話說得如此明目張膽,等於是向武松攤牌。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