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侯文詠作品 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

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  

 

作  者:侯文詠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0/07/02

電腦編號:010014
類  別:散文
系  列:侯文詠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240
ISBN:978-957-33-2684-7
CIP:855

定  價:250
優 惠 價:198( 79折)

 

 
 

在這三天的時間之內,他到處打電話諮詢親友團的意見。親友們大部分當然都不贊成只為了不寫功課不去學校上學。由於他這麼到處打電話,同一時間,我也接到不少關切的電話(包括我親愛的老媽),承受不少壓力,但我決定保持沉默。

就這樣過了三天。

三天後,在晚餐桌上,他鄭重向我們宣佈,經過慎重考慮的結果,他決定──

還是要去學校上學!

「為什麼是這樣的決定呢?」媽媽問。

「我想,學校有很多的同學,不但如此,學校還可以培養我們德、智、體、群各方面……」這──可──有──趣──了,聽起來完全像是校長在升旗台上精神講話的口氣。

「所以?」

「所以,我想我還是去上學好了。」

「那不想寫功課怎麼辦?」我問。

「其實功課沒有那麼麻煩啦。」

「搞了半天,」我抱怨:「什麼都沒有不一樣嘛。」

「雖然外表看起來差不多,」他指著腦袋瓜說,「可是這裡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我看不出來啊。」

「你當然看不出來,」他說:「可是真的不一樣。因為,我想過了。」

這個故事我在《我的天才夢》裡面說過了,不過,故事還有後續發展。此例一開,大兒子嘗到甜頭,進一步想全面檢討其他那些「沒有經過他同意」的課外活動。於是我們只好把他的時間表拿出來,從學英文、游泳、鋼琴,一樣一樣重新確認。

「我對鋼琴課沒興趣了。」他說。

「為什麼?」我問。

「因為太無聊了。」

「無聊?」

「嗯。」他覺得鋼琴是女生彈的。

事實上,這件事他已經向媽媽抱怨過好幾次,媽媽雖然威脅利誘,成效顯然不彰。我想了一下,立刻拿起電話,打給住在樓上的老師,告訴她大兒子暫時不上鋼琴課了。

鋼琴老師是那種充滿愛心與耐心的老師。她一聽到大兒子想放棄鋼琴,立刻憂心忡忡地勸我要多鼓勵孩子、要孩子再堅持下去云云,可是我不為所動。在我的堅持之下,老師無可奈何,最後只好勉強同意我的決定。

放下電話之後,大兒子的表情有點愣住了──沒想到這個夢寐的希望這麼容易就達到了。看得出來他很高與,但還故意裝出一臉「哀衿勿喜」的表情。

這時門鈴忽然響了,大兒子跑去開門,原來是在樓上上鋼琴課的小兒子課程結束回來了。

我很清楚地聽見他用高八度的聲音,亢奮地對弟弟叫嚷著:「欸,我不用彈鋼琴了,欸,欸,欸……我從此不用彈鋼琴了。」

我走到門口對小兒子說:「哥哥說他不想學鋼琴,我已經答應他了,」這事得一視同仁才行,「你呢?你還想學嗎?」

「想啊。」弟弟正津津有味地吃著老師獎勵他的棒棒糖,「棒棒糖好好吃,而且老師還有好幾種不同的口味我都沒吃過。」

「你確定要繼續上下去?」

他點點頭。

從此我們家開始變成「一國兩制」──弟弟繼續學鋼琴,哥哥則快樂地享受他爭取來的自由。每當弟弟練琴時,哥哥總會有意無意地就跑到鋼琴旁炫耀。

「好舒服噢,我又K完了一本《哈利波特》。」再不然就是:「你知道嗎?電視上正在轉播NBA球賽,到現在Michael Jordan已經一個人獨得五十二分了。」……

弟弟不屑地看了哥哥一眼,繼續練習他的鋼琴。

就這樣經過了三個月。

有一天,弟弟上完鋼琴課從樓上下來,在門外猛按門鈴。哥哥去打開門。

「什麼事啦,」哥哥看了弟弟一眼,「這麼興奮?」

「你看,這是什麼?」弟弟高舉著翻開的聯絡簿,指著上面的紅字,一個字一個字興奮地唸著:「弟弟加油,這樣繼續努力下去,程度就要超越哥哥了噢。」

哥哥的臉色從紅色又變了青色。他轉過身來,嘴裡喃喃唸著不知什麼,邊唸邊自顧往房間走。眼看事有變化,我立刻也跟隨進房間。
「怎麼了?」我問哥哥。

「彈那種垃圾車的音樂,沒什麼了不起啦。」

「你不要這樣嘛,」我說:「你不學鋼琴,弟弟繼續學,他會超過你,這是必然的事啊。這很自然,不是嗎?」

他不說話。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不學鋼琴當然就會被弟弟超過,這很公平啊!」

「我又沒有說不學,我只是說很無聊,你就……」

賴到我頭上來了?我沉默了一下,靈機一動,問他:「怎麼,你現在又想學了?如果真想學的話,我可以再和老師說啊。」

「可是,過去弟弟都只上半個小時,我上一個小時太無聊了。」

討價還價?「那我告訴老師,你也從每次半個小時開始好了。」

「老師會不會不高興?」

「哎啊,你想繼續學,老師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會不高興呢?」

就這樣,老大又回去上鋼琴課,每次半個小時。

和我們不用再擔心小孩寫功課的事情一樣,這次回去上鋼琴課的熱忱完全不同。我開始在他的聯絡簿上看見了老師稱讚的話語。

「你這次好像進步很多噢?」我問大兒子。

「你知道鋼琴要進步的秘訣是什麼嗎?」他抓了抓頭,神秘地對我說:「就是要停一段時間不彈。」

「是噢。」我半信半疑地看著他。

這次再重新學琴,老大的確進步得很快,沒多久,他跑來跟我商量說:

「我現在發現我的功力大增,才開始熱身呢,半個小時竟然一下子就過去了。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我每次上課時間可以改成四十五分鐘好了。」

於是上課從三十分鐘改為四十五分鐘。就這樣上了兩個多禮拜,兒子又有意見了。

「這次又怎麼了?」我問。

「老師上課都是三十分鐘,再不然是一個小時,這樣上四十五鐘,學費好難算噢。」

「學費很難算?」我不太懂。

「給三十鐘的學費太少,給一個小時又太多,這樣好了,」他說:「我犧牲一下,我上一個小時好了。」

原來是想上一個小時,拐彎抹角的。我說:

「折騰了三、四個月,現在事情又回到了原點,還是同樣的老師,不但同樣每個禮拜上課,而且還是每次上一個小時,你一定要告訴我,事情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為什麼呢?他告訴我的答案,仍然還是那句老話:

「因為我想過了。」

小孩的鋼琴就這樣自動地繼續彈了下去。十多年過去了,大兒子的鋼琴雖談不上什麼專業水準,但直到現在,鋼琴成了他喜歡的技能,以及煩悶時的陪伴。

這個故事就是這樣了。

對我來說,我之所以願意對「不乖」這麼寬容,最大的理由正是:經由這個「不乖」的過程,小孩得到了一種「他和功課」或者「他和鋼琴」之間更深度的思考──這個思考,就像一直坐校車的小孩必須自己走路才能真正弄懂上學的路一樣,孩子也唯有自己思考過,才可能對自己人生的選擇有更深刻的認知。

因此,當大兒子說:「我想過了」時,他試圖表達的,正是這個從「無知」到「知」的過程。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殺人、搶劫、打架,這樣也可以嗎?我的回答是:這些是不對,而不是不乖。之所以會有這些不對的行為,主要的原因是過去在面對許多人生抉擇時,沒有嘗試、思考,甚至更深刻認知的機會,以至於在沒有任何經驗參考值的前題下就「誤入歧途」,走上了錯誤的道路。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