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侯文詠作品 點滴城市【全新版】

點滴城市【全新版】  

 

作  者:侯文詠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6/29

電腦編號:010020
類  別:散文
系  列:侯文詠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208
ISBN:978-957-33-3385-2
CIP:855

定  價:280
優 惠 價:221( 79折)

 

 
 

新鮮的血

到了深夜十二點多,肝臟移植的手術仍在持續進行中。開刀房三○八室內燈火通明。手術從下午五點鐘就開始了,才快完成三個階段中的第一個階段,把原先的肝臟從周女士的身上取下來。李伯皇醫師喊著要喝水,流動護士開了一瓶百分之五葡萄糖點滴插著吸管給他吸。其他的外科醫師都支撐著。手術一直沒有停過。因為血液一直在往外冒,每一分鐘的暫停,或者是一針的失誤都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

站在外圍椅子上最高的是外科陳楷模主任,他是這次手術的召集人。出了名的外刀兼急性情。六十歲的年紀了,徹夜守在那裡,一會兒站上椅子去指揮戰況,一會兒又去看看泡在冰水裡的新鮮肝臟,又看看血壓、心跳。他是最資深的外科醫師,總是一副「見過世面」的表情,不能像年輕小伙子那麼毛毛躁躁,因此做出輕鬆愉快的表情,偶爾也到休息室去應付記者,或是一些來賓。可是眼睛總沒離開過電視傳真上的螢幕,一見情況不對,立刻又進到開刀房裡面來,大嗓門嘩啦嘩啦一陣指示……

血液已經輸入了一萬西西左右(一般人正常的血量大約是五千西西),從手術台延伸出來的是一條內氣管、兩條十號管徑點滴線、一條中央靜脈線、一條肺動脈導管、兩條動脈導管。麻醉醫師分成四組,各掌管呼吸、循環、輸液,以及血中各項成分的測試。由於血液的流失很快,必須不斷地補充,一袋一袋的血液吊掛在點滴架上,都是靠著人力擠壓進去,才足夠補充的速度……

在更外圍的,是開刀房護士、麻醉護士,用大水桶加溫水,加溫一袋一袋的血液,免得從血庫出來的冷凍血液輸入造成病人的體溫急遽下降。有的人在計算輸液,有的人忙著遞送器械,人潮穿織,十分忙碌……

手術持續進行著。做好了股靜脈至腋靜脈分流之後,夾住了門脈靜脈、下腔靜脈、肝動脈之後,整個硬化的肝臟就準備切除下來,這時候流血十分激烈,必須靠不斷地血液輸入才能維持循環平衡。只見手術台上抽吸出來的血流嘩啦嘩啦,手術台下一袋接著一袋的血液掛上去,不停地擠壓、輸入……

肝臟移植發展得比心臟移植還晚,大部分的經驗來自匹茲堡以及劍橋,而真的突破還是八○年以後的事。因此在台灣,肝臟移植可以算是極新的嘗試。而外科止血的問題,大量的血液輸入,以及凝血,都是極大的困難。血流比預計的還要多,過了不久,血庫準備的一萬多西西血液就快要供應不足了。這時候,負責對外聯絡的人員立刻對外發出捐血的呼籲,並電話各部隊、機關,以及廣播電台代為緊急廣播……

整個麻醉科的醫師都動員了。其中許多人是前一個晚上的大夜值班,連續工作至少超過了四十個小時以上,可是仍然很有興致地在其中穿梭、輸血,以及各種工作。陳醫師看起來瘦瘦高高的個子,抱著手站在病人頭部的位置,看著一切進行。他說話很少,沉思著什麼似地,偶爾會提示大家注意:「注意一下血鈣。」有人抽血去檢驗,果然是偏低了,需要立刻補充。

過了不久,血庫的電話進來了。

「陳主任,不得了,來了好多學生,年輕人要捐血,我這邊人手不夠,可不可以派幾個醫師過來幫忙?」血庫負責人的聲音。

「到底有多少人?」陳楷模主任問。

「差不多來了六十個人。」

「廣播外科值班的住院醫師通通過去幫忙抽血。」

六十個人?手術室裡面四、五十個工作人員聽到,一片嘖嘖之聲,竟有這麼多熱心人士。

整個晚上,台大醫院的急診手術不斷。胃穿孔、盲腸炎、剖腹產,都在隔壁手術室同時進行。別科來開急診刀的醫師走過,也熱心地探問進度。

「肝臟拿下來了沒有?」

「已經夾住血管,快拿下來了。」有人告訴他們。

「流血多不多?」

「還好,現在血庫來了許多人捐血。」

新鮮的肝臟用冰塊泡在保存液裡,看起來鮮紅而細嫩。傍晚五點多才從一位年輕孩子的身上取下來。他經歷了一場殘酷的車禍,無法再挽回。經過腦死認定之後,只剩下心臟還在跳動。他們從他的身上取下了眼角膜、一只腎臟和一只肝臟,然後他的心臟一下一下地變慢,漸漸停止了。時間帶走了一切,只把他無盡的遺愛留在這裡。

手術,仍持續進行著。整個黑黑髒髒的硬化肝臟這時從病人身上取下來,止血與輸血的工作更加緊地進行著。

不久,血庫的電話又來了。

「陳主任,不用這麼多的醫師,你叫他們留兩、三個幫忙就好。」

陳教授聽了笑一笑,沒說什麼。

兩點多的深夜,看來手術非得持續到天亮不可。血庫抽好的鮮血漸漸運送進來。那些血液,拿在手裡溫溫熱熱的,教人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觸,彷彿血液本身也有脈,自己會跳。看過了太多人批評這一代是冷漠、現實、感官享樂、沒有文化思想的一代。自己在理想與現實之間一次又一次的挫折,幾乎就要相信了那樣的論調。可是這些從年輕人身上流出來新鮮而溫熱的血,卻教人不至於絕望。

太多要緊的醫療工作教人沒有時間去思考手術背後那些深刻的生命、人文問題。各方並不看好這次手術,因為病人的肝硬化已經到了末期,又合併了腎衰竭、敗血症。肝臟移植算是孤注一擲唯一的一條路了。手術持續進行著,看著在我面前忙碌的所有人員,包括外科、麻醉醫師、護士小姐,還有捐肝、捐血的人,都不過是二、三十歲的年輕新生代。不知為什麼,莫名地又對這一切興起了一絲光明的想望……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