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侯文詠作品 危險心靈【全新版】

危險心靈【全新版】  

 

作  者:侯文詠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6/12/27

電腦編號:010109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侯文詠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368
ISBN:978-957-33-3277-0
CIP:857.7

定  價:350
優 惠 價:277( 79折)

 

 
 

我得告訴你一件事,我惹了一些小麻煩。

我有一個同學種了一盆仙人掌,養在桌面上。有一天,仙人掌盆栽莫名其妙掉到椅子上去了,我的同學沒注意到,一屁股坐了上去。他立刻地跳了起來,不假思索地用手去抓屁股,他不抓還好,這一抓搞得雙手都是仙人掌刺,這已經夠慘了,可是本來他還能哇啦哇啦地叫,可是接著他竟然用舌頭去舔手……

我的麻煩跟他很像。如果可以的話,我很希望一開始我沒有在導師的數學課看漫畫。我當時只覺得自己真是倒楣透了,可是一點都不知道那才只是災難的開始而已。如果我不看漫畫,那麼漫畫不會被沒收,我也不會被罰站在講台前面聽課。如果不是站在講台前面聽課,我就不會搞笑,更不會被踢到教室外面去。如果不是被踢到教室外面去,我不會盯著籃球場上體育課的女生看個不停,也就沒有後來連人帶課桌椅被驅逐到走廊上去的慘狀。

我相信班導的本來意思只是想讓我在教室外面待一會兒,體會一下能在教室上課是多麼幸福的事情。不過我的表現似乎讓許多人誤認為,我坐在那裡是為了示範教室外面有多好玩的樣子。我的罪狀在那之後累積的速度愈來愈快。什麼不專心上課、頑劣不堪、目無尊長、不知悔改啦……我的刑期也從一天變成三天,接著是五天,變成了目前的七天,不知道以後還會變成怎樣?我猜想,我可能是台灣第一個被關在籠子外面的受刑人。

班導似乎對這樣的安排感到滿意。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我看過一本改寫給青少年看的世界名著《浮士德》,裡面就有一個吝嗇鬼把自己關在籠子裡數錢,意氣風發地說:

「哈哈,全世界的人都被我關在我的王國外面。」

我一點也沒有把班導比喻成那個吝嗇鬼的意思,我只是一看到他得意洋洋的表情時,腦海中不由自主就會浮起那樣的畫面。坐在教室外面上課實在太無聊了,於是我不小心把那個畫面畫成了單格漫畫。後來有個傢伙覺得如果把它貼在公布欄上一定可以引起一番騷動。他並沒有經過我的同意,直接就行動了。果然那一番騷動比他想像的還要大很多。

你大概不難理解為什麼我會把班導惹成這副德行。我並不是存心的,很多時候,連我自己也沒有辦法控制。我的內心根本就是仙人掌,不管我試圖說什麼或者是寫什麼、畫什麼,到最後它們全都變成了仙人掌的刺,螫得別人哇哇叫。

我試圖保持沉默,說服自己我是罪有應得。坐在教室外面上課其實也沒有那麼糟,有點像是電視換成小一點螢幕或者是你把收音機音量關小了的感覺。除了飛機飛過短暫地干擾了教室內本來就不清楚的聲音,吸引我不由自主地望著天空的白雲發呆外,其他都算還好。正午之後太陽斜照,教室外面溫度明顯地比教室內高出很多,你得揮汗上課,但偶爾有風吹來,坐在裡面的人就沒有我這麼舒服了。

唯一不方便的是中午吃便當的時刻。平時大家下課,你也跟著下課了,要把自己藏在教室外面並不難。可是一到中午休息時間,事情就不一樣了。你知道,那個時間所有的人都走來走去的。你當然也可以學別人走來走去的,可是如果你打算吃手上的便當,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或許你可以大剌剌地坐在教室外面的課桌椅上吃便當。可是,那地方是走廊,除了妨礙交通之外,用那樣的姿勢吃著便當,實在不是什麼值得向路人炫耀的事。只有在那時候你真正地感受到一絲絲的淒涼,啊,你心裡想,終於落得無家可歸了。

要不是汝浩的媽媽毫無預警地闖進來破壞了一切,老實說,這幾天來我甚至對自己在午餐時間時神秘的消失感到幾分得意的。我相信汝浩媽媽一定嚇著了,否則她不會發出像恐怖電影發生命案的現場一樣的叫聲:

「我的天啊!小傑,你在做什麼?」

我也被嚇到了。我並沒有看到什麼血腥的畫面,我的驚嚇比較接近被鄰座觀眾的尖叫嚇到那一類的。我的位置正在廁所門口內側,斜出上半身往外探頭。我一點也沒有預期到會看到汝浩媽媽走過去的腳步,更不用說她回頭的目光,驚訝的表情以及高八度尖叫的聲音。

那時候我一手捧著便當,一手還拿著雞腿,我的情況很狼狽。更悽慘的是,雞腿才只啃了一半。我看見汝浩媽媽義無反顧地踩著高跟鞋喀啦喀啦衝了過來,搞得我不知道該微笑還是怎麼辦才好。

我已經想不起之後的幾秒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像電視忽然斷訊一樣,滋──滋──很可能我轉身想跑開或者是鑽回廁所,可是想法太多了,根本就是一團混亂。等到我聽到哐哐哐的聲音時,左手的便當盒已經不見了,只剩下右手還緊抓著半截雞腿。地面到處都是飯粒、菜肴,還有摔得四腳朝天的便當盒以及湯匙。

「天啊──小傑,你在幹什麼?」

我猛然回頭,發現類似電影異形裡面那種軟軟黏黏的怪物,在大紅色的開口裡快速蠕動著。我不完全確定我到底看到了什麼,可是那時候我整個人早已經觸電似地跳了起來。等我癱軟在地上時,我才想起,我看到的應該是汝浩媽媽的舌頭以及嘴巴的特寫。我一點都沒想到她那張臉竟然逼得那麼近,同時她又張著嘴巴不停地大叫著。

我背著汝浩媽媽,總覺得我該做點什麼的才對,於是便假裝出認真負責地收拾著地面上殘肴剩飯的樣子。我看到汝浩媽媽那雙嶄新的高跟鞋,還有她的腳,一起走到我的面前來。我看不到她臉部的表情,可是聲音彷彿是從天而降,威嚴又帶著憐憫。她說:

「小傑,你站起來跟我說話。」

接下來少不了就是一些隱情的窺探、威脅利誘,以及實話實說的部分。當然,還有圍在廁所門口看熱鬧的傢伙不請自來的幫腔,諸如:

「他上課不專心,看漫畫。」或者,「老師沒有罰他在廁所吃便當,是他自己愛搞怪。」這類證詞。這使得許多對我來說難以啟齒的事都有人代勞,更加速了事情的進行。汝浩媽媽似乎愈聽愈激動,她問:

「你這樣上課幾天了?一天?」

搖頭。

「二天?」

搖頭。

「三天?」

搖頭。

「四天?」

點頭。

「天啊!你媽知不知道?」

搖頭。

我本來以為她要給我一些應得的教訓或什麼的,可是她只是從皮包拿出電話手機,喃喃有辭地唸著:「這實在太離譜了,才不過是個國三的孩子,」她開始撥號碼,「我一定得告訴你媽媽……」過了一會,電話似乎沒有接通,跳進了語音留言信箱。

「對不起,我現在不方便接電話……」

那是我老媽的聲音沒錯。汝浩媽媽還沒等問候語說完,立刻對著手機叫嚷著:

「美麗啊,我是麗芬。你們家小傑在學校惹了個大麻煩了,妳知不知道?妳快點跟我聯絡……」

汝浩媽媽一說,四周就發出一片嘖嘖嘖的聲音。他們跟屁蟲似地說著:

「小傑惹了個大麻煩了囉。」

「大麻煩哦。」

「麻煩大了呢。」

「麻煩喔──」

看到他們幸災樂禍的樣子,我實在有股衝動,想掐著他們的脖子,一個一個抓去掄牆。愚蠢、笨蛋加白癡。還用得著說,我當然知道麻煩大了。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