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侯文詠作品 侯文詠短篇小說集【30週年紀念完全珍藏版】:完整收錄29篇短篇小說作品+全新自序

侯文詠短篇小說集【30週年紀念完全珍藏版】:完整收錄29篇短篇小說作品+全新自序  

 

作  者:侯文詠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12/06

電腦編號:010206
類  別:短篇故事
系  列:侯文詠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416
ISBN:978-957-33-3497-2
CIP:863.57

定  價:420
優 惠 價:332( 79折)

 

 
 

侯文詠

台灣嘉義縣人,台大醫學博士,目前專職寫作。


●侯文詠Facebook:www.facebook.com/houwenyongpage

●侯文詠官方網站:author.crown.com.tw/wenyong


 

侯文詠之所以成為侯文詠的創作起點
30週年紀念完全珍藏版

完整收錄29篇短篇小說作品+全新自序,
經典+絕版作品,一次重現!

讓故事被再說一次,小說被再讀一次。
也讓埋藏在生命中許多不會再發生了的那些唯一,
再度重現。


三十年前,世界在激烈地變動,我的人生其實也在激烈地變動。
我曾想過,如果當初少了那麼一點點不甘心、一點點想望;
如果一開始,多了那麼一點點恐懼、一點點現實算計,
當初的選擇應該會完全不同吧?
或許在那個不一樣的人生裡,還是會有這本書,會有三十週年。
差別只是,我的人生就不會有後來那二十多本書,
更不會有這一路上遇見的讀者、動人風景以及心情。
——侯文詠

筆如手術刀,劃過生死、榮敗、悲喜,
帶著時而溫柔、時而銳利的目光,
寫下醫前、醫後、醫外,
關於親情、愛情、友情、醫情、同情的故事。
這是三十年前的侯文詠,也是後來所有侯文詠的原型,
而故事還在繼續。



拔管吧,畢竟沒有錢是不能呼吸空氣的。
——〈拔管〉

每個好醫生後面,都跟著一排靈魂,排得長長的。
——〈死亡之歌〉

我希望一輩子生病,永遠住在這裡。
——〈天堂的小孩〉

四點鐘的深夜,我正對一個死者做心肺急救。
而且還要持續下去。
——〈黎明前〉

生活就是那樣,慢慢你獲得了夢寐以求的事物,
卻一寸一寸地失去了激情與活力。
——〈卓越之路〉

在路途上的每件事你都記得十分清楚,
你在走一趟逆溯的時光之旅,你是一個沒有未來的小孩。
——〈孩子,我的夢……〉

沒有浪漫纏綿的曲折,也沒有刻骨銘心的永遠,
可是她愛他,那也就夠了。
——〈關於她的二三事〉


《誰在遠方哭泣》原序
更遠的遠方──我看文詠的小說/郭強生


喜歡文詠的小說,幾乎像是驚豔的那種喜悅。不光是文章本身令人欣動,更多的時候是因為他那個和我迥然不同的背景世界──如醫學院裡沉奧深謐、纖塵不染直逼宗教的氣氛,每每就從他的字裡行間暈托而出,像是潔柔勻透的一團光圈,籠罩了讀者的心頭,散發出光亮再把人世周遭的生老病死、悲喜癡頑一點一點吸收淨化。他的文章跟他的人極為接近:自然、寬厚、不失赤子之心,更重要的是,時時在用心,對事事皆有情。
尤其這次讀到了《誰在遠方哭泣》書中那篇〈天堂的小孩〉時,中途幾度掩卷,微笑著偷空望向書房外的陽光;其實還是個好好好好的世界不是嗎?我跟自己說。雖然有那麼多自古難全的憾事……而文詠真的跳脫出來了,以慈悲的心一一親吻了那些傷口,那些病歷表上未曾記載,亦無任何手術藥材可挽救的生命變化。
對大多數的讀者,甚至文學評論家而言,或許這不過就是一篇故事而已;但是同為創作者,又是彼此深談坦白的對象,我卻清楚看到了文詠在小說營構上及人生情境上一個突破,及接下來更多的可能。
文詠的文字一向俐落敏銳。記得在讀他上一本《七年之愛》時,首篇〈諾貝爾症候群〉不過看了四、五行,我就不得不正襟危坐起來:

……背景是一個實驗室,看得見許多瓶瓶罐罐,燒杯裡煮著開水。有一大條長龍排列等著使用唯一的一臺離心機,和數量有限的分析天平。至於川流的學生,就很難確實說明他們到底在做什麼。有的時候是聯絡中午系際杯排球賽的人員,有些正開郊遊的籌備會議,有人在研究考古題,另外一些人在爭辯著民主自由以及校園的問題等等……

這裡的「背景」不單是故事發生的場地交代,「實驗室」二字所能引申出的其他意義,更構成文詠作品的一個重要基調。《七年之愛》中卷一〈醫之生〉(一個醫生的誕生之意)所收的數篇,正是冷眼熱心的他對醫學院學生抽樣性的調查側寫。他創造了一個有趣的人物「楊格」貫穿全場,其人的固執、天真、自知與不自知的缺點,不時令人莞爾。究竟什麼樣的人適合做醫生?文詠恐怕自己都難以回答這個問題,除了醫科的課程設備、臨床實習外,在對生命現象進行終極探索時,是不是還缺少些什麼?文詠在另一篇文章裡曾這樣說道:「我的本行是醫學,受的是科學的訓練,可是我對科學有種懷疑,我不相信科學能帶我們走到哪裡去。」像楊格這樣「反智」色彩濃厚的角色,正無疑透露出文詠在一起步──做為醫生,同樣也做為小說家,對人文情操即有熱切的關注。
張系國在他《不朽者》一書的序言中,曾將小說寫作比為獻祭的過程,藉由別人的苦難而淨化了自己的靈魂。在正式住院實習後,文詠接著寫了一連串有關醫院眾生百態的小說,皆可作如是觀。這些作品幾乎都是在血肉邊緣及生死交關上作文章,或同情、或譏諷、或自嘲,總可看出新的環境帶給文詠極富刺激性的新鮮感,有些作品幾乎是以採訪記者的口吻在轉述一樁樁奇人奇事,但是仍不難看出醫院裡每日生與死、哀與榮、驟換更迭的程序所帶給他的些許恐慌,其中尤以〈拔管〉中醫生在決定生殺大權時的曖昧氣氛讀來最教人脊涼。而文詠也自我意識到這些殘酷的事實終究要坦然迎對,無處可逃,因此在後來一……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