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張曼娟作品 張曼娟妖物誌

張曼娟妖物誌  

 

作  者:張曼娟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5/12/23

電腦編號:012017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張曼娟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57-33-2206-4
CIP:857.63

定  價:250
優 惠 價:198( 79折)

 

 
 

卷四 虹精
【雨後】

七彩水晶

水雲並沒有消失,她就在我的屋子裡住下來了,這屋子倒像是量著她的身做的,相當合適。每天早晨,她到天台上澆花,並不用水管淋水,而是用勺子舀了水,一滴也不浪費的傾進花盆裡。她做一些簡單的輕食,喝很多牛奶,完全沒有想要找房子的打算。

我和她的相處,常常是寂靜無聲的。我在一旁悄悄打量她,她的動作輕緩靈巧,極富韻律,倒像是某種優美的舞蹈。看著看著,我便癡了。

她有時候突然捉住我的眼神,就像多年前在餐廳裡的那一瞥,依然令我緊張得心跳加速。

原來,即使是在沒有相見的日子裡,我對她的情感仍日以繼夜的滋長著,不曾停息。

在辦公室裡,我不只一次對著電腦上的這張照片發獃。

高高的如同絕壁的月台上,水雲雙臂張開來像翅膀,她的身體前傾,彷彿即將凌空飛去,而在相片另一邊,列車正快速駛來,就要撞上去了。

照相機能把我們的幻覺照出來嗎?

小琦有一次從我背後經過,大小聲的嚷嚷:「嘩!這是哪部電影的劇照啊?還是你做出來的合成?太炫了!」

原來,其他人也看得到。

我一直沒有把這張照片給水雲看,我不想為難她,為難她也就是為難我自己。像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在我內心深處,可能已經認定,她終究是要離開的,因此,每一分鐘可以看著她的時光,對我來說,都很珍貴。

那一天,原本約定好訪問的名人臨時取消通告,我決定去拍開發過度的山坡地,才發現自己少帶了一個廣角鏡頭。眼看著陽光很好,不拍實在可惜,決定回家去取鏡頭。

我掏出鑰匙來準備開門,忽然看見從門縫裡流出一些東西來,定睛一看,是彩色的光亮,從門內湧流出來。我小心翼翼的開了門,套房裡沒有人,卻有著七色彩光流動,就像是頑皮的孩子用棱鏡閃出來的效果。

我往天台移動,首先聽見了水雲的聲音:「他對我很好……可是,我不快樂。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孩子會生出來嗎?真的會嗎?我會變成一個母親……到那個時候,你會帶我走嗎?」

我看見了水雲,她坐在一張椅子上,被七彩光亮所圍繞,那道光亮就像是一條大蟒蛇似的,充滿力量的,激情的裹纏著她。從那道光亮本身迸出一些細小的光亮,如同瀑布濺出的水流,擊打在牆壁上,簡直就像放煙火似的,整個天台都是七彩光流噴湧。

在彩光的纏繞中,水雲放鬆了軀體,整個人緩緩騰空,她的頭往後垂,舒適的閉上雙眼,發出低低的呻吟聲。像是回應著她的呻吟,那道彩光忽然發出一種極詭異的鳴叫聲,音頻很高,令人難以忍受。

啊!

我聽見自己的喊聲,非常費力,如同在夢中,很不真實。

在我的喊叫中,水雲跌回座椅,那些彩光迅速消失。一隻鳥飛過,發出啼叫,我才意識到四周如此安靜。

水雲睜圓雙眼,驚悸的看著我,從她的眼光中,我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恐怖。

我重重喘息,沿著牆滑坐在地上,我發現自己渾身都在顫抖,雙腿像棉花似的,一點力氣都沒有。

這是一場夢,是一場夢啊,為什麼醒不過來?

我用力閉上眼睛再睜開,啊!

水雲正俯望著我。

「季子惟。你還好吧?」

我把抱著頭的雙臂鬆開,撐起身子,意圖站起來,果然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了。

「妳,為什麼……」我吶吶地,有些不知所云。

「對不起喔,嚇到你了吧……」

「剛剛是,怎麼回事?」我猛地指著她:「不要再說,『海市蜃樓』這樣的話了!」

「季子惟。我可以告訴你,整件事情,可是,你不會相信的。你會認為我瘋了,你會把我送去精神病院……」

我退後一步看著她,她是精神病嗎?我不知道,經過剛剛那一幕,再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了。

「你不能送我去精神病院,我已經懷孕了,我要把孩子生下來。」

「妳說什麼?」我迅速打量她的肚腹,看不出隆起的樣子。

「我知道你會好好照顧我的,我知道你是這個世界上我唯一能夠信任的人,從我們都還小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她伸出手,輕輕撫過我的臉頰,那隻涼涼的手,停在我的耳朵上,溫柔的擰住我的耳珠。

淚水衝進我的眼眶。原來,她一直都知道的。

「妳告訴我吧。」我把眼淚逼回去,抬起頭直視著她的眼睛:「我會照顧妳的。」

水雲開始述說一個匪夷所思的故事,說她隨著姑姑去到國外,不久就因為慣性自殺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療。她說自己從醫院逃出來,去到一處絕壁,想要跳崖的時候,遇見了「那個人」。那人救了她,帶她離開醫院,她說她愛上了「那個人」,她想成為他的妻子,可是,他們不能在一起。

「不能在一起?他是個外星人嗎?」我發覺自己有點不懷好意。

「起初我也以為他是外星人,可是,他有身體肌膚,他那麼溫柔,跟他做愛的時候,又那麼狂野……」

「所以,孩子是他的囉?」我打斷了水雲。

她的臉紅紅的,彷彿還沉浸在狂野的記憶中。雙眼水亮水亮的,點了點頭。

「遇見他之後,我再也不想死了。他說如果有了孩子,我會過得更好一些。他希望我回到人群裡,把孩子生下來。那一天,他告訴我,會有一個人好好照顧我,然後,我就見到了你。才知道,原來,是你。」

原來,是你。

我記得初相逢那天,她確實說過這句沒頭沒尾的話。

我是被「那個人」揀選好了的,原來如此。

「『那個人』到底是什麼呢?」

「你剛剛已經看見了……他希望你能看見他……」

「我看見的是,亂七八糟的光亮,五顏六色的。」我有點煩躁,原來,這也是安排好的。

「是七種顏色,紅、橙、黃、綠、藍、靛、紫。」

「彩虹。」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七色彩虹。」

水雲不語,一朵微笑含在唇邊。

我怔怔地看著她。

「旱季裡沒有雨,很難看見他,我只好用水晶召喚他來見面。下次要再跟他見面,就得等到旱季過去了。」她說著,轉了轉腕上的七彩水晶:「如果你很難接受,就當作是幻覺吧,我只是用水晶玩了點遊戲罷了。」

她轉動著水晶珠鍊,七彩的光芒直接射入我的眼瞳,我連忙閉上眼睛。

閉上眼睛的時候,我在想,會不會等我睜開眼,發現這一切果然是夢?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