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張曼娟作品 彷彿:10萬書迷最戀戀不捨的經典之作全新增訂版!特別收錄從未結集的短篇小說〈立春之前,最冷的一天〉!

彷彿:10萬書迷最戀戀不捨的經典之作全新增訂版!特別收錄從未結集的短篇小說〈立春之前,最冷的一天〉!  

 

作  者:張曼娟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03/29

電腦編號:012112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張曼娟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240
ISBN:978-957-33-3435-4
CIP:857.63

定  價:350
優 惠 價:277( 79折)

 

 
 


我沒有朋友。你知道的,我和所有的朋友決裂了,因為我的任性,因為我的執迷不悟。我似乎曾經有過好朋友,她們都勸我不要再去糾纏你。多麼奇怪的用詞,糾纏,是我在糾纏你嗎?你對我毫無念惜,一切都只是我的胡思亂想?都是我的自作多情?我不相信是這樣的,可是除了你,沒有人知道事實的真相。

「星子,妳叫做星子?好可愛的名字。」第一次,正宇看見星子的時候,就這樣對她說。
「只是名字可愛?人不可愛嗎?」星子常常聽見讚美,可是,她覺得正宇的還不夠,她對他有貪求。
「學長,我跟你說,星子是我們班的班花,也是一朵超級自戀花!」社團裡的同學清香說。
「漂亮的人,通常都是自戀的,是不是?」正宇看著她笑。
她將他說的話,解讀做另一種方式的讚美。
原本會參加「觀星社」只是覺得好玩,看見指導老師陸正宇之後,一切就不同了。其他的男孩子都看著她,她只看著陸正宇。「觀星社」忽然熱鬧起來了,明顯的陽盛陰衰。
「喂,正宇學長已經有女朋友囉,是我們大三的學姐秋眠,她人很好哦,妳別作怪。」清香不只一次警告過她。
「很抱歉,我只對他的星星感興趣,我忙著驅逐身邊的蒼蠅都來不及了呢。」她每次都這樣說。
可是,這不是事實。她一直在試,試著讓自己引起正宇的注意。那一次,社團到桃園的山上觀星,天黑以後,天上綴滿星星,她和其他的社員一起從木屋走向營地。好幾個男生發現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衣,在春寒中微微抖瑟,他們爭先恐後要把外套脫給她,她一律謝絕。
「我才不穿臭男生的衣服。」她的嫵媚神態與嬌嗔,讓他們被拒絕了,心裡還是甜滋滋的。
到營地的時候,她看見正和社長說話的正宇,他其實從來不是她理想中的男人的形象,他不夠挺拔,不夠俊朗,可是,他的身上恰恰有一種篤定的安適自在。她站在離他不近也不遠的地方,她不想刻意接近他,可也不想他真的看不見她。她不和別人說話,眼睛看著別的方向,渾身神經卻緊緊繃著,專注的感覺著他的位置和移動,他似乎向她緩緩走過來了。她的身體與心靈,像一根琴弦,下一刻就要扯斷了。他終於走過來,脫下自己的厚外套,搭在她身上,又走開了。一件外套的掩覆,使她鬆弛下來,琴弦被放開,發出「嗡……」和諧溫柔的共鳴。
圍成一個圓圈坐在地上,聽正宇說星星的故事的時候,她一直微微偏著頭,下巴抵在外套領子上,彷彿嗅聞到乾草被陽光曬香的氣味。這是他的氣味。
她的快樂到了極致,回到學校裡,她還是沉浸在一種醺然的情緒中,一個人莫名其妙的微笑起來。她想送他一個禮物,送什麼呢?巧克力?太尋常了。圍巾呢?要到冬天才能用。鋼筆?太老套了。她還沒確定該送什麼禮物給他,就看見他送秋眠來學校,臨別時親吻秋眠的面頰。她的感覺像被斧頭狠狠砸了一下,不能令她死,卻令她痛苦到瀕死的地步。她管不住爆發開來的情緒,她拿身邊的男孩子出氣,她以不上課不去社團來賭氣,她沒法吃飯睡覺,迅速的消瘦了。在課堂上因為遲到和老師發生衝突,所有人都找不到她。最後,找到她家去的是陸正宇。
「我不想上學了。」她的臉色很陰沉:「我想去日本。」
「去唸書嗎?」
「我都說不想上學了,唸什麼書?」
「那麼,去日本做什麼呢?」正宇好脾氣的問。
「找個懂得看星星的人,把自己嫁掉算了。」
「懂得看星星的人,不見得懂得妳。」
星子覺得他是懂得的,懂得她的情感,只是,他沒有勇氣,沒有勇氣接受她。
「我下禮拜就辦休學了。」她就是要激他。
「不唸書真的不會比較快樂,像我這個社會人,最懷念的就是大學生活。」
「我下個月就要去日本。」她愈說愈有一股壯烈的情緒。
「那麼,我就看不見妳了。」他的回答,確實令她有些訝異。
「反正也不重要。」她悶悶的。
「在妳眼裡,好像什麼都不重要。我只希望妳可以好好過生活,而且,我覺得這件事很重要。」他站起來要走了。
星子忽然叫住他,她問,如果自己再回學校去,可不可以每天打電話給他?
正宇微微側頭,彷彿有一絲笑意,他說:
「等妳回來了再說吧。」
她在他說大熊與小熊星座的那一次回到學校,他對她說:「嗨,妳果然來了。」
「給我電話。」她似笑非笑的,將手伸到他面前。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小卡片,放在她掌心,上面寫著電話號碼,他隨身攜帶著,不就是等待著她回來的嗎?她再不說一句話,轉身就走了,覺得自己分明勝了一籌。
她後來每晚都打電話給他。
「喂,是我。」她總是這樣開口。
「是啊,我知道。」他總是這樣說。
她占著電話線胡扯,從哪個教授很豬頭,到哪個男生像蒼蠅趕不走。有時候,星星都出來的夜晚,正宇會在電話裡教她看星星。透過雙筒望遠鏡,她看見巨蟹座和著名的梅西爾44星團,這個散開星團微微閃耀著。
「哇!到底有多少顆星星啊?」她讚歎的。
「妳自己數數看。」
「我懶得數,我要你告訴我,你告訴我的,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好吧,那裡有大約一百顆星星的集合,可是,隔著許多許多光年的距離,我們看到的已經不是此刻的星光了。」
「那也就是說,這些星星可能已經死了,我們卻還看見它們的光亮?」她被這樣的想法震動了。
後來,她許久不曾看星星了,有時走在璀璨的星空下,便覺得一種細細的,不明所以的痛楚。
「星子阿姨,媽媽說妳會看星星?」
那天,甥兒樂樂敲開她的房門,雙手插在褲袋中,他現在和星子混熟了,無聊的時候總來敲門。他們一起走到陽臺上,城市裡的光害加上空氣污染,天上的星星看起來並不清楚。
「我們老師說,我們看見的星星的光亮,都是好幾萬光年以前的了,說不定這些星星都已經沒有了,是不是真的啊?」
她順著欄杆往下滑,蹲在地上,長裙掩埋住雙腳,好像什麼地方正在劇痛似的抽搐起來。樂樂向後退,退到門邊,大聲喊著:「媽媽,媽媽──」

星星死了,卻還亮著。
我已死了,卻仍愛你。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