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當代經典 羅馬故事

羅馬故事
 RACCONTI ROMANI

 

作  者:艾伯托.莫拉維亞

譯  者:張正穎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6/05/05

電腦編號:044068
類  別:歐洲文學
系  列:當代經典
開  本:25開
頁  數:400
ISBN:957-33-2235-8
CIP:877.57

定  價:420
說  明:本書已絕版

 

 
 

艾伯托.莫拉維亞

一九○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生於羅馬。

他是二十世紀義大利最重要的新寫實主義小說大師。二十二歲即出版了處女作《冷漠的人們》,初試啼聲便廣獲好評。他的作品充滿了自省意識,批判自己所屬的資產階級冷漠、墮落的習氣,而由於批判的對象正是當時執政的法西斯政權的主要支持者,也因此招來政治的打壓。

二次大戰結束後,義大利新寫實主義興起,莫拉維亞也以長篇小說《羅馬女人》正式晉身為新寫實主義作家。其後陸續以《短篇小說集》獲得史特雷加文學獎、以《羅馬故事》獲得馬佐托獎。在《羅馬故事》中,他還特別加入羅馬方言的元素,成功地打動人心,並曾被拍成電影,可以說是他新寫實主義風格的代表作。

莫拉維亞的其他多部作品亦曾被改編拍成電影,例如義大利新寫實主義大師狄西嘉曾將《兩個女人》和《裘恰拉姑娘》分別拍成電影,其中後者由影后蘇菲亞羅蘭主演,並成為義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的代表作之一;法國新浪潮電影大師高達則將《正午幽靈》拍成電影『輕蔑』;而義大利當代電影巨匠貝托魯奇將《合模人》拍成電影『同流者』。

莫拉維亞的作品洞察人性,以平實的筆觸描繪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抒發小人物的心聲,在在觸及人們的心靈深處。而他不隨波逐流的個性,更使他成為一位不斷挑戰自己、也挑戰讀者的作家。在他六十年的創作生涯中,共發表了十七部長篇小說、十二部短篇小說集、十部劇作、十部評論集和遊記。作品至今已被翻譯成三十七種語文版本。

一九六七年他曾擔任第二十八屆威尼斯影展主席,一九八四年並當選義大利歐洲議會議員。

一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他因心臟病發而逝世於羅馬。


 

二十世紀義大利新寫實主義小說大師經典代表作!

電影大師狄西嘉、高達、貝托魯奇的最愛!

《羅馬故事》是二十世紀義大利最重要的『新寫實主義』小說大師──莫拉維亞創作高峰期的短篇代表作。六十一則短篇小說,道盡了大千世界中,人生的甜酸與苦樂。

一個剛剛重獲自由的男人,卻在出獄時不小心說了『再見』,彷彿預告了自己的噩運;一個被愛情沖昏了頭的小吃店工人,和女友共謀殺害她父親的完美計畫,卻在最後一刻因為一匹馬而出現意外的轉折;一個不識字的鄉下女孩,到視書如命的教授家裡幫傭,從此教授家裡的書竟逐漸不翼而飛……

工人、理髮師、計程車司機、女傭……這些大城市中的小人物,因生活所迫,千方百計甚至不擇手段地為生存尋找出路。莫拉維亞透過自然平實的文采,在獨特的莫氏幽默中摻雜了不露痕跡的同情,為社會眾生相下了最動人的註腳,更讓我們看到了最深沉的人性!


【名評論家】南方朔◎專文導讀
李家同•倪安宇•駱以軍◎強力推薦

翻譯名家】倪安宇
莫拉維亞雖然從長篇小說崛起,卻在短篇小說中找到了自己的天地。看似沒有大塊鋪陳、大格局野心的文字,反而可見莫拉維亞更深層、敏銳的觀察力。《羅馬故事》雖以羅馬為題,但其實是以整個義大利民族為背景。每一個小人物的現身,都記錄了義大利戰後無所適從的人生,不知道要做什麼,於是只得靜靜觀察那喧囂舞台上的每一個細微枝節,在內在與外在真實世界交集處,彷彿也看到了自己。


別追究

安妮絲沒有道別就走了,其實她可以先通知我的,她甚至沒說聲:分手吧。我不敢說自己是完美的人,但如果她能先告訴我到底欠缺了什麼,我們至少還可以彼此溝通討論。相反的並沒有:在這兩年的婚姻中,連一個字也沒說;然後,某個早上,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的離開了,就像找到新主人的僕人似的。她離開了,但直到現在,離她丟下我已經過了六個月,我還不知道究竟為什麼。

那個早上,我到附近的市場買菜之後(我喜歡由我去買菜:我了解價格、知道我想買什麼,我喜歡講價和討論、試吃和試用,我想知道我的牛排肉是從哪頭牛身上切下來的,蘋果是從哪一箱挑出來的),因為想為飯廳的窗簾找一公尺半的流蘇,於是我又出去了一趟。由於我不想花太多錢,所以逛了老半天,最後才在烏米達路上的商店裡找到合意的東西。當我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二十分了,我走到飯廳裡比對一下流蘇和窗簾的顏色到底合不合的時候,看到桌上有墨水瓶、一枝筆和一封信。老實說,當時最讓我震驚的其實是在桌布上,有一塊墨水印子。我心想:『看,她真是太粗心了……把桌布弄髒了!』我把墨水瓶、筆和信全部移開,拿起桌布,走到廚房,拿一塊檸檬用力的擦,終於把那塊印子去掉。然後我回到飯廳,把桌巾放回原位,一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想起來有封信。信是署名給我的:阿佛雷多。我打開信讀道:『我打掃過了。中飯你就自己煮吧,反正你也習慣了。別了,我回娘家去了。安妮絲』。

一時之間我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然後我再讀了一遍,最後終於了解:安妮絲已經走了,經過兩年的婚姻之後她離開了我。基於習慣,我不由自主的把信放進平常用來放置信件和單據的碗櫥抽屜裡,然後坐在一張小椅子上,靠在窗邊。我不知道應該怎麼想才對,我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也根本不敢相信。當我一邊在反省的時候,我的眼神落在地板上,看見那裡有一根白色小羽毛,想必是之前安妮絲在打掃的時候,從羽毛撢子上落下來的。我拾起那根羽毛,打開窗戶把羽毛拋出窗外。然後我戴上帽子,走出家門。

走路的時候我有個癖好,總是在人行道的紅磚上,一格踩一格不踩的這麼跳著走。我一邊走,一邊捫心自問,對安妮絲,我該怎麼做才好,她竟如此無情無義地棄我而去,簡直是侮辱我。我首先想到,自己是否有什麼哪怕是一丁點的背叛行為,使她怨恨而離去。我立刻自答:一點也沒有。我原本就不曾和太多女人交往過,我不了解她們,她們也不了解我;而且從我結婚的那一天起,可以說她們對我而言都已經不存在了。有時候安妮絲會逗我似地問:『如果你愛上了其他女人,你會怎麼做?』我總回答:『不可能。我愛妳,這份感情一輩子……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